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寿春之战(4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前仆后继杀过来的寿春军看着脚下躺倒的尸体变得疯狂起来了,尤其是鲜红的鲜血,好像深深刺激了他们,一个个双眼都变得通红,口中高喊着冲锋口号杀向了徐州军,喊声越来越高亢,也越来越响亮,只此一点便可知他们此时的士气正虹。

  有些看不明白,如果这个时候是他们埋伏了自己,那能有这样高昂的士气不奇怪,可明明是他们中计被围,反倒比自己的部队气势还要搞昂,张颌领兵多年,必须要说似这样的情况还真的头一次遇见,类似的情况,以往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可无一例外,都是对方陷入到混乱之中。

  看着他们跨国一具具插着箭矢惨死的尸体冲杀而来的场景,张颌脸罩寒霜,虽然早已立春,但是他现在的感受就像是在辽东的腊月里站在雪地里一样,寒风瑟瑟,颤抖不已。

  “将军,寿春军疯了,我军正面部队就快被冲垮了。”

  “呼。”张颌长出了口大气,这一仗他算计了许久许久,每一次的兵棋推演,无一例外都会轻松获胜,可是兵棋推演终归只是兵棋推演,它只能作为一个参考,并不意味着战争的走势就一定会按照兵棋推演的发展方向发展,而现实也充分说明了一切。

  “无论如何一定要将他们拦下来。”

  张颌派出后备加强中军防御,而这极大缓解了寿春军正面的冲击,瞬间本已摇摇欲坠的防御阵容立时让寿春军再难前进一步,将他们向前的道路封住之后,寿春军就好像是一头猛虎发怒一样,嚎叫一声,更凶猛的向他们猛扑而来。

  战场局势已经进入白热化,两军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短兵相接,望了眼交战的场中,眼下这个局面,才称得上是张颌希望见到的结果,而只要抗住寿春军这一波攻击,当他们士气衰落之后,那么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他们的,张颌脸上终于露出了如花一般的笑容,虽然看上去还是有些冷酷,尤其是对寿春军,冷酷很快就会变成残酷。

  寿春军全力冲击着中路,他明白此时纪灵的想法,在自己三面埋伏之下,选择后退,原路返看起来好像是本能的选择,因为那里看样子是唯一的撤退路线,并且没有危险,但是张颌留出这样一条看起来的生路,其实反而是死路,因为他巴不得自己就这样退兵,那样就会彻底落入他的圈套之中。

  所以他并没有上当,反而还非常冷静的分析出,眼下唯一能够逃生的路,就是前面的徐州军大营,哪里因为是他们的军营,所以张颌一定在那里没有投放更多的兵力,而这些兵力一定都在两翼加强防守甚至是进攻。

  可以说纪灵几乎是把张颌的打算全都看透了,对他的安排更是全都猜对,也正是这几乎是豪赌一般的选择,让他几乎成功,如果不是张颌反应迅速的话,他几乎就成功了,但是错失了最佳时机之后,两翼的徐州军开始的合围,从两翼杀来,这样就给了寿春军极其强大的压迫,这个时候,战场的局势彻底被扭转,可谓是风云突变,再也不是能不能挡住寿春军,而是寿春军能否挡下徐州军的三面围攻。

  正面战场他们与面前的徐州军不相上下,可是证明的奇虎相当之际,张颌却下达了一条让所有人都看不懂的命令,中军撤退,不栽继续阻击寿春军,很多人都不甘心,可是却必须按照命令撤退,而就在他们撤退的同时,两翼的徐州军杀了过来。

  局势再次变化,没人能看懂张颌下达这样一道命令的意义,如果他什么命令都不下达的话,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寿春军会在三面合围中被彻底消灭,可就当所有人都觉得一切都会变得简单的时候,张颌却命令中军撤退,几乎是给寿春军让开了一条逃生的通路,没人理解,也想不通他这样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身为主将,张颌不可能只考虑一场战斗的胜利,而是要通盘考虑,虽说为了取胜,一些代价是必须要付出的,但是如果为了击溃纪灵而要付出惨重代价的话,那么这个结果则是他无法接受的,更是主公刘澜所不能容忍的。

  一些代价,或者说如果是用极小的代价取得胜利,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急需进攻下去,但看着寿春军如此猛烈的攻势还要以搏命的方式急需战斗下去,最后胜利了也是以付出惨重伤亡为代价。

  所以他只能选择让出一条通道让纪灵离开,当然了他敢做这样的决定,还有一个最为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张辽,他会在很短的时间里抵达,而那个时候才是真正消灭纪灵之时,而现在则并非是最合适的时间

  毕竟这一仗首先是张颌出现了误判所致,他忽略了寿春军求生的意志,当然也忽略了这支部队乃新组建而成,虽然经过之前一次的交战,而且还失利了,这样的结果对于尚处于磨合期的部队来说可以说是一次沉重打击。

  虽然他有信心,部队会越来越好,但是就现在的战斗力来说,比寿春军其实高不到哪里,他甚至在想,如果部队没有重新整合的话,可能这一仗已经取得了胜利,以他以前那支精锐部队的战斗力,又怎么可能让这帮寿春军在他们面前撒野。

  徐州军的举动也同样让纪灵看不明白,但是在两翼巨大的压力面前,他们此时就只有继续向前一条路,每一名寿春军都高举着环首刀,大叫着前冲着,很快他们就彻底冲出了重围。

  虽然一切看起来好像是寿春军一路的势如破竹,杀出了一条血路,但是这一路之上他们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反而因为突击,部队受到了徐州军两翼夹击,付出了非常惨重的代价,只是那个时候的纪灵已经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两翼的徐州军对他的后军进行着疯狂的杀戮,血腥而残忍,直到这个时候纪灵才终于明白了张颌的意图,正面阻击,双方短兵相接,伤亡几乎是相等的,可是在前方没有任何阻截部队之后,寿春军就可以一路畅行无阻,每一个人都在拼命的突围,没有人再去理会其他事情,尤其是在后军被徐州军两翼部队所包夹的部队,更是如此,他们只想着快点突围出去,却根本没有进行对徐州军的有效反抗,所以惨烈的屠杀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展开的。

  血腥的杀戮,场面何止一个凄惨,纪灵虽然心都在滴血,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却有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后军被斩尽杀绝,之后开始进行追击。

  在他看来应该是杀出一条血路的突围,最后却变成了一场溃败,虽然寿春军并没有败,但是现在却被徐州军撵着疯狂逃命,谁的速度慢了,那么很快就会被追赶上,变成一句死尸,纪灵终于明白了张颌的意图,他的选择看起来是给了他们一条逃生之路,实则是打开了地域的大门,而他们则齐齐跳了进去,虽然最后活着的人还有不少,但一仗下来阵亡与失踪跑散的部队有足足八千人,这个代价和一场溃败又有什么区别?

  前仆后继杀过来的寿春军看着脚下躺倒的尸体变得疯狂起来了,尤其是鲜红的鲜血,好像深深刺激了他们,一个个双眼都变得通红,口中高喊着冲锋口号杀向了徐州军,喊声越来越高亢,也越来越响亮,只此一点便可知他们此时的士气正虹。

  有些看不明白,如果这个时候是他们埋伏了自己,那能有这样高昂的士气不奇怪,可明明是他们中计被围,反倒比自己的部队气势还要搞昂,张颌领兵多年,必须要说似这样的情况还真的头一次遇见,类似的情况,以往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可无一例外,都是对方陷入到混乱之中。

  看着他们跨国一具具插着箭矢惨死的尸体冲杀而来的场景,张颌脸罩寒霜,虽然早已立春,但是他现在的感受就像是在辽东的腊月里站在雪地里一样,寒风瑟瑟,颤抖不已。

  “将军,寿春军疯了,我军正面部队就快被冲垮了。”

  “呼。”张颌长出了口大气,这一仗他算计了许久许久,每一次的兵棋推演,无一例外都会轻松获胜,可是兵棋推演终归只是兵棋推演,它只能作为一个参考,并不意味着战争的走势就一定会按照兵棋推演的发展方向发展,而现实也充分说明了一切。

  “无论如何一定要将他们拦下来。”

  张颌派出后备加强中军防御,而这极大缓解了寿春军正面的冲击,瞬间本已摇摇欲坠的防御阵容立时让寿春军再难前进一步,将他们向前的道路封住之后,寿春军就好像是一头猛虎发怒一样,嚎叫一声,更凶猛的向他们猛扑而来。

  战场局势已经进入白热化,两军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短兵相接,望了眼交战的场中,眼下这个局面,才称得上是张颌希望见到的结果,而只要抗住寿春军这一波攻击,当他们士气衰落之后,那么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他们的,张颌脸上终于露出了如花一般的笑容,虽然看上去还是有些冷酷,尤其是对寿春军,冷酷很快就会变成残酷。

  寿春军全力冲击着中路,他明白此时纪灵的想法,在自己三面埋伏之下,选择后退,原路返看起来好像是本能的选择,因为那里看样子是唯一的撤退路线,并且没有危险,但是张颌留出这样一条看起来的生路,其实反而是死路,因为他巴不得自己就这样退兵,那样就会彻底落入他的圈套之中。

  所以他并没有上当,反而还非常冷静的分析出,眼下唯一能够逃生的路,就是前面的徐州军大营,哪里因为是他们的军营,所以张颌一定在那里没有投放更多的兵力,而这些兵力一定都在两翼加强防守甚至是进攻。

  可以说纪灵几乎是把张颌的打算全都看透了,对他的安排更是全都猜对,也正是这几乎是豪赌一般的选择,让他几乎成功,如果不是张颌反应迅速的话,他几乎就成功了,但是错失了最佳时机之后,两翼的徐州军开始的合围,从两翼杀来,这样就给了寿春军极其强大的压迫,这个时候,战场的局势彻底被扭转,可谓是风云突变,再也不是能不能挡住寿春军,而是寿春军能否挡下徐州军的三面围攻。

  正面战场他们与面前的徐州军不相上下,可是证明的奇虎相当之际,张颌却下达了一条让所有人都看不懂的命令,中军撤退,不栽继续阻击寿春军,很多人都不甘心,可是却必须按照命令撤退,而就在他们撤退的同时,两翼的徐州军杀了过来。

  局势再次变化,没人能看懂张颌下达这样一道命令的意义,如果他什么命令都不下达的话,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寿春军会在三面合围中被彻底消灭,可就当所有人都觉得一切都会变得简单的时候,张颌却命令中军撤退,几乎是给寿春军让开了一条逃生的通路,没人理解,也想不通他这样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身为主将,张颌不可能只考虑一场战斗的胜利,而是要通盘考虑,虽说为了取胜,一些代价是必须要付出的,但是如果为了击溃纪灵而要付出惨重代价的话,那么这个结果则是他无法接受的,更是主公刘澜所不能容忍的。

  一些代价,或者说如果是用极小的代价取得胜利,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急需进攻下去,但看着寿春军如此猛烈的攻势还要以搏命的方式急需战斗下去,最后胜利了也是以付出惨重伤亡为代价。

  所以他只能选择让出一条通道让纪灵离开,当然了他敢做这样的决定,还有一个最为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张辽,他会在很短的时间里抵达,而那个时候才是真正消灭纪灵之时,而现在则并非是最合适的时间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