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寿春之战(13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二人现在的处境非常尴尬,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都想着一口将他们吃掉,覆军杀将,熟读齐孙子的纪灵当然非常了解全歼敌军这一说法正是出自齐孙子,可熟知齐孙子的纪灵却想到到自己有一天会落得这样一个被覆军杀将,全军歼灭的结局,难道自己也要继张勋之后落得一个战死沙场的结局吗?这样一个恐怕的想法一经出现在心头,他就在也按耐不住了。

  焦躁不安,必须要尽快想出一个办法来解决现在的尴尬局面,不然一旦被徐州军合围,其严重性不言而喻。

  “怪不得我们能如此顺利逃出来,原来徐州军一早就部署好了,要在此处彻底消灭我们。”刘勋一直以为徐州军攻打庐江没有全军出击,更多还是因为庐江城墙塌陷的空隙就那么大,全过来没有意义,反而不如选择精锐前来猛攻,但现在看来他们肯定已经料到了在猛攻的时候,他和纪灵多半会放弃庐江,而为何会出现现在这样一个局面,说白了就是徐州军同时在两处设防,而恰好却是在他们现在所逃走的必经之路北面和西面,这也算是艺高人胆大了,活着说人家一早就判断出他们不会朝南门撤退,所以他们不管是向北还是向西撤退,最后都会是现在这样的一个结果。

  刘勋一拔佩剑,面孔狰狞着对纪灵说,道:“老纪,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徐州军不给我们活路,那我们就在这里与他们决一死战,杀出一条生路来。”

  “杀出一条生路?谈何容易?”纪灵苦笑一声,脸上满是无助之色,道:“我们又不是美玉与徐州军正面对垒过,可结果呢,连番交战之后全部落败,前前后后光是死伤没有七八万人也有四五万人了吧,现在我军新败,在这里仓促之间与徐州军决一死战,你说我们的胜算能有多大,只怕我们在此拼命,反而是徐州军巴不得见到的结果。”

  “那你说还能怎么办?难不成再向南逃,可向南还能逃到哪里去,别忘了这一路向南最后不过同样是一条绝路。”

  刘勋在夜色之中看了南方一眼,哪里绝对不会是生路,反而是一条绝境,是死路,如果纪灵真要走那里,他是绝对不会与他同行的。此刻他的眼中已经透出了一丝恐惧,他是不会这样就去送死的,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与其和你一同南下最后被徐州军追上,最终难免一死,这样等死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要自己掌握主动,绝不等死,哪怕最后战死了,也是堂堂正正的战死沙场!”他这算是对纪灵最后的告之,如果他愿意留下来与他一同并肩作战那么最好不过,可如果他要向南逃,那他也不会拦着,只不过他们二人是早死与晚死的结局,不会有任何改变。

  纪灵没想到刘勋会变得如此激动,反应激烈,这完全不像平日里刘勋的样子,多半是现在的处境加上庐江失守造成的,他这哪里是搏命,简直就是自暴自弃,果然他还是战事参与的少,败仗也吃的少,没经历过这样大的打击,这一刻他竟然想到了项羽,可以说刘勋的情况有点这个样子,内心承受不住了,他大吼一声:“刘勋,你别傻了,寿春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不缺你这一个,你想搏命的心情我理解,但是现在还不到时候,现在最要紧的是保命,刘郡守,听我一句,现在活命最比什么都要紧,搏命很简单,做出这样的决定更简单,可是你不为自己着想,不为身边这几万条性命考虑吗?现在不仅是为了你自己要活下来,还要为了这三万人,为了家里的亲人活下来,更要为那些战死的同袍活下来,只有活下来,日后才会有复仇的一天!”

  纪灵参加过的战斗太多了,没有常胜的将军,在他的战斗生涯中,比现在危机的时刻更危险的情况多得多,可他还不是活了下来,而那些曾经没有把他逼死之人,最后都成了他的刀下亡魂,当然除了曹军和徐州军,可是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天不死,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子,谁又说的准呢?但这个的一幕,刘勋却很少碰到,但他那强大的自尊心却让他接受不了了,这正是他缺少承受失败的抗压能力,不然也不会因为一次失败就寻死觅活的,如果当年高祖和刘勋现在的情况一样,那还能有大汉朝?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刘勋沉默了下来,沉声,道:“纪将军这番话让我茅塞顿开,是啊,今日我们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可是我们向南逃的话,最后还不是一个死吗?”

  二人现在的处境非常尴尬,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都想着一口将他们吃掉,覆军杀将,熟读齐孙子的纪灵当然非常了解全歼敌军这一说法正是出自齐孙子,可熟知齐孙子的纪灵却想到到自己有一天会落得这样一个被覆军杀将,全军歼灭的结局,难道自己也要继张勋之后落得一个战死沙场的结局吗?这样一个恐怕的想法一经出现在心头,他就在也按耐不住了。

  焦躁不安,必须要尽快想出一个办法来解决现在的尴尬局面,不然一旦被徐州军合围,其严重性不言而喻。

  “怪不得我们能如此顺利逃出来,原来徐州军一早就部署好了,要在此处彻底消灭我们。”刘勋一直以为徐州军攻打庐江没有全军出击,更多还是因为庐江城墙塌陷的空隙就那么大,全过来没有意义,反而不如选择精锐前来猛攻,但现在看来他们肯定已经料到了在猛攻的时候,他和纪灵多半会放弃庐江,而为何会出现现在这样一个局面,说白了就是徐州军同时在两处设防,而恰好却是在他们现在所逃走的必经之路北面和西面,这也算是艺高人胆大了,活着说人家一早就判断出他们不会朝南门撤退,所以他们不管是向北还是向西撤退,最后都会是现在这样的一个结果。

  刘勋一拔佩剑,面孔狰狞着对纪灵说,道:“老纪,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徐州军不给我们活路,那我们就在这里与他们决一死战,杀出一条生路来。”

  “杀出一条生路?谈何容易?”纪灵苦笑一声,脸上满是无助之色,道:“我们又不是美玉与徐州军正面对垒过,可结果呢,连番交战之后全部落败,前前后后光是死伤没有七八万人也有四五万人了吧,现在我军新败,在这里仓促之间与徐州军决一死战,你说我们的胜算能有多大,只怕我们在此拼命,反而是徐州军巴不得见到的结果。”

  “那你说还能怎么办?难不成再向南逃,可向南还能逃到哪里去,别忘了这一路向南最后不过同样是一条绝路。”

  刘勋在夜色之中看了南方一眼,哪里绝对不会是生路,反而是一条绝境,是死路,如果纪灵真要走那里,他是绝对不会与他同行的。此刻他的眼中已经透出了一丝恐惧,他是不会这样就去送死的,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与其和你一同南下最后被徐州军追上,最终难免一死,这样等死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要自己掌握主动,绝不等死,哪怕最后战死了,也是堂堂正正的战死沙场!”他这算是对纪灵最后的告之,如果他愿意留下来与他一同并肩作战那么最好不过,可如果他要向南逃,那他也不会拦着,只不过他们二人是早死与晚死的结局,不会有任何改变。

  纪灵没想到刘勋会变得如此激动,反应激烈,这完全不像平日里刘勋的样子,多半是现在的处境加上庐江失守造成的,他这哪里是搏命,简直就是自暴自弃,果然他还是战事参与的少,败仗也吃的少,没经历过这样大的打击,这一刻他竟然想到了项羽,可以说刘勋的情况有点这个样子,内心承受不住了,他大吼一声:“刘勋,你别傻了,寿春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不缺你这一个,你想搏命的心情我理解,但是现在还不到时候,现在最要紧的是保命,刘郡守,听我一句,现在活命最比什么都要紧,搏命很简单,做出这样的决定更简单,可是你不为自己着想,不为身边这几万条性命考虑吗?现在不仅是为了你自己要活下来,还要为了这三万人,为了家里的亲人活下来,更要为那些战死的同袍活下来,只有活下来,日后才会有复仇的一天!”

  纪灵参加过的战斗太多了,没有常胜的将军,在他的战斗生涯中,比现在危机的时刻更危险的情况多得多,可他还不是活了下来,而那些曾经没有把他逼死之人,最后都成了他的刀下亡魂,当然除了曹军和徐州军,可是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天不死,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子,谁又说的准呢?但这个的一幕,刘勋却很少碰到,但他那强大的自尊心却让他接受不了了,这正是他缺少承受失败的抗压能力,不然也不会因为一次失败就寻死觅活的,如果当年高祖和刘勋现在的情况一样,那还能有大汉朝?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刘勋沉默了下来,沉声,道:“纪将军这番话让我茅塞顿开,是啊,今日我们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可是我们向南逃的话,最后还不是一个死吗?”

  二人现在的处境非常尴尬,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都想着一口将他们吃掉,覆军杀将,熟读齐孙子的纪灵当然非常了解全歼敌军这一说法正是出自齐孙子,可熟知齐孙子的纪灵却想到到自己有一天会落得这样一个被覆军杀将,全军歼灭的结局,难道自己也要继张勋之后落得一个战死沙场的结局吗?这样一个恐怕的想法一经出现在心头,他就在也按耐不住了。

  焦躁不安,必须要尽快想出一个办法来解决现在的尴尬局面,不然一旦被徐州军合围,其严重性不言而喻。

  “怪不得我们能如此顺利逃出来,原来徐州军一早就部署好了,要在此处彻底消灭我们。”刘勋一直以为徐州军攻打庐江没有全军出击,更多还是因为庐江城墙塌陷的空隙就那么大,全过来没有意义,反而不如选择精锐前来猛攻,但现在看来他们肯定已经料到了在猛攻的时候,他和纪灵多半会放弃庐江,而为何会出现现在这样一个局面,说白了就是徐州军同时在两处设防,而恰好却是在他们现在所逃走的必经之路北面和西面,这也算是艺高人胆大了,活着说人家一早就判断出他们不会朝南门撤退,所以他们不管是向北还是向西撤退,最后都会是现在这样的一个结果。

  刘勋一拔佩剑,面孔狰狞着对纪灵说,道:“老纪,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徐州军不给我们活路,那我们就在这里与他们决一死战,杀出一条生路来。”

  “杀出一条生路?谈何容易?”纪灵苦笑一声,脸上满是无助之色,道:“我们又不是美玉与徐州军正面对垒过,可结果呢,连番交战之后全部落败,前前后后光是死伤没有七八万人也有四五万人了吧,现在我军新败,在这里仓促之间与徐州军决一死战,你说我们的胜算能有多大,只怕我们在此拼命,反而是徐州军巴不得见到的结果。”

  “那你说还能怎么办?难不成再向南逃,可向南还能逃到哪里去,别忘了这一路向南最后不过同样是一条绝路。”

  刘勋在夜色之中看了南方一眼,哪里绝对不会是生路,反而是一条绝境,是死路,如果纪灵真要走那里,他是绝对不会与他同行的。此刻他的眼中已经透出了一丝恐惧,他是不会这样就去送死的,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与其和你一同南下最后被徐州军追上,最终难免一死,这样等死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要自己掌握主动,绝不等死,哪怕最后战死了,也是堂堂正正的战死沙场!”他这算是对纪灵最后的告之,如果他愿意留下来与他一同并肩作战那么最好不过,可如果他要向南逃,那他也不会拦着,只不过他们二人是早死与晚死的结局,不会有任何改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