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寿春之战(1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今天的大朝会,除了县令等被罢免,还有三公,当然除了他曹操的司空没有动外,包括杨彪在内全都被罢免,但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却是曹操突然发难,指摘杨彪娶袁术之姐,与其乃亲戚,而如今袁术在淮南称僭号,不日便要自立,其与袁术暗中勾结,乃此次刺杀他的最大嫌疑人,因此不顾重臣反对,执意将其打入诏狱。

  不管是勾连袁术还是刺杀曹操,这都只是曹操的猜测,但释放出的一个信号,就是曹操要借这件事拿弘农杨氏开刀了,而这很有可能只是他的第一步,杨氏倒了,之后又会是谁呢,人人自危,尤其是国舅,昨天才派了李服去见了杨彪,好不容易把一切都联系妥当了,甚至都已经商议了约见的时间和地点,结果却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情,他们现在是真的害怕,倒不是害怕被杨彪出卖了,毕竟他并不清楚李服是他们的人,他是生气与好不容易取得了与杨彪的联系,他就这么快被控制了,接下来他们的计划又该如何执行?

  相反,昨天李服的出现其实就很让杨彪怀疑,只不过天子的血书做不得假,如果曹操今天是用这件事发难,那他只有一死来掩盖真相,可今日分明就是被冤枉,那他杨彪自然就要据理力争,毕竟这些事情他从未做过,也从来没有想过去投奔袁术甚至是谋害曹操和献帝。

  其实曾经有不少人都劝过他,希望他能够振臂一呼,取代曹操,但是他拒绝了,而那之后,他录尚书事也就被撤了,台阁彻底改由荀彧统领,那个时候杨彪隐隐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妙,那个时候其实他一句想到了会有这一天,只不过来得更早。

  不过半年时间,荀彧的守尚书令还没坐满一年改为真尚书令,而他却以成为了阶下囚,接下来曹操会对他对杨家做什么,他想都不用想。

  可他知晓,杨家并不是受他的牵连,而是在政治博弈中彻底输了,如果再给他因此选择的可能,或许半年前甚至在来许都之前,他也许还真的会与曹操搏一搏,可能一切都会发生改变吧。

  当时,作为杨家的后人,杨彪清楚他肩负的使命,保护献帝,而在当时,曹操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尤其是在对付外部势力,他们只能依赖曹操,而不是去威胁他,这是所有人的共识,可是权利的欲望让曹操迷失在黑暗之中,没有得到遏制的权利使得他在黑暗中就这样一路走到黑,也才有了如今严重的后果,许田的围猎,而他如果因为此事而倒,那么天子将再也没有与曹操抗衡的能力。

  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后果,可是身处囹圄,就算有多么的心有不甘,又能改变什么?

  从此回到了司空府,缓缓下了马车,在司空府大门前停了下来,而就在他要进府的一刻,远方一名中年匆匆忙忙跑了过来,口中大呼着曹操的官职名讳。

  “是将作大匠啊。”曹操回头看见了一身儒衫的孔融,停下来笑道。

  “曹司空,杨太尉是冤枉的啊,他又怎么可能会支持袁术,更不会刺杀司空您,切莫冤枉好人,请您速速放人!”陶谦为杨彪辩解着,可曹操却在一瞬间脸色便变得难看起来,他对这类的事情见得太多了,这就是世家惯用的套路,在自己面前不仅要展现他们同心协力的一面,更是一种对他变向的施压,如果自己现在拒绝了孔融,那么接下来他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世家前来求情,哼了一声,道:“孔大将,你误会了,捉拿杨太尉并不是我的意思,而是陛下的意思,所以你来找我放人真的找错人了。”

  孔融则回答:“如果让成王杀邵公,周公可以说自己不知道吗?如今天下士人之所以仰慕明公您,是因为您聪明仁智,辅弼汉朝,举荐正直之士,斥退邪妄之人,致使四方和乐。如今却要杀害无辜之人,那么海内旁观侧听之人,谁也不会再肃敬待您了!”

  曹操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说完转身就走,根本不给孔融继续开口的机会,这一下子就把孔融搞懵了,在秣陵,刘澜何尝会如此对他,只要是他找上门来,那不都是客客气气的,何曾有过这样的经历,顿时怒道:“我孔融还是鲁国男子,大不了明天便拂袖而去,再不来朝!”

  孔融还是太过书生意气了,他这样的表现于事无补,非但救不了杨彪反而还让曹操对他有了不满的情绪,气呼呼返回了内府,边走,边对管家说道:“派人去把军师招来。”

  曹操换了一套便服,不一会郭嘉便走进了司空府,在管家的指引下来到内堂,只见曹操正坐在案几前,而起手中正有着一份书信。郭嘉重重咳嗽一声,走进了内堂,躬身施礼,道:“司空!”

  曹操笑着摆摆手,道:“奉孝不用这么客气了,坐吧!”

  郭嘉指了指曹操手中的书信,笑道:“司空这是?”

  “看来你对这份书信很感兴趣啊,不妨猜测一番?”

  郭嘉坐下来,略一思考,道:“卑职如果猜得不错,这份书信应该是主公写给满伯宁的。”

  曹操点点头,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

  郭嘉对曹操还是比较了解的,今次刺客件事,虽然杨彪已经被关押在了诏狱,可他一没有让台阁、廷尉、大理寺去审,其次三公以及许县县令等又全部免职,这完全就是不打算审的样子,如果不要一个结果的话,那曹操一定不会把杨彪下狱,所以这件事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并不信任人,所以这个时候,他能想到且还能让其信任的就只有一人,那就是满宠。

  “司空当真下定决心了?”

  这件事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找不到真正的凶手,那么要么这件事就当做没有发生,要么就借此事打击政敌或者是威胁,而现在来看,杨家既然是氏族领袖,又与袁术又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曹操拿他开刀,说白了就是许田的后续。

  “自然。”曹操问道:“你那边还是什么都查不到吗?”

  郭嘉摇摇头,苦笑一声道:“这件事是卑职非常尽力在查,可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甚至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曹操叹口气道:“看来是不用指望能查出真相来了。“

  “是卑职无能。”

  “此事与你无关。”

  ~~~~~~~~~~~~~~~~~

  郭嘉收下了书信,会派人送往彭城满宠手中,之后的事情会如何发展,一切就看满宠到底能够审出什么来了,这件事如果是换成另外一人,哪怕是荀彧,可能都会要劝一劝曹操,但郭嘉不会,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郭嘉都会无条件支持曹操的决定。

  “如果主公没有交代,那卑职就先告辞了。”

  “去吧!”

  曹操望着他走远,要把杨彪至于死地,就只能等满宠回来了,不然的话不管是任何人去审,最护杨彪都会被无罪释放,这些世家能做出什么恶心的事情来他太了解了,不会改变的,一个个都会像孔融。

  “爹爹,发生了什么事了?”曹操被刺,在内府是绝对保密的,就算是妻妾知晓,也绝对要对孩子们隐瞒,甚至曹操还下了严令,这件事如果被他的孩子们知道了,那么不管是谁泄露的消息,只要被他查出来,就绝对不会轻饶了他。“

  曹操对内府上下全部都发出了警告,自然没有人不看眼,所以此时曹植并不知晓父亲到底怎么了,看他在书房愁眉不展,便来到他的身边,一边帮他按摩捏着肩膀,一边询问道。

  像曹植这么大的孩子,今年也不过七岁,如果没有大人叫他,这些他压根就什么都不懂,那怕他聪明异常。

  但曹植还完全是自己察觉出了曹操现在的心情非常糟糕,所以才会来为曹操捏背,希望他不要受到影响,。

  曹操叹了一口气,道:“爹爹还有事,你先退下吧,快去找妈妈。“

  “诺。”曹植立即嘟起了嘴巴,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气呼呼的转身走了,曹操看到了,但是并没有理会他,因为他太清楚现在还不是儿女私情的时候,他首先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让整个家族强大,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给予他们保障,不然的话最后伤害到的不仅是他一个人,还有这么一大家族的人。

  而这些绝不是曹操这么多年来努力所希望见到的结局,他的希望,是自己的家族能够与汝南袁氏、弘农杨氏一样,成为天下人都俯首帖耳的公族。而他现在的忧虑,也正体现了他现在的担忧,他依旧无法改变,可是最少他依旧不像天子初到许都时那样天真和单纯,所以一切都会越来越好,他会为此而努力。

  ~~~~~~~~~~

  曹操遇刺的消息传到了秣陵,刘澜很重视,发动内卫查探消息,当然从新整合部队的事情并没有被拖延,第二日一早,战鼓声在秣陵城外响起,张颌的徐州军,太史慈的丹阳军以及张辽控制的并州军便相继出城,整合开始,而刘澜更是亲自站在一边观察。

  刘澜的到来瞬间在城外的士兵中传开,彻底轰动,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变得士气高昂,没有一点是在整编的样子,好像是要出征的誓师大会。

  城外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如果这是在关羽张飞和赵云的部队中,这样的情况不奇怪,毕竟这些部队都是他的老部下,可是在这些部队里,还能得到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他有些受宠若惊,最少他并不觉得自己在这三支部队中能有这么大的威望。

  刘澜显然是低估了自己的影响力,有些太谦虚了,他受到部队的拥护程度远比他自己了解的要多,从此刻部队的反应就能看得出来,而且这些人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拥护他。

  刘澜和索性站在军营里,陪着他们,看着他们一个个被分配下去,在三人面前重新集结,而他此行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要建议及被太史慈夸得神乎其神的副将,但让他有些失望的却是,他并不在场,刘澜真的对这个张北人有点好奇了,甚至觉得此人好像是在刻意躲着自己。

  对太史慈这位副将,刘澜其实在后世便已经闻名遐迩了,毕竟是那神乎其神的曲阿小将,其实力自然不可小觑,而如同太史慈所言不假的话,那么此人不仅武艺超群,领兵作战同样是一把好手,现在太史慈的指挥甚至以及全部交给他了。

  不是他不想,而是自觉没有这个张北指挥的好,如果不是他拒绝,太史慈早就向刘澜举荐了,听说了这些事后,刘澜能不动心,可因为各种原因,这些事情便一直耽误了下来,而今天本来会是一次不错的机会,却没想到他居然告了病假,当真是不太巧。

  但越是如此,刘澜就越发好奇,毕竟他和太史慈现在这样一个情况,也确实需要改变,而改变最好的方式无一例外要么就是将两人分开,最大程度的发挥两人的优势,要么就是调走太史慈,新的部队由张北指挥。

  毕竟这也是最佳太史慈经过对他提及的一个事情,真的像太史慈这样的武将,他是不会轻易服一个人的,可能让他如此佩服,甚至都有嗲五体投地的感觉,别说是关羽赵云了,就算是他都是没有过的。

  可见这个张北到底有多么恐怖。

  只是要如何才能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目呢?刘澜有些苦恼起来,很无奈。毕竟从张北的反应来看,他是并不乐意来将军府出仕的,和黄巾三杰一样,只愿意跟着关羽,而这是他最无奈的地方。

  看来只能继续这样保持现状了,这也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互相都不会太勉强,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那只能交给老天爷了,但刘澜会一直等下去,什么时候等到他改变主意,估摸着他也就会见我了。刘澜心中如此想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