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寿春之战(111)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03:16:48 源网站:999文学
  落叶归根的问题非常严重,对关羽张飞这样的青壮派还没多大的影响,可对陈宫、徐庶和田豫这样的孝子就不同了,之前陈群离开,与其说是他想离开,不如说是他的父亲陈纪要落叶归根。

  对于陈家父子,尤其是其祖父老擎天,刘澜始终心存感激,当年如果不是老擎天,刘澜早就是一具尸体了,对于他们要离开,刘澜只能放行。

  那次之后,他就发誓类似的情况绝对不会出现第二次,可是当陈珪老先生病故之后,他发现并没那么简单,现在还能说服陈宫暂时葬在秣陵,可是迟早有一天是必须要迁回老家的。

  他现在算是明白陈宫为什么没有跟着刘备离开了,当官在哪都一样,但是却没有第二个家乡。

  田豫们的情况如何呢?他不确定,但却可以保证他们的情况只会和陈宫、陈群一样而不会少半点。

  现在他需要好好研究下这些人落叶归根的问题了。

  而此时的田豫,对于自己母亲的思乡情节非常清楚,毕竟生活与环境的差异对于他们这样的老人是非常难适应的,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无法适应南方的气候和饮食,他很想接母亲来辽东,虽然距离家乡还有一段距离,最少气候饮食不会相差太多,也许能够有所缓解,如果还是无法解决,那田豫也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除了请辞回乡照顾老母之外他也没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而陈到和甄姜的母亲,他们的情况也差不多,不过因为她们两位老人一直由甄姜照料着,因为不太喜欢南方的生活,虽然改变不了,但是在饮食起居上面专门找来家乡的厨师,这也是他们两位老人没有田豫母亲那么难以适应的关键,再者,虽然陈到一直不在身边,可是陈果一直在膝下尽孝,而甄家子女也一样,所以他们的情况要更好一点,但是田豫母亲的身边可就没这样的情况了,每天在府邸,除了下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或许这才是她一直抱怨的原因。

  为此刘澜觉得应该为他们这些老人盖一座类似养老的地方,就算不住进去每日里也有个打发时间的去处,就好像田豫的母亲,在秣陵谁也不认识,孤孤单单的,可不就想着会老家吗,最少儿子不在的时候,还有老邻居。

  刘澜虽然没有直接明确告诉田豫,但还是让他给自己些时间,看看效果,而对于他刘澜毕竟是要大用的,他首先这个副都督就是要试探辽东的水到底有多深,现在适应清楚了,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但是未来田豫接替徐晃,阎柔接替孙乾却也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徐晃和阎志就能够回到中原,毕竟未来的战场在中原,像徐晃和阎志这样的大将,留在辽东确实浪费。

  当然还有一点是因为刘澜清楚的知道,对付胡人,田豫在另一个时空做的是非常好的,既然有这样的合适人选,为什么不人尽其用呢?

  春猎一行人奔行了足足两个多时辰,虽然是春猎,但更像是跑马,活动筋骨,这一个冬天,除了田豫往返了一回幽州之外,其他三人都窝在城中,没合适的机会外出,现在春天到了,中午能够策马扬鞭,到城外春猎一番,这队伍憋了一个冬天的张飞来说,无异于一场小规模的战斗。

  一些人狩猎到了不少野味,然后在一处密林前落马,骑兵逢林不入是最简单的尝试就算这是在辽东也一样,只是在密林边缘搭起了篝火,烤着野味休息。

  这处密林一眼望不到头少说也有数百亩,树枝接满了嫩芽,到处都是春的气息,只是因为没有人烟,幽深的密林会让一行人非常得小心,总感觉里面埋伏着千军万马,一旦涉足那就有去无回。

  不管是生活还是烤食物甚至是吃食物的时候,所有人都留着一个心眼,只要密林有异常就立即撤离,其实这个季节也不会有什么麻烦,就算是胡人南下劫掠那也是秋田的时候,战马膘肥体壮,一番劫掠之后好过个好冬天,春天嘛,没人傻到开战。

  胡人要迁徙,诸侯忙着组织农耕,这个时候开战耽误多大的事儿,最简单的就是运粮,你不能为了招募运粮的壮丁而不顾生产吧。

  当然寿春之战比较特殊,这一仗别说是在农忙之前,就算是农忙之际,也顾不得那么多,这可是世家称帝造反了,可不是什么反贼造反那么简单。

  而张飞他们一行,也不过是身为武将的机警,就如田豫说的那样,这个时候,东胡别说不会来,就是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来。

  这些年徐晃在辽东,杀的东部鲜卑一直向北迁徙,咱就是惊弓之鸟了,现在莫说他们不敢主动挑衅,就算真发生了什么灾荒,也没胆子南下来劫掠辽东,有来无回,反而还会遭受报复,现在在东部鲜卑,徐晃的名声可和刘澜一模一样,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既然没什么异常,可这场惊还是吓了个够呛,两位都督,我们是不是得去找找鲜卑人的晦气了,顺便把去年招募的新兵拉出去练一练?”

  现在的东胡几乎变成了徐晃练兵点了,先不说拉出去能不能找到东胡,但这样的一场奔袭对新兵的意义可要比在战场操练几十次都有用,如果能有实战的机会,那就更好不过了。

  现在加入辽东军的骑兵,都盼着立功呢,毕竟他们的目标可是龙骑军。

  张飞没有说话毕竟徐晃也没有问题,所以他盯着阎志那小子和田豫,可等了片刻二人也都没有回应,立即有些不爽了,嚷道:“你二人到是说句话啊,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张飞非常急,如果二人同意那他也一定会带着自己的部队加入战斗,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事做,总比待在辽东无所事事强吧,可是二人这个态度让他大为不满,着急的催问道。

  阎志低着头,他还是少年的时候就跟着张飞的屁股后面,在张飞面前他不管今日的身居何职,无疑都是晚辈,张飞开口了,他就不可能也不敢不回应,说道:“末将觉得还是不要轻启战事,毕竟现在徐州的情况太过复杂,如果主公开始反击袁绍,需要我们出兵协助,我们却陷入与鲜卑人的战斗中,那可就误了大事。”

  “可是,你觉得会有这个可能吗?”徐晃摇着头,对阎志如此天真有些失望。

  一直在犹豫着的田豫听候,终于忍不住说:“会,而且还会很快,我觉得这一次主公的目的并不会像上一次需要我们渡渤海去东莱,反而是需要我们拿下幽州!”

  “打幽州?”瞬间,在场的另外三人都睁大了眼珠尤其是张飞更是舌桥不下的说:“你是怎么知道的,不会是猜测的吧?”

  “不错,就是猜测那么得有根据,你的理论根据的基础在哪里?”徐晃也不大信他的话,毕竟这种事到目前为之都没有半点苗头,如果真的要出兵幽州,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主公一定会提早让他们做好准备毕竟相距这么选的距离,不提现通知,临时通知很可能根本就来不及,就好像公孙瓒,如果他们能提早十天赶到,结局都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更别说是攻打幽州这大发的事情了。

  “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直接通知你我,毕竟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真打算打幽州,还通知了你我,那反而绝对不会打幽州,几位可还记得当年主公下秣陵时的情况吗,那时主公在内部商讨的结果是什么,是出兵冀州,并且军粮源源不断的运到了青州,连我们都开始做着出兵幽州的准备,可结果呢,不过是声东击西罢了最后却秘密南下打了孙策一个措手不及,最终夺下丹阳郡,直到这时天下人方才醒悟过来,袁绍也才明白过来上了当。”

  这事他们当时哪能不知道,部队都准备好了,甚至已经抵达了辽队县,就等着主公的命令就要出兵幽州可最后等来的却是就地解散的消息,白忙活了一场。

  而比起他们,张飞则是见证人,他随主公刘澜一道秘密南下的秣陵,所以他清楚当时发生的一切,而当田豫提起这段往事的一刻,他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这个可能性是有的,只是就如徐晃说的那样,没有证据,这同样也是猜测啊。

  “不是猜测,而是事实,都督难道不奇怪主公为什么不把翼德将军调回去反而一直就在辽东的原因吗?比起现在徐州战场,翼德将军留在辽东有什么意义吗?没有,既然没有意义,那主公为什么还坚持不把翼德将军调回去协助徐州,反而一直留在辽东,这其中的怪异之处,难道几位将军还想不到吗?”

  “其实末将一直想不通,关键是奔袭幽州之后就更看不透主公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意义何在,去了又拿不下幽州,可是为何还让末将去了?但是在回到了辽东之后,得知了翼德将军在辽东停留这般时间,末将想明白了。”

  “大家可以仔细想想,徐州战局吃紧,就算不横渡渤海,可是坐海船返回秣陵或者广陵也是没什么难度的事情,但是主公并没有同意,到如今徐州的情况大家都明白,如果能有翼德将军这三万人,是一定能够极大缓解徐州的战事的,虽然可能最终依然无济于事,但起码有了真正一战到底的希望,最少要比现在更有底气吧。”

  但主公并没有,这说明翼德将军留在辽东是他一早就做好的决定,或者是是在他到了辽东之后就想到了一个大胆的注意,大家都知道主公下棋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下闲棋,落闲子,初看这一枚闲子对全局并无关紧要,可是到了真正欺骗之时,往往就是之前这一枚并不引人注意的闲子起到了决定成败胜负的关键作用,这样的无理手,只要与主公手谈过就一定都清楚主公这闲子的厉害之处,那么现在大家再来想想,如今翼德将军,情况像不像主公手谈时那一枚看起来无人问津的闲子呢?

  不起眼,甚至就算明知道他未来会要人命,但在中盘谁又真的上心,结果真是这样的疏忽,等到了官子,也就无力回天了。

  现在全天下人都知道,主公左膀右臂之一的翼德将军就在辽东,那你们说,主公落这一枚闲子是要动东胡还是袁绍呢?

  “肯定是袁绍啊,动东胡完全没有意义把翼德留在辽东啊。”一直在让认真聆听的阎志激动的说道,他现在是彻底相信了田豫这番话了。

  “不错。”田豫攥着拳头,有些激动的说道:“主公看似是落下了一枚闲子,把翼德将军就在了辽东,但是袁绍是肯定清楚的,可他就算清楚,你们说他会重视吗?不会毕竟这么一枚闲子也没有重视的必要,但是在翼德将军抵达辽东的同时,主公又出人意料的做了另外一件事,就是命令末将率军奔袭幽州,这不就是摆明了告诉袁绍我们是有这个能力的,虽然最后无功而返,但是震慑的意义却起到了。”

  最初末将只觉得主公这是为了让袁绍撤兵救援幽州的计策,属于围魏救赵的范畴,可是到了渔阳才真正明白,根本就没希望,骑兵根本就不可能打下渔阳来,而这一点主公不会不知道,可他为什么还会让末将前往呢?”

  “迷惑袁绍?”徐晃想了想,也只有这个解释最合理了。

  “不错,就是迷惑袁绍,因为袁绍跟清楚强攻渔阳根本不可能在冬天或者是根本就不是骑兵能够打下来的,必须要强行攻城,所以袁熙才会一直坚守不出,而这些也彻底让袁绍放心,因为他清楚了一点,辽东军就算来了幽州也拿幽州这些大城市没有任何办法,所以未来如果我们要真的再出兵幽州的话,袁绍一定不会认为只要他坚守幽州的大型城市,我们最后还是得被破撤兵,而这才是我们的机会,拿下幽州的机会。”

  本书来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