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徐州之战(281)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吕县城内,白袍内卫一路通行无阻,朝内宅而来,在徐州能有这般身份的只有内卫,可以不必通禀直闯内府。一路来到了刘澜所在的院落前,可到了这里,他却被许褚拦了下来,稍作等候,许褚要先进屋禀报,片刻许褚出来,道:“进去吧!”

  内卫走进了书房之中,此时刘澜正在看着最新从秣陵传来的文书,派兵还放着一张丹阳地图,刘澜不时会在地图上找一些郡县的位置。

  如今的公务都由内阁搭理,但在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情面前,最后还需要刘澜朱批,而这一次却并非普通政务,而是关于许贡的,虽然刘澜以及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以守为主,但是许贡和严白虎这一次显然是想借着徐州之战的东风进攻秣陵,之前许贡敢攻打秣陵,那是因为袁术让他误以为刘澜分身乏术,而在吸取了前一次失利的经验之后,这一回他十分谨慎,一直引而不发,可能他也是在等待徐州之战的情况,如果在新年前徐州爆发大规模的战斗,那么他就会顺势攻打秣陵,而如果春节之前徐州一直是现在这个局面,那么他就会一直等待着。

  而对于眼下的情形,刘澜也很难做出判断,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他是不会主动出击的,陌生是同时进攻曹袁联军了,就算是只攻打曹操和袁绍一方都不会,尤其是曹操那边,虽然他们的兵力很少,但战力很强,再加上有曹操这样强力的统帅存在,贸然进攻,最后失败的可能会是徐州军。

  所以他现在巴不得就这样一直对峙着,最好过了年,那样的话,徐庶和陈宫就有了足够的时间来安排好管理的防御事物,把曹袁挡在广陵以北也就变为可能,这一次他们率先离开,有位他们的安全考虑,但更多的还是前往广陵主持大局,在‘刽子手’陈矫的雷霆镇压之下,广陵异己者被荡平,但这样的高压不可能一直下去,而徐庶与陈宫的前往,将会为刘澜安抚人心。

  陈矫不大可能再留在广陵了,其实这本来就是很早就做出的决定,陈矫在解决了义仓一事后会到徐州做陈宫的二把手徐州长史,但现在看起来很难了,他得先回到秣陵,但是这把刀已经被他磨锋利了,日后不管到哪里,都会是一把好手。

  陈矫刘澜对他的未来非常看好,更何况他还是历史名人,这就给了刘澜更加大胆使用他的信心,当然现在这些问题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则是只要他们与曹袁交战,那么秣陵就会遭遇许贡的攻击,虽然刘澜安排了张颌与太史慈,可是双线开战并不是刘澜想要的结果,不然的话也不会即将击败许贡的适合退兵了,这一点全天下人都看得出来,许贡当然也看得出来,既然人尽皆知,一些人不解许贡为何还敢来挑衅看似奇怪,其实再正常不过,就因为一个道理,他已经得罪了刘澜,如果不变得更为主动一些,那么等徐州之战结束,刘澜一旦腾出手来,第一个就要对付他。

  所以他要么趁刘澜病要他的命,要么就等着被刘澜千刀万剐,可能是开城可能是春秋,反正他是肯定活不到明天的冬天了,所以这一仗不是他当真有胆子进攻秣陵,而是他已经到了非打秣陵不可的地步,所以他才会不顾一切,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在所不辞。

  这一点是刘澜所忽略的,当然这完全是因为已经失去了进攻的能力,如果不是严白虎,刘澜根本不会在意他,所以说他与严白虎的联盟才是最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毕竟历史上这两人的仇恨是非常大的,都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但却因为自己的出现而联手。

  蝴蝶效应,确实让他有些看不懂如今局势的变化了,但历史本来就未必似史书所记载那般,更何况还是只了解演义,所以从来第一天,刘澜所面对的就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不同于演义。

  就在刘澜想着是不是该先解决许贡这个麻烦的适合,许褚来了,他让其将内卫带了进来,片刻内卫进屋,单膝跪下禀报,“启禀将军,有长沙的紧急军情。”

  “呈上来!”

  “之前曹操暗中联络张羡和孙策他是知晓的,只是时隔几天怎么又有紧急军情了,难道孙策出兵了?”一瞬间刘澜突然意识到事态变得更为严重了,之前他得到的情报是孙策短时间内不会出兵,可是这封书信这个时候传达,肯定是有原因的。

  如果这个时候孙策攻打秣陵,那可就真的热闹了,那个时候孙策和许贡将会同时攻打秣陵,丹阳郡届时得变得多乱啊。

  现在只是许贡和严白虎联盟,到时候说不定另一个时空的冤家同样也会联合在一起。演义里孙策死于于吉之手,可历史中却是死于许贡三门客的刺杀,而许贡则是被孙策所杀才有门客刺杀孙策报仇,冤冤相报的二人联手一起对付自己,这三家势力如果一旦联合,且不说他们变成一个整体,就是各自为战,那也够他喝一壶的,最少张颌和太史慈两人会吃力,就算应对也不会轻松。

  打开文书,果不其然,上面的内容证实了刘澜的猜测,不过上一次对于出兵是没有未知数的提示,只是说孙策部队有所异动,而这一次却给出了明确的时间,对于出兵的时间,刘澜其实不看也能够想到,毕竟他的情况和许贡差不多,既然如此,那肯定会选择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我知晓了。“

  刘澜挥退了内卫和许褚,背着手走了几步,看来徐州之战已经没那么简单了,接下来如果犯下任何错误,可能不仅仅是徐州不保,连丹阳郡都可能丢,这件事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解决,而该如何应对,最好还是要和徐庶商量一下,这件事已经到了非常棘手的地步了,刘澜自己是绝然不敢再做出任何大胆的决断了,影响太大。

  人有时候就这样,当你一无所有的适合,你会毫无顾忌的去冒险,可当你功成名就之后,再想冒险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现在的刘澜就是这样,想到这,刘澜又把许褚喊进了屋中,下令道:“速传军师来吕县,让他一刻不可耽误。”

  “诺。”

  ~~~~~~~~~~~~~

  卷十六铁马踏雪取河北第九章恒山之乱

  吕县城内,白袍内卫一路通行无阻,朝内宅而来,在徐州能有这般身份的只有内卫,可以不必通禀直闯内府。一路来到了刘澜所在的院落前,可到了这里,他却被许褚拦了下来,稍作等候,许褚要先进屋禀报,片刻许褚出来,道:“进去吧!”

  内卫走进了书房之中,此时刘澜正在看着最新从秣陵传来的文书,派兵还放着一张丹阳地图,刘澜不时会在地图上找一些郡县的位置。

  如今的公务都由内阁搭理,但在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情面前,最后还需要刘澜朱批,而这一次却并非普通政务,而是关于许贡的,虽然刘澜以及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以守为主,但是许贡和严白虎这一次显然是想借着徐州之战的东风进攻秣陵,之前许贡敢攻打秣陵,那是因为袁术让他误以为刘澜分身乏术,而在吸取了前一次失利的经验之后,这一回他十分谨慎,一直引而不发,可能他也是在等待徐州之战的情况,如果在新年前徐州爆发大规模的战斗,那么他就会顺势攻打秣陵,而如果春节之前徐州一直是现在这个局面,那么他就会一直等待着。

  而对于眼下的情形,刘澜也很难做出判断,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他是不会主动出击的,陌生是同时进攻曹袁联军了,就算是只攻打曹操和袁绍一方都不会,尤其是曹操那边,虽然他们的兵力很少,但战力很强,再加上有曹操这样强力的统帅存在,贸然进攻,最后失败的可能会是徐州军。

  所以他现在巴不得就这样一直对峙着,最好过了年,那样的话,徐庶和陈宫就有了足够的时间来安排好管理的防御事物,把曹袁挡在广陵以北也就变为可能,这一次他们率先离开,有位他们的安全考虑,但更多的还是前往广陵主持大局,在‘刽子手’陈矫的雷霆镇压之下,广陵异己者被荡平,但这样的高压不可能一直下去,而徐庶与陈宫的前往,将会为刘澜安抚人心。

  陈矫不大可能再留在广陵了,其实这本来就是很早就做出的决定,陈矫在解决了义仓一事后会到徐州做陈宫的二把手徐州长史,但现在看起来很难了,他得先回到秣陵,但是这把刀已经被他磨锋利了,日后不管到哪里,都会是一把好手。

  陈矫刘澜对他的未来非常看好,更何况他还是历史名人,这就给了刘澜更加大胆使用他的信心,当然现在这些问题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则是只要他们与曹袁交战,那么秣陵就会遭遇许贡的攻击,虽然刘澜安排了张颌与太史慈,可是双线开战并不是刘澜想要的结果,不然的话也不会即将击败许贡的适合退兵了,这一点全天下人都看得出来,许贡当然也看得出来,既然人尽皆知,一些人不解许贡为何还敢来挑衅看似奇怪,其实再正常不过,就因为一个道理,他已经得罪了刘澜,如果不变得更为主动一些,那么等徐州之战结束,刘澜一旦腾出手来,第一个就要对付他。

  所以他要么趁刘澜病要他的命,要么就等着被刘澜千刀万剐,可能是开城可能是春秋,反正他是肯定活不到明天的冬天了,所以这一仗不是他当真有胆子进攻秣陵,而是他已经到了非打秣陵不可的地步,所以他才会不顾一切,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在所不辞。

  这一点是刘澜所忽略的,当然这完全是因为已经失去了进攻的能力,如果不是严白虎,刘澜根本不会在意他,所以说他与严白虎的联盟才是最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毕竟历史上这两人的仇恨是非常大的,都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但却因为自己的出现而联手。

  蝴蝶效应,确实让他有些看不懂如今局势的变化了,但历史本来就未必似史书所记载那般,更何况还是只了解演义,所以从来第一天,刘澜所面对的就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不同于演义。

  就在刘澜想着是不是该先解决许贡这个麻烦的适合,许褚来了,他让其将内卫带了进来,片刻内卫进屋,单膝跪下禀报,“启禀将军,有长沙的紧急军情。”

  “呈上来!”

  “之前曹操暗中联络张羡和孙策他是知晓的,只是时隔几天怎么又有紧急军情了,难道孙策出兵了?”一瞬间刘澜突然意识到事态变得更为严重了,之前他得到的情报是孙策短时间内不会出兵,可是这封书信这个时候传达,肯定是有原因的。

  如果这个时候孙策攻打秣陵,那可就真的热闹了,那个时候孙策和许贡将会同时攻打秣陵,丹阳郡届时得变得多乱啊。

  现在只是许贡和严白虎联盟,到时候说不定另一个时空的冤家同样也会联合在一起。演义里孙策死于于吉之手,可历史中却是死于许贡三门客的刺杀,而许贡则是被孙策所杀才有门客刺杀孙策报仇,冤冤相报的二人联手一起对付自己,这三家势力如果一旦联合,且不说他们变成一个整体,就是各自为战,那也够他喝一壶的,最少张颌和太史慈两人会吃力,就算应对也不会轻松。

  打开文书,果不其然,上面的内容证实了刘澜的猜测,不过上一次对于出兵是没有未知数的提示,只是说孙策部队有所异动,而这一次却给出了明确的时间,对于出兵的时间,刘澜其实不看也能够想到,毕竟他的情况和许贡差不多,既然如此,那肯定会选择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我知晓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