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寿春之战(61)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袁耀有些激动,他必须要知晓真相,好心作祟,甚至是寿春的安危让他顾不了这些,必须从纪灵口知晓答案,这样他才能够放心。手机端 m.

  “现在不能说,要等你父亲派人来庐江,不然我这条命可不保了!”

  “父亲要派人来庐江?好,太好了,这样现在的麻烦和问题能迎刃而解了。”袁耀看起来有些激动,纪灵不是号称能解寿春之危吗,那么父亲派人来了之后真相会彻底大白于天下,而他到现在心里也充满了疑虑,对他说那些什么老天爷破敌的方法是持怀疑态度的,最少他不知道具体计划之前,他是不会相信纪灵的,但如果父亲派人来,用纪灵的话说是要保命,那样他现在对自己说的是真是假也可以分辨。

  虽然对纪灵持保留态度,但看他现在的反应,应该是可以相信的,不然早自乱阵脚了,当然他也可能是为了稳住自己,所以信他五分可以了。

  “太子想的的太过简单了,我问你,这次来犯寿春的,可不是说单单刘澜一家,你别忘了现在平阿的曹操,他那边的情况看起来好些,可也只是看起来,我纪灵再不济也带着一万多人退了回来,张勋可没那么容易了,甚至乔蕤的情况还要糟糕!”

  “张勋的情况是在守着平阿,那里据说毫无危险,曹操根本拿他没有办法,如果那里有什么只怕寿春早乱了,他的帐下,那可是眼下寿春最为精锐的部队啊,他如果败了,寿春也彻底败了,他清楚现在天子之所以坚持,是因为还有这支部队可以让他东山再起,可如果这支部队如败了,那袁术的希望彻底没了,哀莫大于心死,有希望人有奔头,会坚持下去,可心都死了,那也彻底没有希望了。

  袁耀苦笑一声,他说的话确实不错,父亲送走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他当然清楚,是为了做最坏的打算。一旦寿春被破,最少他们安全。

  如自己留下父亲做的是最坏的打算,那么父亲留下来,可做着最好的打算,用纪灵的话那是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假如这个时候张勋当真战败,可能父亲仅剩的那一点希望也烟消云散,之后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很难想象,但肯定是破罐破摔。

  纪灵现在,在寿春大不如前,主要是他的主力都被消灭,这样在纪灵眼的地位有没有改变?

  看似风光,却早已大不如前,带着几万新卒,难道天子当真会认为他能挡下刘澜?不可能,那他为什么还派自己主动出击,是去送死?反正他不这么认为,天子对他始终是信任的,这一回他是希望自己能够力挽狂澜,但在纪灵眼却无异于白白送死,但他却只能领命,若是违背了天子的意思,他怎么可能继续坐在大将军这个位置?甚至项人头也都不保。

  今次袁术看起来让纪灵出兵很疯狂,可却也是最后一搏,因为他相信纪灵,相信他可以力挽狂澜,但是他不仅败了还逃到了庐江,这犯了大忌,如果是一个县令一个郡守逃跑甚至是投敌,他都能泰然处之,唯独纪灵,这几乎等于是辜负了他的信任,所以袁术必须要有一个交代,或许他现在的愤怒来源于此,而失望也来源于此,最信任的人居然当了逃兵,难道他能不要个解释和合理的说法?

  所以他现在的情况非常尴尬,如果他的行踪不泄露出去,这件事也能压下来,现在天子要有个交代,如果他解释不清楚,那不是他一个人倒霉,而且还会把刘勋也牵连其,最少帮着他一起欺骗天子这个罪名是跑不了了,所以最后这件事会演变成什么样子,真的很难说,要么他们一同被处置,要么只能不得不反了,但现在纪灵冒出的大胆想法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但他知道,希望已经不大了,天子相信他的可能性太小了,而最关键的一点是他这个想法太不靠谱了。

  纪灵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了,但让他造反也不可能,所以只能听天由命。

  现在的他显根本是身不由己,最开始他自然是有着打算一直藏下去,可谁想到袁耀也到了庐江,那一刻算他不想找麻烦,麻烦也会主动找门开。

  如果袁耀不把自己的情况船回寿春,可能还有一线生机,但现在一切都晚了,除非他现在能击败刘澜,又或是在他被惩处之前,老天爷会发威,救他一命,不然他是必死无疑了。

  纪灵的无奈,让袁耀愧疚万分,他是彻底被说服了,现在他恨死了自己,当时为什么不能忍一下,把真相调查清楚呢?以前他老抱怨一些人喜欢信口开河,现在好了,头脑一热让寿春的局势越发危险,是真正因为自己的鲁莽让寿春陷入到水深火热之了。

  “纪将军您放心,这一次我一定全力帮您。”袁耀的底气不足,因为他也知道父亲一旦决定的事情,可不是他想解决能解决的,甚至可以说他在说出这番话后,内心更多的却是无奈。

  袁耀的无奈在于他很难改变父亲的决定,如果他能左右父亲的决定,那寿春可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看着寿春一步步沦落至今天的样子,可能很少有人能感同身受,毕竟他是眼睁睁看着父亲在错误的路一步步走过来的,这样的无奈不会有人理解,所以他现在对纪灵的保证更多的是一种无奈,也许是一种置之死地的决心,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要保住纪灵。

  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不管有没有用,他都会努力,算最后毫无作用,但起码能让他安心,毕竟他做出了努力,算和以往一样,他也算尽力了。

  纪灵和袁耀这个时候都感到了一丝无奈,很多事他们是很难改变和左右的,而这一点,在袁耀和纪灵眼又多少有些不同,权利之大,似父亲,很多事情也不是他想怎样能怎样的,尤其是在世家面前,权利虽大但却不能随心所欲,甚至还需要看他人眼色,他开始怀疑父亲为什么会对那个位置如此痴迷。

  而在纪灵眼,他的抱负是建立在袁术身的,可是也因为袁术让他变的无奈。束手无策的无助,这样的主公,是他的慧眼成了自己,同样也是因为他让他能难做好自己的想做的事,虽然有独立的指挥权却缺少关键的决策权,看着昏招烂招频频出现,非但无法做出改变,还得按照错误的指示作战,一次次惨败让徐州走向边缘,而这些则是他无法选择的,也是最无助的。

  他无法随心所欲和袁耀的无法随心所欲截然不同,都是无奈,却又无可奈何,因为摆在他们面前从来只有一个选择,别无选择。

  人人都爱那个位置,可那个位置终归只有一个,为了那个位置多少人含恨而终,如果让他自己选择的话,他更愿意好好活着,这必什么都强。

  袁耀因为父亲称帝算是彻底看透了权利,他不想再步父亲的后尘,而纪灵同样如此,从他成为袁术的大将,他变成了一枚被摆弄的棋子,身不由己,这是他与袁耀的相似之处,同时又是他和袁耀的不同之处,因为道理都明白,可最简单的道理,最好选的选择往往是最难的选项,因为你根本没有机会进行选择,因为最简单的选择往往最不简单,也最难以选择。

  或许袁耀现在说的无轻松,起权利他只是想要好好的活着,可是如果没有了袁术和袁家的背景,他又怎么可能好好活着,到时候算他想做一隐士,都没那么容易。

  而纪灵,他说白了不是要放弃权利,反而是因为权利太小无法左右朝政,这才是他最大的野心,这两种结果看起来好像冲突,但事实却是在追逐权利的过程,而这条路注定了是一条艰难险阻的路途,这样一个结果也容易理解了。

  两人在这一刻都沉默了下来,从袁耀出生的那一天,举世公族的嫡长子袁耀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从那一天起他是高高在的遥不可及的,可是如果只是氏族子弟,那他也不会有今天这个想法。

  袁家的声望几乎达到了顶峰,很多人确实也都想着再进一步,父亲做了,但也因为做了才让他醒悟出一个道理,高处不胜寒,以前是世家魁首,大家以你马首是瞻很正常,可坐那个位置大不一样了,身为汉臣谁又愿意谁又能接受再做袁家臣子呢?

  所以袁耀想做市井小民,最少市井小民的无奈是一日三餐,哪有现在这样的烦恼,但九五的位置又岂是那么容易的,做不成天子得做鬼,而他现在和父亲不过是在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去做鬼。

  结果改变不了,想做这个位子的人如过江之鲫,可又有几个登那九五之位,最后还不是一堆白骨?

  沉闷过后,调整了心态的纪灵端起了酒樽,敬了袁耀一杯酒,或许这是对袁耀的感谢,不管他能不能保下自己,最少这番话让他感动,而袁耀这一回也没有谦让,只是和纪灵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便举起了酒樽,两人同时满饮一杯。

  这时两人心当真是感慨连连,虽然二人心里都知道。这一回很难,甚至根本没有希望,但是这一次纪灵和袁耀完全不一次徐州之战,那个时候袁耀到前线无外乎是积累战功,拉拢将领,收服士卒,纪灵对他是陪太子读书罢了,难不成还真的指望他去战胜刘澜,又或者段时间没将他培养成合格的将领,根本不可能,那个时候纪灵是应付差事,甚至是为自己日后铺一条康庄大道。

  而今日不同了,纪灵算是真正与他交心了,如果还有机会活下来,他希望能助其一臂之力,如果自己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那么一定要选一名名主,袁术不大可能了,但是他发现袁耀有这个样子,虚怀若谷是他最为欣赏的品质,他相信能在这样的主公帐下效力,他也会张辽一样!

  当然,这都是相对的,现在的袁耀太嫩了,如果给他十年时间他相信袁耀一定不会刘澜差,但是现在嘛,放眼天下还真没几个人能和他相提并论。

  看看天下这些诸侯们,嘛一个不是机关算尽,袁绍得北四州,当真是布局巧妙,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眼光毒辣,但是真正能让纪灵佩服的只有刘澜一个,看他的发展路线,能在强敌环饲之下闯出现在的名声,打下偌大的地盘,他每走一步,仔细去瞧,哪一回不是一连串的国手布局,让人看得眼花缭乱,除了佩服你说不出其他的话。

  这一点,他自认这世无人可,良臣遇名主,可遇不可求。张辽的运气他好,但是他现在也算是看到了希望,只是这十年时间太久远了,不知道能不能等到那一天。

  纪灵可不是那种认死理的人,他不可能把未来赌在未来遥不可及的事情,算袁耀有天份,但是要等他成长这个周期太慢了,他不可能让自己在这个时间段内被人鱼肉,他不是那样的人,这一点是他与张勋最大的区别。

  心里有些可惜,如果他能晚生几年,放在十几年后,那时袁耀如果能够继承其父的位置,而他又能够受到他的重用,那么他要干出一番大事来并不难。

  如果枭雄需要天赐良机,那他们这样的武将同样如此,时势造英雄。并非英雄造时势。

  事来并不难。有些事确实不是他能够所左右的,好像这类事情,怪生的早没用,不然怎么人家关羽遇到了名主呢?

  时也,命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