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寿春之战(12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有的人天生就善于与人打交道,不管留给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哪怕很差,但还是能在非常短的时间之内让二人之间的关系精进,而乔蕤就是这样的人,或者说他这样能言善辩之人,天生就是吃钩距纵横这碗饭的,可惜他却从未对此道有过研究,但是但论嘴皮子的话,乔蕤可一点都不比简雍差多少,甚至还要远远高过简雍,是真正能把真的说成假的,能把活的说成死的。

  如果不是他有着三寸不烂之舌,又如何能在连番战败之后仅仅只是被免职,这样的惩戒换成别人早死了不知多少回了,可他偏偏每一次大败而回,都能说动袁术,该严惩的变成了小戒,该杀头变成了免官,这在寿春,也只有他一人能有这样的能耐了。

  按理说,他这样的连吃败仗,不死也得脱层皮,可不就无事,还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可关键是居然没有一人嫉妒,不就如此每当袁术要拿他开刀的时候,几乎是所有人都会为他求情,可见这人把官场这点学问都摸透了,是真正的不倒翁,而关键是他居然是唯一一个不就能夹在张勋纪灵缝隙之中的将领,统领着一支人马,而且还能在阎象与杨弘之间两面讨好,这样的人,虽然在军事上连吃败仗,可是在庙堂之上,却是真的有着大本事,不然像他这样的,别说等袁术要他的命了,可能早就被排挤出了后将军府了。

  但事实证明他却在后将军府混得风生水起,而凭借的就是他这张嘴,能有这个本事,对付区区马延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而且他第一天虽然马延处处谨慎,步步为营,可乔蕤说白了就是来瞧瞧这人的脾性和喜好,武人吗,不爱宝马就爱美人,但你不能直接冒冒失失就把这两样送上,得搞清楚他对此到底会更爱哪一个。

  而看宝马和美人,首先就是通过乐姬舞姬,开宴之时就能瞧出他的反应来,如果这人对此毫无反应,没有任何表情,那就说明他喜好的肯定是宝马,而如果有反应的话,那就不同了,当下他就会给马延安排了。

  其实他更希望马延能对美人感兴趣,毕竟这里是寿春不是并州,想搞一匹宝马太难了,远没有找一名能歌善舞长相出众的舞姬容易,但可惜最后让他失望了,可失望归失望,他还有后手,既然是有备而来,自然就不会空手而回,当然了拉近关系,除了美人宝马,还有其他办法,比如说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也是他二人共同的利益,既然是这样,那一切也就简单了,你马延再有本事再有能来,到了寿春地界,还得靠他这土著不是,就算现在冷冰冰的,可是他把口风稍微那么一松,立即就引他上钩,然后他再表明态度,最少让马延清楚,在这件事情上他会全力配合马延,尽快尽早带主公前往徐州。

  乔蕤的态度让马延半信半疑,可他能有这样的态度已经非常难得了,虽然一时间马延还不可能对他完全信任,更别说做到乔蕤口中携手共进这类冠冕堂皇的事了,但是只要他是真的坦诚相待,那么之后他也会完全相信他的,但是现在马延的态度却很坚决,那就是谁都不信,哪怕是袁术,也不信,除非袁术真跟着他到了徐州。

  马延点点头,道:“希望能够通力合作,安全忽视后将军抵达徐州。”对付乔蕤这样的人,好听的话冠冕堂皇的话得说,不然反而会激怒这类人,这个时候虚与委蛇是最基本的,做不到这点,那么日后他在寿春,可能真的就要寸步难行了。

  毕竟怎么看这乔蕤都是那种笑面虎,杀人不见血的角色,所谓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所以这样的人至少要保持表面上的相安无事,无论如何都不能撕破面皮,这是最基本的,要不然……

  马延没有继续往下想,没有必要,反正他的目的就是要确保袁术能够抵达徐州,明确了这一点,那么如何与乔蕤相处,也就容易了。

  马延绝对是聪明人,当然他却不知道乔蕤真正打着什么注意,或者说是想要从他身上获取可以先去徐州的利益,这一点很关键,当然精明的乔蕤也清楚,这不过就是漫天要价罢了,不成也无妨,但关键是要能确保他的安全,这才是关键。

  甚至换个角度来说,既然要去冀州了,那么多一个朋友自然就要多条路,可以说乔蕤这一次来可谓是一举多得,如果只是单单为了某一个原因的话,那他可不会主动请缨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真因为在他眼里觉得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机会,只要能与马延攀上交情,那么顺着马延他就能够尽可能的多认识一些冀州人,最后他在冀州那还不是照样混得风生水起?

  想想那个时候,他敢保证,就寿春去的这些人里,有一个算一个,绝对都不会混得比他好,甚至根本就不会得到任何被重用的机会,原因只有一个,因为袁术,袁绍能在如此关键时刻不忘兄弟之情,但也仅仅是给他一条活命的机会,指望着想在冀州还要有立足之地,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现在冀州的实力摆在那里,别说是他们这些人了,整个天下,谁不想去冀州谋个一官半职,不能说从龙之功吧,但最少日后也能给自己谋个前程不是。

  晚宴之后,按照计划第二日部队就会立即动身前往寿春,可是第二日却下起了暴雨,根本就无法启程,部队只能继续在西曲阳驻扎着,看着屋外的倾盆暴雨,马延觉得这样的降雨很快就会结束,在北方,越是这样急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最多半个时辰差不多就会停了,可是在西曲阳他遇到了与张颌张辽一样的烦恼事,根本就没有停的迹象,但雨势在一刻钟之后就变小了。

  有的人天生就善于与人打交道,不管留给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哪怕很差,但还是能在非常短的时间之内让二人之间的关系精进,而乔蕤就是这样的人,或者说他这样能言善辩之人,天生就是吃钩距纵横这碗饭的,可惜他却从未对此道有过研究,但是但论嘴皮子的话,乔蕤可一点都不比简雍差多少,甚至还要远远高过简雍,是真正能把真的说成假的,能把活的说成死的。

  如果不是他有着三寸不烂之舌,又如何能在连番战败之后仅仅只是被免职,这样的惩戒换成别人早死了不知多少回了,可他偏偏每一次大败而回,都能说动袁术,该严惩的变成了小戒,该杀头变成了免官,这在寿春,也只有他一人能有这样的能耐了。

  按理说,他这样的连吃败仗,不死也得脱层皮,可不就无事,还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可关键是居然没有一人嫉妒,不就如此每当袁术要拿他开刀的时候,几乎是所有人都会为他求情,可见这人把官场这点学问都摸透了,是真正的不倒翁,而关键是他居然是唯一一个不就能夹在张勋纪灵缝隙之中的将领,统领着一支人马,而且还能在阎象与杨弘之间两面讨好,这样的人,虽然在军事上连吃败仗,可是在庙堂之上,却是真的有着大本事,不然像他这样的,别说等袁术要他的命了,可能早就被排挤出了后将军府了。

  但事实证明他却在后将军府混得风生水起,而凭借的就是他这张嘴,能有这个本事,对付区区马延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而且他第一天虽然马延处处谨慎,步步为营,可乔蕤说白了就是来瞧瞧这人的脾性和喜好,武人吗,不爱宝马就爱美人,但你不能直接冒冒失失就把这两样送上,得搞清楚他对此到底会更爱哪一个。

  而看宝马和美人,首先就是通过乐姬舞姬,开宴之时就能瞧出他的反应来,如果这人对此毫无反应,没有任何表情,那就说明他喜好的肯定是宝马,而如果有反应的话,那就不同了,当下他就会给马延安排了。

  其实他更希望马延能对美人感兴趣,毕竟这里是寿春不是并州,想搞一匹宝马太难了,远没有找一名能歌善舞长相出众的舞姬容易,但可惜最后让他失望了,可失望归失望,他还有后手,既然是有备而来,自然就不会空手而回,当然了拉近关系,除了美人宝马,还有其他办法,比如说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也是他二人共同的利益,既然是这样,那一切也就简单了,你马延再有本事再有能来,到了寿春地界,还得靠他这土著不是,就算现在冷冰冰的,可是他把口风稍微那么一松,立即就引他上钩,然后他再表明态度,最少让马延清楚,在这件事情上他会全力配合马延,尽快尽早带主公前往徐州。

  乔蕤的态度让马延半信半疑,可他能有这样的态度已经非常难得了,虽然一时间马延还不可能对他完全信任,更别说做到乔蕤口中携手共进这类冠冕堂皇的事了,但是只要他是真的坦诚相待,那么之后他也会完全相信他的,但是现在马延的态度却很坚决,那就是谁都不信,哪怕是袁术,也不信,除非袁术真跟着他到了徐州。

  马延点点头,道:“希望能够通力合作,安全忽视后将军抵达徐州。”对付乔蕤这样的人,好听的话冠冕堂皇的话得说,不然反而会激怒这类人,这个时候虚与委蛇是最基本的,做不到这点,那么日后他在寿春,可能真的就要寸步难行了。

  毕竟怎么看这乔蕤都是那种笑面虎,杀人不见血的角色,所谓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所以这样的人至少要保持表面上的相安无事,无论如何都不能撕破面皮,这是最基本的,要不然……

  马延没有继续往下想,没有必要,反正他的目的就是要确保袁术能够抵达徐州,明确了这一点,那么如何与乔蕤相处,也就容易了。

  马延绝对是聪明人,当然他却不知道乔蕤真正打着什么注意,或者说是想要从他身上获取可以先去徐州的利益,这一点很关键,当然精明的乔蕤也清楚,这不过就是漫天要价罢了,不成也无妨,但关键是要能确保他的安全,这才是关键。

  甚至换个角度来说,既然要去冀州了,那么多一个朋友自然就要多条路,可以说乔蕤这一次来可谓是一举多得,如果只是单单为了某一个原因的话,那他可不会主动请缨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真因为在他眼里觉得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机会,只要能与马延攀上交情,那么顺着马延他就能够尽可能的多认识一些冀州人,最后他在冀州那还不是照样混得风生水起?

  想想那个时候,他敢保证,就寿春去的这些人里,有一个算一个,绝对都不会混得比他好,甚至根本就不会得到任何被重用的机会,原因只有一个,因为袁术,袁绍能在如此关键时刻不忘兄弟之情,但也仅仅是给他一条活命的机会,指望着想在冀州还要有立足之地,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现在冀州的实力摆在那里,别说是他们这些人了,整个天下,谁不想去冀州谋个一官半职,不能说从龙之功吧,但最少日后也能给自己谋个前程不是。

  晚宴之后,按照计划第二日部队就会立即动身前往寿春,可是第二日却下起了暴雨,根本就无法启程,部队只能继续在西曲阳驻扎着,看着屋外的倾盆暴雨,马延觉得这样的降雨很快就会结束,在北方,越是这样急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最多半个时辰差不多就会停了,可是在西曲阳他遇到了与张颌张辽一样的烦恼事,根本就没有停的迹象,但雨势在一刻钟之后就变小了。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