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寿春之战(5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袁术说出来的会是真相吗?不知道,他希望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猜测可能真的已经十分接近真相了,甚至已经是一副恨不得亲手宰了刘勋的模样,咬牙切齿的说:“一群白眼狼,喂不熟的白眼狼,以前的孙策是这样,现在刘勋也一样,我真是瞎了眼,居然用了他们这些人,一个个都是狼心狗肺,狼子野心!

  袁术可不会把这一切都怪在自己的头上,说什么众叛亲离,说些对他们有多少恩惠,可是很多事情你对他们有提携之恩,但众叛亲离也一定有着其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一个巴掌拍不响,也许在袁术看来他们几个是背叛,或许他们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他自认对其有恩情,可在刘勋等人的眼中,也许是另一番说辞,这是常年累月积累下的结果,并不是因为某一件事就让他们改变,最多某一件事会成为导火索。

  “启禀天子,这里面也许另有原因,千万不可就此判定两名将军造反。”袁术此刻因刘勋隐瞒纪灵的消息而做出的论断让阎象寒毛瞬间竖了起来,这个时候如果让袁术认定了这就是事实的话,那可就真的是在逼反刘勋咯,如果他们现在有为这个实力,可以轻易打下庐江,那一切都好说,先打了再说,至于真相事后再去调查就好了,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大大不同,如果要算计刘勋的话,就绝对不能莽撞。

  这话看起来好像有点无奈,明知道刘勋有造反的可能,却还要装作什么都不清楚,这哪里是什么无奈,简直就是无耻,可是他也知道,就算是现在派人去问询,人家也完全可以睁眼说瞎话,不承认纪灵就在城中的事实,反而还极有可能推脱说这本就是有人栽赃陷害,想想到时候纪灵不仅不来,刘勋也会趁机不服调令。

  这让袁术陷入了两难,,瞬间看向了阎象,既然他不建议传球庐江,想必已有了什么好办法,当他问出来心中的疑问之后,厅内瞬间变得诡异起来,鸦雀无声,许久之后,阎象干笑一声,只不过这笑声听在袁术耳中却格外刺耳,立时露出了杀人一般的眼神:“快点说,不要卖关子,我可等着你的办法呢!”

  阎象嘴角僵住了,沉默了片刻,怪怪开口,其实这件事他并没有直接挑明了说,所以他也就是说些官面上的话,但却也能够让袁术自己想到办法,这是官场经常出现的路数,阎象做的并没有错,一是可以解决了这件事的麻烦,两头都不得罪,也尽量让两人不会彻底反目,其次则能够进行一些其他部署,比如可以将太子转移出来,这样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了。

  其实真相究竟是什么,对袁术来说根本就不重要,甚至什么纪灵、刘勋到底是不是要谋反也一样,但是太子袁曜才是关键,他来次的目的其实也是这个,

  真想知道真相,那就去问温恕。他来之前还真不知道刘澜真相知晓与否没什么意义,但是要保住太子的安全才是关键,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太子安全离开庐江。

  看着袁术越来越阴沉的脸色,他一时间还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现在寿春的情况,有没有多出庐江一万这一万人马其实并不是关键,他们不返不会改变寿春的局面,他们反了,寿春的结果也不会再怪下去,所以阎象的这番话还真就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之前的不愉快也就瞬间消失不见了。

  袁术很认真的想了许久,最后更是彻底闭上了眼睛,手捻着鄂下山羊须,一副智者的样子,最后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不会再过问,但接下来我一定要得到太子安全的消息传来,至于他如何行动,那就不是他自己要去考虑的事情咯。”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有些时候就算是称帝该忍气吐声也得忍,但这只是一时之手段,并不是说他要一直忍气吐声,如阎象所言,现在当务之急是太子的安全,至于刘勋是不是要造反,不必弄清楚,也无需清楚,现在这并不重要,但是只纪灵这一件事,就足足以表明刘勋有古怪,既然他要造反,袁术现在也拦不住,为什么还去逼他,这不就等于逼着他造反?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确保太子的安慰,之后如果能够取得寿春之战的胜利,那时候再去庐江对付刘勋不迟,而这才是现在忍耐的关键,不然没等来刘澜的主力,先把刘勋招来,岂不是得不偿失?

  或许现在有不知多少人都盼着这样的事情发生,等着他们自己互相残杀,这可省去了不知多少麻烦。

  袁术的想法跟简单,就是现在我可以忍着,但是我现在的忍耐是为了日后让刘勋加倍奉还,至于其他都不重要,他也不用去考虑真相到底如何,就算是这只是有人栽赃陷害有人信口开河也不重要,到时候真相到底如何,自会为他洗刷冤屈,沉冤昭雪。

  只要寿春之战结束,到时候张勋的部队把庐江一围,就算他刘勋有通天的的能耐,也得老实开门投降,到时候一切真相就会水落石出,至于这个真相到底是什么,或许哪一个才是真相中的真相,可能这就看袁术自己的心里了,他是要保刘勋还是要杀其实就是一念之间罢了。

  但这些其实对阎象来说,他根本就没去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事情,道理很简单,自身难保了都再想什么日后报仇有点不切实际了,眼下的当务之急是什么,军心和民心,如果这个时候刘勋的消息一旦传了出去,影响的那可就太大了。

  两个人算是达成默契,说白了这件事情,两人的初衷不一样,但结果是一样的,所以两人的考虑并没有所为的对错,只要结果一致就行,毕竟现在这个时候安全才是第一,总好过瓦全玉碎吧,最后那才是再也失去了反败为胜的机会。

  刘勋,袁术最为信任的人,和他最为倚重,视如左膀右臂的纪灵在这个时候对他的背叛,实在是打击太大,以前听说墙倒众人推,现在算是彻底领教了,这种事情别说是袁术了,出在任何一人的身上,可能也不会比他表现的更好。

  众叛亲离,这感觉是真的让他心情糟糕,恶劣到了极点,袁术现在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是绝对不可能原谅刘勋的,但是如果那一天出现,可能他还真未必会要了他二人的性命。

  袁术露出了一抹戏谑的笑容,他绝对不会轻易处决这二人,而是要狠狠的折磨他俩,让他们后悔!

  这可能是袁术唯一能想到一解心头之恨的唯一方式了,他要让他们清楚,他们现在的选择是多么愚蠢。

  这一天一定会到来,而在到来之前他不能因为冲动就把儿子袁曜给害了,不然以袁术的性子,这都火烧眉毛了又怎么可能坐得住,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不管付出什么后果,都要先把这俩人擒拿了再说,让他不舒服,他得先让你不痛快,暇眦必报,这才是袁术,以怨报德的事情他可不会干。

  不过袁术其实内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甚至是不确定的疑问,这俩人到底有没有反叛?要知道这俩人可都是他最为倚重的心腹,如果连他们都背叛了自己,那寿春还能有信任的人?

  真是这样,那自己真的是瞎了眼,用了点什么人,没一个坦荡君子,都是首鼠两端之辈,所以他不敢去质问,他怕这就是真相,但他更害怕误会了二人。

  袁术有没有一丝侥幸在内心作祟很难说,但最少这事如果是真的,那天下最大的笑柄一定会是他。

  可以想像一下,关羽如果反叛,夏侯惇如果反叛甚至是文丑反叛,天下人会如何去看待曹操、袁绍以及刘澜吗?

  当年麴义和袁绍那件事发生,麴义被杀,虽然袁绍做出了解释,可在天下人眼里,袁绍不是一直背着不容人,滥杀功臣的骂名?而这些事情他都没有出手,更没有添油加醋,不然的话舆论会对袁绍更不利,而同样的事情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舆论只会更糟糕。

  他的名声和袁绍可以说的一天一地,一个狡猾小人,一个谦谦君子,在影像的塑造上,他是真的无法与袁绍相提并论,甚至还有点佩服他,黑的都能被他说成白的,就好像当年他要另立天子那事发生,他做了多少努力,最后坊间居然没人声讨,反而还觉得袁绍做的对,最后反倒是那刘虞的过,成了没有果断抉择的人,这一点他必须要承认,袁绍对舆论的掌握是真的厉害,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而他本人又怎么可能真是那么爱民如子之辈,只不过都是他的谋主为他设计的身份罢了。

  这一点袁术永远也学不来,或许也是他最看不上袁绍的原因,因为他有自己没有,若说长袖善舞这一点,在各方势力间游刃有余的游走,甚至还不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间,这一点,确实要甘拜下风。

  就好像入驻冀州,不过就是略施小计罢了,就吓得韩馥主动把冀州让出,这一点放眼天下谁也没这个能耐,就算是刘澜,说白了也是用了手段,没有徐州氏族他也没机会,更不要说用雷霆手段取得徐州了。

  袁绍得冀州,可以说是先算计了公孙瓒,然后又借公孙瓒吓坏了韩馥,将这量大诸侯玩弄于股掌之间,才让他笑到最后,这世上绝对没有第二人可以与其相提并论了,得了冀州还不算,还把冀州的钱粮兵马甚至是文武全盘接收,彻底将冀州掌控,只是一个小小的计谋,而他自己却没有付出任何代价这事如果不是真实发生,说出来一定会有人觉得这是天方夜谭,没人会相信的,甚至他都怀疑袁当初听到这样一条计划的时候都会觉得骇人听闻,太不可思议了,甚至他都可能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能不能成功心里也没底,毕竟成功了白来一个冀州,失败了对他来说也没有损失,那他又为何不大胆尝试呢?

  空手套白狼,怪谁也会眼红,更何况是袁术呢,更是羡慕嫉妒,以后又发生刘澜入驻徐州,可以说对他的打击是非常大了,怎么这些便宜都便宜黑了这种人,所以他对袁绍的恨是先天嫡庶的话,对刘澜更多的还是嫉妒,用他的话就是德不配位,他根本就没有资格主政徐州,主政徐州的只能是他,也只能是他,也因此从一开始他就瞧不起刘澜,觉得击败他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可最后却发现,他被刘澜给活活玩弄死了,至于最初所想的刘澜会在他大举攻击之下束手就擒的情况没有发生,反而还被杀了个溃不成军,最终变成现在被刘澜稳压他一头,而且还是刘澜这样的人,气炸了。

  当年最后悔的事情,无异于他顾虑着于公孙瓒的交情,再加上可以一同对付曹操和袁绍,他错过了最佳的机会,也错过了唯一可以击败刘澜的机会,虽然他惩治了当年反对出兵的那些人,了他也知道,这与他们的关系并不大,关键还在自己,到现在他得给下面一个交代,就算是放泼耍赖,也必须惩处他们,这是对当年提议出兵的那些人最好的一个交代。

  毕竟当时的情况下,他们几乎把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分析了出来,不要因为公孙瓒的关系就错过这样的机会,尤其是他都已经自立徐州伯,可以说他想干什么,天下人都清楚了。既然这样刘澜肯定会有防备,既然这样晚打徐州不如早点打,不给刘澜任何可能的机会。

  但袁术放弃了,他不想失信于人,不管怎么样当时刘澜在南盟,和他属于一个同盟,可是最后刘澜还不是处在南盟和刘繇暗通款曲,最后将他们击败。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