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徐州之战(28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次日一早,徐庶便骑马赶到了吕县军营,此行他的目的地只要一个就是去见简雍,简雍如今在将军府为从事中郎,性质和幕僚差不多,平日里住在军营,刘澜有需要咨询时会召见,但刘澜很少会想到他,实在是需要他的地方太少了,但像简雍这样的钩距纵横大家,却又必不可少,这不今日就用到了他。

  无事不登三宝殿,打徐庶出现的那一刻简雍便大笑着把他迎了进来,这几年两人的轨迹有着巨大的差距,他现在几乎是闲人一个,而徐庶却是刘澜面前头号红人,将军府内特设出的军师将军,地位与关羽相等,虽然对他说不上嫉妒和厌恶,可就资历来说,两人的身份也不会变得这般悬殊。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在哪不是效忠刘澜,而在沛郡郡守的位置上虽然忙些操心的事情多一些,可再忙也比现在淡出个鸟来强啊,有一段时间,他每天浑浑噩噩无所事事,简直就是闲人一个,在加上身份地位巨大的改变,从以前一呼百应到现在和卒伍厮混,巨大的落差,让他悔得肠子都青了。

  但瞅着沛县被占,他反而又想开了,甚至还有些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他以为自己会这样一直浑浑噩噩下去,刘澜再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时候,徐庶出现了,虽然有些失望,并非是刘澜亲自前来,可徐庶的出现还是让他看到了希望,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英雄迟早都会有用武之地,而他之所以弃沛郡郡守之位到刘澜的将军府,不就是不想再为郡务所累,而要一展平身所学嘛,虽然不知晓徐庶前来何事,但肯定是有用自己的地方,简雍自己开始期待起来。

  简雍在徐庶面前,或者说徐庶在简雍面前并不敢托大,他是早期就跟随刘澜的老人,资格老,在他面前,徐庶只能执晚辈礼,当然更为关键的一点是两人的私交十分好,所以两人见面自然就少了一些刻意,多了一些随意。

  简雍本就是这样的人,别说对他十分随意了,就算是见到刘澜也同样如此,其实昨晚刘澜那番话根本就无须教他怎么说,他会把握分寸的,但刘澜如此在意,甚至连该怎样说话都教他,只能说明他对简雍的重视,不想让他寒心甚至是失望。

  这一年来他确实忽略了简雍,可最主要的还不是因为没有什么用得到简雍的地方,让他来出谋划策,还不如把他留在沛县更靠谱,可当说客游说诸侯,那就绝没有第二人选,就算是张纮也要在他面前落下风。

  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刘澜自然清楚这件事只有简雍能成功,可毕竟有风险,所以他不希望自己以命令的形式去命令他前往乌程,但教徐庶说那番话,却又是因为清楚简雍的性格,知道怎样能让他主动请缨。

  可这些徐庶就不会考虑过多,更不会去猜测刘澜的心思,或者说就算已经想到,可也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再说了,简雍是什么样的人这徐州谁不知道,让他出山,就不能不知天高地厚跑去见他,反而是要激他。

  激将法并不适合所有人,但对一些人特别管用,比如张飞诸如简雍,只有把他先捧得高高的,那才能成功。

  徐庶把简雍夸的如他张仪再世一般,然后话锋一转询问他这些年有没有收徒或者不错的门生推选一人前往乌程,简雍听了之后急死了,恨不得当即就要说出什么狗屁的人选,老子自己去就行。

  徐庶是真的傻眼了,他以为简雍会矜持些的,可万没想到他会如此急迫,看着他那激动的表现,徐庶大笑了起来。

  简雍本来就不是虚伪的人,更何况还是和他单独在一起,自然就更没有任何的隐瞒了,有什么真实的想法自己都直接说了出来:“你刚才不是都说了吗,许贡和严白虎现在威胁着丹阳,甚至已经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了,如果不想腹背受敌使丹阳发生任何动乱的话,你昨日就应该直接举荐我,而不是想着让我举荐他人,你觉得如今在徐州,还有弊我更合适的第二人选吗?现在能说服严白虎放弃与许贡联盟的,只有我,至于什么危险不危险的根本就不算什么,只要符合徐州的利益,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宪和,你真打算亲自前往?”徐庶一脸认真道。

  “你以为我在和你打哈哈?”

  “好,那你我现在就去面见主公。”

  简雍眼睛一转,大笑了起来:“哈哈,好你个元直啊,居然把我都算计了进去,说,是不是你一早就想好了,此行故意激我?”

  “杀鸡焉用牛刀,似严白虎这样的蟊贼,宪和亲自出马自然是十拿九稳,可宪和出马,那也太抬举他了,所以我这才想到了让宪和随便推荐一个人过去。”

  “这可是十万火急之事,怎么被你说的无足轻重呢,丹阳如果出现任何危机,那对我军的士气将是致命打击,别忘了士兵们的家眷现在可都在秣陵呢,哪里都能乱,唯独秣陵不能。”

  “还是宪和看得透彻,若非你提醒,某险先误了大事。”

  “那还不速速与我去见主公。”

  ~~~~~~~~~~

  两人说这话便一同离开了军营,很快便抵达了县令府,而刘澜以及在此等候多时,昨夜徐庶抵达,而今日就在理论上位他解除了后顾之忧,看到简雍出现的一刻,刘澜笑着到:“两位快坐。”

  等简雍和徐庶二人相继坐下,刘澜问道:“二位可有合适的人选向某推荐吗?”

  刚坐下的简雍又站了起来,拍着自己的胸脯,道:“有了,不过却是卑职自己,卑职愿亲自前往乌程,面见严白虎。”

  “宪和你要亲自过去?”

  “不错。”简雍点点头,道:“丹阳现在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绝对不能让许贡和孙策夹击丹阳,所以卑职亲自前往乌程,而且卑职对于岩百合和许贡有所了解,两人为多年的对头,在主公未入主丹阳之前,两人交战就已数年之久,可严白虎却不知为何突然选择与许贡结盟,显然是许贡给予了他一些好处与利益,由此可知,这严白虎必然是见利忘义之辈,既然他能与交恶已久的许贡和好如初,那卑职就有信心让他二人再次交恶。”

  “你有多少信心?”

  徐庶连迟疑都没有,说道:“卑职愿以性命担保,此行绝对万无一失只不过对于许贡到底许诺给了严白虎什么,卑职需要先行探听,如有可能,希望主公可以给予卑职临机专断之权,这样也好更彻底的瓦解两人之间的联盟。当然除了利诱,卑职还会对其进行威逼,相比他应该知晓我徐州军兵精马壮,届时相信他一定会做出正确的抉择。”

  刘澜心中暗赞一声简雍,就刚才他这番话,他身边就没有第二人能比得了,有此可知,简雍一定一早就对许贡和严白虎做了功课的,或者说,这样的犀利目光和洞察力,也只有他这样的钩距大家才能有。

  “宪和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我就不在坚持,此行不论结果如何,你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我会让张颌以及太史慈保护你的安全,可到了乌程,就鞭长莫及了,一切就只能靠宪和你自己了。”

  刘澜的话刚说完,简雍便忍不住道:“主公放心,那严白虎是聪明人,绝不敢动卑职的。”简雍有如此信心,就因为一点,能抛弃恩怨的人,可以为利益而不计前嫌之人,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一时的冲动去杀人,而那人还是庞然大物派人的使者。

  刘澜笑了一声,道:“那此时就如此吧。”

  徐庶是真的傻眼了,他以为简雍会矜持些的,可万没想到他会如此急迫,看着他那激动的表现,徐庶大笑了起来。

  简雍本来就不是虚伪的人,更何况还是和他单独在一起,自然就更没有任何的隐瞒了,有什么真实的想法自己都直接说了出来:“你刚才不是都说了吗,许贡和严白虎现在威胁着丹阳,甚至已经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了,如果不想腹背受敌使丹阳发生任何动乱的话,你昨日就应该直接举荐我,而不是想着让我举荐他人,你觉得如今在徐州,还有弊我更合适的第二人选吗?现在能说服严白虎放弃与许贡联盟的,只有我,至于什么危险不危险的根本就不算什么,只要符合徐州的利益,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宪和,你真打算亲自前往?”徐庶一脸认真道。

  “你以为我在和你打哈哈?”

  “好,那你我现在就去面见主公。”

  简雍眼睛一转,大笑了起来:“哈哈,好你个元直啊,居然把我都算计了进去,说,是不是你一早就想好了,此行故意激我?”

  “杀鸡焉用牛刀,似严白虎这样的蟊贼,宪和亲自出马自然是十拿九稳,可宪和出马,那也太抬举他了,所以我这才想到了让宪和随便推荐一个人过去。”

  “这可是十万火急之事,怎么被你说的无足轻重呢,丹阳如果出现任何危机,那对我军的士气将是致命打击,别忘了士兵们的家眷现在可都在秣陵呢,哪里都能乱,唯独秣陵不能。”

  “还是宪和看得透彻,若非你提醒,某险先误了大事。”

  “那还不速速与我去见主公。”

  ~~~~~~~~~~

  两人说这话便一同离开了军营,很快便抵达了县令府,而刘澜以及在此等候多时,昨夜徐庶抵达,而今日就在理论上位他解除了后顾之忧,看到简雍出现的一刻,刘澜笑着到:“两位快坐。”

  等简雍和徐庶二人相继坐下,刘澜问道:“二位可有合适的人选向某推荐吗?”

  刚坐下的简雍又站了起来,拍着自己的胸脯,道:“有了,不过却是卑职自己,卑职愿亲自前往乌程,面见严白虎。”

  “宪和你要亲自过去?”

  “不错。”简雍点点头,道:“丹阳现在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绝对不能让许贡和孙策夹击丹阳,所以卑职亲自前往乌程,而且卑职对于岩百合和许贡有所了解,两人为多年的对头,在主公未入主丹阳之前,两人交战就已数年之久,可严白虎却不知为何突然选择与许贡结盟,显然是许贡给予了他一些好处与利益,由此可知,这严白虎必然是见利忘义之辈,既然他能与交恶已久的许贡和好如初,那卑职就有信心让他二人再次交恶。”

  “你有多少信心?”

  徐庶连迟疑都没有,说道:“卑职愿以性命担保,此行绝对万无一失只不过对于许贡到底许诺给了严白虎什么,卑职需要先行探听,如有可能,希望主公可以给予卑职临机专断之权,这样也好更彻底的瓦解两人之间的联盟。当然除了利诱,卑职还会对其进行威逼,相比他应该知晓我徐州军兵精马壮,届时相信他一定会做出正确的抉择。”

  刘澜心中暗赞一声简雍,就刚才他这番话,他身边就没有第二人能比得了,有此可知,简雍一定一早就对许贡和严白虎做了功课的,或者说,这样的犀利目光和洞察力,也只有他这样的钩距大家才能有。

  “宪和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我就不在坚持,此行不论结果如何,你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我会让张颌以及太史慈保护你的安全,可到了乌程,就鞭长莫及了,一切就只能靠宪和你自己了。”

  刘澜的话刚说完,简雍便忍不住道:“主公放心,那严白虎是聪明人,绝不敢动卑职的。”简雍有如此信心,就因为一点,能抛弃恩怨的人,可以为利益而不计前嫌之人,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一时的冲动去杀人,而那人还是庞然大物派人的使者。

  刘澜笑了一声,道:“那此时就如此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