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寿春之战(1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满宠从彭城刚返回许都,得到消息的曹操便迫不及待的派人去召他来司空府见面,片刻满宠抵达,躬身施礼:“参加司空。”

  曹操摆了摆手,示意他免礼之后,道,“怎么回事?路上发生了什么意外吗,现在才到?”

  满宠脸上露出羞愧之色,道:“路上是发生了点意外,是冀州军无理取闹,还好卑职已经处置妥当了。”

  “文丑?”

  “不,是他帐下的士兵和将领。”

  曹操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才知道,怒道:“为何不汇报,一旦与冀州军发生摩擦,你能担得起吗?”

  “司空不知道?”满宠也满是震惊,连忙说道:“可是军事的回信,却让卑职便宜行事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他需要先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了这件事没有惊动自己,而是郭嘉直接处理,也就说明了只不过是普通的摩擦,并不会引起大规模的冲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瞒过自己,这才点头,道:“奉孝跟我提起过,我是问你,彭城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徐州的冀州军劫掠,不抢徐州,却专来彭城抢夺周边的亭里,因为情况紧急,卑职便将这些冀州军全擒了,用了虎牙禀报,不日便传回了军事的回信,信上只写了四个字,便宜行事,卑职便将他们的一名佰长斩首示众,其余士兵全部放归徐州了。

  “好一个便宜行事!”曹操克制住心中的怒火,冷笑,道:“杀的好,如果我在,就不是那佰长了,而是所有冀州军!”郭嘉这个便宜行事,说白了是不愿自己牵涉到底下的纷争之中,假如因为这名佰长袁绍当真来兴师问罪,那司空大可以把一切都推在他郭嘉的身上,毕竟他从始至终都不清楚这件事,可一旦让自己知晓了这样挑衅的事情,那多半是不会轻饶了这些冀州军,可这样一来,日后与袁绍就彻底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曹操点点头,又道:“之后徐州的冀州军有什么动静吗,一名佰长被杀,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没有,卑职也一直担心着,可那之后,冀州军确实老实了很多,再也没有敢过彭城的部队了,把后事都处理好了,卑职这才启程,如若徐州内的冀州军一旦有任何的异常,卑职短时间内都不敢贸然离开。”

  “现在也好,由元让负责彭城事物,你也能安心回来给我审一审当街刺杀之案了。”满宠看了一眼曹操,来的路上,敢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都知道了,也清楚前脚进了许都,就住进了驿馆,回不去家,什么时候曹操召见了,才能回府,按往常,他得先在驿馆最少住上十来天,可才在驿馆放下行李,便被召到了司空府,这足以说明了此刻曹操的心情是有多焦急,而这一路上,因为司空催的急,他压根就没什么时间去细问典韦,立即说道:“当时典将军可在场?”

  “在。”曹操立即朝屋外喊道:“进来!”

  “诺。“典韦沉声应诺,便推门而入,因为距离长街行刺一案时间太就了,现场根本就不可能保留下来,满宠只能先从典韦口中了解一些当时的情况,然后在去现场了解一下,也许能找到此刻留下的一点蛛丝马迹。

  其实他现在也不过就是尽人事罢了,没有活口,想要从死人身上找线索,太难了,最少他审配是没这个本身让他们活过来去指认凶手,所以这件事想要调查处凶手是谁,太困难了。

  典韦将他当时所见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除了皇宫之后就直接进行了刺杀,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内部人才能做到的事情,如果我是刺客,要选择合适的刺杀地点的话,司空府周边显然不是合适的地点,然而曹司空每日活动范围十分有限,所以只要上点心的人,就一定会发觉这点,并在皇城外行刺,而这里比起司空府周围以及城内军营校场附近更靠谱。

  在审案这方面,郭嘉比审配差太多了,有些时候连曹操都要怀疑郭嘉到底是不是刑名世家之后,如果满宠这样跟他说的话,那他绝对百分百相信,但郭嘉在这些事情上就差了满宠太多了。

  当然这也与他的经历有关,先文后武,当初在地方官任上的一段经历,让他审案有了更大的优势,再加上他非常聪明,真相很快就能被挖出来,只是今日,他却无能为力,躬身再向曹操实力,道:“司空,卑职无能为力。”

  他来的时候有想过,别人面对刺客安无能为力,而他出现之后便力挽狂澜,但现在看起来,他想的太过简单了,无头案,除非真凶自首,不然根本就没法查下去。

  曹操上前扶起了弯腰作揖的满宠,在他身体直立起来的一刻,曹操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杨彪已经被抓了起来,他与袁术近亲,这次行刺就是他!”

  “司空可有证据证明了主谋便是杨彪?”满宠瞬间有点激动起来,如果有证据证明那就不一般了,瞬间便露出了一抹冷酷的微笑,只要证据一拿到守,他有几百上千种办法去让杨彪开口,身子他还很乐意在杨彪身上用些已经被废止的酷刑。

  立即拱手道:“司空只要提供证据出来,被指绝对有办法让他招供,一举把这些乱臣逆子一网打尽。“

  “没有。“曹操的声音很低,甚至有些惭愧,其实他的意思是希望满宠能够借审问的机会坐实了杨彪通敌,这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对杨家动手,而且还是借天子的名字,他相信杨彪绝对不会反抗,很简单的道理,因为他不同与袁绍,他忠于天子,所以只要天子的诏令出现在他手中,他不会有任何选择,而弘农杨家自然就更无从选择了,也只能被灭族。

  可是满宠明显理解错了他的意思,居然朝自己找证据?“曹操立即提高了嗓门,对满宠说,道:“不需要证据,已经坐实了他与袁术暗中勾结,就算他不是某后主使,暗中勾结袁术,意图对天子图谋不轨的重罪也是脱不了干系的,这一次你不要有太多的忌讳,放手大胆去做,有我在背后的支持你,该怎么判,就这么判!”

  “司空您。”满宠终于明白了曹操的真实意图:“司空,卑职可以去审问杨彪,可如果卑职无法从杨彪身上找到罪证,主公是否依然会处决他?既然司空执意杀他,还请另委他人去调查罪证?而卑职只会以证据为准,如果杨彪当真犯下大逆不道之罪,卑职必定亲自惩处他!”

  曹操怒道:“满宠,你是要违逆吾?”

  “卑职不敢,卑职只是不想司空背负骂名,杨彪出自弘农杨氏,乃举世公族,而其人又闻名于海内,就算找到其罪证,都得顾忌三分,更何况还是找不到证据而把他处决,司空若执意如此,失去的不仅是士人之心,而是天下民心,请主公三思。”

  这个时候,曹操多希望郭嘉在身边,哪怕是荀攸或者程昱,他看了一眼满宠,心中有怒气,可又对他发布出来,他说的这些道理,其实前些时日荀彧也已经跟他说过了,可以说在这件事情上,不仅仅只是孔融来求情,几乎除了郭嘉能和自己说上话的都来了,弘农杨氏,弘农杨氏,我曹操早晚一天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曹操对弘农杨氏有怨气,当更多的还是因为找不到真正的凶手,如果能找到真正的凶手,杨家好杨彪也就不会成为替罪羊,在抓不到凶手的情况之下,要除掉一个人的话,他自然而然会选择杨彪,这本无可厚非,能威胁到他的,在兖州也就只要他一个人了。

  曹操眉头微微一皱,道:“那你就全力以赴给我找出凶手来,什么时候找出凶手,什么时候我就放了杨彪!”

  曹操最终还是没有放人,其实他心里也想知道,这波此刻到底是哪一方势力派来的刺客,这样敌暗我明,根本就防无可防,如果知晓他们的来路,也就容易防备了。

  ~~~~~~~~~~

  秣陵部队重组进行的非常顺利,不过三天时间,一切全都齐备。而刘澜只第一天去待了一整天,之后便被曹操遇刺一事而多方打探,从许都内卫传来的消息来看,这一次刺杀实在蹊跷,而他们和曹操一样居然也查不到背后的主谋。

  这件事太过蹊跷了,甚至许都内卫觉得这就是曹操自导自演的一处好戏,不过刘澜并不认为曹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对付杨彪,他太清楚曹操这个人了,有所谓有所不为,而且对于自己的羽翼更是极为爱护,让他自导自演他不会做,顺势而为还差不多。

  那么刘澜也就好奇了,刺客会是谁派去的呢?

  在房间里的刘澜想来想去,脑子里也就只要那么几个人选,可最后这些人选又全被他否决了,没有一个是符合的,这也太蹊跷了吧,无缘无故暗杀曹操,这个人为什么会使出这么一手操作来,他的目的到底又是为了什么?而曹**了,对他有能有什么好处?

  他能想到的一些人,都是与曹操有着利益瓜葛之人,不管是为公还是为私,但这个时候显然刺杀曹操,没什么意义,你说袁术,他就算刺杀了曹操,那么在许都会瞬间有第二个曹操来顶上,只要他称帝,同样会来攻打他。

  其次是袁绍,那么大的优势,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击败他,用这样不光彩的手段,胜之不武,反而还会让天下人嘲笑他居然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刺杀曹操,分明就是怕了曹操,以袁绍那么爱面子的一个人,这样的结果他是绝不会愿意见到的。

  而他的情况也一样,他之所以会答应曹操出兵寿春,说白了就是缓和关系,为了什么,为了之后袁绍和曹操反目,他好渔翁得利,这个时候刺杀曹操,对他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这些有利益瓜葛的诸侯一个个排除之后,脑子里也就彻底没有了什么更好的人选。

  正在看着许都情报的刘澜突然听到屋外许褚的声音:“主公,俊义、子义和文远到了。”

  “让他们进来吧。”刘澜把文书收起道。

  片刻,三人走进书房,单膝跪地行礼,道:“末将参见主公!”

  “都起来吧,军队的事情都筹备好了?”

  “是的。“三人将各自军中的名册递了上来,这些名册都是要收录档案中的,战死好拨付安葬费与抚恤金,当然除此之外而平则是按照花名册进行粮饷以及衣甲兵刃的发放,部队就算是夺了一人,刘澜也是不负责的,都是他们自己去筹措,当然这类的事情有没有刘澜并不清楚,不是不想查,而是怕真查出来。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是难以避免的,招募私兵,组建别部,公孙瓒做过,臧霸做过,他刘澜也做过,这本来就是这个时代不成文的规矩,这些别部送死,总好过让正规部队去送死强吧?

  所以他们的部队明面上有多少人,刘澜是清楚的,可背后有多少人,谁也说不清,这类情况,甚至关羽赵云张飞都存在,或者说整个天下都存在,不足为奇,但刘澜花名册的建立,其实首先就是杜绝,毕竟在他帐下,正规军的待遇,就算是战死,也足够让一家老小活下去了,可如果是杂牌机,那就太可怜了。

  他对此有过深刻的体会,同样是对付鲜卑人,正规军死了抚恤金安葬费应有尽有,而他们的死活没人会在乎,甚至当年那些战死的老兄弟,都是他砸锅卖铁安葬的,可是也仅仅如此,他们的家人也许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的死活,甚至现在还在为温饱奔波。

  一想到这里,就惭愧,所以他这个制度,说白了是给部队士兵的保证,但同时也是让士兵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效死的关键。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