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寿春之战(13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0-07 00:00:29 源网站:云来阁
  天差地别,文丑非常激动,马上就能攻打广陵了,可杨弘却觉得事态已经变得非常严峻起来,可关键是他就算看穿了袁绍的想法,却又不能对他有任何的提示,反而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晓一样。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此刻的杨弘便是这样的一个表现,心中憋闷却还要强颜欢笑,他想找人说说,可眼前就一个文丑还什么都不敢说,就算是回到了厢房,难道就敢了吗,都是冀州的兵丁更是不敢胡言乱语。

  杨弘只能把一切都藏在心底,必须要说这次事件让他对袁绍有了新的认识,以往他更多觉得他和袁术兄弟二人都属于那种纨绔子弟,但是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他们兄弟不一样,甚至有着很大的区别,袁术是那种只看眼前的人,完全符合纨绔子弟及时行乐这一特性的,而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那就一定要做成,就算短时间内做不成,也必定会耿耿于怀,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去办成,这就是袁术,有时候你会觉得他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好像根本不考虑后果,想一出是一出,其实不然,因为这件事可能在很久以前他就要做了,只是那个时候没有成功,而现在就算时机依然不成熟,但是他一句有足够的能力去施行。

  最典型的几个例子,一个是打徐州另一个是称帝,袁术对徐州的渴望,从他自封徐州伯那天起,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拿下徐州了,很多人都会觉得那时候袁术没出兵,是因为南盟是因为公孙瓒的面子甚至是内部的反对,可是内部为何反对?

  因为匡亭的大败,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打徐州的胜算并不大,而且与其多一个仇人,不如留下刘澜这样的得力盟友,当时袁术因为各方压力和现实需求,只能被迫放弃了攻打徐州的念头,但是这个念头却一直牢牢在他心中,令辗转反侧,似袁术所出生的环境,只要他想得到的就没有得不到一说,可想当他被迫放弃攻打徐州之后是有多么的不甘心,而这才有了之后大举进犯徐州的情况发生。

  而与比较随性的袁术完全不同,袁绍做事比较喜好谋定后动,以前对他不是很了解,只觉得他应该会和袁术差不多,甚至在他眼中,似袁家这样的大族子弟都是袁术这个样子,当然他现在知道自己这是孤陋寡闻了,因为连他们兄弟都不同,这些世家子弟就更不可能都是一个样子,而这次可以知晓袁绍特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即使一早就已经有了决定,可是下面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这才是用兵的关键,不然军事行动都走漏消息,那这仗也就不用打了。

  就好像现在冀州说白了早就做好了攻打兖州的计划,可下面的人却什么都不知晓,如此隐蔽,如果冀州真的出兵兖州,那势必就能够杀曹操一个措手不及,而偏在此时,自己不知轻重送了那么一封信去冀州,袁绍看过之后又怎么可能轻易否决已经制定好的计划,非但没有改变打算,反而将计就计,做出了这么一个等待命令的指令,这样一来文丑在徐州肯定就会按照袁绍的意图做好出兵广陵的准备,那时,刘澜如临大敌,严阵以待,而曹操或许还想着浑水摸鱼呢,等他被袁绍突袭了之后,可能才会明白袁绍真正的意图,只是那个时候,可能一切都已经晚了。

  袁绍啊,这哪里会是印象中的纨绔子弟,他的心机,才是真正让他立足的原因,而这一点,则是袁术永远也学不会更学不来的。

  文丑有个习惯,就是平日少言寡语,可只要多喝那么几杯酒之后,话就特别多,而这样也会让他醒酒更快,不容易醉。而此时他对杨弘不断吐露着自己的想法,都说酒后吐真言,这一点杨弘是深信不疑的,治所令他没有想到的却是,他对颜良之死会如此耿耿于怀,他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替他报仇。

  天差地别,文丑非常激动,马上就能攻打广陵了,可杨弘却觉得事态已经变得非常严峻起来,可关键是他就算看穿了袁绍的想法,却又不能对他有任何的提示,反而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晓一样。

  此刻的杨弘便是这样的一个表现,心中憋闷却还要强颜欢笑,他想找人说说,可眼前就一个文丑还什么都不敢说,就算是回到了厢房,难道就敢了吗,都是冀州的兵丁更是不敢胡言乱语。

  杨弘只能把一切都藏在心底,必须要说这次事件让他对袁绍有了新的认识,以往他更多觉得他和袁术兄弟二人都属于那种纨绔子弟,但是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他们兄弟不一样,甚至有着很大的区别,袁术是那种只看眼前的人,完全符合纨绔子弟及时行乐这一特性的,而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那就一定要做成,就算短时间内做不成,也必定会耿耿于怀,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去办成,这就是袁术,有时候你会觉得他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好像根本不考虑后果,想一出是一出,其实不然,因为这件事可能在很久以前他就要做了,只是那个时候没有成功,而现在就算时机依然不成熟,但是他一句有足够的能力去施行。

  最典型的几个例子,一个是打徐州另一个是称帝,袁术对徐州的渴望,从他自封徐州伯那天起,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拿下徐州了,很多人都会觉得那时候袁术没出兵,是因为南盟是因为公孙瓒的面子甚至是内部的反对,可是内部为何反对?

  因为匡亭的大败,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打徐州的胜算并不大,而且与其多一个仇人,不如留下刘澜这样的得力盟友,当时袁术因为各方压力和现实需求,只能被迫放弃了攻打徐州的念头,但是这个念头却一直牢牢在他心中,令辗转反侧,似袁术所出生的环境,只要他想得到的就没有得不到一说,可想当他被迫放弃攻打徐州之后是有多么的不甘心,而这才有了之后大举进犯徐州的情况发生。

  而与比较随性的袁术完全不同,袁绍做事比较喜好谋定后动,以前对他不是很了解,只觉得他应该会和袁术差不多,甚至在他眼中,似袁家这样的大族子弟都是袁术这个样子,当然他现在知道自己这是孤陋寡闻了,因为连他们兄弟都不同,这些世家子弟就更不可能都是一个样子,而这次可以知晓袁绍特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即使一早就已经有了决定,可是下面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这才是用兵的关键,不然军事行动都走漏消息,那这仗也就不用打了。

  就好像现在冀州说白了早就做好了攻打兖州的计划,可下面的人却什么都不知晓,如此隐蔽,如果冀州真的出兵兖州,那势必就能够杀曹操一个措手不及,而偏在此时,自己不知轻重送了那么一封信去冀州,袁绍看过之后又怎么可能轻易否决已经制定好的计划,非但没有改变打算,反而将计就计,做出了这么一个等待命令的指令,这样一来文丑在徐州肯定就会按照袁绍的意图做好出兵广陵的准备,那时,刘澜如临大敌,严阵以待,而曹操或许还想着浑水摸鱼呢,等他被袁绍突袭了之后,可能才会明白袁绍真正的意图,只是那个时候,可能一切都已经晚了。

  袁绍啊,这哪里会是印象中的纨绔子弟,他的心机,才是真正让他立足的原因,而这一点,则是袁术永远也学不会更学不来的。

  文丑有个习惯,就是平日少言寡语,可只要多喝那么几杯酒之后,话就特别多,而这样也会让他醒酒更快,不容易醉。而此时他对杨弘不断吐露着自己的想法,都说酒后吐真言,这一点杨弘是深信不疑的,治所令他没有想到的却是,他对颜良之死会如此耿耿于怀,他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替他报仇。

  天差地别,文丑非常激动,马上就能攻打广陵了,可杨弘却觉得事态已经变得非常严峻起来,可关键是他就算看穿了袁绍的想法,却又不能对他有任何的提示,反而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晓一样。

  此刻的杨弘便是这样的一个表现,心中憋闷却还要强颜欢笑,他想找人说说,可眼前就一个文丑还什么都不敢说,就算是回到了厢房,难道就敢了吗,都是冀州的兵丁更是不敢胡言乱语。

  杨弘只能把一切都藏在心底,必须要说这次事件让他对袁绍有了新的认识,以往他更多觉得他和袁术兄弟二人都属于那种纨绔子弟,但是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他们兄弟不一样,甚至有着很大的区别,袁术是那种只看眼前的人,完全符合纨绔子弟及时行乐这一特性的,而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那就一定要做成,就算短时间内做不成,也必定会耿耿于怀,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去办成,这就是袁术,有时候你会觉得他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好像根本不考虑后果,想一出是一出,其实不然,因为这件事可能在很久以前他就要做了,只是那个时候没有成功,而现在就算时机依然不成熟,但是他一句有足够的能力去施行。

  最典型的几个例子,一个是打徐州另一个是称帝,袁术对徐州的渴望,从他自封徐州伯那天起,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拿下徐州了,很多人都会觉得那时候袁术没出兵,是因为南盟是因为公孙瓒的面子甚至是内部的反对,可是内部为何反对?

  因为匡亭的大败,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打徐州的胜算并不大,而且与其多一个仇人,不如留下刘澜这样的得力盟友,当时袁术因为各方压力和现实需求,只能被迫放弃了攻打徐州的念头,但是这个念头却一直牢牢在他心中,令辗转反侧,似袁术所出生的环境,只要他想得到的就没有得不到一说,可想当他被迫放弃攻打徐州之后是有多么的不甘心,而这才有了之后大举进犯徐州的情况发生。

  而与比较随性的袁术完全不同,袁绍做事比较喜好谋定后动,以前对他不是很了解,只觉得他应该会和袁术差不多,甚至在他眼中,似袁家这样的大族子弟都是袁术这个样子,当然他现在知道自己这是孤陋寡闻了,因为连他们兄弟都不同,这些世家子弟就更不可能都是一个样子,而这次可以知晓袁绍特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即使一早就已经有了决定,可是下面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这才是用兵的关键,不然军事行动都走漏消息,那这仗也就不用打了。

  就好像现在冀州说白了早就做好了攻打兖州的计划,可下面的人却什么都不知晓,如此隐蔽,如果冀州真的出兵兖州,那势必就能够杀曹操一个措手不及,而偏在此时,自己不知轻重送了那么一封信去冀州,袁绍看过之后又怎么可能轻易否决已经制定好的计划,非但没有改变打算,反而将计就计,做出了这么一个等待命令的指令,这样一来文丑在徐州肯定就会按照袁绍的意图做好出兵广陵的准备,那时,刘澜如临大敌,严阵以待,而曹操或许还想着浑水摸鱼呢,等他被袁绍突袭了之后,可能才会明白袁绍真正的意图,只是那个时候,可能一切都已经晚了。

  袁绍啊,这哪里会是印象中的纨绔子弟,他的心机,才是真正让他立足的原因,而这一点,则是袁术永远也学不会更学不来的。

  文丑有个习惯,就是平日少言寡语,可只要多喝那么几杯酒之后,话就特别多,而这样也会让他醒酒更快,不容易醉。而此时他对杨弘不断吐露着自己的想法,都说酒后吐真言,这一点杨弘是深信不疑的,治所令他没有想到的却是,他对颜良之死会如此耿耿于怀,他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替他报仇。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