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寿春之战(11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田豫说的不知是真是假,但最后听上去是那么回事,不然主公把张飞留在辽东也确实让人想不通,而且主公这下闲棋的功夫也确实厉害,看起来不起眼的一步棋往往最后才发现是真正的杀招,这情况最经典的一幕无疑是发生在冀州之战时的赵云,在当时谁又能想到主公派往河间的赵云这枚看起来不是很显然的闲子最后却决定了冀州之战的最终走势呢?

  这就是刘澜的厉害之处,也是很少有人能够看懂的无理手,就好像赵云当时,别说袁绍不知晓他的存在,就算知晓了,也绝不会去在意他是不是去了河间,去河间又打算做些什么。

  当然了当时别说是别人不明白刘澜这一步到底是何目的,就算是赵云本人恐怕也不知道刘澜的真实意图,这一点可不就如现在的张飞一样吗,到辽东要干什么,啥都不知道,可是想要走吧,主公又不让,本来就非常郁闷的张飞如果不是得到了田豫的提醒可能永远也想不到原来主公是另有深意,只不过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所以他们现在最好就是耐心等待。

  “如果这就是真相,你说俺还要等多久?”张飞有些激动的问询起田豫来,在辽东过了一个冬,他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急需找敌军活动筋骨,不管是袁绍还是鲜卑都成,当然如果能选择的话,他肯定更希望是袁绍。

  “这就不了解了,不过我觉得就算是出兵攻打幽州,那首先也一定是在一个基础上,没有这个基础主公是不会轻易去动翼德这枚闲子的。”

  “哦?你的意思是……”徐晃沉吟着,他好像有些想到了这其中的关键点了,就当他正打算开口时,张飞却催促了起来,哼声道:“国让,你就不要跟俺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你就快点说出来不就得了嘛。”

  张飞这么一开口,田豫也就在徐晃之前解释道:“我觉得主公在等的是冀州军攻打广陵的一刻,也就是在那时就会是我们攻打幽州之时,而只要我军与冀州军没有爆发正面冲突之前,那主公也就绝对不会启用翼德这枚闲子。”

  “原来如此。”阎志点头,觉得他说的跟有道理而徐晃也在这时开口说道:“既然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了,那就停止其他的一切军事活动,等待我们与冀州彻底决战。”

  “就怕袁绍没这个胆子。”这时田豫叹了一声说道,这立时就让张飞不爽了:“国让,你这算什么,?好的坏的都被你说了,袁绍敢不敢你啊说了不算!”

  “也是。”田豫有些尴尬,干笑一声,当然了他和张飞的交情非常清楚他就是这样的脾性,并不是刻意针对他,如果真要是针对,那可不会只是动动嘴皮子让你难看,所以他这就是嘴上没有个把门的想什么就说什么,其实并没有恶意,谁要是认真了,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翼德将军说的不错,可就算袁绍有胆子,短时间内他也不会出兵广陵,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盯着寿春呢,寿春没分出胜负之前,我看希望是不大可能有了。”

  靠树根坐着的张飞一听,立即破口骂了起来,该死的袁术,什么时候不称帝,非要赶这么个时间点真是头疼。”

  其他三人全都会心一笑,如果不是袁术称帝,谁又能保证现在徐州的局势是个什么样子呢,反正会有极大的可能结果会非常的糟糕。

  从这个角度来说,改变整个局势的正是因为袁术,甚至还要谢谢他,当然这个谢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不可能真的去感谢。

  几人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虽然狩猎丰盛但都不愿就这样返回,就在这广褒天地间闲谈着,其乐无穷。

  四人就这样一直聊着,天南海北,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过张飞的心思却一直在幽州,不仅仅是他窝在辽东一个冬天,而是因为幽州是他的家乡,他希望自己能够有朝一日带领大军回家,这种迫切不是什么人都能明白。

  但现在他除了叹气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但他可以耐心的等待,那一天一定会到来。

  几人一直待到日落西山,这才纷纷一跃而起,道:“天就快黑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几人带着亲兵翻身上马返回城中。

  田豫说的不知是真是假,但最后听上去是那么回事,不然主公把张飞留在辽东也确实让人想不通,而且主公这下闲棋的功夫也确实厉害,看起来不起眼的一步棋往往最后才发现是真正的杀招,这情况最经典的一幕无疑是发生在冀州之战时的赵云,在当时谁又能想到主公派往河间的赵云这枚看起来不是很显然的闲子最后却决定了冀州之战的最终走势呢?

  这就是刘澜的厉害之处,也是很少有人能够看懂的无理手,就好像赵云当时,别说袁绍不知晓他的存在,就算知晓了,也绝不会去在意他是不是去了河间,去河间又打算做些什么。

  当然了当时别说是别人不明白刘澜这一步到底是何目的,就算是赵云本人恐怕也不知道刘澜的真实意图,这一点可不就如现在的张飞一样吗,到辽东要干什么,啥都不知道,可是想要走吧,主公又不让,本来就非常郁闷的张飞如果不是得到了田豫的提醒可能永远也想不到原来主公是另有深意,只不过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所以他们现在最好就是耐心等待。

  “如果这就是真相,你说俺还要等多久?”张飞有些激动的问询起田豫来,在辽东过了一个冬,他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急需找敌军活动筋骨,不管是袁绍还是鲜卑都成,当然如果能选择的话,他肯定更希望是袁绍。

  “这就不了解了,不过我觉得就算是出兵攻打幽州,那首先也一定是在一个基础上,没有这个基础主公是不会轻易去动翼德这枚闲子的。”

  “哦?你的意思是……”徐晃沉吟着,他好像有些想到了这其中的关键点了,就当他正打算开口时,张飞却催促了起来,哼声道:“国让,你就不要跟俺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你就快点说出来不就得了嘛。”

  张飞这么一开口,田豫也就在徐晃之前解释道:“我觉得主公在等的是冀州军攻打广陵的一刻,也就是在那时就会是我们攻打幽州之时,而只要我军与冀州军没有爆发正面冲突之前,那主公也就绝对不会启用翼德这枚闲子。”

  “原来如此。”阎志点头,觉得他说的跟有道理而徐晃也在这时开口说道:“既然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了,那就停止其他的一切军事活动,等待我们与冀州彻底决战。”

  “就怕袁绍没这个胆子。”这时田豫叹了一声说道,这立时就让张飞不爽了:“国让,你这算什么,?好的坏的都被你说了,袁绍敢不敢你啊说了不算!”

  “也是。”田豫有些尴尬,干笑一声,当然了他和张飞的交情非常清楚他就是这样的脾性,并不是刻意针对他,如果真要是针对,那可不会只是动动嘴皮子让你难看,所以他这就是嘴上没有个把门的想什么就说什么,其实并没有恶意,谁要是认真了,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翼德将军说的不错,可就算袁绍有胆子,短时间内他也不会出兵广陵,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盯着寿春呢,寿春没分出胜负之前,我看希望是不大可能有了。”

  靠树根坐着的张飞一听,立即破口骂了起来,该死的袁术,什么时候不称帝,非要赶这么个时间点真是头疼。”

  其他三人全都会心一笑,如果不是袁术称帝,谁又能保证现在徐州的局势是个什么样子呢,反正会有极大的可能结果会非常的糟糕。

  从这个角度来说,改变整个局势的正是因为袁术,甚至还要谢谢他,当然这个谢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不可能真的去感谢。

  几人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虽然狩猎丰盛但都不愿就这样返回,就在这广褒天地间闲谈着,其乐无穷。

  四人就这样一直聊着,天南海北,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过张飞的心思却一直在幽州,不仅仅是他窝在辽东一个冬天,而是因为幽州是他的家乡,他希望自己能够有朝一日带领大军回家,这种迫切不是什么人都能明白。

  但现在他除了叹气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但他可以耐心的等待,那一天一定会到来。

  几人一直待到日落西山,这才纷纷一跃而起,道:“天就快黑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几人带着亲兵翻身上马返回城中。

  田豫说的不知是真是假,但最后听上去是那么回事,不然主公把张飞留在辽东也确实让人想不通,而且主公这下闲棋的功夫也确实厉害,看起来不起眼的一步棋往往最后才发现是真正的杀招,这情况最经典的一幕无疑是发生在冀州之战时的赵云,在当时谁又能想到主公派往河间的赵云这枚看起来不是很显然的闲子最后却决定了冀州之战的最终走势呢?

  这就是刘澜的厉害之处,也是很少有人能够看懂的无理手,就好像赵云当时,别说袁绍不知晓他的存在,就算知晓了,也绝不会去在意他是不是去了河间,去河间又打算做些什么。

  当然了当时别说是别人不明白刘澜这一步到底是何目的,就算是赵云本人恐怕也不知道刘澜的真实意图,这一点可不就如现在的张飞一样吗,到辽东要干什么,啥都不知道,可是想要走吧,主公又不让,本来就非常郁闷的张飞如果不是得到了田豫的提醒可能永远也想不到原来主公是另有深意,只不过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所以他们现在最好就是耐心等待。

  “如果这就是真相,你说俺还要等多久?”张飞有些激动的问询起田豫来,在辽东过了一个冬,他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急需找敌军活动筋骨,不管是袁绍还是鲜卑都成,当然如果能选择的话,他肯定更希望是袁绍。

  “这就不了解了,不过我觉得就算是出兵攻打幽州,那首先也一定是在一个基础上,没有这个基础主公是不会轻易去动翼德这枚闲子的。”

  “哦?你的意思是……”徐晃沉吟着,他好像有些想到了这其中的关键点了,就当他正打算开口时,张飞却催促了起来,哼声道:“国让,你就不要跟俺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你就快点说出来不就得了嘛。”

  张飞这么一开口,田豫也就在徐晃之前解释道:“我觉得主公在等的是冀州军攻打广陵的一刻,也就是在那时就会是我们攻打幽州之时,而只要我军与冀州军没有爆发正面冲突之前,那主公也就绝对不会启用翼德这枚闲子。”

  “原来如此。”阎志点头,觉得他说的跟有道理而徐晃也在这时开口说道:“既然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了,那就停止其他的一切军事活动,等待我们与冀州彻底决战。”

  “就怕袁绍没这个胆子。”这时田豫叹了一声说道,这立时就让张飞不爽了:“国让,你这算什么,?好的坏的都被你说了,袁绍敢不敢你啊说了不算!”

  “也是。”田豫有些尴尬,干笑一声,当然了他和张飞的交情非常清楚他就是这样的脾性,并不是刻意针对他,如果真要是针对,那可不会只是动动嘴皮子让你难看,所以他这就是嘴上没有个把门的想什么就说什么,其实并没有恶意,谁要是认真了,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翼德将军说的不错,可就算袁绍有胆子,短时间内他也不会出兵广陵,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盯着寿春呢,寿春没分出胜负之前,我看希望是不大可能有了。”

  靠树根坐着的张飞一听,立即破口骂了起来,该死的袁术,什么时候不称帝,非要赶这么个时间点真是头疼。”

  其他三人全都会心一笑,如果不是袁术称帝,谁又能保证现在徐州的局势是个什么样子呢,反正会有极大的可能结果会非常的糟糕。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