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寿春之战(1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房间内的两人都安静下来,没有说话。

  二人都在想着一些心事,荀彧有些害怕,如果曹操所言不假,那么昨日在旖旎园内那些人多半都有着背后的势力,不然想瞬间消失,绝无可能,但他不明白的是,曹操为什么没有去大肆搜捕,或许连他自己也害怕在谁的府上找到他们其中的某些人吧,毕竟有些人曹操现在敢下杀手,有些人还是有所忌惮的,到时候查出来反而让自己骑虎难下。

  而荀彧虽然出自颍川,但不能说与三河这些世家没有交集,甚至互相联姻也是家常便饭,这些事情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可一旦真要查出什么事情来,他又当如何自处,他如今好不容易在汉室和曹公之间找到平衡,如果在这件事上出现问题,那他许久以来的努力可就都白费了,可是如果他去包庇的话,那势必就会让曹公觉得自己的动机不纯,里外都不好做。

  就在荀彧拜访曹操的同时,王子服匆匆忙忙来到了外戚董承府上,对于曹操被刺杀这件事,他和董承是曹军商量过的,但最后被两人否决了,可就在第二日曹操居然遇刺了,这个时间点太过巧合了,容不得他不去怀疑,可当时因为曹操大举搜捕刺客,他不敢贸然去见董承,今天风声松了,自然要来问个清楚,这件事首先不是他做的,那么是不是你董承干的?

  而他得到的答案,自然是董承矢口否认,他们既然已经取消了刺杀的选项,就绝不敢在这个时候去冒险,更何况也容易打草惊蛇,而且他们才商量的事情,这不到一天别说行刺了,刺客一下子都找不到。

  董承一番话让王子服更纳闷起来:“不是我也不是你,那会是什么人?”

  “不好猜,但如果能知道是谁,肯定是可要合作的。”不管是现在的朝廷内部还是以前,派系之间因权力斗争是从未停止过的,只不过以往的斗争都是在外戚与宦官之间进行着势力间的角逐,天子或借宦官铲除外戚,又或借外戚来铲除宦官,这也是汉王朝维护稳定的关键手段,但现在宦官外戚全都被董卓所扑灭,就剩下了世家,可以说现在的斗争就是世家一家独大后的内部倾轧。

  而内部倾轧,说到底还是利益的分配的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均,世家对于曹操唯才是举的选材举措显然是有诸多抱怨的,而作为真正的上位者曹操,几乎是旗帜鲜明的站在了世家的对立面,所以他们直接产生并发送任何矛盾甚至是出现斗争都是有可能的,只不过这一回曹操会以何种手段来平息这件事情。

  当然,他二人可不希望曹操真的找到凶手和主谋,而是能够让他们知晓其身份,并与之达成联盟,这样就有了联合扳倒曹操的可能。

  在朝中,在外戚宦党覆灭之后,一家独大的氏族在争斗中很明显的出现了这样一个形式,那就是以地域为代表的势力,这些势力团结一致与其他地域的实力进行着斗争,如果直接与他们联盟,那是绝对没有任何希望的,但如果有天子的血诏,那就不同了。

  但现在看起来,想要找到他们非常的困难,甚至可以说这一次的刺杀是飞驰隐蔽的,不论是他们还是曹操一定没有一个较为清晰的思路,而这件事甚至可能很难查下去,二人相携曹操手中掌握的证据并不多,不然以他的行事作风,昨天就拿人了,也不会等到今天还没有任何动静,甚至还解除了门禁,许都城门开启,这就说明要么是曹操没有任何头绪不得不在明面上放弃搜捕凶手,要么就是知晓了凶手是何人,偏生又碍于他的势力,暂时不敢贸然动手。

  “如果是后者,能让现在的曹操有所忌惮的人可不多,但有一人,曹操绝对不敢肆意妄为,太尉杨彪与他背后的弘农杨氏。”

  真要说起来,这世上也就只有杨家能够与袁军相提并论,尤其是在声望上不输分毫了,曹操就算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杨家狠下杀手,要不要我私底下……”

  房间内的两人都安静下来,没有说话。

  二人都在想着一些心事,荀彧有些害怕,如果曹操所言不假,那么昨日在旖旎园内那些人多半都有着背后的势力,不然想瞬间消失,绝无可能,但他不明白的是,曹操为什么没有去大肆搜捕,或许连他自己也害怕在谁的府上找到他们其中的某些人吧,毕竟有些人曹操现在敢下杀手,有些人还是有所忌惮的,到时候查出来反而让自己骑虎难下。

  而荀彧虽然出自颍川,但不能说与三河这些世家没有交集,甚至互相联姻也是家常便饭,这些事情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可一旦真要查出什么事情来,他又当如何自处,他如今好不容易在汉室和曹公之间找到平衡,如果在这件事上出现问题,那他许久以来的努力可就都白费了,可是如果他去包庇的话,那势必就会让曹公觉得自己的动机不纯,里外都不好做。

  就在荀彧拜访曹操的同时,王子服匆匆忙忙来到了外戚董承府上,对于曹操被刺杀这件事,他和董承是曹军商量过的,但最后被两人否决了,可就在第二日曹操居然遇刺了,这个时间点太过巧合了,容不得他不去怀疑,可当时因为曹操大举搜捕刺客,他不敢贸然去见董承,今天风声松了,自然要来问个清楚,这件事首先不是他做的,那么是不是你董承干的?

  而他得到的答案,自然是董承矢口否认,他们既然已经取消了刺杀的选项,就绝不敢在这个时候去冒险,更何况也容易打草惊蛇,而且他们才商量的事情,这不到一天别说行刺了,刺客一下子都找不到。

  董承一番话让王子服更纳闷起来:“不是我也不是你,那会是什么人?”

  “不好猜,但如果能知道是谁,肯定是可要合作的。”不管是现在的朝廷内部还是以前,派系之间因权力斗争是从未停止过的,只不过以往的斗争都是在外戚与宦官之间进行着势力间的角逐,天子或借宦官铲除外戚,又或借外戚来铲除宦官,这也是汉王朝维护稳定的关键手段,但现在宦官外戚全都被董卓所扑灭,就剩下了世家,可以说现在的斗争就是世家一家独大后的内部倾轧。

  而内部倾轧,说到底还是利益的分配的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均,世家对于曹操唯才是举的选材举措显然是有诸多抱怨的,而作为真正的上位者曹操,几乎是旗帜鲜明的站在了世家的对立面,所以他们直接产生并发送任何矛盾甚至是出现斗争都是有可能的,只不过这一回曹操会以何种手段来平息这件事情。

  当然,他二人可不希望曹操真的找到凶手和主谋,而是能够让他们知晓其身份,并与之达成联盟,这样就有了联合扳倒曹操的可能。

  在朝中,在外戚宦党覆灭之后,一家独大的氏族在争斗中很明显的出现了这样一个形式,那就是以地域为代表的势力,这些势力团结一致与其他地域的实力进行着斗争,如果直接与他们联盟,那是绝对没有任何希望的,但如果有天子的血诏,那就不同了。

  但现在看起来,想要找到他们非常的困难,甚至可以说这一次的刺杀是飞驰隐蔽的,不论是他们还是曹操一定没有一个较为清晰的思路,而这件事甚至可能很难查下去,二人相携曹操手中掌握的证据并不多,不然以他的行事作风,昨天就拿人了,也不会等到今天还没有任何动静,甚至还解除了门禁,许都城门开启,这就说明要么是曹操没有任何头绪不得不在明面上放弃搜捕凶手,要么就是知晓了凶手是何人,偏生又碍于他的势力,暂时不敢贸然动手。

  “如果是后者,能让现在的曹操有所忌惮的人可不多,但有一人,曹操绝对不敢肆意妄为,太尉杨彪与他背后的弘农杨氏。”

  真要说起来,这世上也就只有杨家能够与袁军相提并论,尤其是在声望上不输分毫了,曹操就算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杨家狠下杀手,要不要我私底下……”

  房间内的两人都安静下来,没有说话。

  二人都在想着一些心事,荀彧有些害怕,如果曹操所言不假,那么昨日在旖旎园内那些人多半都有着背后的势力,不然想瞬间消失,绝无可能,但他不明白的是,曹操为什么没有去大肆搜捕,或许连他自己也害怕在谁的府上找到他们其中的某些人吧,毕竟有些人曹操现在敢下杀手,有些人还是有所忌惮的,到时候查出来反而让自己骑虎难下。

  而荀彧虽然出自颍川,但不能说与三河这些世家没有交集,甚至互相联姻也是家常便饭,这些事情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可一旦真要查出什么事情来,他又当如何自处,他如今好不容易在汉室和曹公之间找到平衡,如果在这件事上出现问题,那他许久以来的努力可就都白费了,可是如果他去包庇的话,那势必就会让曹公觉得自己的动机不纯,里外都不好做。

  就在荀彧拜访曹操的同时,王子服匆匆忙忙来到了外戚董承府上,对于曹操被刺杀这件事,他和董承是曹军商量过的,但最后被两人否决了,可就在第二日曹操居然遇刺了,这个时间点太过巧合了,容不得他不去怀疑,可当时因为曹操大举搜捕刺客,他不敢贸然去见董承,今天风声松了,自然要来问个清楚,这件事首先不是他做的,那么是不是你董承干的?

  而他得到的答案,自然是董承矢口否认,他们既然已经取消了刺杀的选项,就绝不敢在这个时候去冒险,更何况也容易打草惊蛇,而且他们才商量的事情,这不到一天别说行刺了,刺客一下子都找不到。

  董承一番话让王子服更纳闷起来:“不是我也不是你,那会是什么人?”

  “不好猜,但如果能知道是谁,肯定是可要合作的。”不管是现在的朝廷内部还是以前,派系之间因权力斗争是从未停止过的,只不过以往的斗争都是在外戚与宦官之间进行着势力间的角逐,天子或借宦官铲除外戚,又或借外戚来铲除宦官,这也是汉王朝维护稳定的关键手段,但现在宦官外戚全都被董卓所扑灭,就剩下了世家,可以说现在的斗争就是世家一家独大后的内部倾轧。

  而内部倾轧,说到底还是利益的分配的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均,世家对于曹操唯才是举的选材举措显然是有诸多抱怨的,而作为真正的上位者曹操,几乎是旗帜鲜明的站在了世家的对立面,所以他们直接产生并发送任何矛盾甚至是出现斗争都是有可能的,只不过这一回曹操会以何种手段来平息这件事情。

  当然,他二人可不希望曹操真的找到凶手和主谋,而是能够让他们知晓其身份,并与之达成联盟,这样就有了联合扳倒曹操的可能。

  在朝中,在外戚宦党覆灭之后,一家独大的氏族在争斗中很明显的出现了这样一个形式,那就是以地域为代表的势力,这些势力团结一致与其他地域的实力进行着斗争,如果直接与他们联盟,那是绝对没有任何希望的,但如果有天子的血诏,那就不同了。

  但现在看起来,想要找到他们非常的困难,甚至可以说这一次的刺杀是飞驰隐蔽的,不论是他们还是曹操一定没有一个较为清晰的思路,而这件事甚至可能很难查下去,二人相携曹操手中掌握的证据并不多,不然以他的行事作风,昨天就拿人了,也不会等到今天还没有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