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徐州之战(268)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十余名穿着曹军战甲的男子狂奔到城徐州城下,在最前方的男子,骑着赤兔马,拿着方天画戟。

  吕布还是那个吕布,只不过比起以前威风八面现在则憔悴了许多,他蓄起了须,曾经的吕布只留些短髭,但自从在徐州打败而逃,投靠了曹操之后,他开始蓄须,又他对身边人的话说,蓄须就是为了明志,而为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回到徐州,能够击败刘澜。

  这一天他等了半年,而他的胡须也留成了山羊,此刻坐在赤兔马上的吕布抬头望着气势恢宏的徐州城,时隔一年半,他又回来了,而这一次他绝不会再再狼狈逃走。

  这一年半是吕布这一生最煎熬的一段时间了,以前虽然也遍尝人家冷暖,可那个时候他要人有人要将有将,在加上自身的傲骨,大不了直接走人,天下之大终归还有他吕布安身立命之所,可到了许都之后,一切都变了。

  这是吕布没有料到的,也是他一早就遇见的,曹操不重视他他遇见了,可是那些在长安的故交如同陌路则是他所没有想到的,他还记得他杀掉董卓时这些人的嘴脸,可现如今,好像和他根本就是路人。

  他选择投靠曹操,所考量的不就是因为在这里,还有些旧识,就算曹操怠慢他,还有当今天子大汉朝臣,可他却发现,两头都避他如猛兽,谁都不稀罕他,他终于体验到了孤独被厌烦的滋味,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寄人篱下的滋味。

  以前他能走,可这一回受气了他还能去哪?只能借酒浇愁,意志和强健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酒精摧毁,可就当他自己都开始自暴自弃的时候,他收到了曹操调他到前线的命令,他看到了机会,连夜启程,与小舅子曹性一同来到徐州。

  “温侯,我们又回来了。”

  “是啊,回来了。”吕布说着,眼神之中一道精光闪过,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其实并不合适,但他就是喜欢,可就在他心中感慨的一刻,猛然间他好像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转向曹性笑着说道:“我们都回来了,可你却是回家了。”

  当初的瘦麻杆现在早已变得非常壮硕了,自从当年他在沛县暗杀刘澜后便躲了出去,这一走就是三年多,这三年发生的改变太多了,甚至有恍然隔世的感觉,他的家族也被刘澜清除,没有家人和亲人,现在的徐州哪里还是他的家?

  曹性摇了摇头,叹道:“如果不是将军,卑职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

  “何止是你。”这话一语双关,他们能回来还不是因为曹操,靠他二人,还真没这个希望,当然比起曹性来说,他在第二次徐州之战是杀入过徐州城的,而曹性就没这个机会了,离开家乡这么多年,这一次算是回来了。

  两人一起下马入城,先找驿馆,然后等曹操召见。

  “终于回家了。”在进入城内的一刻,曹性苦笑了一声,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翻天覆地的改变,如果不是城池外偌大的徐州城三个字,他都以为自己去到了其它一座陌生的城市,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徐州城,与他记忆之中出生并且生活的地方玩去无法重叠。

  都说近乡情更怯,可此刻他心头中那些激动甚至于期待全被陌生取代,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一切都是陌生的,这种感受无法形容,好像一切都已经与他无关,他有些不想承认,但其实从他的家人,父亲被害的那一天起,没有了亲人的徐州城哪里还是他的家,充其量只是故乡罢了,而他现在的家,在许都,那里有他的妻子有他的孩子以及他的妹妹……

  吕布听到了那细微的呢喃声,也听出了他心中的激动,说道:“这一天,一年的时间,虽然还没有手刃我们的仇人刘澜,但这一次绝对要让他体会丧家犬的滋味。”

  曹豹道:“这个时候曹操急着招温侯前来,肯定是前方战事不顺,这才想到了将军您,将军您乃当世第一猛将,曹孟德小人尔,无用将军之气魄,到了这个时候才想到了温侯,不然的话又哪里会用这般长的时间,最多秋末,就已经结束了这场战争。”

  十余名穿着曹军战甲的男子狂奔到城徐州城下,在最前方的男子,骑着赤兔马,拿着方天画戟。

  吕布还是那个吕布,只不过比起以前威风八面现在则憔悴了许多,他蓄起了须,曾经的吕布只留些短髭,但自从在徐州打败而逃,投靠了曹操之后,他开始蓄须,又他对身边人的话说,蓄须就是为了明志,而为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回到徐州,能够击败刘澜。

  这一天他等了半年,而他的胡须也留成了山羊,此刻坐在赤兔马上的吕布抬头望着气势恢宏的徐州城,时隔一年半,他又回来了,而这一次他绝不会再再狼狈逃走。

  这一年半是吕布这一生最煎熬的一段时间了,以前虽然也遍尝人家冷暖,可那个时候他要人有人要将有将,在加上自身的傲骨,大不了直接走人,天下之大终归还有他吕布安身立命之所,可到了许都之后,一切都变了。

  这是吕布没有料到的,也是他一早就遇见的,曹操不重视他他遇见了,可是那些在长安的故交如同陌路则是他所没有想到的,他还记得他杀掉董卓时这些人的嘴脸,可现如今,好像和他根本就是路人。

  他选择投靠曹操,所考量的不就是因为在这里,还有些旧识,就算曹操怠慢他,还有当今天子大汉朝臣,可他却发现,两头都避他如猛兽,谁都不稀罕他,他终于体验到了孤独被厌烦的滋味,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寄人篱下的滋味。

  以前他能走,可这一回受气了他还能去哪?只能借酒浇愁,意志和强健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酒精摧毁,可就当他自己都开始自暴自弃的时候,他收到了曹操调他到前线的命令,他看到了机会,连夜启程,与小舅子曹性一同来到徐州。

  “温侯,我们又回来了。”

  “是啊,回来了。”吕布说着,眼神之中一道精光闪过,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其实并不合适,但他就是喜欢,可就在他心中感慨的一刻,猛然间他好像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转向曹性笑着说道:“我们都回来了,可你却是回家了。”

  当初的瘦麻杆现在早已变得非常壮硕了,自从当年他在沛县暗杀刘澜后便躲了出去,这一走就是三年多,这三年发生的改变太多了,甚至有恍然隔世的感觉,他的家族也被刘澜清除,没有家人和亲人,现在的徐州哪里还是他的家?

  曹性摇了摇头,叹道:“如果不是将军,卑职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

  “何止是你。”这话一语双关,他们能回来还不是因为曹操,靠他二人,还真没这个希望,当然比起曹性来说,他在第二次徐州之战是杀入过徐州城的,而曹性就没这个机会了,离开家乡这么多年,这一次算是回来了。

  两人一起下马入城,先找驿馆,然后等曹操召见。

  “终于回家了。”在进入城内的一刻,曹性苦笑了一声,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翻天覆地的改变,如果不是城池外偌大的徐州城三个字,他都以为自己去到了其它一座陌生的城市,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徐州城,与他记忆之中出生并且生活的地方玩去无法重叠。

  都说近乡情更怯,可此刻他心头中那些激动甚至于期待全被陌生取代,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一切都是陌生的,这种感受无法形容,好像一切都已经与他无关,他有些不想承认,但其实从他的家人,父亲被害的那一天起,没有了亲人的徐州城哪里还是他的家,充其量只是故乡罢了,而他现在的家,在许都,那里有他的妻子有他的孩子以及他的妹妹……

  吕布听到了那细微的呢喃声,也听出了他心中的激动,说道:“这一天,一年的时间,虽然还没有手刃我们的仇人刘澜,但这一次绝对要让他体会丧家犬的滋味。”

  曹豹道:“这个时候曹操急着招温侯前来,肯定是前方战事不顺,这才想到了将军您,将军您乃当世第一猛将,曹孟德小人尔,无用将军之气魄,到了这个时候才想到了温侯,不然的话又哪里会用这般长的时间,最多秋末,就已经结束了这场战争。”

  十余名穿着曹军战甲的男子狂奔到城徐州城下,在最前方的男子,骑着赤兔马,拿着方天画戟。

  吕布还是那个吕布,只不过比起以前威风八面现在则憔悴了许多,他蓄起了须,曾经的吕布只留些短髭,但自从在徐州打败而逃,投靠了曹操之后,他开始蓄须,又他对身边人的话说,蓄须就是为了明志,而为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回到徐州,能够击败刘澜。

  这一天他等了半年,而他的胡须也留成了山羊,此刻坐在赤兔马上的吕布抬头望着气势恢宏的徐州城,时隔一年半,他又回来了,而这一次他绝不会再再狼狈逃走。

  这一年半是吕布这一生最煎熬的一段时间了,以前虽然也遍尝人家冷暖,可那个时候他要人有人要将有将,在加上自身的傲骨,大不了直接走人,天下之大终归还有他吕布安身立命之所,可到了许都之后,一切都变了。

  这是吕布没有料到的,也是他一早就遇见的,曹操不重视他他遇见了,可是那些在长安的故交如同陌路则是他所没有想到的,他还记得他杀掉董卓时这些人的嘴脸,可现如今,好像和他根本就是路人。

  他选择投靠曹操,所考量的不就是因为在这里,还有些旧识,就算曹操怠慢他,还有当今天子大汉朝臣,可他却发现,两头都避他如猛兽,谁都不稀罕他,他终于体验到了孤独被厌烦的滋味,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寄人篱下的滋味。

  以前他能走,可这一回受气了他还能去哪?只能借酒浇愁,意志和强健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酒精摧毁,可就当他自己都开始自暴自弃的时候,他收到了曹操调他到前线的命令,他看到了机会,连夜启程,与小舅子曹性一同来到徐州。

  “温侯,我们又回来了。”

  “是啊,回来了。”吕布说着,眼神之中一道精光闪过,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其实并不合适,但他就是喜欢,可就在他心中感慨的一刻,猛然间他好像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转向曹性笑着说道:“我们都回来了,可你却是回家了。”

  当初的瘦麻杆现在早已变得非常壮硕了,自从当年他在沛县暗杀刘澜后便躲了出去,这一走就是三年多,这三年发生的改变太多了,甚至有恍然隔世的感觉,他的家族也被刘澜清除,没有家人和亲人,现在的徐州哪里还是他的家?

  曹性摇了摇头,叹道:“如果不是将军,卑职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

  “何止是你。”这话一语双关,他们能回来还不是因为曹操,靠他二人,还真没这个希望,当然比起曹性来说,他在第二次徐州之战是杀入过徐州城的,而曹性就没这个机会了,离开家乡这么多年,这一次算是回来了。

  两人一起下马入城,先找驿馆,然后等曹操召见。

  “终于回家了。”在进入城内的一刻,曹性苦笑了一声,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翻天覆地的改变,如果不是城池外偌大的徐州城三个字,他都以为自己去到了其它一座陌生的城市,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徐州城,与他记忆之中出生并且生活的地方玩去无法重叠。

  都说近乡情更怯,可此刻他心头中那些激动甚至于期待全被陌生取代,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一切都是陌生的,这种感受无法形容,好像一切都已经与他无关,他有些不想承认,但其实从他的家人,父亲被害的那一天起,没有了亲人的徐州城哪里还是他的家,充其量只是故乡罢了,而他现在的家,在许都,那里有他的妻子有他的孩子以及他的妹妹……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