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赵统赵广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徐州大战随着暴风雪降临,战时进入了休战期,但此时此刻天下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寿春,这给了刘澜难得的闲暇,他得以返回秣陵。

  在秣陵,赵云见到了离别多时的孩子,走的时候他们才咿呀学语,可此刻,他们已经能够满院奔跑,虽然对他非常的陌生甚至有些害怕。

  赵云用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再次与他们亲昵起来。赵广赵统乃孪生,长相非常相似,以前在甄姜、赵雨的照料下更像是温室的花朵,可赵云只用了一个月,就这两个小家伙结实的像头小老虎一样,跑得虎虎生风,似乎有浑身使不完的力气。

  刘澜相信遗传,对遗传也有类似的研究,似习武父母基因是起到决定因素的,尤其是母亲,如果没有相应的根底,反而是那种大家闺秀,一点体力活都没有过,那么下一代在习武这方面就算能有所建树,也绝对不会出类拔萃。

  虽然都说虎父无犬子,但却很少有名将之子能超越其父的情况出现,大多都是活在父亲的阴影之下,但似赵云这两个孩子甚至包括关平,这三个小子就不一样,刘澜对他们是非常看好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父亲非常优秀,而母亲同时也同样武艺非凡,并非是那种弱质女流。

  可刘源甚至是关兴、张苞这三个孩子,虽然父亲都算得上是当世猛将,但母亲几乎都是大家闺秀,甚至似甄姜、张子研出生名门,连粗重活都没干过,走段路都会上气不接下气,他们想习武走武将这条路显然不会太容易,而这一点其实张苞反而要好很多,夏侯涓的情况显然比甄姜和张子研好太多。

  当然,习武最主要的其实还是天赋,也就是所谓老天爷赏赐来的,父母的遗传是关键,但自身的悟性,还有强壮的体魄,以及优秀的师父,以及中途不会因为生病而夭折等等因素结合起来,想要真的成为高手,这条路真的是太难了。

  有些时候刘澜甚至与关羽说起收徒这样的事情来,刘澜一直希望关羽能够收点徒弟,将他的青龙刀法传人,但关羽对招手徒弟却是非常严格的,后来说起来,才了解这是他的师父的规定,可这类的规定想想,其实也有他一定的道理。

  很多高人收徒,最看重的是天赋,但关羽却说他们这一门除非看重天赋之外,还看重的则是人品,这无形中就使得收徒的南图又变得难上加难起来,所以关羽到今日都没有找到合格的传人。

  太难了,可从中刘澜也对天赋这一点更有深刻体会了,天赋是最重要的,其次则是人品,可能同时兼备这两点的,实在是少之又少,这一点当刘澜和赵云说起来时,得到的答案其实也是一样的。

  不管是童渊还是关羽的师父,他们招收过的徒弟没几人,但无不是千挑万选,这就是选其中最有天赋的人来培养,当做自己的传人,换句话说,就是就算是童渊这样的大家也不是能够把任何人都培养成赵云这样的无双猛将。

  没有天赋一切等于零,如果个个只要教授他武艺就能培养成绝世猛将的话,那就容易了,刘澜帐下十几万人,完全可以让关羽张飞赵云徐晃张颌他们去教,那到时候岂不是个个都是他们这样的绝世猛将了?

  所以刘澜对于刘源的培养,打从一开始就几乎放弃了走习武这条路,就算练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毕竟这个时代,夭折率太高,习武强身健体再所难免,可真要让他从军,那是万万不会的,因为刘澜知晓,这条路他走不通。

  但赵云这俩小子,天生就是走习武这条路的,是真正老天爷赏饭,三岁就能满院飞奔,面不红气不喘,不时还咯咯笑出声来。

  这样的情形,赵云专门为两个小家伙制作了两把小木枪,传授二人最基本的一些技艺,培养着二个小家伙的兴趣,其实像这么大的孩子,不可能去传授他们一些习武的套路,更多的还是培养兴趣为主,只有让二人喜欢了,那么之后枯燥的习武才能让二人坚持下来,不然到了十三四岁时,也会自己放弃。

  而现在培养二人的兴趣,说白了还是要一些诱惑,威逼利诱嘛,当年他小小年纪就拜入师父童渊门下,不也是一个道理,一些奖励在所难免,也就是一些糕点,观察他们喜欢什么,逐步培养出了两人的兴趣。

  “爹爹。”突然长子赵统拎着小木枪和弟弟跑了过来:“爹爹我不要学枪。”

  赵云呵呵一笑,心说这么点的臭小子能懂得什么,估计又是来撒娇讨糕点,这个老大要老实,没有老二赵广聪明,更没有他那点花花肠子,可每一次发生类似的情况,多半是让老二怂恿来的,单膝跪地,保持与儿子一样的高度,说道:“那你们两个给我说说,为什么不要学枪啊,只要你们说服我,那明天我不会再逼迫你们。”

  赵云绝不是严父,也永远不可能是严父,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的母亲已经不再了,如果鸿雁还在,有慈母那他多半会扮演严父的角色,就好像他的父亲和母亲对他们兄妹那样,可现在不可能了,两兄弟就算犯下天大的错,他也舍不得批评,更别说凶他们兄弟了。

  “娘用剑!”老大刚张嘴,老二已经抢先一步,这一句,赵云的眼眶瞬间便通红了,摸着腰间的秋水剑。此时此刻赵云的情绪变得非常激动,他甚至已经无法说出一个字来,鸿雁不在的时候,他们还小,根本就不可能对母亲有任何记忆:“你们是从哪知道的?”

  “我们记得。”两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居然挺了挺胸。

  “不可能,说,是不是你们小姑跟你们说的?”

  “爹,你来。”赵广突然拉着赵云就往内宅跑,不一会儿,赵云发现他们在内宅的一间废屋之中,防着一个檀木盒,而随着赵广熟练的找出檀木盒并打开之后,赵云的目光瞬间一凝。

  两个小家伙抱着檀木盒转身的一刻,抬头看到父亲赵云已经瘫坐在了一旁。

  汉献帝建安四年,初春。

  徐州大战随着暴风雪降临,战时进入了休战期,但此时此刻天下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寿春,这给了刘澜难得的闲暇,他得以返回秣陵。

  在秣陵,赵云见到了离别多时的孩子,走的时候他们才咿呀学语,可此刻,他们已经能够满院奔跑,虽然对他非常的陌生甚至有些害怕。

  赵云用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再次与他们亲昵起来。赵广赵统乃孪生,长相非常相似,以前在甄姜、赵雨的照料下更像是温室的花朵,可赵云只用了一个月,就这两个小家伙结实的像头小老虎一样,跑得虎虎生风,似乎有浑身使不完的力气。

  刘澜相信遗传,对遗传也有类似的研究,似习武父母基因是起到决定因素的,尤其是母亲,如果没有相应的根底,反而是那种大家闺秀,一点体力活都没有过,那么下一代在习武这方面就算能有所建树,也绝对不会出类拔萃。

  虽然都说虎父无犬子,但却很少有名将之子能超越其父的情况出现,大多都是活在父亲的阴影之下,但似赵云这两个孩子甚至包括关平,这三个小子就不一样,刘澜对他们是非常看好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父亲非常优秀,而母亲同时也同样武艺非凡,并非是那种弱质女流。

  可刘源甚至是关兴、张苞这三个孩子,虽然父亲都算得上是当世猛将,但母亲几乎都是大家闺秀,甚至似甄姜、张子研出生名门,连粗重活都没干过,走段路都会上气不接下气,他们想习武走武将这条路显然不会太容易,而这一点其实张苞反而要好很多,夏侯涓的情况显然比甄姜和张子研好太多。

  当然,习武最主要的其实还是天赋,也就是所谓老天爷赏赐来的,父母的遗传是关键,但自身的悟性,还有强壮的体魄,以及优秀的师父,以及中途不会因为生病而夭折等等因素结合起来,想要真的成为高手,这条路真的是太难了。

  有些时候刘澜甚至与关羽说起收徒这样的事情来,刘澜一直希望关羽能够收点徒弟,将他的青龙刀法传人,但关羽对招手徒弟却是非常严格的,后来说起来,才了解这是他的师父的规定,可这类的规定想想,其实也有他一定的道理。

  很多高人收徒,最看重的是天赋,但关羽却说他们这一门除非看重天赋之外,还看重的则是人品,这无形中就使得收徒的南图又变得难上加难起来,所以关羽到今日都没有找到合格的传人。

  太难了,可从中刘澜也对天赋这一点更有深刻体会了,天赋是最重要的,其次则是人品,可能同时兼备这两点的,实在是少之又少,这一点当刘澜和赵云说起来时,得到的答案其实也是一样的。

  不管是童渊还是关羽的师父,他们招收过的徒弟没几人,但无不是千挑万选,这就是选其中最有天赋的人来培养,当做自己的传人,换句话说,就是就算是童渊这样的大家也不是能够把任何人都培养成赵云这样的无双猛将。

  没有天赋一切等于零,如果个个只要教授他武艺就能培养成绝世猛将的话,那就容易了,刘澜帐下十几万人,完全可以让关羽张飞赵云徐晃张颌他们去教,那到时候岂不是个个都是他们这样的绝世猛将了?

  所以刘澜对于刘源的培养,打从一开始就几乎放弃了走习武这条路,就算练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毕竟这个时代,夭折率太高,习武强身健体再所难免,可真要让他从军,那是万万不会的,因为刘澜知晓,这条路他走不通。

  但赵云这俩小子,天生就是走习武这条路的,是真正老天爷赏饭,三岁就能满院飞奔,面不红气不喘,不时还咯咯笑出声来。

  这样的情形,赵云专门为两个小家伙制作了两把小木枪,传授二人最基本的一些技艺,培养着二个小家伙的兴趣,其实像这么大的孩子,不可能去传授他们一些习武的套路,更多的还是培养兴趣为主,只有让二人喜欢了,那么之后枯燥的习武才能让二人坚持下来,不然到了十三四岁时,也会自己放弃。

  而现在培养二人的兴趣,说白了还是要一些诱惑,威逼利诱嘛,当年他小小年纪就拜入师父童渊门下,不也是一个道理,一些奖励在所难免,也就是一些糕点,观察他们喜欢什么,逐步培养出了两人的兴趣。

  “爹爹。”突然长子赵统拎着小木枪和弟弟跑了过来:“爹爹我不要学枪。”

  赵云呵呵一笑,心说这么点的臭小子能懂得什么,估计又是来撒娇讨糕点,这个老大要老实,没有老二赵广聪明,更没有他那点花花肠子,可每一次发生类似的情况,多半是让老二怂恿来的,单膝跪地,保持与儿子一样的高度,说道:“那你们两个给我说说,为什么不要学枪啊,只要你们说服我,那明天我不会再逼迫你们。”

  赵云绝不是严父,也永远不可能是严父,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的母亲已经不再了,如果鸿雁还在,有慈母那他多半会扮演严父的角色,就好像他的父亲和母亲对他们兄妹那样,可现在不可能了,两兄弟就算犯下天大的错,他也舍不得批评,更别说凶他们兄弟了。

  “娘用剑!”老大刚张嘴,老二已经抢先一步,这一句,赵云的眼眶瞬间便通红了,摸着腰间的秋水剑。此时此刻赵云的情绪变得非常激动,他甚至已经无法说出一个字来,鸿雁不在的时候,他们还小,根本就不可能对母亲有任何记忆:“你们是从哪知道的?”

  “我们记得。”两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居然挺了挺胸。

  “不可能,说,是不是你们小姑跟你们说的?”

  “爹,你来。”赵广突然拉着赵云就往内宅跑,不一会儿,赵云发现他们在内宅的一间废屋之中,防着一个檀木盒,而随着赵广熟练的找出檀木盒并打开之后,赵云的目光瞬间一凝。

  两个小家伙抱着檀木盒转身的一刻,抬头看到父亲赵云已经瘫坐在了一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