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寿春之战(129)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0-05 00:06:26 源网站:999文学
  文丑最怕那种听不进人劝的人,好在杨弘并不是这类人,在自己的劝说下,他的态度明显发生了改变,这无疑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结果,当然对于自己拉拢杨弘这件事情主公那边的态度会怎样,他不知晓,就算主公会不满,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比起冀州那些心高气傲的谋主们,显然他和杨弘相处的颇为融洽,尤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感受不到歧视,也许有人会说着是因为身份地位的悬殊,是杨弘现在有求于人,但是文人身上与生俱来的傲慢可不是想隐藏就能隐藏掉的,而在杨弘身上,他并没有看到,这或许才是文丑对他有好感的关键一点,不管他文丑的出身如何,最少相互尊重是最基本的,但是这么多年来,他只在杨弘身上感受到了这份尊重,在冀州则从未有过。

  对于这类政客来说,能有这样的表现不容易,最少比冀州那帮文人谋主强多了,反正文丑喜欢,甚至在几杯酒下肚,因为高兴,已经开始对杨弘推心置腹了:虽然杨弘一直额首称是,可是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一直待文丑彻底喝得酩酊大醉之后,杨弘让他的亲兵把他带离了回去,对于他的招揽,莫说其喝醉了,就算他没喝醉,杨弘也不可能给他任何实质性的保证,而他之前所有这一切的表现,说白了都是应付一下罢了,当然他也看得出文丑是真有这个心,不然也不会对他这样,摆出一副非常重视他的姿态,但这些对杨弘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义,马延才走,他就对自己谈这些,不管他是答应还是拒绝,到时候该如何面对袁术,又让袁术如何面对文丑?

  这不是变向恶心后将军吗,这样的事情他做不来,不管他对袁术多失望,但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他做不来。

  更何况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对于文丑的意图不太明白,他到底是为什么突然对自己说这番话,用意到底是什么,难道他不知道后将军和大将军的关系,那可是亲兄弟啊,虽然他们直接的关系非常不融洽,可既然袁绍能接后将军前往邺城,那么一旦后将军去了冀州谁又能知晓大将军会如何对待他的亲兄弟袁术呢?

  重用还是闲置?如果闲置,那么到时候他自然有办法谋得一个职位,如果是重用,那他现在的表态可能会让他在冀州寸步难行,不管他文丑在冀州混得如何风声再起,他都将寸步难行,这样的事情他能不考虑?

  可是文丑却好像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顾虑,这让杨弘倒吸一口冷气,因为这可能代表了袁术即使前往了冀州也不可能有翻身的希望,或者是文丑一厢情愿的认为,但以他的出身和他的政治眼光来说,他都不可能看穿似袁绍兄弟这样大家族的子弟到底在想什么。

  所以,他在当时的情况之下,首先完全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文丑对他说的这番话,完全是以他个人的身份,并非来自冀州和袁绍,如果是袁绍的意图,那他就非常被动了,甚至可以说必须要尽快做出回复,但如果是文丑的话,那么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这件事可以拖,拖到冀州也不会有问题,杨弘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办法蒙混过关。

  对付文丑这样的莽夫,拒绝的话只要不是直接拒绝,而是换一种说辞,就一定能够奏效,他有信心,而这样一来他不仅能够对袁术有所交代,同时也能让文丑安下心来,至于他之后会在冀州混个什么样的职位,其实他是没有考虑过的,或者说类似长史这样位高权重的职位想都不要想,当然如果能够有选择的话,大将军府他是不愿去的,属官对他的吸引力并不大,而坐冀州的地方官,刺史、郡守的可能性不大,最多不过就是个县令,他更没兴趣,所以说啊,他现在这样什么职位也不做是最好的选择了。

  这个选择会让他有更多的选择,可谓是立于不败之地,尤其是还能博得一个忠心之名,能够根据形势来选择,这可比现在直接作出转投冀州的决定更有意义。

  待文丑离开了,屋内就留下了杨弘一人,坐不住的他走出了屋外溜达起来,也许是喝酒的原因,他想到了一些人,张勋,这段时间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对于他的阵亡,杨弘别提多遗憾了,更对他宁死不屈而由衷佩服,如果让他面临生与死的考研,他都无法确定自己到底能否像他一样,而这或许就是他现在都不清楚他对袁术的忠诚度到底有多少,但因为张勋,却让他坚定了一点,那就是绝对不能轻易背叛,这是底线。

  而如今对于很多人来说,目光都盯着寿春,这将决定着天下最终的走势,可对于冀州来说,世子之争却是永恒不变的话题,而自从徐州之战结束之后,夺取了富饶的青州的袁绍俨然是当今天下的第一人,而他的嫡子们,更是一早就坐上了幽州和青州刺史,而这也代表着两人有了同时开府自置官属的资格。

  两人开始招募了不少各自的属官,不论是袁谭还是袁熙,当然也包括袁尚,但除了明面上的属官,还有暗中投效的冀州官员与大将军府属官,可以说三位公子的影响力已经深入到冀州每一寸土地,而同时也意味着明争暗斗从暗转明,更为激烈。

  此时冀州的情况,已经远远不是当初南阳、颍川和冀州世人之间的斗争,涉及到继承人的问题,赌的成份很大,因为一旦选择与站队错误,最后绝不会有好的结果,而这与当初的汉庭有着非常大的不同,虽然汉庭有今日,继承人是关键的原因,可是当时的情况却是宦党与外戚氏族之间的博弈,而最后却又是以宦党与外戚的双手失败告终。

  随着宦党与外戚的覆灭,只留下的氏族集团成为了大汉朝的中坚力量,权势熏天,而氏族集团又无法替代二党,致使汉室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反之氏族集团则开始了利益的摄取,袁绍可以说就是最大的代表。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世子的问题上发生在汉室的情况也同样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比起当初的三大势力之间的争夺,如今只剩下的氏族集团,却也开始分化,而且这样的分化不再像袁绍最初以地域划分,不同地域的氏族能够同仇敌忾,在世子的问题上,他们更多的是从自身利益出发,这完全超越了地域与派系。

  对于大多数氏族来说,他们必须要遵循的一条亘古不变的至理,那就是立嫡,所以袁谭就成为了他们支持的首选,而忠于袁绍的冀州官吏和世家们,则无疑会全力支持袁尚,最后剩下的一部分,两头都讨不到好甚至还有点热脸贴冷屁股的一部分人则自然而然去支持袁熙,只有袁熙上位他们才能有翻身的机会。

  可以说这一切绝对超乎袁绍意料之外,因为从他认为三子各据一州为刺史之时,他所想的不过就是希望通过这个机会让三个儿子能够得到锻炼,可是他却不知道三个儿子不仅得到了锻炼,还因此丰满了羽翼。

  现在三个儿子,可以说是不相伯仲,大有分庭抗礼之势,这也是刘澜最初所没有想到的结果,袁谭主要是世家,袁熙主要是地方官员,而袁尚是他喜爱,有他支持那么就等于有了部队的权利支持,而军权在手,其实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可是他们三人都明白一个道理,现在父亲喜欢老三不假,可如果有一天父亲不在支持老三而是选择支持他们其他任何一人,那么谁就有了压倒性的优势,反观袁尚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现在有父亲的支持是最牢靠又最不牢靠的,所以他对士卒的拉拢下了极大的功夫,审配对他的支持就是他努力的结果。

  而此刻在青州的袁谭,同样忧心忡忡,虽然世家支持他继位不假,但远离冀州,世家对他的支持是非常有限的,尤其是只有文官势力的支持,对他继位起到的作用真的一点都不大,而且还极易被撼动。

  为此他在徐州之战后就一直对未来感到忧心忡忡,尤其是三弟被封邺侯之后,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天子的挑拨离间,毕竟当年父亲可是同时请辞了太尉与邺侯的,但是这件事却对于父亲来说无疑是汉庭对小儿子的一种认可,有了这样的一个任命,在很多事情上袁绍便可以做的顺利成章,这让袁谭赶到害怕,甚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可是他如何才能扭转这样不利的局面呢,没有办法,因为他现在就是想回邺城也不可能,没有父亲的命令,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青州。

  房间里,袁谭坐在矮几前皱眉不展,必须要有所改变了,当然他所说的改变可不是要夺权,只不过是要学老三能通过拉拢世家为自己增加胜算罢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他要做的是刘辨而不是刘协。

  当然是宫变时的刘辨,当时的刘协不就有着军队的定力支持嘛,可最后呢,还不是被有世家支持的刘辨击败,在大将军的扶持下,刘辨继位,而他现在的情况完全和当年的情况一模一样,但是如果继续留在青州,他很害怕,所以他的改变更多的是对现状的改变,也就是说能够从青州返回邺城,只有在邺城,他才有信心最终战胜袁尚。

  不过在他的属官们的分析下,现在的大将军正处壮年,显然对于立世子并不急,现在这样的安排,虽然看起来是对袁尚公子的重用,可是就大将军这一系列的安排,更多的还是对三位公子的考验,甚至不排除是大将军用另外一种形式来做大对内部势力的制约,以达到内部的平衡。

  如今世家一边倒的支持刺史,大将军嘴上不说什么,可是他会不担心吗?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大将军就算是看重大公子,也绝对不会轻易表态,道理很明显,在大将军还没有确定世子的最终人选之前,大将军是绝对不会做出任何表态的,不然那时候冀州上下都支持刺史您,大将军还有其他选择吗?

  这个说法非常新颖,是袁谭之前所没有想到过的,但必须要说,也这番话让袁谭冷静下来,他说的有那么几分道理,现在他要做的首先就是沉得住气,绝不能太过着急,自乱阵脚,毕竟还没有尘埃落定,任何可能都会有。

  袁谭慢慢冷静下来,既然想通了,那么也就不在纠结于这个问题,看向了自己的尝试,问道:“对了,最佳有没有冀州那边传回来的消息,还有寿春的情况怎么样了?”

  长史回道:“有消息,不过都不算什么好消息,寿春估计难保了,张勋五万寿春军兵败被杀,而文丑则一直按兵不动,显然寿春军的局面已经到了十分恶劣的地步,就算他过去,也无法收拾残局。

  “唉,真没想到啊,叔父就这样败亡了?”袁谭听到这样的消息,不免唏嘘起来。

  尝试叹息一声,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已经尽力了,怎料到张勋却还是没能赶到萧县,反而还中了曹操的诡计,被伏身亡,这就是天数,非人力能够改变。”

  袁谭脸色稍微和缓一点,这个结果并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但是在叔父袁术这件事情上,他出力无疑最多,当然这完全是因为袁胤对他的那番保证,袁家人的支持对他来说甚至是对父亲来说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的,若非如此他是不会如此上心,甚至袁胤也不可能那么轻易就去了邺城见到了父亲,但他所付出的努力,最后却是这样一个结果,他都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了。

  本书来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