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章 徐州之战(29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文丑见好就收,但是要攻打刘澜这事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他必须得小心,这完全是迫于刘澜强大的压力。

  但有一点必须要提的就是吕县不过是一座小县城,城池不高城墙也不宽厚,而且也没有粮仓,也就无法囤积太多的粮草,所以刘澜要死守吕县的可能性几乎为不可能,那么如果出兵吕县,刘澜要么选择出城应战,要么就只能继续撤退。

  如果出城交锋,那样一来双方就会变成最终的大决战,可如果刘澜真想和他们正面对决的话,其实完全没必要浪费这么多时间,不管是琅琊还是徐州,都要比吕县更适合作为交战场,所以刘澜不会守城拒战,同样也不会在吕县作战。

  “主簿,你真的这么想?”文丑见过了郭嘉之后回到内室之后又和主簿商议起了接下来的作战事情,虽然接下来的几日主要是与曹操商定作战计划,可他也要事先和主簿先商量一下,到时候再听听曹操他们的计划。

  “我看现在不仅是我这么想,郭嘉曹操也一样。”

  “当真?”

  “将军不必奇怪!”主簿淡淡道:“这本来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曹操能想到并不奇怪,我只是想知晓曹操到底是如何打算的,刘澜爪牙三人,关张赵,关羽主守、张飞主攻、赵云出奇,而如今吕县城内关羽和赵云皆在,想必不少人都会认为刘澜会守,但卑职却不相信,虽然关羽善守,但吕县不足以防御,刘澜不会不知晓,但如果用龙骑军出其不意的话,卑职到相信,可刘澜真要出奇的话,那刘澜又会从哪出手呢?

  是会攻击我们还是曹操?正常情况下,曹操不过几万人,刘澜肯定会首选攻击他,但不管刘澜选择谁,只要我军与曹军始终联合作战的话,刘澜进攻就不会有任何收获,所以卑职才相信刘澜绝不会守,守不住,也不敢来攻,无从下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能撤退。

  “不,还有一种可能他会来攻。”文丑突然打断了主簿,而主簿却在下一刻脱口而出:“卑职知晓将军的意思,但这件事绝不会让刘澜得逞的,刚才郭嘉既然来见主公,就说明他们也害怕发现这样的事情,所以将军大可放心。”

  主簿是低调之人,而他的才智留在他身边当真委屈了他,曾经有很多次,文丑都想着向大将军举荐,可都被他拦了下来,他清楚,以他的身份和名望,现在进入将军府也不会受到重用,那样一来不仅无法在文丑这里发挥作用,在大将军身边也不会有所建树,更何况大将军身边的谋主已经太多了,现在都在争权夺利,他进去只怕在倾轧之中连渣滓都不会剩下,所以他留在文丑身边远比进入大将军府更合适。

  当然他也不会一直在文丑身边的,就好像他所说的那样,他现在一名不值,可当他一鸣惊人之时,一定是时机成熟,进入大将军府之后。

  文丑心中的担忧被他说了出来,这让他放心下来:“既然刘澜不打算在徐州战场与他们交战,那么这件事情反而简单了。”

  “不,反而困难了。”主簿摇了摇头,道:“如果卑职所料不差,刘澜不愿与我交战,并非实力不济,反而他有与我决一死战的实力,可他却一直避战,这里面肯定另有原因,卑职怀疑刘澜是想在广陵一线阻挡我军,所以他的主战场一定是在广陵!”

  文丑还没有反应过来,主簿已经找出了一张地图,手掌重重在广陵的方向拍了下去,而当他手掌移开的一刻,文丑所看到的名字便乃高邮。

  “高邮?”如果主簿所说是真的话,那高邮就是他的防御重点,如果刘澜在广陵郡布置防御的话,济阴便为其第一道防御,高邮则为第二道防御,广陵县是最后一道,甚至长江才是其最后一道防御,如果这一切如他所料,那么他们这一次就算南下,也一定发挥不出优势,甚至还有可能处处受制于刘澜。

  说到这,他看向了文丑:“将军,徐州之战到了眼下危机重重,卑职实在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也许曹操能有,但希望渺茫,刘澜这是以退为进,他几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文丑沉思片刻,道:“这件事我需要仔细思虑一二。”

  文丑见好就收,但是要攻打刘澜这事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他必须得小心,这完全是迫于刘澜强大的压力。

  但有一点必须要提的就是吕县不过是一座小县城,城池不高城墙也不宽厚,而且也没有粮仓,也就无法囤积太多的粮草,所以刘澜要死守吕县的可能性几乎为不可能,那么如果出兵吕县,刘澜要么选择出城应战,要么就只能继续撤退。

  如果出城交锋,那样一来双方就会变成最终的大决战,可如果刘澜真想和他们正面对决的话,其实完全没必要浪费这么多时间,不管是琅琊还是徐州,都要比吕县更适合作为交战场,所以刘澜不会守城拒战,同样也不会在吕县作战。

  “主簿,你真的这么想?”文丑见过了郭嘉之后回到内室之后又和主簿商议起了接下来的作战事情,虽然接下来的几日主要是与曹操商定作战计划,可他也要事先和主簿先商量一下,到时候再听听曹操他们的计划。

  “我看现在不仅是我这么想,郭嘉曹操也一样。”

  “当真?”

  “将军不必奇怪!”主簿淡淡道:“这本来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曹操能想到并不奇怪,我只是想知晓曹操到底是如何打算的,刘澜爪牙三人,关张赵,关羽主守、张飞主攻、赵云出奇,而如今吕县城内关羽和赵云皆在,想必不少人都会认为刘澜会守,但卑职却不相信,虽然关羽善守,但吕县不足以防御,刘澜不会不知晓,但如果用龙骑军出其不意的话,卑职到相信,可刘澜真要出奇的话,那刘澜又会从哪出手呢?

  是会攻击我们还是曹操?正常情况下,曹操不过几万人,刘澜肯定会首选攻击他,但不管刘澜选择谁,只要我军与曹军始终联合作战的话,刘澜进攻就不会有任何收获,所以卑职才相信刘澜绝不会守,守不住,也不敢来攻,无从下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能撤退。

  “不,还有一种可能他会来攻。”文丑突然打断了主簿,而主簿却在下一刻脱口而出:“卑职知晓将军的意思,但这件事绝不会让刘澜得逞的,刚才郭嘉既然来见主公,就说明他们也害怕发现这样的事情,所以将军大可放心。”

  主簿是低调之人,而他的才智留在他身边当真委屈了他,曾经有很多次,文丑都想着向大将军举荐,可都被他拦了下来,他清楚,以他的身份和名望,现在进入将军府也不会受到重用,那样一来不仅无法在文丑这里发挥作用,在大将军身边也不会有所建树,更何况大将军身边的谋主已经太多了,现在都在争权夺利,他进去只怕在倾轧之中连渣滓都不会剩下,所以他留在文丑身边远比进入大将军府更合适。

  当然他也不会一直在文丑身边的,就好像他所说的那样,他现在一名不值,可当他一鸣惊人之时,一定是时机成熟,进入大将军府之后。

  文丑心中的担忧被他说了出来,这让他放心下来:“既然刘澜不打算在徐州战场与他们交战,那么这件事情反而简单了。”

  “不,反而困难了。”主簿摇了摇头,道:“如果卑职所料不差,刘澜不愿与我交战,并非实力不济,反而他有与我决一死战的实力,可他却一直避战,这里面肯定另有原因,卑职怀疑刘澜是想在广陵一线阻挡我军,所以他的主战场一定是在广陵!”

  文丑还没有反应过来,主簿已经找出了一张地图,手掌重重在广陵的方向拍了下去,而当他手掌移开的一刻,文丑所看到的名字便乃高邮。

  “高邮?”如果主簿所说是真的话,那高邮就是他的防御重点,如果刘澜在广陵郡布置防御的话,济阴便为其第一道防御,高邮则为第二道防御,广陵县是最后一道,甚至长江才是其最后一道防御,如果这一切如他所料,那么他们这一次就算南下,也一定发挥不出优势,甚至还有可能处处受制于刘澜。

  说到这,他看向了文丑:“将军,徐州之战到了眼下危机重重,卑职实在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也许曹操能有,但希望渺茫,刘澜这是以退为进,他几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文丑沉思片刻,道:“这件事我需要仔细思虑一二。”

  文丑见好就收,但是要攻打刘澜这事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他必须得小心,这完全是迫于刘澜强大的压力。

  但有一点必须要提的就是吕县不过是一座小县城,城池不高城墙也不宽厚,而且也没有粮仓,也就无法囤积太多的粮草,所以刘澜要死守吕县的可能性几乎为不可能,那么如果出兵吕县,刘澜要么选择出城应战,要么就只能继续撤退。

  如果出城交锋,那样一来双方就会变成最终的大决战,可如果刘澜真想和他们正面对决的话,其实完全没必要浪费这么多时间,不管是琅琊还是徐州,都要比吕县更适合作为交战场,所以刘澜不会守城拒战,同样也不会在吕县作战。

  “主簿,你真的这么想?”文丑见过了郭嘉之后回到内室之后又和主簿商议起了接下来的作战事情,虽然接下来的几日主要是与曹操商定作战计划,可他也要事先和主簿先商量一下,到时候再听听曹操他们的计划。

  “我看现在不仅是我这么想,郭嘉曹操也一样。”

  “当真?”

  “将军不必奇怪!”主簿淡淡道:“这本来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曹操能想到并不奇怪,我只是想知晓曹操到底是如何打算的,刘澜爪牙三人,关张赵,关羽主守、张飞主攻、赵云出奇,而如今吕县城内关羽和赵云皆在,想必不少人都会认为刘澜会守,但卑职却不相信,虽然关羽善守,但吕县不足以防御,刘澜不会不知晓,但如果用龙骑军出其不意的话,卑职到相信,可刘澜真要出奇的话,那刘澜又会从哪出手呢?

  是会攻击我们还是曹操?正常情况下,曹操不过几万人,刘澜肯定会首选攻击他,但不管刘澜选择谁,只要我军与曹军始终联合作战的话,刘澜进攻就不会有任何收获,所以卑职才相信刘澜绝不会守,守不住,也不敢来攻,无从下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能撤退。

  “不,还有一种可能他会来攻。”文丑突然打断了主簿,而主簿却在下一刻脱口而出:“卑职知晓将军的意思,但这件事绝不会让刘澜得逞的,刚才郭嘉既然来见主公,就说明他们也害怕发现这样的事情,所以将军大可放心。”

  主簿是低调之人,而他的才智留在他身边当真委屈了他,曾经有很多次,文丑都想着向大将军举荐,可都被他拦了下来,他清楚,以他的身份和名望,现在进入将军府也不会受到重用,那样一来不仅无法在文丑这里发挥作用,在大将军身边也不会有所建树,更何况大将军身边的谋主已经太多了,现在都在争权夺利,他进去只怕在倾轧之中连渣滓都不会剩下,所以他留在文丑身边远比进入大将军府更合适。

  当然他也不会一直在文丑身边的,就好像他所说的那样,他现在一名不值,可当他一鸣惊人之时,一定是时机成熟,进入大将军府之后。

  文丑心中的担忧被他说了出来,这让他放心下来:“既然刘澜不打算在徐州战场与他们交战,那么这件事情反而简单了。”

  “不,反而困难了。”主簿摇了摇头,道:“如果卑职所料不差,刘澜不愿与我交战,并非实力不济,反而他有与我决一死战的实力,可他却一直避战,这里面肯定另有原因,卑职怀疑刘澜是想在广陵一线阻挡我军,所以他的主战场一定是在广陵!”

  文丑还没有反应过来,主簿已经找出了一张地图,手掌重重在广陵的方向拍了下去,而当他手掌移开的一刻,文丑所看到的名字便乃高邮。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