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徐州之战(27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其实以现在的天气,这一仗最多也就再坚持个把月,等大雪飘飘扬扬下起来的时候,就是想战斗也不得不因为天气的原因暂且休兵,所以最初的想法,完全是从现实角度出发,但夏侯惇也没错,让刘澜熬过这个冬天,谁能知道他会不会死灰复燃?

  陈他病要他命,不在他命悬一线的时候一鼓作气将其消灭,这个冬天一过,可能这股劲缓过来的刘澜可能他们就再也拿他没有办法了。

  任何情况都会发生,任何可能都会出现,他需要郭嘉来分析,当着夏侯惇的面来分析问题,他派人去传郭嘉,房间之中,相对而坐的曹操和夏侯惇却各怀心思。此刻的曹操心中想到了一件事情,他曾经他与荀彧之间的一段对话。

  在这个时候想到这件事,其实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涉及到郭嘉,那个时候郭嘉还在邺城,而荀彧则给他看了一张郭嘉对未来的分析和猜测,这是对袁绍的分析,曾经郭嘉给荀彧看过,而因为内容太过震撼所以让荀彧对内容至今难忘,甚至能够一字不差的写下来。

  而这样的内容,显而易见的出现了同样一个结果,不管是袁绍还是曹操对此都嗤之以鼻,袁绍嗤之以鼻,完全是因为郭嘉这是老调重弹,这类的内容他听过太多了,而曹操不屑一顾,则是因为文中内容看上去将冀州内外之事分析的头头世道,但有些太书生意气了,完全是监理在自己的想象之中做出的假设。

  对这样的文章,曹操只是扫了一眼便没有了下去,这样的场景,使得荀彧焦急起来,他反复劝说着曹操,务必仔细看完,对这样的内容曹操没有任何兴趣,可是在荀彧的再三要求之下,他也只能继续往下瞧,索然无味,和他看易经时的感觉一样,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枯燥,好在他和易经的区别在于现在看的内容要通俗易懂些,不像易经那般晦涩难懂。

  “这不就是在浪费时间吗。”只看到了三分之一,上面的内容就又让曹操觉得可笑起来,不肯也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了:“文若你确定这是你看过可与前朝贾生《治安策》相媲美的本朝第一雄文?”

  曹操当时一脸的不屑,首先治安策属于奏论,他的意义之深远,已完全超越了当时,甚至影响后世,可以说是自三皇以来少有针砭时政并反映社会问题的第一文,尤其是文笔,如沐甘霖,似这等文章,学富五车的曹操更是将其直接与李斯的谏逐客书、董仲舒天人三册并成为文章之冠。

  而荀彧居然把这样的文章拿来和他心中的‘圣文’相提并论,不论是从哪个角度他都难以接受和承认,更何况这人的文章也确实无法与贾谊相提并论,尤其是他的一些构想和分析,简直就是胡言乱语。

  “难道主公不认为此人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吗?”

  “有吗?不过都是些胡言乱语罢了,你觉得他说的这些那一句可信?更何况这世上有哪有什么人能够预知未来?看他分析的头头是道,那感觉好像他一句看到了未来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年之后天下的走势一样。”曹操已经非常克制自己了,这也就是荀彧了,如果换了别人,他早就走人了,要是那个作者在他面前给他看这些东西,可能他会当场把他的文字撕个稀碎。

  “主公诧异,这个世上前知五百年者,有之;但后知五百年者,未必没有,如主公所言,这世上并没有能预知未来者,属下是不敢苟同的,但有一点,卑职却是深信不疑的。”

  “什么?”

  “不管这世上到底有没有能预见未来者,但主公无疑需要这样的人来帮您预见未来。”荀彧的话一语双关,一句话有好几层意思,就看曹操能听多少了,如果他能完全理解自己的意思,那么他今天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这世上没有人能预见未来,如果有,那也是我需要你,荀文若帮我预见未来!”曹操抬起头,看着荀彧,一字一顿,道理很简单,他把荀彧当做自己的张良张子房,因为没有人能预见未来,所以他当然希望荀彧能够成为那个帮他‘预见’未来的那个人。

  “卑职也想,但卑职自知无此才能,可卑职今日此来,便是要向主公推荐这样的人,想必仲德也一早向主公推荐了此人。”

  “程昱也推荐了此人?”曹操自然瞬间想到了是谁,可他却没有料到荀彧和他推荐的居然是一个人,之前程昱把郭嘉说的神乎其神,曹操在心中给他打了一个中上的评价,如果连荀彧也力荐此人,那这人才能应该在上上,可是就他这文章,最多是个中。

  但曹操从来也不会也永远不会自以为是,如果只是一个人给予他高度评价,那么可能这人欺世盗名,被他给蒙骗了,但如果是他最为看重的这两人一同举荐,那就绝对不会,因为他不管多会伪装自己,不可能同时把身边的两大智囊全都给欺骗了。

  真相只有一个,可能是自己带着情绪在看待他的文章,所以才会造成现在这个情况的出现,就算没有,但只是凭借他的文章就对他下论断,难免有些偏颇了:“既然文若如此说,那不知能否安排一个合适的时间,让我和你说的这人见上一面?”

  “我这就与他联系。”

  之后的事情就这样奇妙的发生了,郭嘉一番高谈阔论彻底折服了曹操,而从那一条起,有一句话就成为了曹操对郭嘉经常说的口头禅。

  这世上没有人能知预知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需要你能。

  这是曹操对郭嘉的话,也是曹操对郭嘉的期望,这句话并不是真的想要从郭嘉口中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却需要郭嘉来为自己谋划,勾勒出一个美好未来。

  当然还有一个情况,那就是现在这个情况,他需要郭嘉来帮他预知未来,如何才能够战胜他们的敌人和对手刘澜。

  其实以现在的天气,这一仗最多也就再坚持个把月,等大雪飘飘扬扬下起来的时候,就是想战斗也不得不因为天气的原因暂且休兵,所以最初的想法,完全是从现实角度出发,但夏侯惇也没错,让刘澜熬过这个冬天,谁能知道他会不会死灰复燃?

  陈他病要他命,不在他命悬一线的时候一鼓作气将其消灭,这个冬天一过,可能这股劲缓过来的刘澜可能他们就再也拿他没有办法了。

  任何情况都会发生,任何可能都会出现,他需要郭嘉来分析,当着夏侯惇的面来分析问题,他派人去传郭嘉,房间之中,相对而坐的曹操和夏侯惇却各怀心思。此刻的曹操心中想到了一件事情,他曾经他与荀彧之间的一段对话。

  在这个时候想到这件事,其实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涉及到郭嘉,那个时候郭嘉还在邺城,而荀彧则给他看了一张郭嘉对未来的分析和猜测,这是对袁绍的分析,曾经郭嘉给荀彧看过,而因为内容太过震撼所以让荀彧对内容至今难忘,甚至能够一字不差的写下来。

  而这样的内容,显而易见的出现了同样一个结果,不管是袁绍还是曹操对此都嗤之以鼻,袁绍嗤之以鼻,完全是因为郭嘉这是老调重弹,这类的内容他听过太多了,而曹操不屑一顾,则是因为文中内容看上去将冀州内外之事分析的头头世道,但有些太书生意气了,完全是监理在自己的想象之中做出的假设。

  对这样的文章,曹操只是扫了一眼便没有了下去,这样的场景,使得荀彧焦急起来,他反复劝说着曹操,务必仔细看完,对这样的内容曹操没有任何兴趣,可是在荀彧的再三要求之下,他也只能继续往下瞧,索然无味,和他看易经时的感觉一样,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枯燥,好在他和易经的区别在于现在看的内容要通俗易懂些,不像易经那般晦涩难懂。

  “这不就是在浪费时间吗。”只看到了三分之一,上面的内容就又让曹操觉得可笑起来,不肯也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了:“文若你确定这是你看过可与前朝贾生《治安策》相媲美的本朝第一雄文?”

  曹操当时一脸的不屑,首先治安策属于奏论,他的意义之深远,已完全超越了当时,甚至影响后世,可以说是自三皇以来少有针砭时政并反映社会问题的第一文,尤其是文笔,如沐甘霖,似这等文章,学富五车的曹操更是将其直接与李斯的谏逐客书、董仲舒天人三册并成为文章之冠。

  而荀彧居然把这样的文章拿来和他心中的‘圣文’相提并论,不论是从哪个角度他都难以接受和承认,更何况这人的文章也确实无法与贾谊相提并论,尤其是他的一些构想和分析,简直就是胡言乱语。

  “难道主公不认为此人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吗?”

  “有吗?不过都是些胡言乱语罢了,你觉得他说的这些那一句可信?更何况这世上有哪有什么人能够预知未来?看他分析的头头是道,那感觉好像他一句看到了未来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年之后天下的走势一样。”曹操已经非常克制自己了,这也就是荀彧了,如果换了别人,他早就走人了,要是那个作者在他面前给他看这些东西,可能他会当场把他的文字撕个稀碎。

  “主公诧异,这个世上前知五百年者,有之;但后知五百年者,未必没有,如主公所言,这世上并没有能预知未来者,属下是不敢苟同的,但有一点,卑职却是深信不疑的。”

  “什么?”

  “不管这世上到底有没有能预见未来者,但主公无疑需要这样的人来帮您预见未来。”荀彧的话一语双关,一句话有好几层意思,就看曹操能听多少了,如果他能完全理解自己的意思,那么他今天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这世上没有人能预见未来,如果有,那也是我需要你,荀文若帮我预见未来!”曹操抬起头,看着荀彧,一字一顿,道理很简单,他把荀彧当做自己的张良张子房,因为没有人能预见未来,所以他当然希望荀彧能够成为那个帮他‘预见’未来的那个人。

  “卑职也想,但卑职自知无此才能,可卑职今日此来,便是要向主公推荐这样的人,想必仲德也一早向主公推荐了此人。”

  “程昱也推荐了此人?”曹操自然瞬间想到了是谁,可他却没有料到荀彧和他推荐的居然是一个人,之前程昱把郭嘉说的神乎其神,曹操在心中给他打了一个中上的评价,如果连荀彧也力荐此人,那这人才能应该在上上,可是就他这文章,最多是个中。

  但曹操从来也不会也永远不会自以为是,如果只是一个人给予他高度评价,那么可能这人欺世盗名,被他给蒙骗了,但如果是他最为看重的这两人一同举荐,那就绝对不会,因为他不管多会伪装自己,不可能同时把身边的两大智囊全都给欺骗了。

  真相只有一个,可能是自己带着情绪在看待他的文章,所以才会造成现在这个情况的出现,就算没有,但只是凭借他的文章就对他下论断,难免有些偏颇了:“既然文若如此说,那不知能否安排一个合适的时间,让我和你说的这人见上一面?”

  “我这就与他联系。”

  之后的事情就这样奇妙的发生了,郭嘉一番高谈阔论彻底折服了曹操,而从那一条起,有一句话就成为了曹操对郭嘉经常说的口头禅。

  这世上没有人能知预知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需要你能。

  这是曹操对郭嘉的话,也是曹操对郭嘉的期望,这句话并不是真的想要从郭嘉口中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却需要郭嘉来为自己谋划,勾勒出一个美好未来。

  当然还有一个情况,那就是现在这个情况,他需要郭嘉来帮他预知未来,如何才能够战胜他们的敌人和对手刘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