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寿春之战(99)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太史慈站在中军,远远的注视着城楼上的战况,对他来讲,只要一但出现机会的话,那么现在的预备队就会瞬间加入战斗,现在他所面对的情况,只能放手去博,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不然的话那他就真的要让人提着头颅回去见主公了,但是,虽然他的心情比任何人都要焦急,可是他并没有冲动,他清楚攻城战不是你着急就能一下子把路径夺下来的,这个时候身为将领首先得做到耐心。只有保持耐心,耐心等待,才能够在出现机会的时候把握住。

  现在的情况是自己指挥不对猛攻西门,张北指挥不对佯攻南北二门,南北二门的佯攻在骑兵变步兵后变成了真实的猛攻,此时部队三面攻城,势要将故安一举拿下。

  而此时在庐江城上,坚守了一个上午的纪灵终于被刘勋替换了下去,虽然可以下去休息,但是他的心思全在城楼上方,对于今次的守城,异常担忧,可是很多时候他无法做出任何改变,心有余力而不足只能在临下城楼的时候,握着他的手说:“这里一切都交给你了。”

  “快下去休息吧,我保证庐江你交给我是声明样子,我还你的时候原封不动,更不会让庐江在我的手上丢了。”

  纪灵放心的走下了城楼,而替他守在城楼后的刘勋则开始准备起来,虽然他一直在准备,但是他非常清楚明白现在的局势,情况很危机,如果在昨天还有着十足的信心能够守住庐江,那么现在他动摇了,不确定是否真的能保住庐江城。

  徐州军还未进攻,刘勋站在城楼之上眺望着对面徐州军的营地,在他登上城楼之前,已经从西门派出了快马返回寿春,务必把庐江现在的情况告诉天子,让他明白,当然告诉袁术现在的情况紧急看起来好像没声明用,可他们真正看重的说白了还是张勋,让他直销现在的情况有多危及,到时候张勋一旦会师,也就可以直接杀奔庐江而来。

  虽然远水解不了近渴,但这也是他们现在唯一能够借助的外力了,除此之外,他不知道短时间内还有谁能够帮得到他们。就在这时,城楼下方在次响起了徐州军敲响的战鼓声,刘勋拔出佩剑,站在城楼之上,高喊一声:“誓与庐江共存亡!”

  吼声响起,随后庐江守军的喊声此起彼伏,他们高喊着誓与平阳共存亡,震撼全场,这一刻的刘勋望着他们,心中无比感动,上下同心,还有什么能让他们畏惧?

  庐江城楼之上突然传来的喊声让太史慈神色瞬间阴冷了下来,看来他们的对手还真是个动员的好手,能够在这个时候让士兵同仇敌忾不容易,一点也不容易,但是他做到了,接下来的战斗将变得越发困难。

  在双方激昂的喊声中,徐州军终于再一次杀上城楼,刘勋冲杀在最前沿,用着他那把佩剑向一名跃上城楼的徐州军刺去,一剑穿心,徐州士兵圆睁着双目,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心脏被长剑搅烂,彻骨的疼痛让他惨叫连声,好在痛苦的感觉很快便消失不见,死亡对他或许才是真正的解脱,在栽落城楼的一刻,刘勋又杀向了另外一名徐州军。

  战场之上,一名十余名甚至是几百名战士的真伪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没有人会在意,也没有去关心,对于他们。眼下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上城楼,他们口中呐喊着,毫不畏生死,一个接一个快速登上了城楼。

  能够登上城楼,就已经说明他们距离攻下庐江不远了,而随着他们登上城楼,血战再一次开始,早已不知杀了多少徐州军的刘勋疯狂杀戮着,他不停的在城楼之上左右穿梭,手中更是不停挥舞着长剑,高声叫着、喊着,就算声音嘶哑,也全然不顾,只知劈砍敢上前来的徐州军。

  这可以说是多年来刘勋最为疯狂的一回,他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如此疯狂了,那感觉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多年以前,回到了青年时代,疯狂的砍杀与敌军近距离的短兵相接,这种感觉真的很爽,尤其是看着残肢断臂飞舞在面前,那尤其是空气中散发出来的浓烈血腥味,那种感觉让他变得越来越兴奋。

  他好像有无穷的力量,永远也使不完一样,哪里有危险,哪里就会出现他的身影,厮杀从未停歇,徐州军的攻击也从未停止,长时间不停歇的进攻,让双方士兵都有些疲惫,体力的消耗不仅仅之上肉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发觉到苗头不对的刘勋大声叫着,这个时候他只能以此来激励着守城的士卒们:“兄弟们,坚持啊,只有守住庐江,我们才能反回家乡,不然庐江完了,我们所有人也就都完了。”

  县君大喊着,狂叫着,激励的效果有是有,但话说三遍淡如水,这番话如果之前没有说过,可能效果会比现在要好一些,但是眼下的作用虽然不能说是微乎甚微吧,但效果是一点都不明显,如果在让他们战斗下去的话,情况会变得务必糟糕,紧急罐头,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再换一波人上来,让他们下去休息,调整,或许能够有所改观。

  轮换起到了效果,而且非常的好,这也让刘勋从而守住了下午,经过了整整一天的鏖战,双方都筋疲力尽的退了下去,城中的民夫和城外徐州军带来的民夫开始打扫战场,将战死的士兵就地掩埋,而在城内也与城外几乎一模一样,但对徐州军的尸体可就不会进行任何掩埋了,而是将他们的尸首首聚在一起,然后一把火全部焚烧、

  在民夫处理尸体之时,双方的士兵抓紧时间进行休整,第二日一早,当一缕缕金辉洒满战场,原本静谧的徐州军大营再一次传来了阵阵喧闹声,很快不对开始陆续走出大营,在庐江城楼前方摆开阵势,张辽则站在所有士兵的最前方,今天将由他的不对攻城。

  擂鼓很快被敲响,而随着战鼓的响起,大战的帷幕再一次被拉开。

  “棋逢对手将遇良材!”张辽比起太史慈明显心态要更好,至少他还有心思对身边的心腹说笑,或许他很认真,但在兄弟张汎看来却没有任何区别,棋逢对手将遇良材,显然在他的眼中庐江城内还没有一个人能当得上如此评价,最少他并不认为刘勋以及纪灵能够与自家兄弟相提并论,所以也就不会有什么棋逢对手将遇良材这一说,自然而然在他看来这就是张辽的一句调侃,他根本就没有真的把城内的几人放在眼里。

  “就算真的是将遇良才,庐江迟早也是要被攻破的,只是早与晚的区别罢了,他们现在最多也就是还能拖延我们一些时间罢了,如果让末将来指挥攻城的话,末将可以保证,不出三天时间,一定拿下庐江。”

  “三天时间?你也太小瞧纪灵和刘勋了,现在我们看到的都之上庐江明面上的实力,他们有没有留有后手,你清楚吗,所以啊,凡战且不可满,谦虚些终归是没有错的,不然的话你觉得一座小小的庐江真的能让我们如此头疼吗?”

  张汎远眺着庐江城楼的方向,道:“将军虽然说的不错,但我还是认为,庐江的防御并没有多么强,要攻下庐江,相对容易,最少比咱们当年打徐州要容易。”

  “这话以后可不能乱讲!”张辽被吓了一大跳,他这个大哥平日就是有些口无遮拦,也因此张辽才一直把他留在身边,在其他人哪里,可是没少因为这张嘴得罪人,如果不是他给他兜着,他早就没命了,现在这不又是这样,好在这番话是对自己说的,如果是被外人听到,添油加醋,他可就真的要倒大霉了。

  张汎不以为然,道:“你啊,就是太过谨慎了,这番话就算是到了刘澜面前我也敢说,我并不觉得有任何问题,庐江城的守军有多少啊,守将又都是些什么人,怎么可能与当年的徐州比?”

  张辽气炸了,可张汎毕竟是他大哥,如果是他弟弟,可能他已经直接上手抽他了,气道:“我说你是让你不要再提吕布的事,这番话要是让有心人听到,添油加醋捅到了主公耳边,你说他会怎么想?”

  张汎这才明白过来,笑道:“原来是这样啊,以后一定注意。”

  张汎虽然说会注意,但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至于张辽则有些顾虑重重,他害怕的是被力量误会自己朝秦暮楚,其实从部队被打散,他就已经嗅到了一点味道,刘澜有没有类似担心?

  不好猜,但可能性很大,可再想想,如果他真有这样的担心,又为何要对自己委以重任,还是说明他信任自己,所以他还是不要胡乱猜测的好,随即挥挥手,示意传令兵,可以传下军令,开始对庐江发起进攻了。

  令旗兵舞动令旗,随即擂鼓手敲响了战鼓,严阵以待的徐州军开始向庐江城发动了洪水般的攻势,他们高吼着,一往无前地杀向了平阳城。

  吼声震天憾地,守在庐江城楼上的纪灵望着发起进攻的徐州军,吼道:“兄弟们,准备迎敌!”

  徐州军越来越近,平阳守军张弓搭箭,零星的箭矢射向了徐州军,而这还是他们收集来的徐州箭矢,虽然大多都已经损坏了,但还能用的箭矢也不少,只不过数量与弓箭手比起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为此他和纪灵不得不对弓箭手进行精简,从三千人变成了一千人,而裁减下来的弓手则直接编入到了守城不对之中。

  很快徐州军架设好了云梯,他们顺势登上云梯,只是霎那便登上了城楼,双方再一次在城楼上展开了猛烈地攻击,一头,守军悍不畏死的进行着防御,杀死攻上城楼的徐州军,另一头徐州军则举着盾牌进行防守,守护着云梯,迎接着更多的徐州军登上城楼。

  城楼之上,战斗无处不在,随处可见,厮杀只是刚一开始,便彻底进入了白热化,双方毫不留情,都是刀刀致命,一击毙敌,而比起城楼上方惨烈的交锋,在城楼之下,正有越来越多的徐州军踩着云梯陆续向上攀爬,越来越多的徐州军顺着云梯出现在城楼,不断加入战圈,给庐江守军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因为昨天的战斗,纪灵从一早就守在城楼,与敌交战,为此不到正午,他就已经快累的虚脱了,今天本来想晚一些进入战斗,在关键时刻再出手,可是徐州军可以换着攻城,每支不对都能够得到充足的休息时间,但他们不能,每天都是这些部队,虽然也有轮换,但比起徐州军一天换一波,他们则是一次进攻换一波,根本就得不到有效的休息,而今日,战况更为激烈,此消彼长之下,也就显得徐州军的攻势越来越猛。

  徐州军一时间势不可挡,各举兵刃,奋力砍杀,身后成批成批的徐州军手持着朴刀冲上城楼,徐州军太过勇猛了,将守军杀得节节后退,不得已纪灵只能亲自出马,而随着他加入战斗,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把徐州军给杀退了。

  纪灵冲杀在前,周围全是守军追随者他杀了过来,在这个时候,也只有他能够力挽狂澜了。

  “兄弟们,杀啊!”纪灵大吼着,他的嗓子都有些哑了,但是他的力气却一点没有减弱,在清理了十多名徐州军之后,又大叫着杀向了另外一波。

  他们现在就是抢占城垛,控制城垛,加入让他们把被分割的城垛连成片,那么庐江城必定会在瞬间失陷,而现在纪灵几乎是靠着自己一人之力,将徐州军夺下的城垛再一次夺了回来,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这些代价与守住庐江,又显得一文不值。

  本书来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