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寿春之战(12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都说帝王之家最无情!就算是父子兄弟,在皇权面前,兵戎相见者不知凡几,而大将军现在的嫡子中,类似的情况已经愈演愈烈,虽然很多人都说这一切的矛盾爆发点主要是因为立长立贤所引起,可是就算真的立长,难道袁氏兄弟就能够化干戈为玉帛,不争不抢了?

  不可能,在那个位置,谁放弃了谁就彻底认输了,再无翻身之日,在权利面前,别说还有机会,就是没机会,也都会最后一搏所以大将军在这件事情上,可以说已经做到了父亲能做到的最低限度,既然不可能阻止他们兄弟之间的争与夺,那么他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以这样的方式告诫他的子嗣们,不管到任何时候,都不能把屠刀挥向自己的骨肉兄弟。

  可以说这完全是迫于无奈的选择,而并非是大将军想到了什么美妙的化解办法,他不希望历史重演,更不希望手足相残,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大将军这是为了百年之后考虑,而换个角度来说,也足以说明大将军的野心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人之下这么简单,如果哪一天他走上了那个位置,那么千百年来发生的事情会不会同样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为争皇权,手足相残,而且他可有确信,大将军能保证立三公子,可是他能保证三公子继位之后不对他的两个哥哥下杀手吗?根本不可能,所以他现在做的这一切,是警告所有公子,同时也是教给三公子,日后不论到了任何时候,都要对他的哥哥手下留情。

  说实话,大将军身为人父,已经把自己能做到的都做到了,为了他的孩子们不手足相残,他能够放下与兄弟袁术多年来的恩怨,这一点换成其他人真的非常难得,可换个角度来说,那么帝王之家最无情这句话其实就是不成立的,因为兄弟之争绝非帝王家独有的产物,并非只只会出现在帝王之家,只是帝王家事更为人所熟知,更被百姓津津乐道罢了,所以在很多人眼中,帝王家根本就没有什么父子亲情,可是在寻常百姓之家,父子兄弟反目者同样比比皆是。

  如果民间都是父子子孝,只是帝王家没有亲情,那还举什么孝廉,都是孝廉,正因为能做到者稀少,所以才会举孝廉,选孝子入仕。

  可是现在他对救袁术是一点都提不起兴趣,本来他领命而来觉得这完全就是一桩美差,轻轻松松就能完成任务,还能获得极大的封赏,毕竟袁术可不是一般人,但是现在看来他所担忧寿春有人从中作梗的情况没有发生,他自己的心态反而发生了变化,马延咧了咧嘴,这也就是他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执行军令,不然的话,他现在啊干脆就待在西曲阳不走了,耗过时间,等曹操他们包围了寿春,他也就可以直接返回徐州了,到时候就说去晚了,肯定能够轻松过关。

  马延因为西曲阳百姓的反应算是对袁术彻底厌烦起来,在他眼里,城内百姓这个表现,这完全就是袁术的责任,毕竟他控制的不是整个天下,而只是寿春和庐江两郡,如果是地方官的原因,那么他没有及时察觉,进行惩处,导致民怨沸腾,他之过也。

  而如果地方官完全是按照袁术的命令执行,那么他就必须要为现在的一切承受他应有的恶果,而不是去邺城快活过完下半辈子,他的罪必须要赎,可是他只能想一想罢了,就算寿春百姓讨厌他,就算马延厌烦他,他都不能一直留在西曲阳,更不能不去管他的死活,可是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现在他们不是被困在西曲阳了吗,难道这不就是他所等待的机会吗?

  借口这不就有了吗?马延揉了揉脸庞,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需要仔细研究研究这件事情的可行性,如果可以的话,那么就这样一直拖着,什么雨势变小就行军,狗屁,什么时候雨彻底停了什么时候再向寿春行军,而且这路上但凡路况不好,无法赶路,那就拖着,反正就是一个字越晚到达寿春越好。

  人算不如天算,杨弘可谓是机关算尽,他把能想到的一切都想到了,可他却没想到文丑却派了这么一位耿直的中年将领,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就只能拭目以待了,毕竟现在这样的天气能不能够一直下去他可做不了决定。

  都说帝王之家最无情!就算是父子兄弟,在皇权面前,兵戎相见者不知凡几,而大将军现在的嫡子中,类似的情况已经愈演愈烈,虽然很多人都说这一切的矛盾爆发点主要是因为立长立贤所引起,可是就算真的立长,难道袁氏兄弟就能够化干戈为玉帛,不争不抢了?

  不可能,在那个位置,谁放弃了谁就彻底认输了,再无翻身之日,在权利面前,别说还有机会,就是没机会,也都会最后一搏所以大将军在这件事情上,可以说已经做到了父亲能做到的最低限度,既然不可能阻止他们兄弟之间的争与夺,那么他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以这样的方式告诫他的子嗣们,不管到任何时候,都不能把屠刀挥向自己的骨肉兄弟。

  可以说这完全是迫于无奈的选择,而并非是大将军想到了什么美妙的化解办法,他不希望历史重演,更不希望手足相残,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大将军这是为了百年之后考虑,而换个角度来说,也足以说明大将军的野心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人之下这么简单,如果哪一天他走上了那个位置,那么千百年来发生的事情会不会同样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为争皇权,手足相残,而且他可有确信,大将军能保证立三公子,可是他能保证三公子继位之后不对他的两个哥哥下杀手吗?根本不可能,所以他现在做的这一切,是警告所有公子,同时也是教给三公子,日后不论到了任何时候,都要对他的哥哥手下留情。

  说实话,大将军身为人父,已经把自己能做到的都做到了,为了他的孩子们不手足相残,他能够放下与兄弟袁术多年来的恩怨,这一点换成其他人真的非常难得,可换个角度来说,那么帝王之家最无情这句话其实就是不成立的,因为兄弟之争绝非帝王家独有的产物,并非只只会出现在帝王之家,只是帝王家事更为人所熟知,更被百姓津津乐道罢了,所以在很多人眼中,帝王家根本就没有什么父子亲情,可是在寻常百姓之家,父子兄弟反目者同样比比皆是。

  如果民间都是父子子孝,只是帝王家没有亲情,那还举什么孝廉,都是孝廉,正因为能做到者稀少,所以才会举孝廉,选孝子入仕。

  可是现在他对救袁术是一点都提不起兴趣,本来他领命而来觉得这完全就是一桩美差,轻轻松松就能完成任务,还能获得极大的封赏,毕竟袁术可不是一般人,但是现在看来他所担忧寿春有人从中作梗的情况没有发生,他自己的心态反而发生了变化,马延咧了咧嘴,这也就是他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执行军令,不然的话,他现在啊干脆就待在西曲阳不走了,耗过时间,等曹操他们包围了寿春,他也就可以直接返回徐州了,到时候就说去晚了,肯定能够轻松过关。

  马延因为西曲阳百姓的反应算是对袁术彻底厌烦起来,在他眼里,城内百姓这个表现,这完全就是袁术的责任,毕竟他控制的不是整个天下,而只是寿春和庐江两郡,如果是地方官的原因,那么他没有及时察觉,进行惩处,导致民怨沸腾,他之过也。

  而如果地方官完全是按照袁术的命令执行,那么他就必须要为现在的一切承受他应有的恶果,而不是去邺城快活过完下半辈子,他的罪必须要赎,可是他只能想一想罢了,就算寿春百姓讨厌他,就算马延厌烦他,他都不能一直留在西曲阳,更不能不去管他的死活,可是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现在他们不是被困在西曲阳了吗,难道这不就是他所等待的机会吗?

  借口这不就有了吗?马延揉了揉脸庞,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需要仔细研究研究这件事情的可行性,如果可以的话,那么就这样一直拖着,什么雨势变小就行军,狗屁,什么时候雨彻底停了什么时候再向寿春行军,而且这路上但凡路况不好,无法赶路,那就拖着,反正就是一个字越晚到达寿春越好。

  人算不如天算,杨弘可谓是机关算尽,他把能想到的一切都想到了,可他却没想到文丑却派了这么一位耿直的中年将领,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就只能拭目以待了,毕竟现在这样的天气能不能够一直下去他可做不了决定。都说帝王之家最无情!就算是父子兄弟,在皇权面前,兵戎相见者不知凡几,而大将军现在的嫡子中,类似的情况已经愈演愈烈,虽然很多人都说这一切的矛盾爆发点主要是因为立长立贤所引起,可是就算真的立长,难道袁氏兄弟就能够化干戈为玉帛,不争不抢了?

  不可能,在那个位置,谁放弃了谁就彻底认输了,再无翻身之日,在权利面前,别说还有机会,就是没机会,也都会最后一搏所以大将军在这件事情上,可以说已经做到了父亲能做到的最低限度,既然不可能阻止他们兄弟之间的争与夺,那么他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以这样的方式告诫他的子嗣们,不管到任何时候,都不能把屠刀挥向自己的骨肉兄弟。

  可以说这完全是迫于无奈的选择,而并非是大将军想到了什么美妙的化解办法,他不希望历史重演,更不希望手足相残,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大将军这是为了百年之后考虑,而换个角度来说,也足以说明大将军的野心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人之下这么简单,如果哪一天他走上了那个位置,那么千百年来发生的事情会不会同样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为争皇权,手足相残,而且他可有确信,大将军能保证立三公子,可是他能保证三公子继位之后不对他的两个哥哥下杀手吗?根本不可能,所以他现在做的这一切,是警告所有公子,同时也是教给三公子,日后不论到了任何时候,都要对他的哥哥手下留情。

  说实话,大将军身为人父,已经把自己能做到的都做到了,为了他的孩子们不手足相残,他能够放下与兄弟袁术多年来的恩怨,这一点换成其他人真的非常难得,可换个角度来说,那么帝王之家最无情这句话其实就是不成立的,因为兄弟之争绝非帝王家独有的产物,并非只只会出现在帝王之家,只是帝王家事更为人所熟知,更被百姓津津乐道罢了,所以在很多人眼中,帝王家根本就没有什么父子亲情,可是在寻常百姓之家,父子兄弟反目者同样比比皆是。

  如果民间都是父子子孝,只是帝王家没有亲情,那还举什么孝廉,都是孝廉,正因为能做到者稀少,所以才会举孝廉,选孝子入仕。

  可是现在他对救袁术是一点都提不起兴趣,本来他领命而来觉得这完全就是一桩美差,轻轻松松就能完成任务,还能获得极大的封赏,毕竟袁术可不是一般人,但是现在看来他所担忧寿春有人从中作梗的情况没有发生,他自己的心态反而发生了变化,马延咧了咧嘴,这也就是他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执行军令,不然的话,他现在啊干脆就待在西曲阳不走了,耗过时间,等曹操他们包围了寿春,他也就可以直接返回徐州了,到时候就说去晚了,肯定能够轻松过关。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