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徐州之战(259)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战败的消息传回到了曹操耳中,众将围着他,,有建议直奔吕县的也有说追击张辽的,七嘴八舌,就等着他一句话或是一个指示呢,可这时候的曹操反而无比平静,微微沉吟着,须臾,摇了摇头,道:“传来下去部队原地休整,今日我们哪都不去了。”

  “曹公,现在张辽和龙骑军并未走远,我们如果追击的话,未必就不能撵上他们!”曹洪急的满头大汗,前面夏侯渊和李典同时兵败,伤亡惨重,怎么能就这么放他们离开呢?

  “我意已决,都不要再说了,指挥各自部队安营扎寨休息吧。”曹操说完,翻身下了坐骑,却发现众将无一人离开,他牵着坐骑走出人群的一刻抬头瞧了瞧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声音如老人一般沧桑:“天都这么暗了,又没有什么赶夜路的必要,都下马好生休息一晚吧。”

  郭嘉望着拿到佝偻着的身影,眼前的一切说明了此时曹操内心的真实写照,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些时候要看淡一些成败得失,可这一回就差了半步啊,曹公因此而惋惜甚至愤怒,情理之中。

  他与曹操自问已经把这一仗算计到极致了,可在面临选择的时候,势必就要多一些运气了,当时他和曹公,同时写出了两个地名,梧县徐州,梧县彭城,这是他与曹公认为张辽突围最有可能的去处,可是在选择的适合,显然曹公更倾向于梧县彭城这一选项,他虽然提醒了曹公,但是这三个地方都有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无法强烈要求曹操太多,甚至当他派出了李典之后,他都认为兵马有些多了。

  可现在看起来,自己当时就该多坚持下的,那样的话,是绝对可以改变曹公的决定的,而徐州这一仗也就不会败得这样惨,让人家各个击破了。

  时也命也,怨不得别人,这也是为什么此刻曹操会像个孤独的老人一样,内心的苦你让他找谁去诉?

  部队开始安营扎寨,前方战败的消息如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三军,但没人多嘴,就算是在吃夜食的时候,所有人都聚拢在一起的适合,也没有人谈论,军中有这样的规定,他们可不想惹祸上身,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抓紧时间休整,保持足够的体力,他们都是最为精锐的士兵,懂得战士要该干些什么,像现在虽然看样子好像明天不会有战事发生了,但也绝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敌人何时出现,而这就是他们这些年四处征战所积累的经验。

  上了战场,就要把每一天都当最后一天,小心小心再小心,不然的话,小命可能就真保不住了。

  一顶顶大帐绵延数里,没必要按栏栅,搭好帐篷,然后把运粮的车摆在四周就行了,此刻军营之内灯火通明的行军帐篷陆续熄灭,士兵开始休息,但在正中央的曹操大营内,却一直灯火通明。

  曹操没有休息,同时郭嘉、程昱、荀攸几大谋主也没有睡,齐聚一堂,盯着曹操桌上的地图,他们正商议着接下来徐州之战会会出现哪些可能,也算是未雨绸缪吧,有利于他们当如何作战,局面越来越不利,又该如何选择,当然如果失败了,是退兵还是死战到底。

  这个时候谈这些话题,与半个月前可能与昨天都不一样,因为张辽跑了,而他们又损失了近万人的部队,这绝对是伤筋动骨的,所以他此刻必须要考虑清楚,接下来该如何去做。

  多数人都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说句老实话他们的说辞一个比一个胡扯,当然了他们也都是认真想过之后才说的,你不能说他们的说法没有道理,但这些道理,他都懂,他也不是傻子,很明显的事情不必说,说多了那和废话没什么区别。

  他一直等着他们一个个各抒己见,但他却发现从始至终郭嘉都没有开口,看向了他,他想知道郭嘉在想些什么,或者说他感觉郭嘉可能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想法,最少那些老调就不要常谈了。

  战败的消息传回到了曹操耳中,众将围着他,,有建议直奔吕县的也有说追击张辽的,七嘴八舌,就等着他一句话或是一个指示呢,可这时候的曹操反而无比平静,微微沉吟着,须臾,摇了摇头,道:“传来下去部队原地休整,今日我们哪都不去了。”

  “曹公,现在张辽和龙骑军并未走远,我们如果追击的话,未必就不能撵上他们!”曹洪急的满头大汗,前面夏侯渊和李典同时兵败,伤亡惨重,怎么能就这么放他们离开呢?

  “我意已决,都不要再说了,指挥各自部队安营扎寨休息吧。”曹操说完,翻身下了坐骑,却发现众将无一人离开,他牵着坐骑走出人群的一刻抬头瞧了瞧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声音如老人一般沧桑:“天都这么暗了,又没有什么赶夜路的必要,都下马好生休息一晚吧。”

  郭嘉望着拿到佝偻着的身影,眼前的一切说明了此时曹操内心的真实写照,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些时候要看淡一些成败得失,可这一回就差了半步啊,曹公因此而惋惜甚至愤怒,情理之中。

  他与曹操自问已经把这一仗算计到极致了,可在面临选择的时候,势必就要多一些运气了,当时他和曹公,同时写出了两个地名,梧县徐州,梧县彭城,这是他与曹公认为张辽突围最有可能的去处,可是在选择的适合,显然曹公更倾向于梧县彭城这一选项,他虽然提醒了曹公,但是这三个地方都有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无法强烈要求曹操太多,甚至当他派出了李典之后,他都认为兵马有些多了。

  可现在看起来,自己当时就该多坚持下的,那样的话,是绝对可以改变曹公的决定的,而徐州这一仗也就不会败得这样惨,让人家各个击破了。

  时也命也,怨不得别人,这也是为什么此刻曹操会像个孤独的老人一样,内心的苦你让他找谁去诉?

  部队开始安营扎寨,前方战败的消息如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三军,但没人多嘴,就算是在吃夜食的时候,所有人都聚拢在一起的适合,也没有人谈论,军中有这样的规定,他们可不想惹祸上身,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抓紧时间休整,保持足够的体力,他们都是最为精锐的士兵,懂得战士要该干些什么,像现在虽然看样子好像明天不会有战事发生了,但也绝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敌人何时出现,而这就是他们这些年四处征战所积累的经验。

  上了战场,就要把每一天都当最后一天,小心小心再小心,不然的话,小命可能就真保不住了。

  一顶顶大帐绵延数里,没必要按栏栅,搭好帐篷,然后把运粮的车摆在四周就行了,此刻军营之内灯火通明的行军帐篷陆续熄灭,士兵开始休息,但在正中央的曹操大营内,却一直灯火通明。

  曹操没有休息,同时郭嘉、程昱、荀攸几大谋主也没有睡,齐聚一堂,盯着曹操桌上的地图,他们正商议着接下来徐州之战会会出现哪些可能,也算是未雨绸缪吧,有利于他们当如何作战,局面越来越不利,又该如何选择,当然如果失败了,是退兵还是死战到底。

  这个时候谈这些话题,与半个月前可能与昨天都不一样,因为张辽跑了,而他们又损失了近万人的部队,这绝对是伤筋动骨的,所以他此刻必须要考虑清楚,接下来该如何去做。

  多数人都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说句老实话他们的说辞一个比一个胡扯,当然了他们也都是认真想过之后才说的,你不能说他们的说法没有道理,但这些道理,他都懂,他也不是傻子,很明显的事情不必说,说多了那和废话没什么区别。

  他一直等着他们一个个各抒己见,但他却发现从始至终郭嘉都没有开口,看向了他,他想知道郭嘉在想些什么,或者说他感觉郭嘉可能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想法,最少那些老调就不要常谈了。

  战败的消息传回到了曹操耳中,众将围着他,,有建议直奔吕县的也有说追击张辽的,七嘴八舌,就等着他一句话或是一个指示呢,可这时候的曹操反而无比平静,微微沉吟着,须臾,摇了摇头,道:“传来下去部队原地休整,今日我们哪都不去了。”

  “曹公,现在张辽和龙骑军并未走远,我们如果追击的话,未必就不能撵上他们!”曹洪急的满头大汗,前面夏侯渊和李典同时兵败,伤亡惨重,怎么能就这么放他们离开呢?

  “我意已决,都不要再说了,指挥各自部队安营扎寨休息吧。”曹操说完,翻身下了坐骑,却发现众将无一人离开,他牵着坐骑走出人群的一刻抬头瞧了瞧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声音如老人一般沧桑:“天都这么暗了,又没有什么赶夜路的必要,都下马好生休息一晚吧。”

  郭嘉望着拿到佝偻着的身影,眼前的一切说明了此时曹操内心的真实写照,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些时候要看淡一些成败得失,可这一回就差了半步啊,曹公因此而惋惜甚至愤怒,情理之中。

  他与曹操自问已经把这一仗算计到极致了,可在面临选择的时候,势必就要多一些运气了,当时他和曹公,同时写出了两个地名,梧县徐州,梧县彭城,这是他与曹公认为张辽突围最有可能的去处,可是在选择的适合,显然曹公更倾向于梧县彭城这一选项,他虽然提醒了曹公,但是这三个地方都有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无法强烈要求曹操太多,甚至当他派出了李典之后,他都认为兵马有些多了。

  可现在看起来,自己当时就该多坚持下的,那样的话,是绝对可以改变曹公的决定的,而徐州这一仗也就不会败得这样惨,让人家各个击破了。

  时也命也,怨不得别人,这也是为什么此刻曹操会像个孤独的老人一样,内心的苦你让他找谁去诉?

  部队开始安营扎寨,前方战败的消息如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三军,但没人多嘴,就算是在吃夜食的时候,所有人都聚拢在一起的适合,也没有人谈论,军中有这样的规定,他们可不想惹祸上身,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抓紧时间休整,保持足够的体力,他们都是最为精锐的士兵,懂得战士要该干些什么,像现在虽然看样子好像明天不会有战事发生了,但也绝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敌人何时出现,而这就是他们这些年四处征战所积累的经验。

  上了战场,就要把每一天都当最后一天,小心小心再小心,不然的话,小命可能就真保不住了。

  一顶顶大帐绵延数里,没必要按栏栅,搭好帐篷,然后把运粮的车摆在四周就行了,此刻军营之内灯火通明的行军帐篷陆续熄灭,士兵开始休息,但在正中央的曹操大营内,却一直灯火通明。

  曹操没有休息,同时郭嘉、程昱、荀攸几大谋主也没有睡,齐聚一堂,盯着曹操桌上的地图,他们正商议着接下来徐州之战会会出现哪些可能,也算是未雨绸缪吧,有利于他们当如何作战,局面越来越不利,又该如何选择,当然如果失败了,是退兵还是死战到底。

  这个时候谈这些话题,与半个月前可能与昨天都不一样,因为张辽跑了,而他们又损失了近万人的部队,这绝对是伤筋动骨的,所以他此刻必须要考虑清楚,接下来该如何去做。

  多数人都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说句老实话他们的说辞一个比一个胡扯,当然了他们也都是认真想过之后才说的,你不能说他们的说法没有道理,但这些道理,他都懂,他也不是傻子,很明显的事情不必说,说多了那和废话没什么区别。

  他一直等着他们一个个各抒己见,但他却发现从始至终郭嘉都没有开口,看向了他,他想知道郭嘉在想些什么,或者说他感觉郭嘉可能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想法,最少那些老调就不要常谈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