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寿春之战(7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明白的自然明白,不懂的也早晚有一天会明白,佰长也懒得跟他们多解释,毕竟大家也不是多熟悉,甚至可以说他这一百人里,有一多半都是陌生人,虽然也在熟悉着,但要有一个过程,如果是之前的秣陵军,那简单的多了,谁不知道张北,那可是把他当神一样的男人,甚至连太史慈将军都对他言听计从,而他最厉害的地方是,在他的指挥下,当时的秣陵军几乎都是以完胜的方式战胜对手。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虽然很多人都说这是因为对手的成色不足,可将军太史慈一句话却说的非常再理,别管成色足不足,算是虐菜,谁要也能指挥部队一场万人的战斗下来伤亡不超过百人,张北的位置你来。

  虽然不少人嘴都对张北不服气,可是心谁不知道,这人是真的有才能,甚至有件事他们都是知晓的,太史慈将军本来是想把张北直接推荐给主公刘澜的,可是张北不愿意,虽然不少人都说这是传闻,假的,可是他却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真相,这件事不仅不是假的,反而是真相,虽然不清楚张北为什么要拒绝,但他清楚,只要他愿意,点点头,那么现在的张北,是完全有实力与太史慈张颌这些大将们一起出入将军府,甚至与他们平起平坐。

  至于这什长孤陋寡闻,他也懒得多讲,讲的多了,他肯定觉得自己在吹牛,什么时候等他真正见识过张北的手段,他才会知道,他到底有多么恐怖。”

  在徐州军,很多人都对关羽、张飞赵云这些大奖推崇备至,甚至把他们视作偶像,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他们这样的人,可是在原来的秣陵军,张北的声望却是最响亮的,甚至有一度连太史慈将军都直言不讳,若论战场厮杀,他与张北难分伯仲,可要论战场指挥,韬略谋,领兵作战,那他与之相差十万八千里了。

  以往太史慈始终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一定不会被埋没,但是他现在自从认识了张北之后,他彻底改变了自己最初的想法,什么名之下无弱将,那是没遇到张北这样不重视名利的人,真要论的话,以他的能力,肯定在他和张颌之的,但可惜这样的人,却对名利没多少兴趣。

  但也真因为他的这以性格,太史慈对他信任有加,但要说这个信任是不是是无条件的信任,又并非如此,人无癖不可与交,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太史慈对张北的态度是非常复杂的,用他却又不信他,你要说他有什么问题吧,那倒没有,可是他这般无欲无求,会让人害怕,他到底想要什么,又是在追求着什么,完全不了解,对于他虽然他们朝夕相处,可说白了太史慈对他完全像是陌生人一样,一点了解都没有,你说这样的人太史慈能用他已经冒天下之大不韪了,哪里还敢去信他。

  至于把他举荐到将军府,说白了也是这个目的,换个环境,到主公那里,或许会有改观,但是他的拒绝,让太史慈对其的小心反而越发加重了,或许张北当时不管是同意还是拒绝,太史慈对他的态度都不会变化,但像现在这样的情况,也确实让太史慈有点棘手。

  但刘澜却不以为然,对此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既然他真的有才,能为我所用行,毕竟越是这样的人越有一些古怪的习惯,适应了成,再说了如果他真的有什么问题,难道你太史慈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

  第二日,当庐江守军吃过了朝食,登城楼做好了守城准备时,却发现城外的徐州军营静悄悄的,完全没有攻城的动静,一直持续到了下午,徐州军才有所动作,只是他们的举动却非常的怪,最初没人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但是很快,徐州军的猫腻变被发现了,他们在挖地道。

  一竹篮接着一竹篮的泥土被挖了出来,这要是在不清楚徐州军打算做什么,那不都是傻子了吗,没有一个人能在高兴的起来,非但如此反而还变得非常紧张,他们想破坏徐州军挖掘地道,但距离太远,不管是床弩还是弓弩都没法对他们进行有效的限制,所有人的表情都开始变得有些沮丧起来,但是闻讯赶来的刘勋和纪灵看到了眼前一幕,尤其是刘勋,直接瞅向纪灵:“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两个字,破坏!”纪灵都没瞅刘勋,而是看着远处正在施工的徐州军:“这么远的距离要破坏确实太困难了,可只要他们的目的是庐江,那么迟早是要进入我们的打击范围的,到时候我们有几百种可以破坏地道的办法!”

  “话虽然这么说!”刘勋长叹一声,有些话他当然明白要在什么场合下才能说,好像现在,一些话只能吞回肚子里,不然影响到了士气,那代价可太大了。

  刘勋很清楚,如果真让他们的地道挖成功,那对庐江是一场灭顶之灾,而你纪灵说的轻巧,靠近了破坏,可是算距离真靠近了,又能有什么办法破坏或者说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打击躲在地底下的徐州军呢?

  破坏谁都知道,但是如何破坏这才是关键吧?再有一点,算有破坏的办法,可地道是在地底下,肉眼是看不到进展如何,更不知道徐州军已经挖到了哪里,那么又该如何才能判断和估算出他们的进展呢?

  一系列的问题,都到了他的嘴边,可最后全都吞了回去,等一会儿他们回到了议事厅,到时候再仔细商议,必须要尽快相处一个完美的计划来。

  张颌与张辽的书从广陵传回来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这几日张辽天天指挥着部队挖掘地道,而张颌却在大帐之,几乎很少出现,甚至已经有失败很久都没有看到过他的身影,这一日当张辽来到主帐见他时,却发现他正在房间里占星,说到占星,这些对于张辽也并不陌生,毕竟在这个时代的将领们来说,这些技能或多或少都会掌握,只不过是多与少罢了。

  但对于张辽,虽然懂,但并不信,有些时候更多还是在寻求内心的寄慰罢了,这个情况更多体现在出兵之前挑选良辰吉日,当然此时张颌占星,还是在寻求对庐江一战的凶吉,看着他的表情,张辽笑着问道:“大吉?”

  “不错。”张颌笑逐颜开,这是他这些时日以来头一次,只听他说道:“好消息要源源不断的来了。”他这句话显然是意有所指,这个时候如果有好消息的话,那肯定是主公传来,关于内卫的消息,有他们助一臂之力,成功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

  而在这个时候,从广陵而来的快马带着书赶到,当二人得知消息之后,一个个更是开怀大笑,好哇,好哇,太史慈驰援而来,这一次若再打不下庐江,别说主公不饶我,我自己都不饶自己。

  对于刘澜的压力,他们根本没当回事,或者可以说刘澜给他们的压力再正常不过,内卫可以调动,又派来了太史慈,如果这样他们再拿不下庐江,确实也没脸回去了,也不用回去了,回去干什么,丢人不成?

  张辽听着他这番说辞,也是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主公一定认为你我没有倾尽全力,再找借口,现在为我们提供了一切便利,要人给人要钱给钱,同样还有压力,如果我们再拿不下庐江,到时候算想找借口都没脸找了。”

  “打不下庐江,我们可没找借口,如实呈报罢了,不过子义一到,还找什么借口,算内卫打不开庐江,地道烧不毁城墙,我们兵力也足够了,拿下小小庐江,还不容易?”

  “是啊,太史慈将军一到,庐江之战,不,整个寿春之战,也变容易了。”张辽说完,见张颌突然说道:“不过刚才你那番话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主公绝对不会认为我们是在找借口,不然的话,他是一定不会派子义来的,你想啊,如果他觉得是我们没有尽力,完全可以只给内卫下令,没必要再把子义派过来,所以我觉得你那番猜测距离真相很远。”

  张辽有些尴尬,但必须要说张颌说的还是蛮有道理的,刘澜如果真如他说的那样,又何必再把太史慈派过来呢,还是他觉得他们二人现在的兵力,打庐江困难,到时候打首场更难,为了首场战役,这样的调动再正常不过了,只要太史慈一到,那个时候他们不仅可以拿下庐江,更可以横扫首场,这才是主公最想看到的结果,也是对他最有利的结果。

  接下来他们只需要一边与内卫联络,一边等待太史慈,当然还要继续挖地道,可是现在的心情却与之前半个月完全不一样了,不仅是张颌包括张辽也一样,可以真正睡一个踏实觉了。

  ~~~~~~~~~

  曹操将平阿团团围困,大军驻扎在平阿东南西北,各立营盘,万余顶营帐,迎风飘扬的旗帜,一切都是井然有序,只此一点,可以看出曹操用兵不仅暗合兵法,更加对张勋不放心,方才如此严谨。

  曹操在等待着来自寿春的好消息,希望刘澜能尽快结束寿春的战斗,这样他可以与张勋摊牌,可是半个多月过去,寿春却迟迟没有等来消息,反而从后方发生了不妙的事情。

  当夜四更,还在睡梦之的曹操被吵醒,一脸神情凝重,道:“发生了何事?”

  随即,整个曹军大营响起了升帐的鼓声,深更半夜临时升帐,必然是有紧急军情,曹军帐的将军们穿鞋子,套披挂,边匆匆忙忙向军大帐行去,边在路整理整齐。

  沿路而来,全是相熟的将领,一个个四下打探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初不少人都怀疑是不是张勋跑了或者袭营,但现在看起来并非如此。一个个忧心忡忡,抵达大帐,这个时候曹操才出现,在助威落座,看着各将领充满了疑惑的表情,曹操才摆了摆手,难掩心忧虑,面色难看的说道:“刚才接到情报,河内张杨欲出兵兖州,奔袭许都,为其部将杨丑所杀,扬丑欲带领张杨部下兵丁投奔与我,然事未成却又被眭固所杀,我曾想与眭固取得联系,然而他一心想带领河内数万部队转头袁绍,如果河内部队当真转头了冀州,诸将,不用我说后果了吧,如虎添翼,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发送,所以今夜临时升帐,只有一个目的,是将眭固拦下,阻止其投奔袁绍!”

  如今眭固带领着张杨的部队屯军在射犬,不日会启程千万冀州,如今关东袁绍拥兵十多万,如果让他掌握了这支部队,那袁绍可能再也没有人能与之抗衡了,所以这件事情让曹操紧张不已,甚至眼下的张勋还要重视,毕竟张勋是到嘴边的鸭子,飞不走,可是河内的部队不同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跑掉。

  曹操看了眼众人,河内的部队虽然只有三万多人,可对于极度缺少兵丁的兖州来说,太过宝贵了,可是这三万人对曹操重要,但张勋的五万人也同样如此,所以这两头他那一边都不舍得放弃,而最为关键的还有张扬一死,河内无主,如果能趁机夺取河内,对曹操来说,可不仅仅是如虎添翼了,而是有了真正的保障,不再害怕袁绍一旦南下,直接从河内渡过黄河对许都进行袭,这等于许都有了北面的屏障。

  ”小小眭固何足惧哉,末将愿率本部前往,定斩其与马下!”史涣挺身而出,单膝跪地请令道。

  曹操看向来人,居然是史涣,此人年少时乃为游侠,有雄气。曹操起兵讨董,便带着自己的乡人与亲族加入其帐下。

  “好……”

  曹操话音未落,又一人出列请战:“末将亦愿率领本部,前往犬城讨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