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衣带诏(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欲诛曹操,必得支持,我可与世家大夫联系,寻求支持,可这些人再加上吾门生故吏也难成事,必须要有军队,不然难除国贼。”

  “国舅不必担忧,子服已有计较。”王子服端起茶盏,以手蕉水,随即在案几之上,划出了吴、种、吴三个打字道:“有此三人相助,不知国舅以为然否?”

  “满朝文武大臣之中,与子服交好,又能与我同事者,必乃议郎吴硕,长水校尉种辑,可这第三个吴子,却不知乃是何人?”

  “将军吴子兰!”

  董承听到吴子兰三字,瞬间便手一挥,将字迹擦掉,道:“前二人吾自信任,只是这吴子兰我与他素无交情,不知其人何如,未免太儿戏了吧,如果此人与曹操暗中勾结,你我不仅毁了除曹大计,更牵累天子,到时就算身死,又如何对得起天子信任,死后又有何面目去见先帝?”

  王子服点了点头,道:“要除曹操,千难万险,我们必须要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即杀了曹操,又能安抚许都以及曹操部将,不至于似当年王司徒诛除董卓之后引起西凉军的强烈反弹。”他说道这里,自然而然说起了王允当年的功过得失,如果当时王允能够对西凉军更宽容一些,可能情况已经彻底扭转了。

  他说的口灿莲花,可却没注意到董承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等他说完才发现董承的异样,猛然之间才反应过来这董承虽然贵为国舅,可却是董卓的爱将,牛辅的心腹,结果王子服却说起王允除董卓这些事情,换谁自然也是董承这个反应,连忙说道:“是我失言了,失言了。”

  气氛在瞬间尴尬起来,王子服还想说些什么,只听董承说道:“我知道你要说的意思,并非是在取笑我,而且你说的也十分有道理,我们绝不能学王允,杀了董卓反而引发更大的麻烦,但你这么一说,反而提醒了我。

  “什么?”

  “除曹之计。”

  “计将安出?”

  “当年王司徒美人计使董卓吕布反目,最终除掉董卓,你说如果我们如果也能够收买到曹操身边的将领,到时候反戈一击除掉曹操的可能性有多大?”

  王子服摇头道:“曹操身边有典韦常随左右,而且曹操身边的掌兵大将都乃其亲族子弟,有武功高强的扈从,又有亲族子弟的戒备,用此方法莫说是动曹操,可能我们刚接触他身边的人,就会被察觉,如若计划泄露,恐怕我们连再生别计的机会都没有,此乃险着,绝不可行。”

  顿了下,又继续说道:“国舅还有别的计策没有?”

  “一计不成,那就只能用第二计了,不知子服身在庙堂,可否听闻这类人?”董承说着却是也学他蘸着茶水,在矮几上写下了三个大字,赫然是:探丸郎三字。

  说起探丸郎,那对大汉朝的官员来说自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这些人乃是专收受钱财刺杀官员的刺客,但他们的存在却只在前朝,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被时任长安令尹赏剿灭,所以他这写出这探丸郎绝对不会是这许都城内有这样的刺客武装,而是要组织一支类似探丸郎的刺客去刺杀曹操,只要成功,那么大家都能撇的清干系,一举多得,何乐不为?

  “欲诛曹操,必得支持,我可与世家大夫联系,寻求支持,可这些人再加上吾门生故吏也难成事,必须要有军队,不然难除国贼。”

  “国舅不必担忧,子服已有计较。”王子服端起茶盏,以手蕉水,随即在案几之上,划出了吴、种、吴三个打字道:“有此三人相助,不知国舅以为然否?”

  “满朝文武大臣之中,与子服交好,又能与我同事者,必乃议郎吴硕,长水校尉种辑,可这第三个吴子,却不知乃是何人?”

  “将军吴子兰!”

  董承听到吴子兰三字,瞬间便手一挥,将字迹擦掉,道:“前二人吾自信任,只是这吴子兰我与他素无交情,不知其人何如,未免太儿戏了吧,如果此人与曹操暗中勾结,你我不仅毁了除曹大计,更牵累天子,到时就算身死,又如何对得起天子信任,死后又有何面目去见先帝?”

  王子服点了点头,道:“要除曹操,千难万险,我们必须要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即杀了曹操,又能安抚许都以及曹操部将,不至于似当年王司徒诛除董卓之后引起西凉军的强烈反弹。”他说道这里,自然而然说起了王允当年的功过得失,如果当时王允能够对西凉军更宽容一些,可能情况已经彻底扭转了。

  他说的口灿莲花,可却没注意到董承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等他说完才发现董承的异样,猛然之间才反应过来这董承虽然贵为国舅,可却是董卓的爱将,牛辅的心腹,结果王子服却说起王允除董卓这些事情,换谁自然也是董承这个反应,连忙说道:“是我失言了,失言了。”

  气氛在瞬间尴尬起来,王子服还想说些什么,只听董承说道:“我知道你要说的意思,并非是在取笑我,而且你说的也十分有道理,我们绝不能学王允,杀了董卓反而引发更大的麻烦,但你这么一说,反而提醒了我。

  “什么?”

  “除曹之计。”

  “计将安出?”

  “当年王司徒美人计使董卓吕布反目,最终除掉董卓,你说如果我们如果也能够收买到曹操身边的将领,到时候反戈一击除掉曹操的可能性有多大?”

  王子服摇头道:“曹操身边有典韦常随左右,而且曹操身边的掌兵大将都乃其亲族子弟,有武功高强的扈从,又有亲族子弟的戒备,用此方法莫说是动曹操,可能我们刚接触他身边的人,就会被察觉,如若计划泄露,恐怕我们连再生别计的机会都没有,此乃险着,绝不可行。”

  顿了下,又继续说道:“国舅还有别的计策没有?”

  “一计不成,那就只能用第二计了,不知子服身在庙堂,可否听闻这类人?”董承说着却是也学他蘸着茶水,在矮几上写下了三个大字,赫然是:探丸郎三字。

  说起探丸郎,那对大汉朝的官员来说自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这些人乃是专收受钱财刺杀官员的刺客,但他们的存在却只在前朝,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被时任长安令尹赏剿灭,所以他这写出这探丸郎绝对不会是这许都城内有这样的刺客武装,而是要组织一支类似探丸郎的刺客去刺杀曹操,只要成功,那么大家都能撇的清干系,一举多得,何乐不为?

  “欲诛曹操,必得支持,我可与世家大夫联系,寻求支持,可这些人再加上吾门生故吏也难成事,必须要有军队,不然难除国贼。”

  “国舅不必担忧,子服已有计较。”王子服端起茶盏,以手蕉水,随即在案几之上,划出了吴、种、吴三个打字道:“有此三人相助,不知国舅以为然否?”

  “满朝文武大臣之中,与子服交好,又能与我同事者,必乃议郎吴硕,长水校尉种辑,可这第三个吴子,却不知乃是何人?”

  “将军吴子兰!”

  董承听到吴子兰三字,瞬间便手一挥,将字迹擦掉,道:“前二人吾自信任,只是这吴子兰我与他素无交情,不知其人何如,未免太儿戏了吧,如果此人与曹操暗中勾结,你我不仅毁了除曹大计,更牵累天子,到时就算身死,又如何对得起天子信任,死后又有何面目去见先帝?”

  王子服点了点头,道:“要除曹操,千难万险,我们必须要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即杀了曹操,又能安抚许都以及曹操部将,不至于似当年王司徒诛除董卓之后引起西凉军的强烈反弹。”他说道这里,自然而然说起了王允当年的功过得失,如果当时王允能够对西凉军更宽容一些,可能情况已经彻底扭转了。

  他说的口灿莲花,可却没注意到董承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等他说完才发现董承的异样,猛然之间才反应过来这董承虽然贵为国舅,可却是董卓的爱将,牛辅的心腹,结果王子服却说起王允除董卓这些事情,换谁自然也是董承这个反应,连忙说道:“是我失言了,失言了。”

  气氛在瞬间尴尬起来,王子服还想说些什么,只听董承说道:“我知道你要说的意思,并非是在取笑我,而且你说的也十分有道理,我们绝不能学王允,杀了董卓反而引发更大的麻烦,但你这么一说,反而提醒了我。

  “什么?”

  “除曹之计。”

  “计将安出?”

  “当年王司徒美人计使董卓吕布反目,最终除掉董卓,你说如果我们如果也能够收买到曹操身边的将领,到时候反戈一击除掉曹操的可能性有多大?”

  王子服摇头道:“曹操身边有典韦常随左右,而且曹操身边的掌兵大将都乃其亲族子弟,有武功高强的扈从,又有亲族子弟的戒备,用此方法莫说是动曹操,可能我们刚接触他身边的人,就会被察觉,如若计划泄露,恐怕我们连再生别计的机会都没有,此乃险着,绝不可行。”

  顿了下,又继续说道:“国舅还有别的计策没有?”

  “一计不成,那就只能用第二计了,不知子服身在庙堂,可否听闻这类人?”董承说着却是也学他蘸着茶水,在矮几上写下了三个大字,赫然是:探丸郎三字。

  说起探丸郎,那对大汉朝的官员来说自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这些人乃是专收受钱财刺杀官员的刺客,但他们的存在却只在前朝,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被时任长安令尹赏剿灭,所以他这写出这探丸郎绝对不会是这许都城内有这样的刺客武装,而是要组织一支类似探丸郎的刺客去刺杀曹操,只要成功,那么大家都能撇的清干系,一举多得,何乐不为?

  “欲诛曹操,必得支持,我可与世家大夫联系,寻求支持,可这些人再加上吾门生故吏也难成事,必须要有军队,不然难除国贼。”

  “国舅不必担忧,子服已有计较。”王子服端起茶盏,以手蕉水,随即在案几之上,划出了吴、种、吴三个打字道:“有此三人相助,不知国舅以为然否?”

  “满朝文武大臣之中,与子服交好,又能与我同事者,必乃议郎吴硕,长水校尉种辑,可这第三个吴子,却不知乃是何人?”

  “将军吴子兰!”

  董承听到吴子兰三字,瞬间便手一挥,将字迹擦掉,道:“前二人吾自信任,只是这吴子兰我与他素无交情,不知其人何如,未免太儿戏了吧,如果此人与曹操暗中勾结,你我不仅毁了除曹大计,更牵累天子,到时就算身死,又如何对得起天子信任,死后又有何面目去见先帝?”

  王子服点了点头,道:“要除曹操,千难万险,我们必须要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即杀了曹操,又能安抚许都以及曹操部将,不至于似当年王司徒诛除董卓之后引起西凉军的强烈反弹。”他说道这里,自然而然说起了王允当年的功过得失,如果当时王允能够对西凉军更宽容一些,可能情况已经彻底扭转了。

  他说的口灿莲花,可却没注意到董承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等他说完才发现董承的异样,猛然之间才反应过来这董承虽然贵为国舅,可却是董卓的爱将,牛辅的心腹,结果王子服却说起王允除董卓这些事情,换谁自然也是董承这个反应,连忙说道:“是我失言了,失言了。”

  气氛在瞬间尴尬起来,王子服还想说些什么,只听董承说道:“我知道你要说的意思,并非是在取笑我,而且你说的也十分有道理,我们绝不能学王允,杀了董卓反而引发更大的麻烦,但你这么一说,反而提醒了我。

  “什么?”

  “除曹之计。”

  “计将安出?”

  “当年王司徒美人计使董卓吕布反目,最终除掉董卓,你说如果我们如果也能够收买到曹操身边的将领,到时候反戈一击除掉曹操的可能性有多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