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徐州之战(30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吕布投降的部将并不是所有人都留在了张辽帐下,在张辽身边的也只是他原来的部将,而原吕布帐下投降来的,除了高顺被扣押之外,正在混得好些的就只要成宫和张辽,至于其他几大健将,诸如郝萌、成廉、魏续、宋宪和侯成虽然留在了刘澜将军府,可却并没有实权,没有兵马,是彻彻底底的杂号将军,闲职一个。

  但还有一人却是虽然没有被刘澜重用,却被赵云启用,他就是现赵云斥候营的统领赵庶,而他在投降之前就吕布的斥候营统领,而此人的能耐刘澜是有所了解的,在让士仁对他的能力做出评价和判断时,得出的结果是他完全可以在斥候营给他当个副手,甚至说士仁都可以直接让贤了。

  但刘澜不可能真的把士仁调走,也每个适合的位置安排,思来想去,最后才绝对把这个赵庶交到了赵云手中,由他来任免,没想到这才过去不到半年多吧,赵云居然把他任免为了斥候营的统领。

  看着部队撤离的同时赵云把赵庶派去侦查的一刻,刘澜问道:“怎么样,我推荐的这人没有让你失望吧。”很不错,现在末将已经完全把斥候营交给了他和李邹,如果要说最让末将刮目相看的还是这个副统领李邹,以前他可就是吕布的一名部将,怎么说呢,高不成低不就吧,上阵杀敌不成,领兵作战也没那个能力,可去了斥候营之后,没想到跟着赵庶还真没少学东西,立了几次攻,索性就把他任命为了副统领。

  刘澜还记得这个人,当时是和赵庶一同被赵云所俘并投降,因为赵庶的关系,刘澜就把他们齐齐交给了赵云负责,没想到却间接成为了赵云的斥候营正副统领,要知道在刘澜的部队中,不管是辽东还是徐州大大小小的部队,凡是斥候营的统领,就与士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是他的土地就是他曾经的副手,唯独赵云的部队是个例外,斥候营上上下下完全与士仁没有任何关系,这也算是打破了传统。

  对这样的传统,刘澜是乐于见到的,斥候营本就不同于其他部队,属于军中的眼睛和耳朵,如果都被一个人掌控,那么随时都有可能成为聋子和瞎子,虽然这看起来是不大可能发生的事情,但防范于未然显然更符合刘澜的利益和需求。

  部队离开了不到半个时辰,赵庶便再一次出现了,刘澜和赵云耐心听完了他的发现,消息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们居然误打误撞发现了夏侯的部队出现在侧翼,而更为关键的却是曹军居然拔营而起,向吕县开拔而来。

  “你确定看到的部队旗帜上面书写着一个都打的夏侯?”

  “是。”

  刘澜沉思片刻问赵庶,道:“没有其他能够证明身份的标识了吗?”刘澜说话之时,看向了赵云,曹军之中,夏侯将领有很多,但是能够独立领军姓夏侯的将领可就只有那么几人,刘澜可以确定斥候发现的一定是夏侯惇或者夏侯渊兄弟,但如果没有其他证明身份的标识,就很难确定到底是从徐州城出发便即消失两天之久的夏侯惇部队,还是夏侯渊的部队。

  这件事非同小可,如果是夏侯惇的部队,那他们算是彻底掌握了他的东向,而如果是夏侯渊的部队,也就是说曹操对他们要真正的用兵了,虽然这件事刘澜以及在掌握之中,但如此之快的速度,还是让刘澜心中满是担忧。

  “没有,全军上下皆是夏侯的旗帜,没有将旗来标明将领的职务,所以卑职无法判断这支部队的真实身份,而且末将也想仔细观察,希望能够通过曹军将领的样貌或者他的披挂来判断其主将的身份,但是尝试几次都没有机会,末将只好亲自来汇报。

  “你熟悉夏侯兄弟?“刘澜刚要张口,就听边上的赵云问道。

  “是,兖州之战时,卑职便与他们兄弟有过照面,认得他们的样貌,也使得他们的披挂,而且夏侯渊与夏侯惇有着最大的不同,就是此人弓马娴熟,不仅使用一口十分容易辨识的眉间刀,还会背一张大弓,那弓巨大无比,十分容易辨认,末将也是后来才得知,原来夏侯渊所背弓箭名养由基弓。

  “养由基弓?”赵云眼中露出了一丝精光,而同为箭术高手的刘澜就显得无动于衷,连自己的白金弓他都赠送给了甄俨,更何况是夏侯渊手中的养由基弓,对这些神兵利器他早已没有多少兴趣了,可赵云却不一样,他的霸王弓虽然乃当世宝弓,可并不等于对养由基弓没有兴趣,这感觉就好像贪财之人手中有一百两金子,看到别人手中的一百两金子会因为自己手头上有而不眼馋一样。

  吕布投降的部将并不是所有人都留在了张辽帐下,在张辽身边的也只是他原来的部将,而原吕布帐下投降来的,除了高顺被扣押之外,正在混得好些的就只要成宫和张辽,至于其他几大健将,诸如郝萌、成廉、魏续、宋宪和侯成虽然留在了刘澜将军府,可却并没有实权,没有兵马,是彻彻底底的杂号将军,闲职一个。

  但还有一人却是虽然没有被刘澜重用,却被赵云启用,他就是现赵云斥候营的统领赵庶,而他在投降之前就吕布的斥候营统领,而此人的能耐刘澜是有所了解的,在让士仁对他的能力做出评价和判断时,得出的结果是他完全可以在斥候营给他当个副手,甚至说士仁都可以直接让贤了。

  但刘澜不可能真的把士仁调走,也每个适合的位置安排,思来想去,最后才绝对把这个赵庶交到了赵云手中,由他来任免,没想到这才过去不到半年多吧,赵云居然把他任免为了斥候营的统领。

  看着部队撤离的同时赵云把赵庶派去侦查的一刻,刘澜问道:“怎么样,我推荐的这人没有让你失望吧。”很不错,现在末将已经完全把斥候营交给了他和李邹,如果要说最让末将刮目相看的还是这个副统领李邹,以前他可就是吕布的一名部将,怎么说呢,高不成低不就吧,上阵杀敌不成,领兵作战也没那个能力,可去了斥候营之后,没想到跟着赵庶还真没少学东西,立了几次攻,索性就把他任命为了副统领。

  刘澜还记得这个人,当时是和赵庶一同被赵云所俘并投降,因为赵庶的关系,刘澜就把他们齐齐交给了赵云负责,没想到却间接成为了赵云的斥候营正副统领,要知道在刘澜的部队中,不管是辽东还是徐州大大小小的部队,凡是斥候营的统领,就与士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是他的土地就是他曾经的副手,唯独赵云的部队是个例外,斥候营上上下下完全与士仁没有任何关系,这也算是打破了传统。

  对这样的传统,刘澜是乐于见到的,斥候营本就不同于其他部队,属于军中的眼睛和耳朵,如果都被一个人掌控,那么随时都有可能成为聋子和瞎子,虽然这看起来是不大可能发生的事情,但防范于未然显然更符合刘澜的利益和需求。

  部队离开了不到半个时辰,赵庶便再一次出现了,刘澜和赵云耐心听完了他的发现,消息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们居然误打误撞发现了夏侯的部队出现在侧翼,而更为关键的却是曹军居然拔营而起,向吕县开拔而来。

  “你确定看到的部队旗帜上面书写着一个都打的夏侯?”

  “是。”

  刘澜沉思片刻问赵庶,道:“没有其他能够证明身份的标识了吗?”刘澜说话之时,看向了赵云,曹军之中,夏侯将领有很多,但是能够独立领军姓夏侯的将领可就只有那么几人,刘澜可以确定斥候发现的一定是夏侯惇或者夏侯渊兄弟,但如果没有其他证明身份的标识,就很难确定到底是从徐州城出发便即消失两天之久的夏侯惇部队,还是夏侯渊的部队。

  这件事非同小可,如果是夏侯惇的部队,那他们算是彻底掌握了他的东向,而如果是夏侯渊的部队,也就是说曹操对他们要真正的用兵了,虽然这件事刘澜以及在掌握之中,但如此之快的速度,还是让刘澜心中满是担忧。

  “没有,全军上下皆是夏侯的旗帜,没有将旗来标明将领的职务,所以卑职无法判断这支部队的真实身份,而且末将也想仔细观察,希望能够通过曹军将领的样貌或者他的披挂来判断其主将的身份,但是尝试几次都没有机会,末将只好亲自来汇报。

  “你熟悉夏侯兄弟?“刘澜刚要张口,就听边上的赵云问道。

  “是,兖州之战时,卑职便与他们兄弟有过照面,认得他们的样貌,也使得他们的披挂,而且夏侯渊与夏侯惇有着最大的不同,就是此人弓马娴熟,不仅使用一口十分容易辨识的眉间刀,还会背一张大弓,那弓巨大无比,十分容易辨认,末将也是后来才得知,原来夏侯渊所背弓箭名养由基弓。

  “养由基弓?”赵云眼中露出了一丝精光,而同为箭术高手的刘澜就显得无动于衷,连自己的白金弓他都赠送给了甄俨,更何况是夏侯渊手中的养由基弓,对这些神兵利器他早已没有多少兴趣了,可赵云却不一样,他的霸王弓虽然乃当世宝弓,可并不等于对养由基弓没有兴趣,这感觉就好像贪财之人手中有一百两金子,看到别人手中的一百两金子会因为自己手头上有而不眼馋一样。

  吕布投降的部将并不是所有人都留在了张辽帐下,在张辽身边的也只是他原来的部将,而原吕布帐下投降来的,除了高顺被扣押之外,正在混得好些的就只要成宫和张辽,至于其他几大健将,诸如郝萌、成廉、魏续、宋宪和侯成虽然留在了刘澜将军府,可却并没有实权,没有兵马,是彻彻底底的杂号将军,闲职一个。

  但还有一人却是虽然没有被刘澜重用,却被赵云启用,他就是现赵云斥候营的统领赵庶,而他在投降之前就吕布的斥候营统领,而此人的能耐刘澜是有所了解的,在让士仁对他的能力做出评价和判断时,得出的结果是他完全可以在斥候营给他当个副手,甚至说士仁都可以直接让贤了。

  但刘澜不可能真的把士仁调走,也每个适合的位置安排,思来想去,最后才绝对把这个赵庶交到了赵云手中,由他来任免,没想到这才过去不到半年多吧,赵云居然把他任免为了斥候营的统领。

  看着部队撤离的同时赵云把赵庶派去侦查的一刻,刘澜问道:“怎么样,我推荐的这人没有让你失望吧。”很不错,现在末将已经完全把斥候营交给了他和李邹,如果要说最让末将刮目相看的还是这个副统领李邹,以前他可就是吕布的一名部将,怎么说呢,高不成低不就吧,上阵杀敌不成,领兵作战也没那个能力,可去了斥候营之后,没想到跟着赵庶还真没少学东西,立了几次攻,索性就把他任命为了副统领。

  刘澜还记得这个人,当时是和赵庶一同被赵云所俘并投降,因为赵庶的关系,刘澜就把他们齐齐交给了赵云负责,没想到却间接成为了赵云的斥候营正副统领,要知道在刘澜的部队中,不管是辽东还是徐州大大小小的部队,凡是斥候营的统领,就与士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是他的土地就是他曾经的副手,唯独赵云的部队是个例外,斥候营上上下下完全与士仁没有任何关系,这也算是打破了传统。

  对这样的传统,刘澜是乐于见到的,斥候营本就不同于其他部队,属于军中的眼睛和耳朵,如果都被一个人掌控,那么随时都有可能成为聋子和瞎子,虽然这看起来是不大可能发生的事情,但防范于未然显然更符合刘澜的利益和需求。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