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徐州之战(271)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现在的局势下,如此规模下的战争如果拖一年半载,几乎没人能承受得了,别说一年,是半年,像曹‘操’这样的已经承受不住了,如果不是家底厚实的袁绍支援,他早被迫撤军了,这是现实,至于刘澜,他的情况他所知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徐州的存粮可不陶谦时期,实际如果不是今年秋收的及时补充,可能刘澜也早陷入缺粮危机了。,: 。

  曹‘操’虽然说要与刘澜打持久战,可战争没有谁不想着速战速决,尤其是曹‘操’,从袁绍这里得来了数十万石粮食,看起来后勤有了保障,可是如果把粮食都耗在徐州战场,反而会觉得这是极大的‘浪’费。

  有着几十万石粮食,他能做许多的事情。

  曹‘操’这些年吃了太多缺粮的亏了,而最让他在意的起身还是部队因为粮食不足而导致一些战斗在胜利的情况下撤退,如与张绣的战斗,虽然很大程度是因为了敌人的诡计,可还不是因为粮草被毁?

  毕竟粮草不足,曹‘操’出征很难像刘澜和袁绍征集民夫押运粮草,只能用部队押送,可民夫的存在又绝不只是运粮这么简单,他们更多的还是后备,一旦兵力有所损失,这些人能第一时间顶去。

  可是他不能,没那个财力,而这导致了被张绣偷袭之后只能大老远调夏侯惇的山阳军过来,而不是让民夫先临时顶来,这一来一回耽误可大了,等夏侯惇抵达的时候,最好的时机已经错过,最后继续与敌‘交’战下去,完全没有了意义,如果不是这个时候袁术求援,让曹‘操’找到了一个退兵的借口,可能再坚持十天半月,他也只能退兵了。

  但一无所获的退兵,必然会受到一些压力,许都成立的压力,可以支援袁术的名义返回,解释起来可简单多了。

  正是因为家底薄,所以曹‘操’才格外看重这些最实际的东西,兵员和钱粮,而整个徐州,说起来最富裕的地方不是下邳和广陵嘛,至于开城东莞,这些年的情况并不好,毕竟经过了几次战争,尤其是袁绍两度攻破的东莞郡情况最恶劣,可彭城国和下邳以及广陵不一样了,下邳和广陵一样,都是刘澜攻打陶谦时未被破坏的郡,再加而这些年刘澜迁移百姓补充彭城国,其实恢复的一句十之六七了,但其余地方他所知情况并不理想。

  所以曹‘操’在这次与袁绍的谈判,看起来好像吃了大亏,其实反倒把徐州人口最多的几个郡都收录囊了。

  这件事能够成功,曹‘操’自然得意,但郭嘉却放下茶盏,苦笑一声,道:“卑职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袁绍有时候是有些短视,甚至贪些便宜,可他身边的那些谋主们难道也想不到这些吗,如果想不到还则罢了,如果想到了,为什么没有劝阻袁绍,反而还

  如此轻松的被通过了呢,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郭嘉的担忧有一定的道理,但要找寻答案,可不会太轻松,至于真相那更别想了,想要知道袁绍怎么想的,除非等到答案揭晓,当然曹‘操’在冀州的斥候其实也可以发挥一些作用,可是这类绝密的消息,又怎么可能被泄‘露’出来呢?

  曹‘操’不‘露’声‘色’,道:“不管袁绍有什么样的原因和目的,但最少我们现在大获好处,这足够了,至于其他的,没必要考虑那么多。”曹‘操’同样端起了矮几的茶碗,喝了一口茶,笑道:“这徐州的茶叶确实要许都所卖的茶饼清香。”

  曹‘操’转移话题,郭嘉在心微微叹息一声,没有接话,他对徐州的茶叶并没什么兴趣,他喜欢的只有美酒,而最近他越烈越好,‘迷’了徐州烈酒,算得是闻香而来,在徐州的时候他顺着酒香找到了徐州的官方酿酒作坊,可作坊的工人早已经人走楼空,只留下空‘荡’‘荡’的一间大房间,而其一些并未被搬走的的陌生物件对郭嘉也只是好,但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而真正引起他注意的,却是那些散发着浓香四溢的美酒。

  一樽下肚,直接被呛全都吐了出来,太辣了,可又真的香醇。他这些年也算是走南闯北,什么样的酒都有品尝过,可像这般香醇这般烈的美酒,还是这辈子第一次品尝。因为这一次的品尝,他才发现,徐州官酿酿出的烈酒,才叫酒,其他地方,和水没什么区别。

  他当即把仅有的几坛全都搬了回去,以他的酒量,许都的官酿甚至是宫酿,不喝个几升都没有醉意,可是当天夜里他醉了,不省人事,而他仅喝了不过一樽。

  好酒,真是好酒哇,而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当他第二日醒过来时,却发现并没有任何的不适,这是以往醉酒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以往醉酒,第二日那绝对是天晕地旋,头疼脑涨,可这一次没有发生,‘精’‘精’神神的,好像昨夜根本没有饮过酒一样。

  琼浆‘玉’液也不过如此了吧。

  郭嘉自然不会独享,他抱着还剩下多半坛的琼浆‘玉’液找到了曹‘操’,后者当时还在为粮食发愁,哪里愿意和郭嘉品酒,没有理会他,可没想到他居然打开了酒坛,酒香飘出的一刻,同样是酒国人的曹‘操’自然识货,尝了一口,同样是郭嘉的表现,惊为天人。

  他当即抛开了一切事物,由郭嘉带着前往了酿酒作坊,先是找一些还留在徐州的官吏询问,却发现居然没有人知道具体情况,然后又让他们去寻找以前在这件作坊的工人,只要能提供线索,都会重赏,可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无人知晓这些人在哪,最后曹‘操’只好找了些附近的百姓询问,这才打听出了一些消息。

  原来徐州禁酒令下达之后,这间酿酒作坊被关停了,只有一些果酒作坊还开着,可是附近的百姓却发现了一些怪的事情,是这间酿酒作坊却突然戒备森严起来,由徐州兵丁守护,而这些兵丁却穿着他们极少见的铠甲,而且都披着白‘色’的披风,甚至连官府的衙役们巡查都被他们拦下,不许任何人靠近,当时他们觉得蹊跷,认为这里面一定有着绝密的事情。

  至于是什么绝密的事情,可能整个徐州城也不会有人知晓,而这里的工人也不会是平白消失,至于很明显房间内的很多工具也都被拆卸,通过这些,曹‘操’和郭嘉都得出了一个结论,那是这里绝不会是什么军事基地,只不过是一间看起来没什么区别的酿酒坊,只不过这里酿出来的酒乃琼浆‘玉’液。

  世最贵的美酒,他们能叫出来的名字有很多,价格有几百五铢的也有几金几十金一坛的,可与他们手这坛美酒起来,全都一不值。

  刘澜到底是怎么鼓‘弄’出这样的美酒的,曹‘操’在空‘荡’‘荡’的厂房站着,而郭嘉却开始在工坊内徘徊起来,昨日如果他的注意力都集在美酒身,而今天,此刻他的注意力却放在了工坊之。

  作坊的空间很大,不论是纵身还是高度,不仅有纵身,只高度要常见的房舍高一倍,其高度大约可以与刘澜的书房观湖亭相等,只不过观湖亭要登二楼,而这里全部空,为何会是这样一个建筑风格,郭嘉不得要领,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那是肯定是为了方便酿酒。

  而工坊的地面,也并非是只是把地面夯实那么简单,而是铺着一块块青石砖,这样的青砖在徐州刺史府前的广场可以看到,如果所料不差,应当同是出产于青州的青砖。

  “来人。”郭嘉喊人,立时引起了曹‘操’的注意,他点点头,示意一名亲卫过去听候差遣,而他则在一旁看着他,虽然不知道他打算做些什么,但奉孝必然是有所发现。

  “将这块青砖撬起来。”

  “诺。”

  曹‘操’一头雾水,而郭嘉站在一旁,看着眼前亲兵撬青砖,很快一块青砖便被撬了起来,‘露’出了反面的一刻,果不其然,被埋在地下的那面记录着烧纸这块青砖的地点,工坊以及工匠的名字。

  这些青砖出自临淄,而临淄不仅是砖石享誉当世,砖雕同样如此,而眼前的砖石不仅掷地有声,‘色’泽还非常的纯清,远近层次分明,可以看得出其制作工艺非常的高超,而要做出一样一块青砖来,工匠‘花’费多长时间他不了解,但是这个流程却很繁琐,首先配料、然后炼泥、其次制成现在这样长宽九寸的形状,然后是磨光、最后则装窑烧成。

  当然青砖的尺寸是没有固定样式的,完全看个人喜好,而刘澜显然是以后世地板砖的风格定制回来的,所以郭嘉无论如何也不会有太多的收获,当然,他此刻其实完全把青砖规格与三十三天之数联系起来,汉代的建筑多为此般,除应对三十三天之数外,还有应天、地、人三才而分,如此设计地面方砖,大抵便是希望与天地相通。

  而郭嘉继续在空旷的坊内走着,亲兵不知所措,看向曹‘操’,后者以眼神示意他跟着郭嘉,倒不是怕有什么意外,而是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帮忙。

  果然,很快郭嘉发现了一处特别之所,如果不走进坊内深处,是绝不可能发现这里的异样的,曹‘操’循声过去,看到郭嘉脚下是‘乱’糟糟四碎的青砖,只是这些青砖与脚下的青石板不同,更像是石块的样子,不过却是被烧制的四四方方。

  虽然已经被损毁,但是郭嘉还是将其复原,当然只是理论的复原,虽然最后他士兵了,但是还是能够瞧出这里之前应当是一处由这样石块垒成的基座。

  “基座?这是用来干嘛的?”一直冷眼旁观的曹‘操’终于开口了。

  “不清楚,但这个大小,只有一种可能,来人,去找一只捅来。”郭嘉话音落下,之前那名亲兵立即转身走,可走了三步,郭嘉却猛然喊住了他:“等等,最好再找个甑来。”

  “诺。”

  “你的意思是。”听到这里,曹‘操’自然也醒悟了过来,既然是基座面肯定是要架着些东西的,而以基座的大小,木桶最有可能,但联想到这里乃是产酒的作坊,木桶的可能‘性’反而小了,所以郭嘉又喊他招来盛酒的甑,也不足为了。

  这样一来,曹‘操’已经可以在脑海想出一个大概的样子了,但郭嘉可不只是想,而是招来一些工匠,按照他说的,垒了起来,工作量不是很大,但‘花’费的时间可不少,毕竟招来的工匠也是第一次垒,‘花’费了足足一个时辰,才算成型。

  大功告成之后,早已找来捅和甑的亲兵在郭嘉的指挥下依次将两物放在基座之,最终果然还是甑最为合适,可这样又如何酿酒呢?

  新的问题出现了,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不懂如何酿酒,但如果懂酿酒的工人看到这个的时候,会不会认出来了呢?

  郭嘉把自己的想法时候了出来,曹‘操’当然赞成,招来了徐州城内大大小小的酒店老板,这些老板既然开酒店,多少家里都酿酒,自然懂得如何酿酒,可等他们看到眼前这一切的时候,全都傻眼了,没见过。

  虽然没见过,可既然是酿酒的东西,那万变肯定不离其宗,其一人壮着胆子说道:“启禀将军,如果是小人的话,小人会在这甑架着一口锅。”

  “架着一口锅?”曹‘操’和郭嘉对视一眼,这得多大的锅啊?

  “你现在去城里找,找不到让工匠们赶工。”

  “诺。”

  到了这里,这件事也到此为止了,随后几天他们便来到了彭城,但是那口巨大的锅好没好,还有能不能让他找到酿制琼浆‘玉’液的法‘门’,成为郭嘉此刻最为关心的事情之一,甚至茶饭不思,至于茶叶,哪里有什么兴趣。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