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徐州之战(29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丑和曹‘操’两人离心是难免的事情,被羞辱的郭嘉现在反而成了最为忙碌的那个人,他必须要想办法缓和二人直接的关系,最少也要在徐州之战有结果之前让二人貌合神离下去,一旦撕破脸,倒霉的还是他们。,: 。品書網

  现在的丑坐拥冀州大军十万余人,这十万人非同小可,如果高览在时,可能还没什么,毕竟有人看着他,现在他大权在握,不然哪能这般目无人,真要生出些变故,谁也拦不下他。

  丑返回郡守府,与他的主簿一同返回内室之,一进屋,丑便转过头来,对主簿轻声道:“今日,我是不是过分了?”

  丑相貌凶狠,脾气暴躁,但对徐州之战他同样十分在意,可今天这件事,说白了他并不是要真的和曹‘操’反目,完全是立威,下马威。可是他万没想到曹‘操’居然会为了郭嘉和他争锋相对,这让他一时间到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只好硬碰硬。

  但在曹‘操’大营里,他跟曹‘操’争锋相对,可他在蠢笨也知道那个时候关乎颜面,但在现在这个‘私’密的空间内,这些也没什么再在乎的了,他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而主簿对丑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十分好,他观察着丑的一举一动,确定他这话的初衷。

  主簿绝对是心细如发之人,但丑这样的表现却也是他头一次见到,以往丑那都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头,可今日听他的口气,看他的神态分明是后悔了。

  他眼的眸子一转,便开口说道:“将军,你要是这么说,那卑职只能说今天这事错不在您,都是那曹‘操’小题大做,那郭嘉本来是小人一个,在邺城谁人不知,再说当时的情况卑职都看在眼里,将军您与曹司空谈话,他却‘插’嘴,您出言训斥理所应当,只是那曹‘操’却借此大发雷霆,卑职却以为这八成是他要护短,毕竟那郭嘉乃是他的军师祭酒,将军当众训斥,这让他面子挂不住,这才有了之后发生的一切。”

  “你说的我明白,曹‘操’当时也定是如此才会生气,可接下来又当如何,我是该继续强硬呢,还是该……”

  “将军不必理会曹‘操’!”

  “此话怎讲?你别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这样的情况下发生这等事情,可对战事不利啊。”

  “将军此言差矣,正因为当此之时,所以将军才越发不能对其妥协,此刻将军为了顾全大局一旦服软,那之后不要被任人摆布了吗,而那曹‘操’如果能识大局,自然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更何况现在的徐州之战,将军掌握全局,曹‘操’有求与我,如果想在徐州有所作为,势必要求助与我,不然的话一旦发生战事,那么他会有生死存亡的危险,所以卑职觉得此事将军大可不必多虑,属下认为,曹‘操’一定会为了顾全大局而服软,那时我们再顺势和他谈联合出兵对付刘澜的事情。”

  丑的主簿跟随他多年,早年间是渤海郡的一名小吏,但其颇有智谋,所以这些年一直跟随在他身边,而在今次丑开府之后,他首先将其任命为自己府主簿,而这也是他开府以后任命的第一名属官,并且还把他带到了徐州来,虽然他的名气不响,可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世的谋士,所求变是偌大的名声,留名青史,似田丰、沮授,荀彧荀攸者也,他们所求便是如此,可正因为他们颇负盛名,所以世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这也是他们不利的一点,因为被敌人知晓,便会处于明处,而对手则会在暗处寻找他们的弱点而定计,可像他这类,不同,没什么名气,甚至外界都不会知晓有他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但也正因为不被人所知,所以他反而更能发挥作用。

  所以他自认为要那些知名的谋主们更有优势,因为他一直藏身于暗处,当然他甘愿如此,说白了是为了博取更大的名声,武将要的是万户侯,而像他这样的谋士,要的是名声,天大的名声,但他现在不想要,也不需要,可真要有一天当世人知晓他的存在的时候,那么一定是他被天下人所熟知之时。

  他的野心与丑的野心一样,名震华夏,这是二人能够走到一起的关键,也是二人能够推心置腹的原因。

  所以当他建议暂且无须理会曹‘操’,等着他们来‘门’的适合,他无条件选择了信任。

  “既然你说曹‘操’会妥协,那我们拭目以待吧。”

  “将军放心,曹‘操’一定会妥协的。”他不会无的放矢,首先他的存在曹‘操’是不知晓的,算是刚才他也不过是以亲兵的身份列席,没人重视也不会引人注意,当然他还有点刻意表演,所以不会有谁会注意到他这样的小喽啰,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如果曹‘操’没有得到什么消息,一定不会想到这是因为有人给丑出了主意,只会觉得他是真的动怒了,那样一来为了大局只能有一个人先妥协,那时曹‘操’会如何做呢?

  他一点都不会怀疑曹‘操’的选择,与丑这样的武夫纠缠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既然这样那还不如主动示好化解尴尬,当然道歉可能不会,可这已经足够了,里子面子都回来了其他的又何必太过在乎呢。

  丑不清楚他为何会如此有自信,但他起身则是借了丑平时的‘性’格来迫使曹‘操’妥协,可以说是把曹‘操’彻底算计了进来,而这是他较自信的原因所在,他的对手不管是曹‘操’还是郭嘉荀攸都在他的掌握之,可是他却不会有任何人知晓,所以他可以轻松定计,而曹‘操’和他的谋士们却只能按照他的计划一步步走下去。

  在这件事情,可以说他完全看穿了曹‘操’的心思,牵着他们的鼻子走,但实际还是利用了徐州军潜在的威胁,他们想要在徐州有所作为,一些付出在所难免。

  他见丑已经答应下来,便再次建议他这几日减少外出,以静制动,丑刚要答应,不想屋外一名亲兵在‘门’口禀报,道:“启禀将军,曹军郭嘉来了,正在府外等候。”

  这个消息太突然了,让丑和主簿都愣住了,他们前脚回到徐州城内,后脚郭嘉便来了,他来做什么,兴师问罪肯定不可能,那不用问了,他来的目的一定是为了之前的不愉快,丑腾地站了起来,可刚要开口准备见郭嘉,却瞬间冷静了下来,转向主簿问道:“郭嘉是该见呢,还是先晾着他呢?”

  “见,必须要见。”主簿眯着眼睛,捋着自己的三羊须道:“曹‘操’我想的要更审时度势,他能这么快派人来,而且还是把郭嘉派来,说明他十分在乎我们直接的联盟,更在乎与刘澜的作战,这个时候他不敢冒险,也绝不会冒险,所以将军大可见那郭嘉一面,不过有些事情您可千万不能松口,他说着在丑耳边低语几句,丑频频点头,把他的叮嘱都记在了心里,随后说道:“好,那我这去议事厅见他,你要不和我一起过去瞧瞧?”

  “不可,卑职之前是以请的身份现身,现在在出现在议事厅反而会引起他的怀疑,索‘性’卑职在这里等候将军,等着您的好消息。”

  “那好。”丑说完便即出屋,同时派亲兵去传郭嘉,其实主簿之前‘交’代的事情很简单,什么事情都好谈,但是出兵这件事不能急,尤其是指挥权面更是不能松口,哪怕不能联合作战,也不能让曹‘操’掌握指挥权,这是原则。

  因为高览之所以会被大将军罢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他对曹‘操’惟命是从,这让袁绍十分不满,甚至开始怀疑他的忠诚,所以才能够让丑只是说了一些怀疑之言便直接将高览袁绍不在乎如何战胜刘澜,如何夺取徐州郡县,可是他却害怕有人吃里扒外,甚至是心怀叵测,高览也许值得信任,也足够忠臣,但是他对曹‘操’太过惟命是从了,这不仅让他没面子,更让他觉得高览如同废物一般,不然的话又何必对曹‘操’言听计从。

  甚至从一开始不是想着如何对付刘澜,而是想着把曹‘操’引入徐州,这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吃里扒外的表现,再加丑一煽风点火,把关羽能够撤退的原因都推在了他的身,袁绍也不会再沉得住气了,调离他也成为必然。

  丑直奔议事厅,从将军府内宅到外院议事厅时,郭嘉已经恭候多时了,他打不进屋,只是斜眼瞥了郭嘉一眼,便登诸位,鼻孔朝天,哼了一声:“你来做什么?”傲慢的丑没有一点改变,对郭嘉依然无礼,但这一切却都是他装出来的,可这却让郭嘉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郭嘉笑着说道:“卑职前来乃是为了共同讨伐刘澜而来。”

  “还有这个必要吗?”丑眼睛茫然转向郭嘉:“方才曹孟德对某白斑羞辱,若非身在敌营,某焉能怕他,现在吾已返回徐州,正要出兵讨伐与你,不想你却前来,说吧,曹‘操’想做些什么?”

  丑这番话虽然说得唬人,可也‘蒙’‘蒙’三岁的孩子,真要对他们发兵,他来的鲁肃一定能够察觉到部队调动,可这些并没有看到,足以说明丑压根没有这些想法,他联盟拱手作揖,道:“都是卑职惹出的麻烦,还请将军息怒,以大局为重。”

  “大局为重,曹司空何曾以大局为重了?”

  “方才曹司空确实冲动了,时候后悔非常,不然的话也不会让卑职追了过来,将军您身经百战,应当明白这个时候两家联合乃重之重,您可前往不能做出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啊。”

  “你来为了说这些?”

  “扉页,在下来此,想说的只有一件事情,是对付刘澜,当年在下在邺城,亲眼目睹将军神威,大败公孙瓒,可在取其‘性’命之时,刘澜却杀了出来,将军因为不得不退兵回城,可将军有没有想过,如果当时没有刘澜的话,将军您将手刃公孙瓒,一句扬名天下,可最后却因为刘澜,一切功败垂成,甚至连冀州都差一点丢了。”

  郭嘉当时并不在城楼之,他没那个资格,可是对于城楼之发生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他却一清二楚,所以他需要用一些特别的房舍来唤起一些陈年旧事,而这些事情又恰恰能够让丑不惜一切代价去攻打刘澜。

  而这些年刘澜对丑的伤害或者说让他的一切努力都变为泡影,可以说当日邺城之下最为打击,可郭嘉真正的杀手锏还没有说出来呢,是用丑之死来刺‘激’他,二人的关系天下人尽知,可以说这一仗有四五成是因为颜良的死才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所以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会提醒他一下,别忘记了颜良之仇还没有报。

  这么说来我到是非出兵不可了?“

  “将军出兵自然手到擒来,可刘澜也不是吃素的,如果我军不能与将军齐心对敌,反而因为在下的鲁莽而生出这等事端,辈子这给将军您赔礼致歉,还望将军能够继续与我家主公一同出兵,联合对付刘澜。

  丑叹息一声,他当真没想到郭嘉居然会如此低三下气,为了能让他继续出兵,几乎是把个人荣辱都抛在了脑后,他甚至都有些羡慕郭嘉了,他一定别有用心,不然的话还这世哪有人会是郭嘉这个情况的?

  “既然你如此有诚意,联盟的事情当然不会作罢,依然算数,这一切他都没有参与,所以不好过多表达,可是他虽然对联盟的事情没出力,但他却清楚这次联盟的意义,既然大家都是为了除掉刘澜,那他自然不会顾虑其他。

  “既然郭嘉你亲自来访,承认是自己犯下错误,那好,我收获出兵的决定,但是要对付刘澜并不容易,所以我看何时出兵这件事情,最好还是要商议之后再做决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