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寿春之战(10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第三日张颌出兵攻打庐江,今天如果无法破城,那他们就得按照主公的建议前往寿春了,对此张颌放弃了三面进攻,将主力集中猛攻一路。

  他非常清楚,在现在的环境下,想要破城太难,与其这样,不如毕其功于一役,能打下最好,打不下也不会损失太多的部队。

  庐江的城墙远不如沛县,但是此刻在张颌眼中它却比沛县难攻一万倍,这么多日,能用的办法都用了,甚至冲车已经把城门破了,但城门甬道被彻底堵死,他是真的没想到寿春军会有这么大的决心,他很想再攻其他城门,可是张辽阻止了他,如果寿春军堵死三门呢?

  我们难道要一座城门一座城门的攻?那时会付出更大的代价,虽然他明白庐江绝对不会把四门都堵死,做困兽之斗,但是他们真的这样攻下去的话,可能性就会变得极大,张辽他并不敢去赌,因为那样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而且张颌也在他的提醒下改变了注意,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当时的他们兵力受到限制,可等太史慈来了之后,人数有了极大的走势,这样去尝试又变得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没有强攻庐江划算。

  很快,徐州军就在张颌的指挥下向庐江城发动了猛烈攻势,攻势十分猛烈好似潮水一般连绵不绝,而邺城城墙上的袁军也是来者不拒,毕竟这样的进攻他们已经习惯了,所以根本就没有任何压力可言。

  这个时候如果刘澜在这里,哪怕是关羽,他们一定会对三人攻城做出指正,节奏,就好像一名拳击手,他左右手出拳的速度始终都是一样时,是很容易被对手针对的,这个时候就需要多一点变化,让你的对手始终不知道你下一次会用何种方式进攻,只有这样在自己的节奏之中,才能够有破城的可能性,而现在他们的进攻却一直是一个频率,待守军反应过来,防守时自然就会显得无比轻松。

  而这种情况的出现,说白了还是三人对于攻城的理解,有些时候就算是名将,你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是根本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的,而这也是张辽为何会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总结的原因,他在找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他一无所获。

  失败的经验很多,他也在一直改进,可是成功的经验却没有,那么他也只是不断改进自己做的不足的方面,可是这些做好了只是让你离成功更近了,但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就一定会成功,说白了他们现在距离成功就隔着一层窗户纸,他们走入了误区,随时都有可能捅开,当然如果这个时候关羽能来提点他们一下,同样也会很快攻下庐江,只不过现在刘澜更希望他们自己去捅开。

  就好像当年的关羽,不是靠着自己去告诉他该如何做,而是在自己不断给他提供条件的环境下,一步步走向成功。

  刘澜之所以让他们改攻寿春,也是考虑到他们这样拖着不是办法,这也就是寿春无还手之力,如果遇到一些特殊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绕道,就好像当年南下冀州的公孙瓒,如果他真的一座城池一座城池的攻下去,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到邺城,而那时的袁绍说白了把全部主力都集中到了邺城,如果公孙瓒真的这样一路攻下来,最后必败无疑,所以他根本没有过多纠缠,这是他的聪明之处。

  虽然最后结果并不是太好,可最少他并没有败,不管是另一个时空还是这个时代,这一点刘澜要让三人明白,也要让自己明白,一座城一块地,得之并不重要。

  而现在张颌的部队进攻可以说和张辽太史慈的进攻没有任何区别,虽然占据着优势,但并没有什么效果,小队虽然激烈,可战斗却毫无收获。

  一上午就这样熬了过去,纪灵退了下去,换上了刘勋,穿着一身鱼鳞甲,走上城楼,趁着徐州军的间隙,民夫快速清理着城楼上尸体,不分敌我全部抬下城楼,至于接下来处理尸体的事情就不用他们去管了,自由人去做,守军掩埋,敌军焚烧,以免发生瘟疫。

  处理尸体的时间极其有限,徐州军不会给他们太多的时间,但也足以让民夫将尸体清理完毕。

  而这时徐州军的进攻再一起展开,激烈的交锋瞬间开启,比起上午,下午明显要更为激烈,瞬间就让守军减员上百人。

  “兄弟们,坚持啊,用不了几天,只要张勋将军到来,就是我们大举反攻,一举消灭徐州军的时候,到时候你们不仅可以返回寿春,并且每个人都能升官发财。”

  真正的庐江守军差不多战死大半了,现在更多的都是寿春军,可这毕竟是老调常谈,效果并不明显。

  战斗在继续,忽然天色昏暗起来,阴云密布,眼瞅着就要下雨,看天气这场雨还不小,张颌嘴里骂了一句倒霉,这个时候下雨,真的是让人不爽。

  瞅瞅天色,想收兵吧,又不甘心,看看冒雨作战的效果,实在不行就只能暂且收兵。

  随着一道春雷炸响,豆子一般的雨滴落下,雨势不急,不用担心,可是一名偏将却快步跑了过来,来到他面前,道:“将军,下雨了,要不先收兵,等雨停了到时候再进攻不迟。”

  就只有一天的时间了,必须抓紧,如果因为这点小雨就收兵,那他的部队也太娇气了,何况现在他们已经占据了极大的优势,眼看着就要破城,如果这个时候退兵,错过拿下庐江的机会,岂不是可惜?

  张颌不甘心,看着偏将长叹一声说:“别说下雨,就是下刀子也要继续攻打庐江,拿下了庐江,就等于拿下了寿春,这个时候不拼命,什么时候拼,区区小雨何足挂齿?告诉士兵,我与他们同在。”

  今天只要部队再攻城,那么他就绝对不避雨也不躲雨,和他们一样,在雨中,与他们一同战斗,这了是张颌的决心。

  偏将没想到张颌居然要冒雨指挥,急切之下急忙劝道:“将军,这里就让末将指挥吧,你还是回大帐吧,末将保证,今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不拿下庐江,绝不收兵。”

  正在二人交谈之际,雨势突然变得越来越急,倾盆大雨瞬间便下了起来,只是一眨眼,张颌全身上下都被淋湿。

  这样的大暴雨,张颌活了三十几年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大得暴雨,就是不想收兵都不成。

  真他娘的倒霉,张颌骂了一句,随后鸣金收兵,而他自己已经提前一步返回了军营。

  徐州军不退,寿春军自然不敢避雨,一直等到他们退去,刘勋才带着部队返回,到了城楼下的营房,刘勋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而留在这里的纪灵已经命令伙夫煮着姜汤热水泡脚让士兵可以驱寒,在刘勋将湿透的衣衫换掉以后才笑着说道:“你的运气是真的好,上城楼连半个时辰都没待,就下起了雨。”

  刘勋此时的头发披散着,好似地府中的恶鬼一般,双眼赤红的看着纪灵,心有余悸说:“如果不是这场雨,庐江可能已经丢了。”

  “怎么回事?”纪灵大惊之下连忙问道。

  “疯了,徐州军是真的疯了,上午我看他们的攻势还和昨天没什么两样,可是我上去之后,徐州军的攻势就变得疯狂起来,若不是这场雨,今日庐江肯定就要易主了。”

  “这几天徐州军的进攻一直不温不火的,怎么突然发疯了一样?”虽然他一直在营中休息,对城楼上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可是刘勋既然如此说,那绝对错不了,可是徐州军突然拼命的原因是什么呢?了”一旁的纪灵疑虑重重心道。

  刘勋叹了一声,道:“想不明白,难道是平阿那边,张勋成功击败曹操了,所以徐州军才变得疯狂?早在张勋回来之前结束庐江之战,甚至是拿下寿春?”

  纪灵摇了摇头,无奈一笑,道:“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但也未必就是真相,反正不管怎么说,这场雨助了我们一臂之力,看来连老天都在帮我们啊!”

  “是啊,这场春雨来的真够及时啊。”刘勋到庐江也有好几年了,而这可以说是春雨来的最晚的一回,不管明间怎么风言风语,说什么袁术失德,甚至连他都有时候会想不下雨是不是真的是老天对袁术的惩罚,但这一刻这场春雨却让他不再有这样的想法了,感情老天爷一直不下雨是为了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救他们一命。

  这哪里是失德,这简直就是天助,这一刻他不仅对守庐江充满了信心,更对寿春之战充满了信心。

  袁术就是天之骄子,受到老天的庇护,不然又怎么解释这场春雨来的如此及时和关键?

  刘勋越想越觉得可能,甚至激动的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纪灵,而纪灵则显得非常冷静,今天春雨救下他们,那明天呢?

  还会再下吗?别忘了他们现在的情况。守城甚至连弩箭都已告罄,完全是靠着人去拼,今天这场春雨化解了危机,明天当徐州军再次攻来之时,又当如何,难不成还指着下雨?”

  一句话说的刘勋哑口无言,今天是躲过一劫,可明天呢?相比刘勋,纪灵的眼光更为长远,当他还在庆幸今天逃过一劫时,纪灵已经在考虑明后天的事情了。

  该如何防御,眼见着徐州军拼命了,接下来的战斗只能越发惨烈,似今天这样的战斗往后只会成为常态,他们那什么守住庐江?

  二人都沉默了,为了明天而担忧。

  ~~~~~

  张颌返回大营,张辽与太史慈已经恭候多时。张颌快速换了一身衣衫,走出外帐,坐到矮几前,端起姜汤喝了一口,骂道:“辣死老子了,这是切了多少?”

  他嘴里叫骂着,张辽和太史慈则笑着摇头,前者道:“这不是怕你着凉嘛,赶快喝吧,驱驱寒。”张辽说完,看向太史慈道:“看来连老天也不想我们继续攻下去了,等天晴之后,我们也该准备撤军的事宜了。”

  “就这样撤兵,真他娘的不甘心啊!”太史慈哼了一声骂道,他是最反对撤兵的,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张颌身上寒意稍减了少许,站起身搓着手,道:“有什么怨气先忍着,到时候直接擒了袁术,拿他撒气就是了。”

  “袁术,就他那身子骨,能经得起咱们几天折腾啊,我啊还是更希望城里的那两人!”

  他们三人这几天在庐江受尽了鸟气,一肚子火急需发泄,既然无法拿纪灵和刘勋撒气,那袁术就只能倒霉了,可是就像太史慈说的那样,拿袁术撒气虽然也是不错的选择,但显然他们更在意的还是庐江城里的那二人,只要能拿住他俩,就算而出再大的代价也值得。

  但是这个难度实在太大了,如果能有可能,他们也不会去寿春张颌面容一敛,道:“拿下了寿春,我们还要回来,那个时候,就是新帐旧帐一起算的时候了,纪灵和刘勋,我会把二人千刀万剐,不然难解心头之恨!”

  “不错,不把二人千刀万剐,也难解我心头之恨!”曾经有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张颌和太史慈几乎水火不容,可是因为庐江,他二人好像有冰释前嫌的意思,甚至在这件事情上,居然让向来唱对台的二人出齐的一致,张辽看着这难得一见的场景,而二人也是相视一笑,只不过那样子看起来都挺尴尬的。

  要面子的二人,谁也不愿意先放下架子,可这时候就是看张辽的能耐了,缓和二人的关系。

  如果能让二人改善关系,不说和好如初,到能够同心协力,那么这一仗也就容易太多了,可是他真的能做到吗?

  很难,不然的话主公也不会一开始就把他二人分开。

  本书来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