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寿春之战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旖旎园是许都最火的青楼,与后世青楼不一样,这里虽然是许都最为热闹奢靡之所,虽然是买卖皮‘肉’之处,却因为来莺儿的名声引无数士人慕名而来,处处都可见高谈阔论的士人。。: 。手机端 m.

  许都内卫头领连着打探了许久也没有探到关于他的消息,可是要想打探出张纮的消息,只要他在许都,那么只有一处有希望,是旖旎园,可是他到旖旎园逗留了足足三天之后,却发现实在没有关于张纮的消息。

  难道他已经离开了许都,这是许都内卫一致的想法,所以今天他们算是最后一次来查访,如果还没有消息,那他们彻底放弃,向秣陵回信了。没想到这一天却终于传来了有关张纮的消息。

  必须要说旖旎园是许都的眼睛和耳朵,只要用工夫,一定会在这传闻的海洋里大捞出一些消息的,而关于张纮的消息,其实从他失踪很多人都已经能够猜到可能发生了什么,只是没有确定消息没人敢轻易做出结论。

  而这一次,消息算是彻底被证实了,张纮并没有消失,而是在与曹‘操’会面之后被扣了下来,随后被留在了朝,出任了‘侍’御史一职,而他的官邸则还在建设之,所以这些日子一直住在老友孔融的府邸。

  忘恩负义,欺世盗名的东西,我呸。

  许都内卫统领听到这两人的名字,在心狠狠的咒骂了一句,不管是离开秣陵来到了许都的孔融还是被留下的张纮,在他眼是一个十足的小人!对于孔融,也许他还能理解,毕竟他是向主公辞行之后来到秣陵的,可是对于张纮他却非常气愤,你是带着主公的重任来许都的,怎么能说背叛背叛呢?

  “头,这消息未必可信,不如我们派人去孔府再探听一下?”

  “不必了。”他清楚旖旎园的消息向来不会是空‘穴’来风,既然有消息流传到此,多半都是真的,这样看来主公信任的张正议,看来也不过是见利忘义,首鼠两端的假名士罢了,但凡懂得知恩图报之人,绝对不会做出他这样的事情来。

  “那要不要向主公汇报一下?”头领身边男子做了一个下劈的手势,内卫的存在除了打探情报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是暗杀,说句实话他们与探丸郎情况也没什么区别,只要秣陵一道秣陵传来,他们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会完成任务。

  但许都不必别处,尤其是像张纮这样的名士高才,想要暗杀几乎没有任何可能,甚至你连身都进不了,而要潜入孔府,代价又太大了,为刺杀这么一个欺世盗名的小人而要损失许都内卫全部‘精’锐,这代价也实在太大了,可是对于叛徒,他们肯定不能无动于衷的,可最终是要杀要剐,还是要由秣陵来拿主意,算他是许都的内卫统领,也不敢在这件事情贸然做出决定。

  头领思忖片刻,便即起身,打算回去向秣陵传讯,等待命令,可是二人才起身,之前一直在谈论张纮的一行几人也随即起身,将二人出屋的路挡住,其一人拱手,道:“二位请留步,我家家主有请。”

  “你们是什么人?”统领立即警惕起来,手掌‘摸’在了腰间佩剑柄。

  “两位连着来了旖旎园三天,都在打探张正议的消息,我家家主听闻之后,便派了我专程到此请二位一见。”说着却是从袖口里掏出了一块木牌,二人见到木牌的一刻,瞬间便瞪圆了双眼。

  这是只有内卫才能使用的木令箭他等于是见到了诸葛,随即拱手,道:“请几位带路。”他也好,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手会有此物,难道是主公另派了什么人来许都?

  二人一路跟随几人而来,进入朱雀坊,瞬间二人知晓是怎么回事了,看着坊内森严戒备,二人都知道完了,有来无回了,人家这要是善意,那还有命回去,这要是对他们下杀手,绝对有来无回啊。

  好在一路到孔融府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几人顺利来到府邸‘门’前,盘查非常严密,普通人根本别想靠近,这不,他们还没靠近呢,府‘门’前一名护军头领便远远高声呵斥:“不许近前!作速离开!”

  他声音落下,其余守卫便齐齐看向了他们一行,瞬间一个个都停下了脚步,不敢再向前走一步,在这时府‘门’里管家闻声跑了出来,走到头领面前一拱手,道:“这位禁军兄弟,他们是都是府的家仆,今天是受命出去的,牢烦您让他们随我入府吧。”

  “原来是孔府的家将啊。”禁军头领随即让开了路,一行人这才进入府,这样的严密防卫,今日如果不是有孔府的管家在‘门’前迎着,他们算能进入朱雀坊,也根本别想靠近孔府的大‘门’。

  二人入府而来,一路被带到了议事厅,此时孔融和张纮已经再次等候多时了,其实自他到了许都之后曹‘操’非常看重他,像留下他来,因此他一直被困在驿馆,无法与外界通讯,而为了说服他,曹‘操’更是派出了好几‘波’说客,最终在孔融的劝说下才算成功。

  而孔融劝说他起身也很简单,曹‘操’要留下他,乃是以天子的名义,你这样拒绝曹‘操’,与拒绝天子没区别,其次你这样与外界失去联系,最牵挂你的是家人和刘澜,说以你这样一直拒绝反倒不如答应曹‘操’,反正你是效力与汉室,又不说入司空府,想必主公也会理解。

  可是张纮接受了天子‘侍’御史的职位,却还是受到了禁足,只能在陶谦府暂居,在他想着该如何与外界取得联系之际,却从孔融处听说了有人在旖旎园打听他的消息,毕竟旖旎园这种地方,打探消息容易,可谁在打听消息也很容易能查到,只是内卫行事向来隐蔽,根本找不到他们的任何踪迹,二人虽然不知晓他们的身份,但也能猜到了二人的来头,这不在今天便派了家丁过去,果不其然终于找到了二人。

  在议事厅等候的二人正沉思间,只见一名青年走入房,站在阶下拱手笑道:“末将丁守,见过孔、张两位大人。”

  “你居然认识我二人,那肯定是许都内卫无疑了。”

  丁守笑道:“实不相瞒,末将在将军府时有幸见过两位大人,所以一眼便认出了二位大人。”

  张纮恍然,道:“原来如此。“内卫虽然神秘,可公房在将军府内,虽然不相通连,但走走过过总会碰到,而像张纮这样身份之人,自然知晓他的样貌,说道:”看来你在西厢房待了有些时日了,这么年轻能到许都出任内卫统领。”能到许都这样重要的地方任内卫统领,入职早是主要选择的指标,可立功与否却同样是重要考核,而这丁守不过二十出头,那肯定不会是入职早的,所以只有立功这个可能了。

  “正议将军政务繁忙,想必是记错了,内卫的公房在东厢房,末将在东厢房从最初的‘门’卫做起,后来又复杂打杂,之后有幸立功受奖,得主公赏识才有幸到了这最危险的许都。”张纮为何故意说错内卫公房位置他不好‘乱’猜,但显然试探的可能‘性’更大,毕竟自己可以确定他们的身份,可他们却不可能确定自己是否是内卫,所以这句话更多的是考察自己是真是假。

  张纮听他说的一点不差,与孔融相视一眼,算是彻底确定了他的身份,虽然他对自己一路升迁说的十分含糊,可这毕竟是内卫的具体事务,谁都不可能过问,而丁守其实也说的都是隐语,听起来他说的守卫和杂役好像都是打杂的,可这话却不能这样理解,守卫其实说的是他在内卫习武炼武,而打杂则是学习军事,至于最后立功则不假,不然的话特也不会被排到许都为内卫头领。”

  “听闻先生已经出任了‘侍’御史,难道现在不打算回秣陵,真要留在许都了吗?”

  张颌还真没想到他还是个急‘性’子,哈哈大笑着摇头道,“回是肯定要回的,只不过现在不是适合,我得留下来辅佐天子,可这件事却始终无法向主公通禀,今日终于找到你了,也变容易了,等会儿你回去之后,可以把我的情况向主公禀报,并让我的家人不用替我担忧。

  “正议校尉难道没有什么对主公说的?”

  张纮摇摇头,道:“不用解释,主公一定能够理解我的苦衷,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御史,秩俸不过六百石,他在秣陵的适合少了足足两倍,也是这时候陈群的九品正还没有出现,不然的话这等于是从四品官变为了七品官,他如果真是势利小人,打算另谋高的话,只可能往高处爬,又怎么可能屈居‘侍’御史这样的职位呢,所以只要把他的近况向秣陵回报,主公听说之后一定会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末将会如实回禀的。”丁守说。

  “你今日到此,离开之后恐怕秣陵再也待不下去了,所以你要么一走了之,要么把消息传回去之后便在回来,以后暂时先跟着我。”张纮有些话没法明说,虽然孔融值得信任,可身为朝官,说出方便在许都打探消息这话还是怪怪的,所以一切还需要丁守自己来决定,他是要保‘性’命,还是来他身边,便于打探消息。

  丁守说道:“末将自来许都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如果先生不弃,末将自然愿意追随先生左右。”

  “好,那你先把消息汇报给秣陵吧,之后的事情我会处理,让你能够留在我的身边。”这件事虽然说的轻松,可是却需要曹‘操’点头,可这事绝对不会太容易,毕竟他是亲眼见识过曹‘操’的厉害的,这些小伎俩可能还真瞒不过他。

  “末将遵命。”时间紧迫,张纮也没有多留他,他施礼之后便与二人拱手道别,随即离开了孔融府邸。

  丁守除了孔府,离开了朱雀巷回到大街,心很是高兴。

  首先是打探到了张纮的消息,其次是来到了张纮的身边,虽然这样对他们内卫是非常危险的,可他们内卫其实还真不好打听什么消息,除了旖旎园传出来的一些消息之外,可旖旎园的消息十则有五则是假的,所以要直接获取重要情报,留在张纮身边是关键,在他身边不仅可以直接打听到许都内部的情况,甚至可能会知晓曹‘操’的一些绝密行动,而这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是此刻丁守勉励自己的话,想要获得情报势必要付出一些代价,循规蹈矩,虽然能够让自己安然无恙,可却获得不了任何一条有用的消息,所以他对自己的新身份还是有些期盼的,当然现在唯一的阻碍是主公的态度,如果主公拒绝了,他也彻底放弃这个念头,脚踏实力,好获取信息。,

  在许都,他是亲自领教过曹‘操’的厉害与过人之处的,他每一次在做一个决定时,往往会在旖旎园先放出风,‘蒙’骗自己的敌人,让他们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动作是什么,当然也有另外一个情况,是先放出风来等民间的反应,如果支持的多,那立即施行,如果支持的少,可以通过舆论做出适当的修改,可以说曹‘操’因为变成了旖旎园第一大恩客,不过这些许‘花’销,曹‘操’还是看不眼的,起这些,消息的传播才是他最为看重的。

  他要欺骗自己的平阳还有敌人,一定要把故事编的完整,七分真三分家,让人真假难辨,才能‘迷’‘惑’人,而这也是曹‘操’一直以来只胜不败的关键,因为没人能发觉到这里面的消息到底是真是假。

  因为它本来是真真假假,只要相信了,曹‘操’势必会给他致命一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