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徐州之战(287)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徐晃很看重关平,但和张飞有着明显的不同,后者是因为关羽的关系,而徐晃则是因为他的才华和能力,这个世上,虎父犬子的例子太多了,但关平却并非如此,年轻有为,别说是在辽东出类拔萃,就算是把他放在徐州,一样会是佼佼者,虽然关羽和他的关系看起来有些微妙,但徐晃知道,关羽每个月都会来信,他对自己阔别了近十八年的儿子是真的特别关心,只是没有为人父和人子的经验,让他不知该如何与关平相处罢了。

  若非这件事,徐晃还真不知道关羽少年时便没了父亲,师父吧他拉扯大,可师父和父亲毕竟有着本质的区别,就好像他虽然来信,可是对关平的关心却很少,都是询问一些他在辽东的表现,至于生活方面几乎没有任何关心。

  这哪像是父子,简直就是师徒,在辽东也不是没有一些老相识的子弟,可他们的信中却是与关羽天差地别,看得出虽然嘴上不说,可给他的信中,却是非常在意的,嘘寒问暖大事小事都询问。

  这些人的书信徐晃最后也就懒得理会了,可关羽不问关平也不问自己,也是够可以的,既然关羽不会做这个父亲,他徐晃只好助他一臂之力,每次都会添油加醋一番,让关平知晓关羽对他的关心,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让他们父子缓和一些关系,但长此以往就算毛头小子是铁石心肠,也能给他融化了。

  更何况关平并不是铁石心肠之人,非但如此,他的感情非常丰富,徐晃能看得出来,其实他是有些接受不了关羽这突然冒出来的父亲,毕竟他可是喊了那个秦宜禄好多年的父亲,突然得知身世,确实难以接受。

  但除此之外,他真的是个好孩子,谦虚有礼,低调不张扬,对任何人都是执晚辈之礼,不会因为自己的官职就傲上慢下,所以在军中,关平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说起他的时候,都挑大拇哥,

  在军营之中,能做到这点不容易,更何况还是关平这样的年轻人,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的真本事,在军营仁义是一码事,但实力才是重中之重。

  和张飞说了些徐州之战,话题便又转为了关平,随后两人便各自休息,次日一早,张飞跟着徐晃前往军营,天寒地冻的辽东,徒步的话别说是在城外了,就算是在城内也是举步艰难,寒冷异常。

  但因为张飞抵达,部队集结还是受到了他的接见。

  本来张飞是想拒绝的,可看到士兵们的棉衣,这才明白了徐晃为何执意如此,他和是像自己显摆呢,如今的辽东早已不是他当年在时的情形了,别说是冬日视察,就算是作战也根本不是问题。

  以往辽东,到了冬日就各自偃旗息鼓了,而现在他们随时都可以出征,天气因素再也不会影响到他们。

  视察了一遍将士之后,张飞便和徐晃一同进入了主帐,侍卫送上了热茶,张飞习惯性的握住了酒樽,暖着手,呵呵笑道:“不一样了,真是不一样了,现在的辽东有点意思。”

  “不是亲眼所见,肯定难以想象吧。”

  “有些在徐州听说过,可听说归听说,不亲眼见识一下还真想象不出来是个什么样子,就好像这棉衣,我一支意外是让士兵们穿上皮裘,但现在看起来,好像完全不一样,不仅不是皮裘,好像和布衣没什么区别。”

  “这棉衣你在徐州用不着,不过我可以让他们给你取一件过来,你穿上后,就知道棉衣有多暖和了,而且比之皮裘更为经济实惠。

  徐晃很看重关平,但和张飞有着明显的不同,后者是因为关羽的关系,而徐晃则是因为他的才华和能力,这个世上,虎父犬子的例子太多了,但关平却并非如此,年轻有为,别说是在辽东出类拔萃,就算是把他放在徐州,一样会是佼佼者,虽然关羽和他的关系看起来有些微妙,但徐晃知道,关羽每个月都会来信,他对自己阔别了近十八年的儿子是真的特别关心,只是没有为人父和人子的经验,让他不知该如何与关平相处罢了。

  若非这件事,徐晃还真不知道关羽少年时便没了父亲,师父吧他拉扯大,可师父和父亲毕竟有着本质的区别,就好像他虽然来信,可是对关平的关心却很少,都是询问一些他在辽东的表现,至于生活方面几乎没有任何关心。

  这哪像是父子,简直就是师徒,在辽东也不是没有一些老相识的子弟,可他们的信中却是与关羽天差地别,看得出虽然嘴上不说,可给他的信中,却是非常在意的,嘘寒问暖大事小事都询问。

  这些人的书信徐晃最后也就懒得理会了,可关羽不问关平也不问自己,也是够可以的,既然关羽不会做这个父亲,他徐晃只好助他一臂之力,每次都会添油加醋一番,让关平知晓关羽对他的关心,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让他们父子缓和一些关系,但长此以往就算毛头小子是铁石心肠,也能给他融化了。

  更何况关平并不是铁石心肠之人,非但如此,他的感情非常丰富,徐晃能看得出来,其实他是有些接受不了关羽这突然冒出来的父亲,毕竟他可是喊了那个秦宜禄好多年的父亲,突然得知身世,确实难以接受。

  但除此之外,他真的是个好孩子,谦虚有礼,低调不张扬,对任何人都是执晚辈之礼,不会因为自己的官职就傲上慢下,所以在军中,关平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说起他的时候,都挑大拇哥,

  在军营之中,能做到这点不容易,更何况还是关平这样的年轻人,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的真本事,在军营仁义是一码事,但实力才是重中之重。

  和张飞说了些徐州之战,话题便又转为了关平,随后两人便各自休息,次日一早,张飞跟着徐晃前往军营,天寒地冻的辽东,徒步的话别说是在城外了,就算是在城内也是举步艰难,寒冷异常。

  但因为张飞抵达,部队集结还是受到了他的接见。

  本来张飞是想拒绝的,可看到士兵们的棉衣,这才明白了徐晃为何执意如此,他和是像自己显摆呢,如今的辽东早已不是他当年在时的情形了,别说是冬日视察,就算是作战也根本不是问题。

  以往辽东,到了冬日就各自偃旗息鼓了,而现在他们随时都可以出征,天气因素再也不会影响到他们。

  视察了一遍将士之后,张飞便和徐晃一同进入了主帐,侍卫送上了热茶,张飞习惯性的握住了酒樽,暖着手,呵呵笑道:“不一样了,真是不一样了,现在的辽东有点意思。”

  “不是亲眼所见,肯定难以想象吧。”

  “有些在徐州听说过,可听说归听说,不亲眼见识一下还真想象不出来是个什么样子,就好像这棉衣,我一支意外是让士兵们穿上皮裘,但现在看起来,好像完全不一样,不仅不是皮裘,好像和布衣没什么区别。”

  “这棉衣你在徐州用不着,不过我可以让他们给你取一件过来,你穿上后,就知道棉衣有多暖和了,而且比之皮裘更为经济实惠。

  徐晃很看重关平,但和张飞有着明显的不同,后者是因为关羽的关系,而徐晃则是因为他的才华和能力,这个世上,虎父犬子的例子太多了,但关平却并非如此,年轻有为,别说是在辽东出类拔萃,就算是把他放在徐州,一样会是佼佼者,虽然关羽和他的关系看起来有些微妙,但徐晃知道,关羽每个月都会来信,他对自己阔别了近十八年的儿子是真的特别关心,只是没有为人父和人子的经验,让他不知该如何与关平相处罢了。

  若非这件事,徐晃还真不知道关羽少年时便没了父亲,师父吧他拉扯大,可师父和父亲毕竟有着本质的区别,就好像他虽然来信,可是对关平的关心却很少,都是询问一些他在辽东的表现,至于生活方面几乎没有任何关心。

  这哪像是父子,简直就是师徒,在辽东也不是没有一些老相识的子弟,可他们的信中却是与关羽天差地别,看得出虽然嘴上不说,可给他的信中,却是非常在意的,嘘寒问暖大事小事都询问。

  这些人的书信徐晃最后也就懒得理会了,可关羽不问关平也不问自己,也是够可以的,既然关羽不会做这个父亲,他徐晃只好助他一臂之力,每次都会添油加醋一番,让关平知晓关羽对他的关心,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让他们父子缓和一些关系,但长此以往就算毛头小子是铁石心肠,也能给他融化了。

  更何况关平并不是铁石心肠之人,非但如此,他的感情非常丰富,徐晃能看得出来,其实他是有些接受不了关羽这突然冒出来的父亲,毕竟他可是喊了那个秦宜禄好多年的父亲,突然得知身世,确实难以接受。

  但除此之外,他真的是个好孩子,谦虚有礼,低调不张扬,对任何人都是执晚辈之礼,不会因为自己的官职就傲上慢下,所以在军中,关平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说起他的时候,都挑大拇哥,

  在军营之中,能做到这点不容易,更何况还是关平这样的年轻人,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的真本事,在军营仁义是一码事,但实力才是重中之重。

  和张飞说了些徐州之战,话题便又转为了关平,随后两人便各自休息,次日一早,张飞跟着徐晃前往军营,天寒地冻的辽东,徒步的话别说是在城外了,就算是在城内也是举步艰难,寒冷异常。

  但因为张飞抵达,部队集结还是受到了他的接见。

  本来张飞是想拒绝的,可看到士兵们的棉衣,这才明白了徐晃为何执意如此,他和是像自己显摆呢,如今的辽东早已不是他当年在时的情形了,别说是冬日视察,就算是作战也根本不是问题。

  以往辽东,到了冬日就各自偃旗息鼓了,而现在他们随时都可以出征,天气因素再也不会影响到他们。

  视察了一遍将士之后,张飞便和徐晃一同进入了主帐,侍卫送上了热茶,张飞习惯性的握住了酒樽,暖着手,呵呵笑道:“不一样了,真是不一样了,现在的辽东有点意思。”

  “不是亲眼所见,肯定难以想象吧。”

  “有些在徐州听说过,可听说归听说,不亲眼见识一下还真想象不出来是个什么样子,就好像这棉衣,我一支意外是让士兵们穿上皮裘,但现在看起来,好像完全不一样,不仅不是皮裘,好像和布衣没什么区别。”

  “这棉衣你在徐州用不着,不过我可以让他们给你取一件过来,你穿上后,就知道棉衣有多暖和了,而且比之皮裘更为经济实惠。

  徐晃很看重关平,但和张飞有着明显的不同,后者是因为关羽的关系,而徐晃则是因为他的才华和能力,这个世上,虎父犬子的例子太多了,但关平却并非如此,年轻有为,别说是在辽东出类拔萃,就算是把他放在徐州,一样会是佼佼者,虽然关羽和他的关系看起来有些微妙,但徐晃知道,关羽每个月都会来信,他对自己阔别了近十八年的儿子是真的特别关心,只是没有为人父和人子的经验,让他不知该如何与关平相处罢了。

  若非这件事,徐晃还真不知道关羽少年时便没了父亲,师父吧他拉扯大,可师父和父亲毕竟有着本质的区别,就好像他虽然来信,可是对关平的关心却很少,都是询问一些他在辽东的表现,至于生活方面几乎没有任何关心。

  这哪像是父子,简直就是师徒,在辽东也不是没有一些老相识的子弟,可他们的信中却是与关羽天差地别,看得出虽然嘴上不说,可给他的信中,却是非常在意的,嘘寒问暖大事小事都询问。

  这些人的书信徐晃最后也就懒得理会了,可关羽不问关平也不问自己,也是够可以的,既然关羽不会做这个父亲,他徐晃只好助他一臂之力,每次都会添油加醋一番,让关平知晓关羽对他的关心,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让他们父子缓和一些关系,但长此以往就算毛头小子是铁石心肠,也能给他融化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