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寿春之战(4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纪灵派出的斥候发现了徐州军,徐州骑兵,但同时他们也被发现,瞬间敌骑兵对他们发起了袭,如果这个时候非要让他们去形容的话,那可能十个人之最少有七八人会说捅破了蚂蜂窝。手机端 m.

  这个形容在此时此刻说出来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像,他们这十余人的斥候小队好像是顽皮的孩子捅破了蚂蜂窝,当徐州骑兵蜂拥向他们杀来的一刻,他们转身逃,跑得慢了,那必死无疑。

  十余人,能够侥幸冲出来的只有三人,剩下既然全被并州狼骑团团围住了,一般来说斥候首先都是经过‘精’挑细选选择出来的,他们的忠诚度往往是全军之最高的,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他们算是被生擒也不会泄‘露’任何情报给敌军,当然这并非绝对,被捉到的斥候并不是人人都能英勇义,尤其是在严刑拷打下,几乎没有一个人能熬住。

  好在他们能够掌握的情报并不多,甚至可以用非常有限来形容,斥候小队的什长远远忘了一眼陷入敌军重围的士兵,这可能是看他们的最后一眼,以后将再也没有见面的可能,‘阴’阳两隔。

  一眼之后,他们三人便快速离去,而在他们撤离的同一时刻,被围困十余人齐齐被砍杀,并州狼骑甚至是张辽对寿‘春’军的斥候并没有多少兴趣,这个时候他更在意的还是行踪一定不能被寿‘春’军发现。

  然后他所有的怒火只能发泄在被困的把人身,至于跑掉的三个人却无能为力,虽然让他们逃走把张辽气得火冒三丈,虽然恨不得‘插’翅膀将那几名寿‘春’斥候全部杀死,但此刻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背影离去。

  下令将最后一名斥候宁杀死,天地瞬间安静下来,但是下一瞬间张辽便下达了全军加速行军的命令,既然他们的‘性’子很快会被敌人知晓,那也没什么可继续隐藏的了,光明正大的杀过去,这个时候时间什么都重要。

  部队在他的带领下快速前进,沿着官道一路向前。

  斥候逃了回来,带来了徐州斥候的消息,瞬间吓坏了纪灵,怪不得张颌突然不来追击了,原来是在‘迷’‘惑’他,早已经派了骑兵抄自己的后路,得知如此紧急军情的纪灵不敢在停留,加快撤回寿‘春’的速度。

  消息虽然及时,可寿‘春’军几万人单速度来说又怎么可能得骑兵,纪灵此刻心里已经在哀嚎,如果与大部队一同撤退的话,那么最终的结果十有**是被突然杀出来的敌军斥候冲杀一阵,然后配合张颌将他们全部围歼。

  该怎么办,撤退的路,纪灵始终在考虑着应对的措施,一直撤最后肯定是撤无可撤,而如果选择面对,情况也会非常糟糕,除非他们能够在张颌与徐州骑兵汇合之前歼灭了这支骑兵部队,那之后一切也许会朝着好的一面发展。

  “全军停止前进。”纪灵在最后时刻做出了一个看起来有些大胆的决定,但是当他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之后,却得到了几乎所有将领的支持,因为他分析的很对,这样撤,用不了多久会被徐州的骑兵追,所有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是迎敌,杀徐州骑兵一个措手不及才是最佳的选择。

  “将军,您下令吧,该如何迎敌?”在他面前的一名偏将出声问道,这个时候算他心有些想法,也绝对不敢提出来,干系重大,不是他怕自己会担责任,而是他害怕自己的建议会贻误战机,甚至是害了这三万寿‘春’军,与其这样不如先听听纪灵将军的想法和其他将领的反应,如果真没有什么好的主意,那时候他在把自己心那个不太成熟的想法说出来也不迟。

  “我们这样。”纪灵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这一次他可是考虑了许久,既然徐州的骑兵是奔着自己来的,那么他来当这个‘诱’饵,只要他们敢出现,那么让他有来无回。

  一切都被‘交’代下去,各自都按照他的命令去部署,在用兵,纪灵喜欢直来直往,没有那么多弯弯绕,把自己的绝定说出来,同意还是反对,如果同意那做,如果有人反对,那说出来反对的原因,如果有理,那他也会接受。

  当然起用兵,他对朝政还是非常排斥的,在那里处处别扭受制,不管怎样都很难受,如果有可能他压根不愿意议政,只不过这个几乎没有可能,所以他只能与他们那些个老狐狸碰面,虽然心里对他们恶心急了。

  庙堂那一套他学不来,不像部队这般直接,大家有一说一有而说二,可以畅所‘欲’言,可在庙堂之,不能了,每个人说话都是有十句说三句,句句保留,没人会把他是怎么想的来与你分享和‘交’流,但却都想着从对方的口套出自己想知道的情况,甚至包括天子也一样,曾经袁术在下达一道命令之前,他并没有直接下达命令,而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来进行。

  首先他是让府的一些仆役把自己一个想法提出来,而这个想法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以损失世家利益为代价的主意,这很快引起了世家的警觉,而到议事的时候呢,他只能妥协,而这个时候,他则恰到分寸的放弃了剥削世家的想法,又把矛头对准了平民,这样一来,非世家一方则极力反对,当双方争吵不休的时候,袁术这才说出了他真正的主意,一个较为折,但双方都会有损失的注意。

  这个建议在一瞬间被通过,当时的纪灵可能还看不透这其的‘门’道,可是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之后,他才终于醒悟过来,这是袁术为了对付朝臣的一个办法,首先放风要拿世家开刀,之后又要拿百姓开刀,这迫使当他提出折的办法之后,双方都会觉得对他们并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失,也都会同意,毕竟起之前那个主意,损失要小很多。

  这是袁术的狡猾,或者说他终结出来的一条御下之道,如果一开始他首先提出这个折的办法,那么不管是世家还是非世家的官吏都会反对,那么他只能在这个基础之继续削减,最后他的一些政令也无疾而终,算颁布出来,也达不到预期,可如果从一开始他的政令让所有人都不同意,甚至是齐齐反对,那么他再提出折的方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折的方案起最初的方案,袁术已经做出了极大的让步了,如果他们还反对,最后让他坚决要执行疯狂的主意,那他们的损失可太大了。

  这一点袁术习惯‘性’的将之称为做生意法,与他的这些朝臣打‘交’道,是互相之间的买与卖,你要想办法把手的商品卖给对方,除了要懂得自卖自夸外,最重要的一点还要懂得漫天要价。

  而这些可能是纪灵一辈子甚至几辈子都学不来也学不会的,但这些不重要,因为看似离他很近,其实很远,这些事情完全可以不必考虑,只要在军事有所建树好。

  时间一点点过去,每隔一刻钟,他会问一遍将领们准备的如何,直到一个时辰后,才终于传来了第一位布置完毕的消息,而之后陆续准备完毕的消息接二连三传来,那么接下来他只要加紧行军然后等着徐州骑兵追了与之一战了。

  步兵对付骑兵,确实不容易,但如果是在拥有一套完美的作战计划之后,则并非没有机会,而纪灵对自己的计划可谓是信心十足,他又信心在与徐州骑兵的作战将他们全部留下,如果成功,那么那时可不只是喜悦这么简单了,而是反败为胜。

  而之前与张颌的失利,也只不过会变成一个小‘插’曲,不值得一提,没人会在乎胜利之前的失败,因为起最后的胜利,之前的失败根本不算什么,但如果是胜利之后的失败,那更不同了,同样也没有人会记住你之前的那些胜仗,因为你输掉了最关键的一役。,

  如果这个时候,如果能在整个寿‘春’都对他大为失望的时候,他可有带着寿‘春’军绝地反击,最后反败为胜的话。

  一想到这里,纪灵已经不敢去想那些美好的画面了,想想如果现在回到寿‘春’看到袁术失望的脸,和回到寿‘春’看到袁术‘激’动的脸的场景,十里相迎,得胜回朝,将是何等的幸事?

  其实这些虽然会让他‘激’动,但是他真正在意的却并非这些,他更像的是争一口气,为自己更为袁术,这是他继续用一场胜仗来证明自己的最好机会,他要让世人明白,他纪灵不是酒囊饭袋,算是徐州军的败军之将,但也并不是一直都是,而最重要的则是他要让世人知晓,天子选择他重用他不是任人唯亲,而是知人善任。

  九江之战失利之后,他虽然返回了寿‘春’,可是惩处甚至是斩首的传闻一直都有,这个时候如果主公杀他,合情合理,用他的首级来为那么一场大败之后承担责任所有的责任,是最合理的。

  可是主公顶住了压力与舆论,饶恕了自己,甚至还在如此危机的时刻启用自己,他没有对自己失去信心,那纪灵得用实际行动来回报他的信任,毕竟他可是以戴罪立功的身份来到前线的。

  若非如此,可能他也也不会在这样的时刻做出这样胆大的决定来,有些时候不是他真的有勇气去冒险,而是很多事情让他必须要大胆尝试,毕竟退回去意味着失败,最后的一搏,还有一线希望,大不了照样失败。

  纪灵的眼神变得越来越‘阴’沉,机会只要自己去创造,不到最后的时刻,谁也不会知道结局是什么样子的。

  现在自己布下了大口袋,这个口袋最后能能装下多少徐州骑兵的尸骨,完全取决于敌将,他觉得以现在徐州的态度,完全把他当做了土‘鸡’瓦狗,想怎么打这么打,这点太正常了,不管是谁在面对曾经和现在的手下败将还会再小心谨慎的,那么这样一来,他们反而有机会了。

  而且机会还是很大的,毕竟他们现在看起来是处于败退之,这个时候敌将一定不会考虑太多,那样会乖乖的杀过来然后进入他的包围圈,那个时候他能够对其进行最强有力的打击。

  刚才在与众将谋划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骑兵的优势不是机动‘性’强嘛,那他给他布一个密不透风的大口袋,看他往哪里跑,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其实还是非常困难的,毕竟这需要超强的默契,首先要把敌人放进来,其次还要把口袋扎起来,这其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失误,都会导致功亏一篑,所以他一早嘱咐好了各将领,在现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不管平日里有没有矛盾,都得暂时团结起来,谁敢拖后‘腿’,那别怪他不客气了。

  内部矛盾的存在,一直是纪灵最为头疼的事情之一,但在战争时期其实这样内部的矛盾能够转移到外部矛盾之,尤其是现在这样处于生死关头的时候,更是可以将所有的矛盾全部都转移,最少这些有矛盾的将领能够在这个时候抛弃个人恩怨。

  所有他一点也不担心他们在关键时刻不会紧密配合,只是害怕计划‘露’出马脚,被徐州军发现,如果他们不当的话,那么骑兵对付步兵的办法那可太多了。

  在战斗没有开始之前,他的心是‘乱’的,因为各种可能的假设,会让他在一瞬间会想到各种可能,而这种可能又会在他心不断的发酵,最后觉得每一种可能都有可能,而他的心也彻底‘乱’了。

  如麻一般,总感觉这也可能,那也可能,这也不可能那也不可能,他的头都快大了,或者说他一句快要疯了。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