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徐州之战(25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沛县军的出现彻底让并州军发生了改变,再也没有之前不堪一击的样子,不仅如此,还在沛县军的率领下,朝曹操发起了反扑。

  可曹军的合围却起到了关键作用,一瞬间发起的攻势彻底将张辽与高翔围困,不得已徐州军只好转攻为守,毕竟曹军人数有限,看起来是合围,可并无法做到重重围困,时间一久,迟早被徐州军突破重围。

  张辽有着足够的耐心来突围曹军的合围,当然眼下是决计没这个能力的,这时候正是曹军士气正旺的时候,太急反而可能有功亏一篑的可能,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尽可能的做好防御,不断寻找敌军薄弱点进行突破。

  这一仗眼瞅着胜利就在眼前,但很快曹军将领就发现他们寸步难行了,好像之前一切都是错觉一般,虽然清楚是高翔到来扭转了战局,可一个人在霎那间改变颓势,这样的场景还是让他心中有些纳闷,也太神了点吧?

  他想不通,也不愿往敌将高翔身上去想,他更愿意相信是自己这边出来问题,又或者是徐州军在身陷绝境时爆发出的顽强斗志,所谓穷寇莫追,其实就是害怕在将敌军逼到穷途末路时的绝世反扑,而他们可能正犯了兵家大忌,如果这些士兵都是些草寇山贼或者是杂牌部队,没有了士气确实会瞬间奔溃,可他们却是正规军,这样的情况又怎么可能出现在他们的身上,可偏生他们必须要对其进行围剿,没有自己退却的道理,只能继续猛攻下去。

  曹军的攻势开始减缓下来,高翔终于有了空闲瞅向了张辽,而后者也有所察觉,迎向了他投来的目光,虽然距离较远,不可能通过言语来传达心中想法,可战场之上,交流有时候是无须使用语言交流的,一个眼神甚至是一个动作就足够了。

  不管高翔自信心如何膨胀,有一点他必须承认,张辽在有些有些方面强过于他,就好像他参军的时间就比他早了十余年,绝对算得上身经百战,对战局的细微变化有着葳蕤的嗅觉,而在方才最为困难的时刻,如果不是张辽临场指挥得当,他们可能真的就溃不成军了。

  如果之前的高翔被胜利冲昏头脑,变得目中无人的话,那么此刻他是彻底认清了自己,最少就战场经验这一点,就与张辽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作为一名将领,冲锋陷阵和战场指挥显然有着本质的区别,如果他只是在冲锋陷阵上强于张辽,那么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名没有实权的杂号将军,想要统兵,什么时候张辽这身能耐再说吧。

  这番话他很早就从主公刘澜那里听到,而在赵云身边,这些话就听得更多了,虽然他在赵云身边学到不少,可说句实话,都是皮毛,而方才张辽则让他发现,自己可能连皮毛都没有学到,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几万人的生死命悬一线,那是多大的压力啊,扛不住自己就得先奔溃了,可是张辽呢,不仅承受了下来,还把压力变成动力,将被动变为主动。

  这就是指挥的艺术啊。

  高翔紧了紧手中的朴刀,紧拽马缰,对张辽表达着自己此刻的敢想,虽然没有声音,也没有手舞足蹈,可张辽却明白了他在说什么,那就是让他放心大胆的指挥,他会按照他的命令执行。

  张辽明显迟疑了下,随即朝高翔点了点头,他的眼神透着决然,高翔这番话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可对于张辽来说,这却是真正的认可,这才是最为关键的,因为他之于徐州军,终归都是降将,手下败将想获得他们这些人的认可太难了。

  就算刘澜一早认可了他,就算上层将领关羽张飞赵云张颌一早认可了他,但是下面的将领却很难改变,甚至心中多少都会有些不服气,手下败将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主将,走哪都不会有人服气,但此刻高翔的那番无言表述,却是发自内心的听从他的指挥。

  虽然他对高翔的来历并不了解,出自摄山营军还是辽东系,并不重要,因为他能成为赵云的副将,那就一定是军中的老资格,他这一表态,可不仅仅意味着他一个人对他的改观,而是整个徐州军。

  他终于被徐州接受,那他就更没有放弃的可能,这样岂不是辜负了像高翔这样的将领对他的信任,这一仗必须胜!

  想通这一点,张辽再也不像最初遭遇失败是那般心思沉重,大喊一声:“兄弟们,再坚持片刻,我们就可能扭转局势了。”

  沛县军的出现彻底让并州军发生了改变,再也没有之前不堪一击的样子,不仅如此,还在沛县军的率领下,朝曹操发起了反扑。

  可曹军的合围却起到了关键作用,一瞬间发起的攻势彻底将张辽与高翔围困,不得已徐州军只好转攻为守,毕竟曹军人数有限,看起来是合围,可并无法做到重重围困,时间一久,迟早被徐州军突破重围。

  张辽有着足够的耐心来突围曹军的合围,当然眼下是决计没这个能力的,这时候正是曹军士气正旺的时候,太急反而可能有功亏一篑的可能,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尽可能的做好防御,不断寻找敌军薄弱点进行突破。

  这一仗眼瞅着胜利就在眼前,但很快曹军将领就发现他们寸步难行了,好像之前一切都是错觉一般,虽然清楚是高翔到来扭转了战局,可一个人在霎那间改变颓势,这样的场景还是让他心中有些纳闷,也太神了点吧?

  他想不通,也不愿往敌将高翔身上去想,他更愿意相信是自己这边出来问题,又或者是徐州军在身陷绝境时爆发出的顽强斗志,所谓穷寇莫追,其实就是害怕在将敌军逼到穷途末路时的绝世反扑,而他们可能正犯了兵家大忌,如果这些士兵都是些草寇山贼或者是杂牌部队,没有了士气确实会瞬间奔溃,可他们却是正规军,这样的情况又怎么可能出现在他们的身上,可偏生他们必须要对其进行围剿,没有自己退却的道理,只能继续猛攻下去。

  曹军的攻势开始减缓下来,高翔终于有了空闲瞅向了张辽,而后者也有所察觉,迎向了他投来的目光,虽然距离较远,不可能通过言语来传达心中想法,可战场之上,交流有时候是无须使用语言交流的,一个眼神甚至是一个动作就足够了。

  不管高翔自信心如何膨胀,有一点他必须承认,张辽在有些有些方面强过于他,就好像他参军的时间就比他早了十余年,绝对算得上身经百战,对战局的细微变化有着葳蕤的嗅觉,而在方才最为困难的时刻,如果不是张辽临场指挥得当,他们可能真的就溃不成军了。

  如果之前的高翔被胜利冲昏头脑,变得目中无人的话,那么此刻他是彻底认清了自己,最少就战场经验这一点,就与张辽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作为一名将领,冲锋陷阵和战场指挥显然有着本质的区别,如果他只是在冲锋陷阵上强于张辽,那么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名没有实权的杂号将军,想要统兵,什么时候张辽这身能耐再说吧。

  这番话他很早就从主公刘澜那里听到,而在赵云身边,这些话就听得更多了,虽然他在赵云身边学到不少,可说句实话,都是皮毛,而方才张辽则让他发现,自己可能连皮毛都没有学到,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几万人的生死命悬一线,那是多大的压力啊,扛不住自己就得先奔溃了,可是张辽呢,不仅承受了下来,还把压力变成动力,将被动变为主动。

  这就是指挥的艺术啊。

  高翔紧了紧手中的朴刀,紧拽马缰,对张辽表达着自己此刻的敢想,虽然没有声音,也没有手舞足蹈,可张辽却明白了他在说什么,那就是让他放心大胆的指挥,他会按照他的命令执行。

  张辽明显迟疑了下,随即朝高翔点了点头,他的眼神透着决然,高翔这番话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可对于张辽来说,这却是真正的认可,这才是最为关键的,因为他之于徐州军,终归都是降将,手下败将想获得他们这些人的认可太难了。

  就算刘澜一早认可了他,就算上层将领关羽张飞赵云张颌一早认可了他,但是下面的将领却很难改变,甚至心中多少都会有些不服气,手下败将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主将,走哪都不会有人服气,但此刻高翔的那番无言表述,却是发自内心的听从他的指挥。

  虽然他对高翔的来历并不了解,出自摄山营军还是辽东系,并不重要,因为他能成为赵云的副将,那就一定是军中的老资格,他这一表态,可不仅仅意味着他一个人对他的改观,而是整个徐州军。

  他终于被徐州接受,那他就更没有放弃的可能,这样岂不是辜负了像高翔这样的将领对他的信任,这一仗必须胜!

  想通这一点,张辽再也不像最初遭遇失败是那般心思沉重,大喊一声:“兄弟们,再坚持片刻,我们就可能扭转局势了。”

  沛县军的出现彻底让并州军发生了改变,再也没有之前不堪一击的样子,不仅如此,还在沛县军的率领下,朝曹操发起了反扑。

  可曹军的合围却起到了关键作用,一瞬间发起的攻势彻底将张辽与高翔围困,不得已徐州军只好转攻为守,毕竟曹军人数有限,看起来是合围,可并无法做到重重围困,时间一久,迟早被徐州军突破重围。

  张辽有着足够的耐心来突围曹军的合围,当然眼下是决计没这个能力的,这时候正是曹军士气正旺的时候,太急反而可能有功亏一篑的可能,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尽可能的做好防御,不断寻找敌军薄弱点进行突破。

  这一仗眼瞅着胜利就在眼前,但很快曹军将领就发现他们寸步难行了,好像之前一切都是错觉一般,虽然清楚是高翔到来扭转了战局,可一个人在霎那间改变颓势,这样的场景还是让他心中有些纳闷,也太神了点吧?

  他想不通,也不愿往敌将高翔身上去想,他更愿意相信是自己这边出来问题,又或者是徐州军在身陷绝境时爆发出的顽强斗志,所谓穷寇莫追,其实就是害怕在将敌军逼到穷途末路时的绝世反扑,而他们可能正犯了兵家大忌,如果这些士兵都是些草寇山贼或者是杂牌部队,没有了士气确实会瞬间奔溃,可他们却是正规军,这样的情况又怎么可能出现在他们的身上,可偏生他们必须要对其进行围剿,没有自己退却的道理,只能继续猛攻下去。

  曹军的攻势开始减缓下来,高翔终于有了空闲瞅向了张辽,而后者也有所察觉,迎向了他投来的目光,虽然距离较远,不可能通过言语来传达心中想法,可战场之上,交流有时候是无须使用语言交流的,一个眼神甚至是一个动作就足够了。

  不管高翔自信心如何膨胀,有一点他必须承认,张辽在有些有些方面强过于他,就好像他参军的时间就比他早了十余年,绝对算得上身经百战,对战局的细微变化有着葳蕤的嗅觉,而在方才最为困难的时刻,如果不是张辽临场指挥得当,他们可能真的就溃不成军了。

  如果之前的高翔被胜利冲昏头脑,变得目中无人的话,那么此刻他是彻底认清了自己,最少就战场经验这一点,就与张辽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作为一名将领,冲锋陷阵和战场指挥显然有着本质的区别,如果他只是在冲锋陷阵上强于张辽,那么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名没有实权的杂号将军,想要统兵,什么时候张辽这身能耐再说吧。

  这番话他很早就从主公刘澜那里听到,而在赵云身边,这些话就听得更多了,虽然他在赵云身边学到不少,可说句实话,都是皮毛,而方才张辽则让他发现,自己可能连皮毛都没有学到,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几万人的生死命悬一线,那是多大的压力啊,扛不住自己就得先奔溃了,可是张辽呢,不仅承受了下来,还把压力变成动力,将被动变为主动。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