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徐州之战(288)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启禀司空,许都有最新的消息传来。”

  “怎么了?”

  “长沙要派专人前来,商议联盟一事。”

  看着阶下单膝跪地的亲兵,曹操眼睛一转,看向下手郭嘉:“这孙策想做什么?商谈联盟?”

  “正常。”郭嘉笑着说道:“不过就是要个联盟的名分罢了,当然他也是想借此机会能与我攀上交情,日后便可协同作战。”

  “不自量力。”曹操哼了一声,孙策有多少人马,又有几里地盘,居然想跟他平起平坐,孙策派使者来,着实让曹操觉得他太有点自不量力了,他这个情况,就好像是当年十八路诸侯讨董时的匈奴人,或者说是刘澜,主帐之内有没有位置自己心里要有数,不然的话那就是自讨没趣。

  就现在来说,曹操根本就没想过与他联盟,这情况更像是当年的孙坚和袁术,上下之分,你只要听命行事就行了,来谈条件还真没那个资格,就算是现在有求于他,但其实曹操对于他的期待几乎为零,给他一个官职成,可自不量力想要更进一步,事先也不看看自己有资格没有。

  “司空,又何须太过在意这些,只要把那使节留在许都就可,文若自由办法应对,到时候必定让他一无所获空手而回。不过主公在这个时候又何须在意这些事情,联盟与否应了他就是,孙策虽然看似无足轻重,可毕竟也是对付刘澜的一把利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对待朋友司空大可豁达一些,他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让他尽可能的全力助我,我们现在头等要事,不就是徐州的刘澜嘛。只要出兵攻打刘澜者,别说是孙策了,就算是黄巾,主公又何必在意?”

  曹操恍然大悟,对付刘澜这等强敌,首先就要联合一切势力,额首笑道:“奉孝说的不错。”

  曹操虽然还是对孙策派人前来又些不舒服,但既然是以对付刘澜为先,那也就不去计较这些了,至于使者都了许都之后荀彧会如何招待他,他不管,但有一点就是必须要把这人拖在许都,最少在徐州之战结束之后不能让他来彭城。

  这时,郭嘉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唇角露出一丝微笑,道:“那之前的官职不会有所变化吧?”

  “丹阳太守、讨逆将军他还不满足?”曹操声音变得阴冷起来。

  “自然够了。”虽然讨逆将军不过是杂号将军,没什么实权,可对孙策来说,却不同,因为他有部队,所以这本来类似封赏的职务,对他却等同于有了实权,这一文一武的两个职位,一旦让他真的打下了丹阳,那可就真是又给自己培养出了后患。

  可为了让孙策出兵,这样的任免又必不可少,曹操随即叹了口气,道:“吾曾听闻袁公路言有子如孙郎,死复何恨,而其更有小霸王之誉,可见此人绝对有过人之处,而这些年来,能让刘澜如此兴师动众出兵者,也只他一人了,在奉孝面前,吾不想说太过虚伪的话,我就是觉得一旦我们击败了刘澜,那么此子日后,必定会成为心腹大患,下一个刘澜,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天下只怕就难在平定了。”

  现在戡乱都如此艰难,如果孙策取刘澜而代之,以孙家在江东的声望和势力,在加上吴景当了多年的丹阳太守,孙策势必崛起,而如果此子当真似霸王再生,似这等少年英杰,只怕又是十年前的刘澜。

  刘澜用了不到三年便成气候,有了今日的强大实力,可别忘了,刘澜压根就没有世家支持,而那孙策不同,他有江东世家的鼎力支持,发展必然更为迅猛,到那个时候,他们又当如何面对那时的混乱局面。”

  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虽然曹操现在的担心看起来太过遥远,可是就他的关心来说,却是无法忽略的,孙策是后患,甚至是无穷后患,他终于明白为何曹操如此反感孙策派使者来许都了,那是因为他又想借孙策之手,却有害怕他因此而壮大,那么要用孙策的话,首先就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比如说想一个能够限制他甚至制约他的办法出来。

  “这件事主公最好还是与袁公路取得联系,他对孙策肯定又更多的了解,相比会有对付他的办法呢?”

  “联系袁术?曹操摇了摇头,现在的袁术正想着登基称帝呢,如果他这个时候有求于他,或者打听孙策,万一他借此提出条件,反而陷入被动之中,但是既然要找孙策的软肋,那寿春是必然要派人前去的,或许能从杨弘口中得到一些秘闻呢?

  “启禀司空,许都有最新的消息传来。”

  “怎么了?”

  “长沙要派专人前来,商议联盟一事。”

  看着阶下单膝跪地的亲兵,曹操眼睛一转,看向下手郭嘉:“这孙策想做什么?商谈联盟?”

  “正常。”郭嘉笑着说道:“不过就是要个联盟的名分罢了,当然他也是想借此机会能与我攀上交情,日后便可协同作战。”

  “不自量力。”曹操哼了一声,孙策有多少人马,又有几里地盘,居然想跟他平起平坐,孙策派使者来,着实让曹操觉得他太有点自不量力了,他这个情况,就好像是当年十八路诸侯讨董时的匈奴人,或者说是刘澜,主帐之内有没有位置自己心里要有数,不然的话那就是自讨没趣。

  就现在来说,曹操根本就没想过与他联盟,这情况更像是当年的孙坚和袁术,上下之分,你只要听命行事就行了,来谈条件还真没那个资格,就算是现在有求于他,但其实曹操对于他的期待几乎为零,给他一个官职成,可自不量力想要更进一步,事先也不看看自己有资格没有。

  “司空,又何须太过在意这些,只要把那使节留在许都就可,文若自由办法应对,到时候必定让他一无所获空手而回。不过主公在这个时候又何须在意这些事情,联盟与否应了他就是,孙策虽然看似无足轻重,可毕竟也是对付刘澜的一把利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对待朋友司空大可豁达一些,他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让他尽可能的全力助我,我们现在头等要事,不就是徐州的刘澜嘛。只要出兵攻打刘澜者,别说是孙策了,就算是黄巾,主公又何必在意?”

  曹操恍然大悟,对付刘澜这等强敌,首先就要联合一切势力,额首笑道:“奉孝说的不错。”

  曹操虽然还是对孙策派人前来又些不舒服,但既然是以对付刘澜为先,那也就不去计较这些了,至于使者都了许都之后荀彧会如何招待他,他不管,但有一点就是必须要把这人拖在许都,最少在徐州之战结束之后不能让他来彭城。

  这时,郭嘉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唇角露出一丝微笑,道:“那之前的官职不会有所变化吧?”

  “丹阳太守、讨逆将军他还不满足?”曹操声音变得阴冷起来。

  “自然够了。”虽然讨逆将军不过是杂号将军,没什么实权,可对孙策来说,却不同,因为他有部队,所以这本来类似封赏的职务,对他却等同于有了实权,这一文一武的两个职位,一旦让他真的打下了丹阳,那可就真是又给自己培养出了后患。

  可为了让孙策出兵,这样的任免又必不可少,曹操随即叹了口气,道:“吾曾听闻袁公路言有子如孙郎,死复何恨,而其更有小霸王之誉,可见此人绝对有过人之处,而这些年来,能让刘澜如此兴师动众出兵者,也只他一人了,在奉孝面前,吾不想说太过虚伪的话,我就是觉得一旦我们击败了刘澜,那么此子日后,必定会成为心腹大患,下一个刘澜,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天下只怕就难在平定了。”

  现在戡乱都如此艰难,如果孙策取刘澜而代之,以孙家在江东的声望和势力,在加上吴景当了多年的丹阳太守,孙策势必崛起,而如果此子当真似霸王再生,似这等少年英杰,只怕又是十年前的刘澜。

  刘澜用了不到三年便成气候,有了今日的强大实力,可别忘了,刘澜压根就没有世家支持,而那孙策不同,他有江东世家的鼎力支持,发展必然更为迅猛,到那个时候,他们又当如何面对那时的混乱局面。”

  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虽然曹操现在的担心看起来太过遥远,可是就他的关心来说,却是无法忽略的,孙策是后患,甚至是无穷后患,他终于明白为何曹操如此反感孙策派使者来许都了,那是因为他又想借孙策之手,却有害怕他因此而壮大,那么要用孙策的话,首先就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比如说想一个能够限制他甚至制约他的办法出来。

  “这件事主公最好还是与袁公路取得联系,他对孙策肯定又更多的了解,相比会有对付他的办法呢?”

  “联系袁术?曹操摇了摇头,现在的袁术正想着登基称帝呢,如果他这个时候有求于他,或者打听孙策,万一他借此提出条件,反而陷入被动之中,但是既然要找孙策的软肋,那寿春是必然要派人前去的,或许能从杨弘口中得到一些秘闻呢?

  “启禀司空,许都有最新的消息传来。”

  “怎么了?”

  “长沙要派专人前来,商议联盟一事。”

  看着阶下单膝跪地的亲兵,曹操眼睛一转,看向下手郭嘉:“这孙策想做什么?商谈联盟?”

  “正常。”郭嘉笑着说道:“不过就是要个联盟的名分罢了,当然他也是想借此机会能与我攀上交情,日后便可协同作战。”

  “不自量力。”曹操哼了一声,孙策有多少人马,又有几里地盘,居然想跟他平起平坐,孙策派使者来,着实让曹操觉得他太有点自不量力了,他这个情况,就好像是当年十八路诸侯讨董时的匈奴人,或者说是刘澜,主帐之内有没有位置自己心里要有数,不然的话那就是自讨没趣。

  就现在来说,曹操根本就没想过与他联盟,这情况更像是当年的孙坚和袁术,上下之分,你只要听命行事就行了,来谈条件还真没那个资格,就算是现在有求于他,但其实曹操对于他的期待几乎为零,给他一个官职成,可自不量力想要更进一步,事先也不看看自己有资格没有。

  “司空,又何须太过在意这些,只要把那使节留在许都就可,文若自由办法应对,到时候必定让他一无所获空手而回。不过主公在这个时候又何须在意这些事情,联盟与否应了他就是,孙策虽然看似无足轻重,可毕竟也是对付刘澜的一把利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对待朋友司空大可豁达一些,他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让他尽可能的全力助我,我们现在头等要事,不就是徐州的刘澜嘛。只要出兵攻打刘澜者,别说是孙策了,就算是黄巾,主公又何必在意?”

  曹操恍然大悟,对付刘澜这等强敌,首先就要联合一切势力,额首笑道:“奉孝说的不错。”

  曹操虽然还是对孙策派人前来又些不舒服,但既然是以对付刘澜为先,那也就不去计较这些了,至于使者都了许都之后荀彧会如何招待他,他不管,但有一点就是必须要把这人拖在许都,最少在徐州之战结束之后不能让他来彭城。

  这时,郭嘉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唇角露出一丝微笑,道:“那之前的官职不会有所变化吧?”

  “丹阳太守、讨逆将军他还不满足?”曹操声音变得阴冷起来。

  “自然够了。”虽然讨逆将军不过是杂号将军,没什么实权,可对孙策来说,却不同,因为他有部队,所以这本来类似封赏的职务,对他却等同于有了实权,这一文一武的两个职位,一旦让他真的打下了丹阳,那可就真是又给自己培养出了后患。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