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徐州之战(29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文丑和曹操两人离心是难免的事情,被羞辱的郭嘉现在反而成了最为忙碌的那个人,他必须要想办法缓和二人直接的关系,最少也要在徐州之战有结果之前让二人貌合神离下去,一旦撕破脸,倒霉的还是他们。

  现在的文丑坐拥冀州大军十万余人,这十万人非同小可,如果高览在时,可能还没什么,毕竟有人看着他,现在他大权在握,不然哪能这般目中无人,真要生出些变故,谁也拦不下他。

  文丑返回郡守府,与他的主簿一同返回内室之中,一进屋,文丑便转过头来,对主簿轻声道:“今日,我是不是过分了?”

  文丑相貌凶狠,脾气暴躁,但对徐州之战他同样十分在意,可今天这件事,说白了他并不是要真的和曹操反目,完全是立威,下马威。可是他万没想到曹操居然会为了郭嘉和他争锋相对,这让他一时间到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只好硬碰硬。

  但在曹操大营里,他跟曹操争锋相对,可他在蠢笨也知道那个时候关乎颜面,但在现在这个私密的空间内,这些也就没什么再在乎的了,他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而主簿对文丑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十分好奇,他观察着文丑的一举一动,确定他这话的初衷。

  主簿绝对是心细如发之人,但文丑这样的表现却也是他头一次见到,以往文丑那都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头,可今日听他的口气,看他的神态分明是后悔了。

  他眼中的眸子一转,便开口说道:“将军,你要是这么说,那卑职只能说今天这事错不在您,都是那曹操小题大做,那郭嘉本来就是小人一个,在邺城谁人不知,再说当时的情况卑职都看在眼里,将军您与曹司空谈话,他却插嘴,您出言训斥理所应当,只是那曹操却借此大发雷霆,卑职却以为这八成是他要护短,毕竟那郭嘉乃是他的军师祭酒,将军当众训斥,这让他面子上挂不住,这才有了之后发生的一切。”

  “你说的我明白,曹操当时也定是如此才会生气,可接下来又当如何,我是该继续强硬呢,还是该……”

  “将军不必理会曹操!”

  “此话怎讲?你别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这样的情况下发生这等事情,可对战事不利啊。”

  “将军此言差矣,正因为当此之时,所以将军才越发不能对其妥协,此刻将军为了顾全大局一旦服软,那之后不就要被任人摆布了吗,而那曹操如果能识大局,自然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更何况现在的徐州之战,将军掌握全局,曹操有求与我,如果想在徐州有所作为,就势必要求助与我,不然的话一旦发生战事,那么他就会有生死存亡的危险,所以卑职觉得此事将军大可不必多虑,属下认为,曹操一定会为了顾全大局而服软,那时我们再顺势和他谈联合出兵对付刘澜的事情。”

  文丑的主簿跟随他多年,早年间是渤海郡的一名小吏,但其颇有智谋,所以这些年一直跟随在他身边,而在今次文丑开府之后,他首先就将其任命为自己府中主簿,而这也是他开府以后任命的第一名属官,并且还把他带到了徐州来,虽然他的名气不响,可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世上的谋士,所求变是偌大的名声,留名青史,似田丰、沮授,荀彧荀攸者也,他们所求便是如此,可正因为他们颇负盛名,所以世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这也是他们不利的一点,因为被敌人知晓,便会处于明处,而对手则会在暗处寻找他们的弱点而定计,可像他这类,就不同,没什么名气,甚至外界都不会知晓有他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但也正因为不被人所知,所以他反而更能发挥作用。

  所以他自认为要比那些知名的谋主们更有优势,因为他一直藏身于暗处,当然他甘愿如此,说白了是为了博取更大的名声,武将要的是万户侯,而像他这样的谋士,要的就是名声,天大的名声,但他现在不想要,也不需要,可真要有一天当世人知晓他的存在的时候,那么一定是他被天下人所熟知之时。

  他的野心与文丑的野心一样,名震华夏,这是二人能够走到一起的关键,也是二人能够推心置腹的原因。

  所以当他建议暂且无须理会曹操,等着他们来上门的适合,他无条件选择了信任。

  文丑和曹操两人离心是难免的事情,被羞辱的郭嘉现在反而成了最为忙碌的那个人,他必须要想办法缓和二人直接的关系,最少也要在徐州之战有结果之前让二人貌合神离下去,一旦撕破脸,倒霉的还是他们。

  现在的文丑坐拥冀州大军十万余人,这十万人非同小可,如果高览在时,可能还没什么,毕竟有人看着他,现在他大权在握,不然哪能这般目中无人,真要生出些变故,谁也拦不下他。

  文丑返回郡守府,与他的主簿一同返回内室之中,一进屋,文丑便转过头来,对主簿轻声道:“今日,我是不是过分了?”

  文丑相貌凶狠,脾气暴躁,但对徐州之战他同样十分在意,可今天这件事,说白了他并不是要真的和曹操反目,完全是立威,下马威。可是他万没想到曹操居然会为了郭嘉和他争锋相对,这让他一时间到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只好硬碰硬。

  但在曹操大营里,他跟曹操争锋相对,可他在蠢笨也知道那个时候关乎颜面,但在现在这个私密的空间内,这些也就没什么再在乎的了,他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而主簿对文丑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十分好奇,他观察着文丑的一举一动,确定他这话的初衷。

  主簿绝对是心细如发之人,但文丑这样的表现却也是他头一次见到,以往文丑那都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头,可今日听他的口气,看他的神态分明是后悔了。

  他眼中的眸子一转,便开口说道:“将军,你要是这么说,那卑职只能说今天这事错不在您,都是那曹操小题大做,那郭嘉本来就是小人一个,在邺城谁人不知,再说当时的情况卑职都看在眼里,将军您与曹司空谈话,他却插嘴,您出言训斥理所应当,只是那曹操却借此大发雷霆,卑职却以为这八成是他要护短,毕竟那郭嘉乃是他的军师祭酒,将军当众训斥,这让他面子上挂不住,这才有了之后发生的一切。”

  “你说的我明白,曹操当时也定是如此才会生气,可接下来又当如何,我是该继续强硬呢,还是该……”

  “将军不必理会曹操!”

  “此话怎讲?你别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这样的情况下发生这等事情,可对战事不利啊。”

  “将军此言差矣,正因为当此之时,所以将军才越发不能对其妥协,此刻将军为了顾全大局一旦服软,那之后不就要被任人摆布了吗,而那曹操如果能识大局,自然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更何况现在的徐州之战,将军掌握全局,曹操有求与我,如果想在徐州有所作为,就势必要求助与我,不然的话一旦发生战事,那么他就会有生死存亡的危险,所以卑职觉得此事将军大可不必多虑,属下认为,曹操一定会为了顾全大局而服软,那时我们再顺势和他谈联合出兵对付刘澜的事情。”

  文丑的主簿跟随他多年,早年间是渤海郡的一名小吏,但其颇有智谋,所以这些年一直跟随在他身边,而在今次文丑开府之后,他首先就将其任命为自己府中主簿,而这也是他开府以后任命的第一名属官,并且还把他带到了徐州来,虽然他的名气不响,可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世上的谋士,所求变是偌大的名声,留名青史,似田丰、沮授,荀彧荀攸者也,他们所求便是如此,可正因为他们颇负盛名,所以世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这也是他们不利的一点,因为被敌人知晓,便会处于明处,而对手则会在暗处寻找他们的弱点而定计,可像他这类,就不同,没什么名气,甚至外界都不会知晓有他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但也正因为不被人所知,所以他反而更能发挥作用。

  所以他自认为要比那些知名的谋主们更有优势,因为他一直藏身于暗处,当然他甘愿如此,说白了是为了博取更大的名声,武将要的是万户侯,而像他这样的谋士,要的就是名声,天大的名声,但他现在不想要,也不需要,可真要有一天当世人知晓他的存在的时候,那么一定是他被天下人所熟知之时。

  他的野心与文丑的野心一样,名震华夏,这是二人能够走到一起的关键,也是二人能够推心置腹的原因。

  所以当他建议暂且无须理会曹操,等着他们来上门的适合,他无条件选择了信任。

  文丑和曹操两人离心是难免的事情,被羞辱的郭嘉现在反而成了最为忙碌的那个人,他必须要想办法缓和二人直接的关系,最少也要在徐州之战有结果之前让二人貌合神离下去,一旦撕破脸,倒霉的还是他们。

  现在的文丑坐拥冀州大军十万余人,这十万人非同小可,如果高览在时,可能还没什么,毕竟有人看着他,现在他大权在握,不然哪能这般目中无人,真要生出些变故,谁也拦不下他。

  文丑返回郡守府,与他的主簿一同返回内室之中,一进屋,文丑便转过头来,对主簿轻声道:“今日,我是不是过分了?”

  文丑相貌凶狠,脾气暴躁,但对徐州之战他同样十分在意,可今天这件事,说白了他并不是要真的和曹操反目,完全是立威,下马威。可是他万没想到曹操居然会为了郭嘉和他争锋相对,这让他一时间到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只好硬碰硬。

  但在曹操大营里,他跟曹操争锋相对,可他在蠢笨也知道那个时候关乎颜面,但在现在这个私密的空间内,这些也就没什么再在乎的了,他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而主簿对文丑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十分好奇,他观察着文丑的一举一动,确定他这话的初衷。

  主簿绝对是心细如发之人,但文丑这样的表现却也是他头一次见到,以往文丑那都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头,可今日听他的口气,看他的神态分明是后悔了。

  他眼中的眸子一转,便开口说道:“将军,你要是这么说,那卑职只能说今天这事错不在您,都是那曹操小题大做,那郭嘉本来就是小人一个,在邺城谁人不知,再说当时的情况卑职都看在眼里,将军您与曹司空谈话,他却插嘴,您出言训斥理所应当,只是那曹操却借此大发雷霆,卑职却以为这八成是他要护短,毕竟那郭嘉乃是他的军师祭酒,将军当众训斥,这让他面子上挂不住,这才有了之后发生的一切。”

  “你说的我明白,曹操当时也定是如此才会生气,可接下来又当如何,我是该继续强硬呢,还是该……”

  “将军不必理会曹操!”

  “此话怎讲?你别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这样的情况下发生这等事情,可对战事不利啊。”

  “将军此言差矣,正因为当此之时,所以将军才越发不能对其妥协,此刻将军为了顾全大局一旦服软,那之后不就要被任人摆布了吗,而那曹操如果能识大局,自然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更何况现在的徐州之战,将军掌握全局,曹操有求与我,如果想在徐州有所作为,就势必要求助与我,不然的话一旦发生战事,那么他就会有生死存亡的危险,所以卑职觉得此事将军大可不必多虑,属下认为,曹操一定会为了顾全大局而服软,那时我们再顺势和他谈联合出兵对付刘澜的事情。”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