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寿春之战(20)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徐州之战时吕布也到了前线,只不过那一次他根本没有随军参战的机会,但这一次,他终于有了随军出征的机会,而且还是跟随在曹‘操’身边,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但曹‘操’始终记得第一次见到吕布时候的样子,记忆深刻,难以忘怀,在当时他觉得算是霸王再生也不过如此了吧。,: 。品書網

  但多年之后再见面,则是兖州以及后来两人‘交’恶后的连番大战,只是此刻再见吕布,却突然发现他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当年那个不可一世,傲视天下的吕布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曹‘操’脸挂满了失望的神‘色’,或许这是梦想破灭后一个人该有的情形吧,邋里邋遢,一脸的碎胡茬,终日买醉人已经让他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采,看着他这幅模样,曹‘操’觉得自己之前打磨他棱角是不是时间有点久了,连最后一点骨气都给他磨平了,虽然这本来是他希望的结果,可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他还是有些后悔的,叹道:“奉先啊,你到许都已经快有一年时间了吧,这一年时间一直没有再过战场,这次吾要带奉先,很多人对我说。如今的奉先早已不是当年的吕温侯,当年的吕温侯早已死在了徐州城下,而现在的吕奉先不过是一副皮囊,早已无天下的雄心,更无笑傲江湖的能力,不知奉孝对此有何见地,这人说的是对还是错,如果是错,那我想这支部队我也不再留你了,你要走,甚至是离开许都我都不会拦你,如果是错的,那么这一战一旦战事一起,我想有些话算我不说,奉先也应该能想到了吧”

  在曹‘操’身边如典韦等人,或冷笑着或冷眼旁观着,吕布会说什么,不重要,他们也从来没在意过他的想法,如果不是司空说什么圈养猛虎之类的话,他们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和吕布本是两个世界的人,算他现在也在主公帐下,但他们永远也不会走到一起。

  而此时吕布,却似乎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之,或许是曹‘操’的一番话勾起了他对曾经美好的回忆,少年轻狂的时代本来有着许多美好的回忆,青涩的记忆也是最让人相往的,可是这些回忆很快却变得支离破碎,因为他的记忆已经逐渐回忆到一些他不愿触及的禁区,在那里全都变成了痛苦,令人窒息。

  突然,耳边传来了一句孬种让他猛然惊醒,这句话他知道是谁说的,典韦,这个外部粗犷的汉子终于看不惯矫情的吕布而发出了自己的心声,这一句孬种深深刺‘激’着吕布,可他却没有做出任何的辩解,甚至最后想说些什么,却只是张了张嘴,变成了一声长叹。

  或许正是哪一番被曹‘操’勾起的回忆触及到了他的内心深处,此刻连他自己也想不到现在的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这才几年不到啊,他怎么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甚至连他自己都有点不认识自己的,意志会变得如此消沉,也难怪曹‘操’会说出那番话来,他还是曾经的哪头猛虎吗,如果不是,甚至是连黄口小儿都可以让他无能为力,那他还有必要去战场送死吗,也正是因为像他现在这个样子,曹‘操’才会不把其当做什么危险了,不然怎么可能说出想离开许都都可以的话。

  曹军他想过争夺,但失败之后,他彻底失去了属于自己的自信,不敢去争,也没有资格去争,逆来顺受,卑躬屈膝成了这一年他做得最多的一件事,他甚至觉得如果当年按照刘澜的想法把兵权‘交’出来可能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月一个地步,但他已经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他现在只能仰人鼻息,低三下四,做着逆来顺受的事情,说白了不是希望能够活下去,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活下来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自己的加人,老婆和‘女’儿全在刘澜的手里,兵马帐下也全都是俘虏,在许都差不多和孤家寡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连曾经的偏将秦宜禄的日子也他舒坦,他一直以来卑躬屈膝又是为了什么?

  他好像忘记了。

  但现在他想到了,那团火焰再一次开始燃烧。

  徐州之战时吕布也到了前线,只不过那一次他根本没有随军参战的机会,但这一次,他终于有了随军出征的机会,而且还是跟随在曹‘操’身边,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但曹‘操’始终记得第一次见到吕布时候的样子,记忆深刻,难以忘怀,在当时他觉得算是霸王再生也不过如此了吧。

  但多年之后再见面,则是兖州以及后来两人‘交’恶后的连番大战,只是此刻再见吕布,却突然发现他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当年那个不可一世,傲视天下的吕布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曹‘操’脸挂满了失望的神‘色’,或许这是梦想破灭后一个人该有的情形吧,邋里邋遢,一脸的碎胡茬,终日买醉人已经让他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采,看着他这幅模样,曹‘操’觉得自己之前打磨他棱角是不是时间有点久了,连最后一点骨气都给他磨平了,虽然这本来是他希望的结果,可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他还是有些后悔的,叹道:“奉先啊,你到许都已经快有一年时间了吧,这一年时间一直没有再过战场,这次吾要带奉先,很多人对我说。如今的奉先早已不是当年的吕温侯,当年的吕温侯早已死在了徐州城下,而现在的吕奉先不过是一副皮囊,早已无天下的雄心,更无笑傲江湖的能力,不知奉孝对此有何见地,这人说的是对还是错,如果是错,那我想这支部队我也不再留你了,你要走,甚至是离开许都我都不会拦你,如果是错的,那么这一战一旦战事一起,我想有些话算我不说,奉先也应该能想到了吧”

  在曹‘操’身边如典韦等人,或冷笑着或冷眼旁观着,吕布会说什么,不重要,他们也从来没在意过他的想法,如果不是司空说什么圈养猛虎之类的话,他们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和吕布本是两个世界的人,算他现在也在主公帐下,但他们永远也不会走到一起。

  而此时吕布,却似乎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之,或许是曹‘操’的一番话勾起了他对曾经美好的回忆,少年轻狂的时代本来有着许多美好的回忆,青涩的记忆也是最让人相往的,可是这些回忆很快却变得支离破碎,因为他的记忆已经逐渐回忆到一些他不愿触及的禁区,在那里全都变成了痛苦,令人窒息。

  突然,耳边传来了一句孬种让他猛然惊醒,这句话他知道是谁说的,典韦,这个外部粗犷的汉子终于看不惯矫情的吕布而发出了自己的心声,这一句孬种深深刺‘激’着吕布,可他却没有做出任何的辩解,甚至最后想说些什么,却只是张了张嘴,变成了一声长叹。

  或许正是哪一番被曹‘操’勾起的回忆触及到了他的内心深处,此刻连他自己也想不到现在的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这才几年不到啊,他怎么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甚至连他自己都有点不认识自己的,意志会变得如此消沉,也难怪曹‘操’会说出那番话来,他还是曾经的哪头猛虎吗,如果不是,甚至是连黄口小儿都可以让他无能为力,那他还有必要去战场送死吗,也正是因为像他现在这个样子,曹‘操’才会不把其当做什么危险了,不然怎么可能说出想离开许都都可以的话。

  曹军他想过争夺,但失败之后,他彻底失去了属于自己的自信,不敢去争,也没有资格去争,逆来顺受,卑躬屈膝成了这一年他做得最多的一件事,他甚至觉得如果当年按照刘澜的想法把兵权‘交’出来可能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月一个地步,但他已经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他现在只能仰人鼻息,低三下四,做着逆来顺受的事情,说白了不是希望能够活下去,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活下来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自己的加人,老婆和‘女’儿全在刘澜的手里,兵马帐下也全都是俘虏,在许都差不多和孤家寡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连曾经的偏将秦宜禄的日子也他舒坦,他一直以来卑躬屈膝又是为了什么?

  他好像忘记了。

  但现在他想到了,那团火焰再一次开始燃烧。

  徐州之战时吕布也到了前线,只不过那一次他根本没有随军参战的机会,但这一次,他终于有了随军出征的机会,而且还是跟随在曹‘操’身边,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但曹‘操’始终记得第一次见到吕布时候的样子,记忆深刻,难以忘怀,在当时他觉得算是霸王再生也不过如此了吧。

  但多年之后再见面,则是兖州以及后来两人‘交’恶后的连番大战,只是此刻再见吕布,却突然发现他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当年那个不可一世,傲视天下的吕布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曹‘操’脸挂满了失望的神‘色’,或许这是梦想破灭后一个人该有的情形吧,邋里邋遢,一脸的碎胡茬,终日买醉人已经让他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采,看着他这幅模样,曹‘操’觉得自己之前打磨他棱角是不是时间有点久了,连最后一点骨气都给他磨平了,虽然这本来是他希望的结果,可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他还是有些后悔的,叹道:“奉先啊,你到许都已经快有一年时间了吧,这一年时间一直没有再过战场,这次吾要带奉先,很多人对我说。如今的奉先早已不是当年的吕温侯,当年的吕温侯早已死在了徐州城下,而现在的吕奉先不过是一副皮囊,早已无天下的雄心,更无笑傲江湖的能力,不知奉孝对此有何见地,这人说的是对还是错,如果是错,那我想这支部队我也不再留你了,你要走,甚至是离开许都我都不会拦你,如果是错的,那么这一战一旦战事一起,我想有些话算我不说,奉先也应该能想到了吧”

  在曹‘操’身边如典韦等人,或冷笑着或冷眼旁观着,吕布会说什么,不重要,他们也从来没在意过他的想法,如果不是司空说什么圈养猛虎之类的话,他们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和吕布本是两个世界的人,算他现在也在主公帐下,但他们永远也不会走到一起。

  而此时吕布,却似乎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之,或许是曹‘操’的一番话勾起了他对曾经美好的回忆,少年轻狂的时代本来有着许多美好的回忆,青涩的记忆也是最让人相往的,可是这些回忆很快却变得支离破碎,因为他的记忆已经逐渐回忆到一些他不愿触及的禁区,在那里全都变成了痛苦,令人窒息。

  突然,耳边传来了一句孬种让他猛然惊醒,这句话他知道是谁说的,典韦,这个外部粗犷的汉子终于看不惯矫情的吕布而发出了自己的心声,这一句孬种深深刺‘激’着吕布,可他却没有做出任何的辩解,甚至最后想说些什么,却只是张了张嘴,变成了一声长叹。

  或许正是哪一番被曹‘操’勾起的回忆触及到了他的内心深处,此刻连他自己也想不到现在的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这才几年不到啊,他怎么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甚至连他自己都有点不认识自己的,意志会变得如此消沉,也难怪曹‘操’会说出那番话来,他还是曾经的哪头猛虎吗,如果不是,甚至是连黄口小儿都可以让他无能为力,那他还有必要去战场送死吗,也正是因为像他现在这个样子,曹‘操’才会不把其当做什么危险了,不然怎么可能说出想离开许都都可以的话。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