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徐州之战(291)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曹操派人去叫荀攸、程昱,方才回来升帐时,都是一众武将在场,而幕僚就只有跟着郭嘉前往徐州城的郭嘉,现在既然要商议徐州战事,很快几人便全部到来,到了们口,却发现是典韦亲自护卫,平日里如果非紧急情况,司空帐前只是普通的亲兵护卫,只有在一些特殊时期或者是战时才会由典韦亲自守护,几人忙上前拦下了正要入帐通禀的典韦,问道:“典将军,出什么事了?”

  “袁绍派人来了,好像是天子册封了袁绍三子为邺侯,主公大发雷霆……”典韦所知并不多,也只能帮他他们了,让几人有所准备,这本来就是他们之间的一个默契,有时候甚至连曹操都会暗示他,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并不必担心消息被泄露出去,但却可以让他们有所准备,这就好像是上大朝时一些议题都会提前知会百官,让百官有所准备,甚至前一天就告诉了一些主要负责的官员,而上朝时的笏板,除了记录天子的命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职责便是记录一些上奏的话。

  “多谢。”几人躬身施礼,目送典韦入帐,他们几人随着典韦入帐脸色都在变化着,尤其是荀攸,刚才的事情太重要了,天子册封,避过了司空曹操,这事绝不可能发生,因为他的叔叔荀彧现在乃是守尚书令,总领一切朝物,可谓是大权独揽,其职位早已完全取代了三公,如果是天子册封,那么这件事肯定绕不个叔叔,也就不可能会册封成功,而若要册封成功,还能避开司空,就只有一种可能。

  荀攸有些害怕,为叔叔荀彧担忧,他叔叔与他一同弃袁归曹,并迎献帝于许都,叔叔荀彧因为被封为守尚书令,这个守字其实就是个‘代’字,也就是代理或者说是见习和试用尚书令,而试用期为一年,这一年如果无大错,那么这个守也就可以去掉,假变为真。

  而曹公自接献帝到许都册封叔叔为守尚书令至今,正巧满一年有余,所以叔叔这守尚书令也就变成了真尚书令,而尚书令的的职权也早与灵帝朝以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的权利越来越大,已经完全取代了三公,叔叔现在的地位,虽然是尚书令之名,却几乎等于宰相,是真正的大权独揽。

  而就算早年间,其实尚书令的地位也是非常高的,在大汉朝有三独坐之谓,这三独坐说的就是在天子朝会时,三人能有专席专座,分别是司隶校尉、御史中丞以及尚书令,可见这三人的地位何其特殊。

  如今叔叔在这样的重要位置上,并非是天子多么赏识,而是因为曹公的举荐,不然的话也不会弄个守尚书令出来了,但是以叔叔的才能这类的职位完全符合他的才能,甚至在他眼中都有些大材小用,可再想想,这大汉朝的朝官里,除了尚书令,好像还真没有更适合叔叔的官职了,毕竟这尚书令自认第二,还真没有人敢自认第一,就算是挂着司空名号的曹操,可能在职位职权上都比不了。

  可曹操的情况有比较特殊,在曹操面前,叔叔始终是臣,只此一点,不管荀彧地位如何改变,都改变不了这个现实,可是他却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瞒过了司空,这件事太大了,甚至他都害怕家族会有灭族之殃。

  但荀攸虽然比之荀彧差之毫厘,可其才能却也在当世顶尖,很快就反应过来,也随即松了一口气,他这不到几十秒钟的心态变化,表情从僵硬到凝固再到微笑,最是好看,相反其他几人,则要淡定许多,都在盯着荀攸看他的反应呢。

  “我想司空这时招我等前来,绝非邺侯之事。”程昱率先发声,如果只是商议荀彧的事情,没必要招他们一同过来,太兴师动众了,所以一定是另有原因,而现在最有可能的一件事情,就只有对付刘澜。

  “不错,仲德所言不差。”

  就在这时,典韦从帐内走了出来:“诸位,主公请。”

  “好。”众人相继进入帐内,拜见曹操,果不其然,曹操一开口,说的并不是荀彧的事情,而是徐州之战,而要如何制定一个作战计划,是他们眼下必须要尽快制定出来的事情,而且还是要赶在文丑来之前,任务急且重,所以曹操省却了客套,开门见山。

  众谋士面面相觑,虽然进帐前已经有所准备,但还是感受到了这突然而来的压力,这么短的时间相处一个对付刘澜的计划来,容易也容易,信口胡说应付一下行,但要是可行的方案,那就太难了。

  曹操派人去叫荀攸、程昱,方才回来升帐时,都是一众武将在场,而幕僚就只有跟着郭嘉前往徐州城的郭嘉,现在既然要商议徐州战事,很快几人便全部到来,到了们口,却发现是典韦亲自护卫,平日里如果非紧急情况,司空帐前只是普通的亲兵护卫,只有在一些特殊时期或者是战时才会由典韦亲自守护,几人忙上前拦下了正要入帐通禀的典韦,问道:“典将军,出什么事了?”

  “袁绍派人来了,好像是天子册封了袁绍三子为邺侯,主公大发雷霆……”典韦所知并不多,也只能帮他他们了,让几人有所准备,这本来就是他们之间的一个默契,有时候甚至连曹操都会暗示他,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并不必担心消息被泄露出去,但却可以让他们有所准备,这就好像是上大朝时一些议题都会提前知会百官,让百官有所准备,甚至前一天就告诉了一些主要负责的官员,而上朝时的笏板,除了记录天子的命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职责便是记录一些上奏的话。

  “多谢。”几人躬身施礼,目送典韦入帐,他们几人随着典韦入帐脸色都在变化着,尤其是荀攸,刚才的事情太重要了,天子册封,避过了司空曹操,这事绝不可能发生,因为他的叔叔荀彧现在乃是守尚书令,总领一切朝物,可谓是大权独揽,其职位早已完全取代了三公,如果是天子册封,那么这件事肯定绕不个叔叔,也就不可能会册封成功,而若要册封成功,还能避开司空,就只有一种可能。

  荀攸有些害怕,为叔叔荀彧担忧,他叔叔与他一同弃袁归曹,并迎献帝于许都,叔叔荀彧因为被封为守尚书令,这个守字其实就是个‘代’字,也就是代理或者说是见习和试用尚书令,而试用期为一年,这一年如果无大错,那么这个守也就可以去掉,假变为真。

  而曹公自接献帝到许都册封叔叔为守尚书令至今,正巧满一年有余,所以叔叔这守尚书令也就变成了真尚书令,而尚书令的的职权也早与灵帝朝以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的权利越来越大,已经完全取代了三公,叔叔现在的地位,虽然是尚书令之名,却几乎等于宰相,是真正的大权独揽。

  而就算早年间,其实尚书令的地位也是非常高的,在大汉朝有三独坐之谓,这三独坐说的就是在天子朝会时,三人能有专席专座,分别是司隶校尉、御史中丞以及尚书令,可见这三人的地位何其特殊。

  如今叔叔在这样的重要位置上,并非是天子多么赏识,而是因为曹公的举荐,不然的话也不会弄个守尚书令出来了,但是以叔叔的才能这类的职位完全符合他的才能,甚至在他眼中都有些大材小用,可再想想,这大汉朝的朝官里,除了尚书令,好像还真没有更适合叔叔的官职了,毕竟这尚书令自认第二,还真没有人敢自认第一,就算是挂着司空名号的曹操,可能在职位职权上都比不了。

  可曹操的情况有比较特殊,在曹操面前,叔叔始终是臣,只此一点,不管荀彧地位如何改变,都改变不了这个现实,可是他却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瞒过了司空,这件事太大了,甚至他都害怕家族会有灭族之殃。

  但荀攸虽然比之荀彧差之毫厘,可其才能却也在当世顶尖,很快就反应过来,也随即松了一口气,他这不到几十秒钟的心态变化,表情从僵硬到凝固再到微笑,最是好看,相反其他几人,则要淡定许多,都在盯着荀攸看他的反应呢。

  “我想司空这时招我等前来,绝非邺侯之事。”程昱率先发声,如果只是商议荀彧的事情,没必要招他们一同过来,太兴师动众了,所以一定是另有原因,而现在最有可能的一件事情,就只有对付刘澜。

  “不错,仲德所言不差。”

  就在这时,典韦从帐内走了出来:“诸位,主公请。”

  “好。”众人相继进入帐内,拜见曹操,果不其然,曹操一开口,说的并不是荀彧的事情,而是徐州之战,而要如何制定一个作战计划,是他们眼下必须要尽快制定出来的事情,而且还是要赶在文丑来之前,任务急且重,所以曹操省却了客套,开门见山。

  众谋士面面相觑,虽然进帐前已经有所准备,但还是感受到了这突然而来的压力,这么短的时间相处一个对付刘澜的计划来,容易也容易,信口胡说应付一下行,但要是可行的方案,那就太难了。

  曹操派人去叫荀攸、程昱,方才回来升帐时,都是一众武将在场,而幕僚就只有跟着郭嘉前往徐州城的郭嘉,现在既然要商议徐州战事,很快几人便全部到来,到了们口,却发现是典韦亲自护卫,平日里如果非紧急情况,司空帐前只是普通的亲兵护卫,只有在一些特殊时期或者是战时才会由典韦亲自守护,几人忙上前拦下了正要入帐通禀的典韦,问道:“典将军,出什么事了?”

  “袁绍派人来了,好像是天子册封了袁绍三子为邺侯,主公大发雷霆……”典韦所知并不多,也只能帮他他们了,让几人有所准备,这本来就是他们之间的一个默契,有时候甚至连曹操都会暗示他,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并不必担心消息被泄露出去,但却可以让他们有所准备,这就好像是上大朝时一些议题都会提前知会百官,让百官有所准备,甚至前一天就告诉了一些主要负责的官员,而上朝时的笏板,除了记录天子的命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职责便是记录一些上奏的话。

  “多谢。”几人躬身施礼,目送典韦入帐,他们几人随着典韦入帐脸色都在变化着,尤其是荀攸,刚才的事情太重要了,天子册封,避过了司空曹操,这事绝不可能发生,因为他的叔叔荀彧现在乃是守尚书令,总领一切朝物,可谓是大权独揽,其职位早已完全取代了三公,如果是天子册封,那么这件事肯定绕不个叔叔,也就不可能会册封成功,而若要册封成功,还能避开司空,就只有一种可能。

  荀攸有些害怕,为叔叔荀彧担忧,他叔叔与他一同弃袁归曹,并迎献帝于许都,叔叔荀彧因为被封为守尚书令,这个守字其实就是个‘代’字,也就是代理或者说是见习和试用尚书令,而试用期为一年,这一年如果无大错,那么这个守也就可以去掉,假变为真。

  而曹公自接献帝到许都册封叔叔为守尚书令至今,正巧满一年有余,所以叔叔这守尚书令也就变成了真尚书令,而尚书令的的职权也早与灵帝朝以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的权利越来越大,已经完全取代了三公,叔叔现在的地位,虽然是尚书令之名,却几乎等于宰相,是真正的大权独揽。

  而就算早年间,其实尚书令的地位也是非常高的,在大汉朝有三独坐之谓,这三独坐说的就是在天子朝会时,三人能有专席专座,分别是司隶校尉、御史中丞以及尚书令,可见这三人的地位何其特殊。

  如今叔叔在这样的重要位置上,并非是天子多么赏识,而是因为曹公的举荐,不然的话也不会弄个守尚书令出来了,但是以叔叔的才能这类的职位完全符合他的才能,甚至在他眼中都有些大材小用,可再想想,这大汉朝的朝官里,除了尚书令,好像还真没有更适合叔叔的官职了,毕竟这尚书令自认第二,还真没有人敢自认第一,就算是挂着司空名号的曹操,可能在职位职权上都比不了。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