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寿春之战(100)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纪灵手握三尖两刃刀,一刀便劈向一名迎面杀来的徐州士卒,将他一劈两段,随后斜向转身,再次横扫一刀,又将另一人拦腰斩断,继续向前突击,异常熟练的将三尖两刃刀向前一捅,刀尖直插徐州军心腹之中,眨眼之间便结果了三名徐州军的纪灵大吼一声:“兄弟们,徐州军也不过如此,随我杀啊!”

  “杀啊!”

  纪灵这疯狂的杀戮,立时让庐江守军士气大震,大叫着紧追纪灵向徐州军杀了过去,手中环首刀连劈带砍瞬间杀死数名徐州军士。

  狼狈不堪的徐州军纷纷后退,心有余悸看着杀来的庐江守军,眼中满是恐惧之色。

  纪灵看着他们的反应,大叫着,杀向徐州军,这是发泄,更是宣泄,刚才的情形多么危急,差一点就要被徐州军拿下城楼,几乎是生死关头,纪灵的杀出挽留了危局,力挽狂澜不说,还带领着守军疯狂反击,士气瞬间高涨,也正是士气此消彼长之下,庐江军终于把徐州军疯狂的攻势给终遏制了下来,而在下一秒,更是直接吹响了反击号角,将徐州军全部撵下了庐江城头。

  徐州军再一次狼狈退去,而在此时的徐州军大营,从张辽部开始进攻就一直盯着战局的太史慈摇着头到了自己的大营,看了两波进攻,就已经能够看到今天的整个结果,不出意外,又是徒劳无功的一天,除非有什么奇迹发生,不然绝无可能拿下庐江,所以他也就不报任何希望,直接返了大营。

  比起心情急切的太史慈,张辽的耐心也在一点点消失,紧锁着眉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一仗太难了,攻城向来就会付出极大的代价,只是这一次代价有点大,一边的张汎看在眼里,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忍住了,这情况不多见,尤其是对他这样的大嘴,向来都是口无遮拦,但是此时他忍住了,因为弟弟在担忧什么他明白,所以他不敢多嘴。

  “庐江守军充足,粮草充裕,现在一门心思死守,这一仗可不好打了。”虽然大哥没张嘴,但张辽还是开口说道,困不死,又攻不下,太困难了,这样天天耗着,什么时候才是头,关键如果一直耗下去就能破城,那就简单了,关键人家粮草充裕,根本耗不过,太难了,还能有什么办法破城呢?

  “强攻无疑是最后的选择,最无奈的办法,可是没有办法难道就不攻城了,没有选择,文远,只能强攻!”

  “大哥,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的意思是是除了强攻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没有,这样强攻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损失太大了,我在想如果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破城,那就能极大的减少伤亡了不是吗?”

  张汎有点无语,摊着手说:“办法我是想不出来,如果真有什么好办法,你、太史慈和张颌早就想出来了,正因为想不出来,这才强攻,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真有什么好的办法,早就想到了,甚至早就破城了,还用等到现在?”

  “唉!”大哥的话虽不假,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也不知为何就是让人心里的火一直冒,有点气人,如果这话是别人说,那他绝对会呵斥一番,没办法?怎么可能没有办法,只不过是想不到罢了,所谓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不想能有办法?

  可这番话他只能从口中憋去,毕竟这是他的大哥啊,只能忍了,是他所问非人,就不该问他。

  第三波进攻又发起了,纪灵留在后防进行着短暂的休息,但是没有他和有他的守军几乎是两支部队,眼见着徐州军的攻势越来越猛,刚恢复了一些体力的纪灵又一次加入了战斗,手舞着三尖两刃刀杀向了登上城楼的徐州军,但凡被他盯上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而他脸上的血污虽然清洗,但在眨眼之间,又被溅了满脸。

  纪灵摸了一把血污,大叫一声:“杀啊!”

  他的喊杀声去同晴天霹雳在狂野砸响,瞬间便传遍了整个城楼,所有人在他的激励冲向徐州军,朝他们杀了过去。

  曾几何时,他们眼中的神将有飘逸着长须,微眯着双眼的关羽,有如天神一般大杀四方的张飞,但是此刻,那拿着三尖两刃刀的纪灵,加入了这个行列,在徐州军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但这种印记却与关羽张飞不同因为他们带来的是希望,而纪灵带来的却是绝望。

  提着三尖两刃刀,傲立场中的纪灵现在只要是一个眼神,徐州军就会下意识的纷纷后退,避其锋芒,深怕这杀神一般的男人发现自己,朝自己杀来。

  这种感觉他们终于深刻体会到了,因为现在群发生的正在反转,曾经的他们就如同现在的庐江守军,身份的调换,带来的结果也自然变换,他们就好像曾经的手下败将,不敢靠近,而靠近纪灵者,已经都变成了刀下的亡魂。

  纪灵手握三尖两刃刀,一刀便劈向一名迎面杀来的徐州士卒,将他一劈两段,随后斜向转身,再次横扫一刀,又将另一人拦腰斩断,继续向前突击,异常熟练的将三尖两刃刀向前一捅,刀尖直插徐州军心腹之中,眨眼之间便结果了三名徐州军的纪灵大吼一声:“兄弟们,徐州军也不过如此,随我杀啊!”

  “杀啊!”

  纪灵这疯狂的杀戮,立时让庐江守军士气大震,大叫着紧追纪灵向徐州军杀了过去,手中环首刀连劈带砍瞬间杀死数名徐州军士。

  狼狈不堪的徐州军纷纷后退,心有余悸看着杀来的庐江守军,眼中满是恐惧之色。

  纪灵看着他们的反应,大叫着,杀向徐州军,这是发泄,更是宣泄,刚才的情形多么危急,差一点就要被徐州军拿下城楼,几乎是生死关头,纪灵的杀出挽留了危局,力挽狂澜不说,还带领着守军疯狂反击,士气瞬间高涨,也正是士气此消彼长之下,庐江军终于把徐州军疯狂的攻势给终遏制了下来,而在下一秒,更是直接吹响了反击号角,将徐州军全部撵下了庐江城头。

  徐州军再一次狼狈退去,而在此时的徐州军大营,从张辽部开始进攻就一直盯着战局的太史慈摇着头到了自己的大营,看了两波进攻,就已经能够看到今天的整个结果,不出意外,又是徒劳无功的一天,除非有什么奇迹发生,不然绝无可能拿下庐江,所以他也就不报任何希望,直接返了大营。

  比起心情急切的太史慈,张辽的耐心也在一点点消失,紧锁着眉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一仗太难了,攻城向来就会付出极大的代价,只是这一次代价有点大,一边的张汎看在眼里,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忍住了,这情况不多见,尤其是对他这样的大嘴,向来都是口无遮拦,但是此时他忍住了,因为弟弟在担忧什么他明白,所以他不敢多嘴。

  “庐江守军充足,粮草充裕,现在一门心思死守,这一仗可不好打了。”虽然大哥没张嘴,但张辽还是开口说道,困不死,又攻不下,太困难了,这样天天耗着,什么时候才是头,关键如果一直耗下去就能破城,那就简单了,关键人家粮草充裕,根本耗不过,太难了,还能有什么办法破城呢?

  “强攻无疑是最后的选择,最无奈的办法,可是没有办法难道就不攻城了,没有选择,文远,只能强攻!”

  “大哥,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的意思是是除了强攻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没有,这样强攻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损失太大了,我在想如果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破城,那就能极大的减少伤亡了不是吗?”

  张汎有点无语,摊着手说:“办法我是想不出来,如果真有什么好办法,你、太史慈和张颌早就想出来了,正因为想不出来,这才强攻,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真有什么好的办法,早就想到了,甚至早就破城了,还用等到现在?”

  “唉!”大哥的话虽不假,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也不知为何就是让人心里的火一直冒,有点气人,如果这话是别人说,那他绝对会呵斥一番,没办法?怎么可能没有办法,只不过是想不到罢了,所谓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不想能有办法?

  可这番话他只能从口中憋去,毕竟这是他的大哥啊,只能忍了,是他所问非人,就不该问他。

  第三波进攻又发起了,纪灵留在后防进行着短暂的休息,但是没有他和有他的守军几乎是两支部队,眼见着徐州军的攻势越来越猛,刚恢复了一些体力的纪灵又一次加入了战斗,手舞着三尖两刃刀杀向了登上城楼的徐州军,但凡被他盯上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而他脸上的血污虽然清洗,但在眨眼之间,又被溅了满脸。

  纪灵摸了一把血污,大叫一声:“杀啊!”

  他的喊杀声去同晴天霹雳在狂野砸响,瞬间便传遍了整个城楼,所有人在他的激励冲向徐州军,朝他们杀了过去。

  曾几何时,他们眼中的神将有飘逸着长须,微眯着双眼的关羽,有如天神一般大杀四方的张飞,但是此刻,那拿着三尖两刃刀的纪灵,加入了这个行列,在徐州军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但这种印记却与关羽张飞不同因为他们带来的是希望,而纪灵带来的却是绝望。

  提着三尖两刃刀,傲立场中的纪灵现在只要是一个眼神,徐州军就会下意识的纷纷后退,避其锋芒,深怕这杀神一般的男人发现自己,朝自己杀来。

  这种感觉他们终于深刻体会到了,因为现在群发生的正在反转,曾经的他们就如同现在的庐江守军,身份的调换,带来的结果也自然变换,他们就好像曾经的手下败将,不敢靠近,而靠近纪灵者,已经都变成了刀下的亡魂。

  纪灵手握三尖两刃刀,一刀便劈向一名迎面杀来的徐州士卒,将他一劈两段,随后斜向转身,再次横扫一刀,又将另一人拦腰斩断,继续向前突击,异常熟练的将三尖两刃刀向前一捅,刀尖直插徐州军心腹之中,眨眼之间便结果了三名徐州军的纪灵大吼一声:“兄弟们,徐州军也不过如此,随我杀啊!”

  “杀啊!”

  纪灵这疯狂的杀戮,立时让庐江守军士气大震,大叫着紧追纪灵向徐州军杀了过去,手中环首刀连劈带砍瞬间杀死数名徐州军士。

  狼狈不堪的徐州军纷纷后退,心有余悸看着杀来的庐江守军,眼中满是恐惧之色。

  纪灵看着他们的反应,大叫着,杀向徐州军,这是发泄,更是宣泄,刚才的情形多么危急,差一点就要被徐州军拿下城楼,几乎是生死关头,纪灵的杀出挽留了危局,力挽狂澜不说,还带领着守军疯狂反击,士气瞬间高涨,也正是士气此消彼长之下,庐江军终于把徐州军疯狂的攻势给终遏制了下来,而在下一秒,更是直接吹响了反击号角,将徐州军全部撵下了庐江城头。

  徐州军再一次狼狈退去,而在此时的徐州军大营,从张辽部开始进攻就一直盯着战局的太史慈摇着头到了自己的大营,看了两波进攻,就已经能够看到今天的整个结果,不出意外,又是徒劳无功的一天,除非有什么奇迹发生,不然绝无可能拿下庐江,所以他也就不报任何希望,直接返了大营。

  比起心情急切的太史慈,张辽的耐心也在一点点消失,紧锁着眉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一仗太难了,攻城向来就会付出极大的代价,只是这一次代价有点大,一边的张汎看在眼里,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忍住了,这情况不多见,尤其是对他这样的大嘴,向来都是口无遮拦,但是此时他忍住了,因为弟弟在担忧什么他明白,所以他不敢多嘴。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