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寿春之战(127)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文丑的态度让杨弘非常忐忑,虽然他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各自可能,但是这样一个情况还是多少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文丑模棱两可的态度其实是最让人难熬,你说他同意吧,可那个态度不就是拒绝吗,可要说他拒绝了吧,可却又没有明确表态。

  返回厢房的路上,杨弘一直在揣测文丑这样一个反应的原因,他必须要明白文丑那一瞬间到底是怎么想的,但这显然很困难,可是文丑这样一个反应太难免太过异常了些,很快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些细节,比如说文丑表现出来的反应是极度不正常的,毕竟他这是给出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建议,可文丑的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拒绝同时也没有兴趣听下去,这说明了什么?

  一霎那,杨弘心头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文丑这哪里是没有兴趣了解这件事,他这是在掩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啊,或许冀州早就开始对广陵做出准备了,只是一直在暗中进行者,可自己突然的前来,却直接把冀州的计划给说了出来,这个时候文丑会这么想?

  他首先肯定以为是自己听到了什么风声,但是他的表现并没有吃惊或者害怕,这说明这件事就算是在冀州也一定是极度机密的事情,所以肯定不会出现泄漏消息这一情况,那么他随即出现的这个反应就一点都不奇怪了,反正再正常不过,为什么,因为攻打广陵如果是冀州最高机密的话,那么这个时候文丑就只能以这样的态度来反应,不承认也不否认。

  只要这样,像他才会不再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而文丑也能够最大程度的保证这件事不被泄露出去,毕竟他不管是承认还是拒绝了,可鞥都会被外人所知,用徐州城内百姓的话说,打从陶谦时期,刺史府内就没有秘密。

  这可非常的怕人了,但是他明白这不是因为有人吃里扒外,而是就好像大将军府,盯着的眼睛太多了,所以府内有任何事情发生,都会被第一时间传到坊间,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而他和杨弘之间的这番交谈,也会有这样的可能性,所以他必须要以安全为主,绝不能发生任何的差池。

  而杨弘在想通了这一切之后,接下来的一切也就变得简单了,因为他清楚,文丑如果当真对广陵感兴趣的话,他应该会来见自己,或者说会找一个恰当的时间来与他谈这件事,可是自此之后近五天的时间过去了,文丑那边却毫无反应,这让杨弘怀疑起来,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杨弘咧了咧嘴,如果他真的从一开始就猜错了的话,那么这件事也就不用在保任何希望了,不会有任何结果,也不会有任何希望,他甚至打算直接让人去驿馆去见那信使,让他回去吧,庐江这件事他一句无能为力了。

  可是就当他派人过去的一刻,突然,文丑派人过来了,而且还是带了东西来,当他看到文丑送来的东西是搔杖的一刻,他沉默了。

  文丑的态度让杨弘非常忐忑,虽然他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各自可能,但是这样一个情况还是多少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文丑模棱两可的态度其实是最让人难熬,你说他同意吧,可那个态度不就是拒绝吗,可要说他拒绝了吧,可却又没有明确表态。

  返回厢房的路上,杨弘一直在揣测文丑这样一个反应的原因,他必须要明白文丑那一瞬间到底是怎么想的,但这显然很困难,可是文丑这样一个反应太难免太过异常了些,很快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些细节,比如说文丑表现出来的反应是极度不正常的,毕竟他这是给出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建议,可文丑的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拒绝同时也没有兴趣听下去,这说明了什么?

  一霎那,杨弘心头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文丑这哪里是没有兴趣了解这件事,他这是在掩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啊,或许冀州早就开始对广陵做出准备了,只是一直在暗中进行者,可自己突然的前来,却直接把冀州的计划给说了出来,这个时候文丑会这么想?

  他首先肯定以为是自己听到了什么风声,但是他的表现并没有吃惊或者害怕,这说明这件事就算是在冀州也一定是极度机密的事情,所以肯定不会出现泄漏消息这一情况,那么他随即出现的这个反应就一点都不奇怪了,反正再正常不过,为什么,因为攻打广陵如果是冀州最高机密的话,那么这个时候文丑就只能以这样的态度来反应,不承认也不否认。

  只要这样,像他才会不再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而文丑也能够最大程度的保证这件事不被泄露出去,毕竟他不管是承认还是拒绝了,可鞥都会被外人所知,用徐州城内百姓的话说,打从陶谦时期,刺史府内就没有秘密。

  这可非常的怕人了,但是他明白这不是因为有人吃里扒外,而是就好像大将军府,盯着的眼睛太多了,所以府内有任何事情发生,都会被第一时间传到坊间,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而他和杨弘之间的这番交谈,也会有这样的可能性,所以他必须要以安全为主,绝不能发生任何的差池。

  而杨弘在想通了这一切之后,接下来的一切也就变得简单了,因为他清楚,文丑如果当真对广陵感兴趣的话,他应该会来见自己,或者说会找一个恰当的时间来与他谈这件事,可是自此之后近五天的时间过去了,文丑那边却毫无反应,这让杨弘怀疑起来,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杨弘咧了咧嘴,如果他真的从一开始就猜错了的话,那么这件事也就不用在保任何希望了,不会有任何结果,也不会有任何希望,他甚至打算直接让人去驿馆去见那信使,让他回去吧,庐江这件事他一句无能为力了。

  可是就当他派人过去的一刻,突然,文丑派人过来了,而且还是带了东西来,当他看到文丑送来的东西是搔杖的一刻,他沉默了。

  文丑的态度让杨弘非常忐忑,虽然他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各自可能,但是这样一个情况还是多少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文丑模棱两可的态度其实是最让人难熬,你说他同意吧,可那个态度不就是拒绝吗,可要说他拒绝了吧,可却又没有明确表态。

  返回厢房的路上,杨弘一直在揣测文丑这样一个反应的原因,他必须要明白文丑那一瞬间到底是怎么想的,但这显然很困难,可是文丑这样一个反应太难免太过异常了些,很快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些细节,比如说文丑表现出来的反应是极度不正常的,毕竟他这是给出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建议,可文丑的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拒绝同时也没有兴趣听下去,这说明了什么?

  一霎那,杨弘心头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文丑这哪里是没有兴趣了解这件事,他这是在掩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啊,或许冀州早就开始对广陵做出准备了,只是一直在暗中进行者,可自己突然的前来,却直接把冀州的计划给说了出来,这个时候文丑会这么想?

  他首先肯定以为是自己听到了什么风声,但是他的表现并没有吃惊或者害怕,这说明这件事就算是在冀州也一定是极度机密的事情,所以肯定不会出现泄漏消息这一情况,那么他随即出现的这个反应就一点都不奇怪了,反正再正常不过,为什么,因为攻打广陵如果是冀州最高机密的话,那么这个时候文丑就只能以这样的态度来反应,不承认也不否认。

  只要这样,像他才会不再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而文丑也能够最大程度的保证这件事不被泄露出去,毕竟他不管是承认还是拒绝了,可鞥都会被外人所知,用徐州城内百姓的话说,打从陶谦时期,刺史府内就没有秘密。

  这可非常的怕人了,但是他明白这不是因为有人吃里扒外,而是就好像大将军府,盯着的眼睛太多了,所以府内有任何事情发生,都会被第一时间传到坊间,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而他和杨弘之间的这番交谈,也会有这样的可能性,所以他必须要以安全为主,绝不能发生任何的差池。

  而杨弘在想通了这一切之后,接下来的一切也就变得简单了,因为他清楚,文丑如果当真对广陵感兴趣的话,他应该会来见自己,或者说会找一个恰当的时间来与他谈这件事,可是自此之后近五天的时间过去了,文丑那边却毫无反应,这让杨弘怀疑起来,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杨弘咧了咧嘴,如果他真的从一开始就猜错了的话,那么这件事也就不用在保任何希望了,不会有任何结果,也不会有任何希望,他甚至打算直接让人去驿馆去见那信使,让他回去吧,庐江这件事他一句无能为力了。

  可是就当他派人过去的一刻,突然,文丑派人过来了,而且还是带了东西来,当他看到文丑送来的东西是搔杖的一刻,他沉默了。

  文丑的态度让杨弘非常忐忑,虽然他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各自可能,但是这样一个情况还是多少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文丑模棱两可的态度其实是最让人难熬,你说他同意吧,可那个态度不就是拒绝吗,可要说他拒绝了吧,可却又没有明确表态。

  返回厢房的路上,杨弘一直在揣测文丑这样一个反应的原因,他必须要明白文丑那一瞬间到底是怎么想的,但这显然很困难,可是文丑这样一个反应太难免太过异常了些,很快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些细节,比如说文丑表现出来的反应是极度不正常的,毕竟他这是给出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建议,可文丑的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拒绝同时也没有兴趣听下去,这说明了什么?

  一霎那,杨弘心头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文丑这哪里是没有兴趣了解这件事,他这是在掩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啊,或许冀州早就开始对广陵做出准备了,只是一直在暗中进行者,可自己突然的前来,却直接把冀州的计划给说了出来,这个时候文丑会这么想?

  他首先肯定以为是自己听到了什么风声,但是他的表现并没有吃惊或者害怕,这说明这件事就算是在冀州也一定是极度机密的事情,所以肯定不会出现泄漏消息这一情况,那么他随即出现的这个反应就一点都不奇怪了,反正再正常不过,为什么,因为攻打广陵如果是冀州最高机密的话,那么这个时候文丑就只能以这样的态度来反应,不承认也不否认。

  只要这样,像他才会不再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而文丑也能够最大程度的保证这件事不被泄露出去,毕竟他不管是承认还是拒绝了,可鞥都会被外人所知,用徐州城内百姓的话说,打从陶谦时期,刺史府内就没有秘密。

  这可非常的怕人了,但是他明白这不是因为有人吃里扒外,而是就好像大将军府,盯着的眼睛太多了,所以府内有任何事情发生,都会被第一时间传到坊间,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而他和杨弘之间的这番交谈,也会有这样的可能性,所以他必须要以安全为主,绝不能发生任何的差池。

  而杨弘在想通了这一切之后,接下来的一切也就变得简单了,因为他清楚,文丑如果当真对广陵感兴趣的话,他应该会来见自己,或者说会找一个恰当的时间来与他谈这件事,可是自此之后近五天的时间过去了,文丑那边却毫无反应,这让杨弘怀疑起来,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杨弘咧了咧嘴,如果他真的从一开始就猜错了的话,那么这件事也就不用在保任何希望了,不会有任何结果,也不会有任何希望,他甚至打算直接让人去驿馆去见那信使,让他回去吧,庐江这件事他一句无能为力了。

  可是就当他派人过去的一刻,突然,文丑派人过来了,而且还是带了东西来,当他看到文丑送来的东西是搔杖的一刻,他沉默了。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