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寿春之战(106)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大将军府前,袁耀刚下马车,就迎面遇到了堂弟袁尚,这段时间堂弟亦如往常一样每日都会到他们的府上进行探望,关怀备至,可是他看得出堂弟有点心事重重,而且在寿春的事情上,虽然涉及机密,可是比起以往这些日子一直遮遮掩掩,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无法对他明说,这让他心中有了一种不妙之感,再联想半个月前张勋前往萧县,到底是成功到达还是发生了意外,这让他心中愈加不安。

  所以在仔细想了一夜之后,他今天一早就急急忙忙来到了将军府,就是想向堂弟袁尚打听一下如今寿春的局势,没想到方一下马车就看到了袁尚,非常的巧合,忙喊道:“堂弟,你这是要去哪?”

  “堂兄?”袁尚看见袁耀的一刻,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向兄长拱手施礼,这段时间,从袁耀到邺城的那天见到父亲之后,几乎关于他所有的事情,事无巨细都是他在负责,衣食住行也是他亲手安排,甚至为他们一大家挑选宅邸,都是他亲自过问,非常的上心,可是昨天父亲那番叮嘱之后,让袁尚内心觉得非常有愧与他,突然见到他的一刻,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堂兄这些日子一直在关心着寿春的情况,到时他肯定会询问,他又该如何跟他说呢,难道告诉他张勋死了,寿春军五万人全军覆没?肯定不行,到时候他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求自己,也怪他之前把话说的太满,可那个时候他哪知道父亲对寿春本来就制定好了计划,要是早点知道,他也就不会对袁耀做出那些一定保证寿春无事的承诺了。

  他现在是又怕寿春出现最坏的局面,又怕袁耀一直提他当时的承诺,因此都有点不敢面对他了。

  袁耀回礼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来问下张勋将军和家父寿春的事情,不知道有没有最新的消息传来?”

  “没有,我现在掌握的消息还是五天前从徐州传来的消息,但父亲有没有最新的消息,就不知道了,敢有空了,我帮您去问一问吧。”袁尚这样说是有道理的,万一张勋战败的消息袁耀从其它渠道得知的话,那他现在很可能就是在套自己的口风,所以他如此回答,便能够让他把一切怀疑打消,而更为关键的是,也能够把他撇干净,因为他也毫不知情。

  袁耀有些遗憾,叹道:“那就麻烦堂弟打探下消息了,嘴角街面上谣言四起,也不知哪些消息是真,哪些消息是假,唉!”

  袁尚不动声色,点点头,关切的问道:“市井之语,堂兄还是少信,以真正的战报为准。”

  “兄弟这一大早是要去哪?”

  “曹操夺了河内,我想去见下荀湛,听听他的意见,如果能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就最好不过了。”

  “这件事确实有些太突然了,堂弟去问荀湛无可厚非,只是堂弟自己难道就没有应对之策吗?”虽然袁尚说是去见荀湛,可是他去见荀湛虽然是找办法解决此事,但首先他自己也得有个方向和想法吧,就这样上门,在袁耀看来是不合适的,很容易被轻视,当然在冀州或许会是另外一个情况,不耻下问的典范,可既然是世子的有利争夺者,那么在这样的大事上,首先得表现出自己的想法和态度,哪怕不合适不可行,那也是自己的态度,比毫无主见要强,如果想法能够获得这些谋主的认可,那多半会经过此事而全力支持他,所以袁耀才会如此问他,也算是提醒他一下。

  袁尚见左右无人,便将袁耀拉到一边,低声道:“有,我的想法是并州的高干和淳于琼将军如果这个时候两面出兵,夹攻河内,是完全有机会夺下河内的,只是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冒险,我想听听荀先生的意思。”

  袁耀微微一笑,道:“并州高干出兵,你觉得伯父会同意这件事吗?”袁耀问了他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大将军府前,袁耀刚下马车,就迎面遇到了堂弟袁尚,这段时间堂弟亦如往常一样每日都会到他们的府上进行探望,关怀备至,可是他看得出堂弟有点心事重重,而且在寿春的事情上,虽然涉及机密,可是比起以往这些日子一直遮遮掩掩,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无法对他明说,这让他心中有了一种不妙之感,再联想半个月前张勋前往萧县,到底是成功到达还是发生了意外,这让他心中愈加不安。

  所以在仔细想了一夜之后,他今天一早就急急忙忙来到了将军府,就是想向堂弟袁尚打听一下如今寿春的局势,没想到方一下马车就看到了袁尚,非常的巧合,忙喊道:“堂弟,你这是要去哪?”

  “堂兄?”袁尚看见袁耀的一刻,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向兄长拱手施礼,这段时间,从袁耀到邺城的那天见到父亲之后,几乎关于他所有的事情,事无巨细都是他在负责,衣食住行也是他亲手安排,甚至为他们一大家挑选宅邸,都是他亲自过问,非常的上心,可是昨天父亲那番叮嘱之后,让袁尚内心觉得非常有愧与他,突然见到他的一刻,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堂兄这些日子一直在关心着寿春的情况,到时他肯定会询问,他又该如何跟他说呢,难道告诉他张勋死了,寿春军五万人全军覆没?肯定不行,到时候他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求自己,也怪他之前把话说的太满,可那个时候他哪知道父亲对寿春本来就制定好了计划,要是早点知道,他也就不会对袁耀做出那些一定保证寿春无事的承诺了。

  他现在是又怕寿春出现最坏的局面,又怕袁耀一直提他当时的承诺,因此都有点不敢面对他了。

  袁耀回礼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来问下张勋将军和家父寿春的事情,不知道有没有最新的消息传来?”

  “没有,我现在掌握的消息还是五天前从徐州传来的消息,但父亲有没有最新的消息,就不知道了,敢有空了,我帮您去问一问吧。”袁尚这样说是有道理的,万一张勋战败的消息袁耀从其它渠道得知的话,那他现在很可能就是在套自己的口风,所以他如此回答,便能够让他把一切怀疑打消,而更为关键的是,也能够把他撇干净,因为他也毫不知情。

  袁耀有些遗憾,叹道:“那就麻烦堂弟打探下消息了,嘴角街面上谣言四起,也不知哪些消息是真,哪些消息是假,唉!”

  袁尚不动声色,点点头,关切的问道:“市井之语,堂兄还是少信,以真正的战报为准。”

  “兄弟这一大早是要去哪?”

  “曹操夺了河内,我想去见下荀湛,听听他的意见,如果能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就最好不过了。”

  “这件事确实有些太突然了,堂弟去问荀湛无可厚非,只是堂弟自己难道就没有应对之策吗?”虽然袁尚说是去见荀湛,可是他去见荀湛虽然是找办法解决此事,但首先他自己也得有个方向和想法吧,就这样上门,在袁耀看来是不合适的,很容易被轻视,当然在冀州或许会是另外一个情况,不耻下问的典范,可既然是世子的有利争夺者,那么在这样的大事上,首先得表现出自己的想法和态度,哪怕不合适不可行,那也是自己的态度,比毫无主见要强,如果想法能够获得这些谋主的认可,那多半会经过此事而全力支持他,所以袁耀才会如此问他,也算是提醒他一下。

  袁尚见左右无人,便将袁耀拉到一边,低声道:“有,我的想法是并州的高干和淳于琼将军如果这个时候两面出兵,夹攻河内,是完全有机会夺下河内的,只是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冒险,我想听听荀先生的意思。”

  袁耀微微一笑,道:“并州高干出兵,你觉得伯父会同意这件事吗?”袁耀问了他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大将军府前,袁耀刚下马车,就迎面遇到了堂弟袁尚,这段时间堂弟亦如往常一样每日都会到他们的府上进行探望,关怀备至,可是他看得出堂弟有点心事重重,而且在寿春的事情上,虽然涉及机密,可是比起以往这些日子一直遮遮掩掩,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无法对他明说,这让他心中有了一种不妙之感,再联想半个月前张勋前往萧县,到底是成功到达还是发生了意外,这让他心中愈加不安。

  所以在仔细想了一夜之后,他今天一早就急急忙忙来到了将军府,就是想向堂弟袁尚打听一下如今寿春的局势,没想到方一下马车就看到了袁尚,非常的巧合,忙喊道:“堂弟,你这是要去哪?”

  “堂兄?”袁尚看见袁耀的一刻,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向兄长拱手施礼,这段时间,从袁耀到邺城的那天见到父亲之后,几乎关于他所有的事情,事无巨细都是他在负责,衣食住行也是他亲手安排,甚至为他们一大家挑选宅邸,都是他亲自过问,非常的上心,可是昨天父亲那番叮嘱之后,让袁尚内心觉得非常有愧与他,突然见到他的一刻,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堂兄这些日子一直在关心着寿春的情况,到时他肯定会询问,他又该如何跟他说呢,难道告诉他张勋死了,寿春军五万人全军覆没?肯定不行,到时候他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求自己,也怪他之前把话说的太满,可那个时候他哪知道父亲对寿春本来就制定好了计划,要是早点知道,他也就不会对袁耀做出那些一定保证寿春无事的承诺了。

  他现在是又怕寿春出现最坏的局面,又怕袁耀一直提他当时的承诺,因此都有点不敢面对他了。

  袁耀回礼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来问下张勋将军和家父寿春的事情,不知道有没有最新的消息传来?”

  “没有,我现在掌握的消息还是五天前从徐州传来的消息,但父亲有没有最新的消息,就不知道了,敢有空了,我帮您去问一问吧。”袁尚这样说是有道理的,万一张勋战败的消息袁耀从其它渠道得知的话,那他现在很可能就是在套自己的口风,所以他如此回答,便能够让他把一切怀疑打消,而更为关键的是,也能够把他撇干净,因为他也毫不知情。

  袁耀有些遗憾,叹道:“那就麻烦堂弟打探下消息了,嘴角街面上谣言四起,也不知哪些消息是真,哪些消息是假,唉!”

  袁尚不动声色,点点头,关切的问道:“市井之语,堂兄还是少信,以真正的战报为准。”

  “兄弟这一大早是要去哪?”

  “曹操夺了河内,我想去见下荀湛,听听他的意见,如果能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就最好不过了。”

  “这件事确实有些太突然了,堂弟去问荀湛无可厚非,只是堂弟自己难道就没有应对之策吗?”虽然袁尚说是去见荀湛,可是他去见荀湛虽然是找办法解决此事,但首先他自己也得有个方向和想法吧,就这样上门,在袁耀看来是不合适的,很容易被轻视,当然在冀州或许会是另外一个情况,不耻下问的典范,可既然是世子的有利争夺者,那么在这样的大事上,首先得表现出自己的想法和态度,哪怕不合适不可行,那也是自己的态度,比毫无主见要强,如果想法能够获得这些谋主的认可,那多半会经过此事而全力支持他,所以袁耀才会如此问他,也算是提醒他一下。

  袁尚见左右无人,便将袁耀拉到一边,低声道:“有,我的想法是并州的高干和淳于琼将军如果这个时候两面出兵,夹攻河内,是完全有机会夺下河内的,只是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冒险,我想听听荀先生的意思。”

  袁耀微微一笑,道:“并州高干出兵,你觉得伯父会同意这件事吗?”袁耀问了他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本书来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