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寿春之战(147)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徐庶非常又耐心听着温恢的分析,不管他说的对不对,最少他是有认真的思考,这一点让徐庶甚至有些恍惚,想起了自己当年在主公帐前时的样子,不管自己的分析是漏洞百出还是无懈可击,刘澜不仅不会打断他而且全程都在认真聆听,这对他的自信有着很大的帮助,对他日后的成长在他看来更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所以在温恢说出韩珩这一封书信如果只是为了迷惑主公,那么他给自己传书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就算自己与主公有那么一层特殊的关系,可是想要通过这么一封书信就想扰乱我们既定的防御部署,他未免也太高看我了。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徐庶笑呵呵的拍了拍温恢的肩膀,道:“依我看啊,他对你还是很了解的,最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你看,你这不就把韩珩这封书信拿来给我看了吗?”

  “可是……”温恢立时就急了起来,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可却发现好像还真就如徐庶说的那样,自己已经按照韩珩所希望的那样在做了。

  “你是极为精明的年轻人,也有着自己独到的判断,但是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已经早脱离了你以往所处的环境,相对单纯的人和事,而现在你所处的环境,似这等尔虞我诈的情况,日后只会更多,而那个时候如果我并不在你身边,就还能求助谁?谁都无法求助,你只能通过你自己来分析和判断你接受到的消息是真是假,他们给你的意图到底是要打算做什么,其实你已经做的非常好了,因为你在思考。”

  徐庶充分肯定了温恢,虽然他还有着诸多不足,但这些不是学识和能力上的不足,只是经验上的欠缺,而这些是可以很快得到提高和锻炼的,他相信用不了多久,温恢会脱胎换骨,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军师,但是卑职还是有一点必须要说出来,不管对错,这是我的一些想法。”徐庶这番话说完,说白了就是撵人了,可温恢不想就这样回去,最少也要把自己所想都说出来,不然就这样回去太不甘心了,不吐不快是现在他最想要做的事。

  “你说。”温恢所谓的消息,只是从韩珩这封书信得来,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好像还真发现了什么,可是就这样一封书信他又能有什么发现呢,他有些好奇,当然如果是老调重弹,那就没多少意义了。

  “军师,您说的这些都对,但是首先卑职必须要弄清楚几点疑惑,不然卑职是一定不会就这样回去的,首先是这封书信,韩珩的目的是什么,以他一个幽州别驾来说,如此隐秘的消息肯定不可能是他能够得知的,那么他这封书信的目的也就是说他背后之人是谁?”

  “还有呢?”他能有疑问是好事,既然他提出来了,而徐庶对他的印象又好,甚至在这一刻都有把他收为弟子的想法,那么在这个时候为其解惑又何尝不可,当然首先他要先听听他的这些疑惑到底都是些什么。

  “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温恢很认真很严肃的说道:“第一个疑惑,不管这背后是谁主使,那第二个疑惑包括接下来第三个疑惑这一计划一旦成功或者失败之后对他们又能有什么收获?”

  温恢是在很认真的想过这三大疑惑之后才决定来见徐庶的,或者说他完全是在自己仔细分析之后得出的冀州不会来犯广陵的结论,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贸然而来,所以当徐庶几乎全盘否定了他的想法之后,他在心中有重新思考自己之前所想的一切,但是他最后却发现自己所想好像并没有错误,反而可能性更大。

  “背后的主使,这封信的目的,目的达成对冀州有和好处或不利?失败又有何好处或不利?”徐庶逐一回答他:“既然他乃幽州别驾,那自然就是刺史袁熙的属官,背后之人十有八九袁熙甚至袁绍,至于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那就再简单不过了,就是要扰乱我们,你说如果这封书信被主公看到,那么最多只会……”徐庶说到这里,突然怔住了,他好像忽然明白了温恢为何如此迫不及待的来见自己了,因为这封书信的意义对于冀州来说,或许是为了起到迷惑的作用,毕竟先有王修带着冀州驻防高邮即将攻打广陵后又出现了韩珩这样一封书信,可是当温恢提出了他自己的想法和疑惑时他却突然发现这封书信好像确实来的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不管他背后代表着谁,是谁指使,当这封书信达到主公的案前,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主公绝对不会因为这样一封书信而去改变已经决定了的部署,所以防御冀州军依然是会继续执行,并不会受到这封书信的干扰。

  所以温恢才会怀疑这封书信背后的主使到底是谁,因为他要通过韩珩传来的这封书信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既然无法改变他们的既定部署,那么也就衍生出来了第三个问题,这件事成功与失败会对韩珩和他的背后之人甚至是冀州有什么样的好处和不利呢?

  徐庶非常又耐心听着温恢的分析,不管他说的对不对,最少他是有认真的思考,这一点让徐庶甚至有些恍惚,想起了自己当年在主公帐前时的样子,不管自己的分析是漏洞百出还是无懈可击,刘澜不仅不会打断他而且全程都在认真聆听,这对他的自信有着很大的帮助,对他日后的成长在他看来更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所以在温恢说出韩珩这一封书信如果只是为了迷惑主公,那么他给自己传书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就算自己与主公有那么一层特殊的关系,可是想要通过这么一封书信就想扰乱我们既定的防御部署,他未免也太高看我了。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徐庶笑呵呵的拍了拍温恢的肩膀,道:“依我看啊,他对你还是很了解的,最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你看,你这不就把韩珩这封书信拿来给我看了吗?”

  “可是……”温恢立时就急了起来,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可却发现好像还真就如徐庶说的那样,自己已经按照韩珩所希望的那样在做了。

  “你是极为精明的年轻人,也有着自己独到的判断,但是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已经早脱离了你以往所处的环境,相对单纯的人和事,而现在你所处的环境,似这等尔虞我诈的情况,日后只会更多,而那个时候如果我并不在你身边,就还能求助谁?谁都无法求助,你只能通过你自己来分析和判断你接受到的消息是真是假,他们给你的意图到底是要打算做什么,其实你已经做的非常好了,因为你在思考。”

  徐庶充分肯定了温恢,虽然他还有着诸多不足,但这些不是学识和能力上的不足,只是经验上的欠缺,而这些是可以很快得到提高和锻炼的,他相信用不了多久,温恢会脱胎换骨,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军师,但是卑职还是有一点必须要说出来,不管对错,这是我的一些想法。”徐庶这番话说完,说白了就是撵人了,可温恢不想就这样回去,最少也要把自己所想都说出来,不然就这样回去太不甘心了,不吐不快是现在他最想要做的事。

  “你说。”温恢所谓的消息,只是从韩珩这封书信得来,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好像还真发现了什么,可是就这样一封书信他又能有什么发现呢,他有些好奇,当然如果是老调重弹,那就没多少意义了。

  “军师,您说的这些都对,但是首先卑职必须要弄清楚几点疑惑,不然卑职是一定不会就这样回去的,首先是这封书信,韩珩的目的是什么,以他一个幽州别驾来说,如此隐秘的消息肯定不可能是他能够得知的,那么他这封书信的目的也就是说他背后之人是谁?”

  “还有呢?”他能有疑问是好事,既然他提出来了,而徐庶对他的印象又好,甚至在这一刻都有把他收为弟子的想法,那么在这个时候为其解惑又何尝不可,当然首先他要先听听他的这些疑惑到底都是些什么。

  “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温恢很认真很严肃的说道:“第一个疑惑,不管这背后是谁主使,那第二个疑惑包括接下来第三个疑惑这一计划一旦成功或者失败之后对他们又能有什么收获?”

  温恢是在很认真的想过这三大疑惑之后才决定来见徐庶的,或者说他完全是在自己仔细分析之后得出的冀州不会来犯广陵的结论,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贸然而来,所以当徐庶几乎全盘否定了他的想法之后,他在心中有重新思考自己之前所想的一切,但是他最后却发现自己所想好像并没有错误,反而可能性更大。

  “背后的主使,这封信的目的,目的达成对冀州有和好处或不利?失败又有何好处或不利?”徐庶逐一回答他:“既然他乃幽州别驾,那自然就是刺史袁熙的属官,背后之人十有八九袁熙甚至袁绍,至于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那就再简单不过了,就是要扰乱我们,你说如果这封书信被主公看到,那么最多只会……”徐庶说到这里,突然怔住了,他好像忽然明白了温恢为何如此迫不及待的来见自己了,因为这封书信的意义对于冀州来说,或许是为了起到迷惑的作用,毕竟先有王修带着冀州驻防高邮即将攻打广陵后又出现了韩珩这样一封书信,可是当温恢提出了他自己的想法和疑惑时他却突然发现这封书信好像确实来的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不管他背后代表着谁,是谁指使,当这封书信达到主公的案前,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主公绝对不会因为这样一封书信而去改变已经决定了的部署,所以防御冀州军依然是会继续执行,并不会受到这封书信的干扰。

  所以温恢才会怀疑这封书信背后的主使到底是谁,因为他要通过韩珩传来的这封书信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既然无法改变他们的既定部署,那么也就衍生出来了第三个问题,这件事成功与失败会对韩珩和他的背后之人甚至是冀州有什么样的好处和不利呢?

  徐庶非常又耐心听着温恢的分析,不管他说的对不对,最少他是有认真的思考,这一点让徐庶甚至有些恍惚,想起了自己当年在主公帐前时的样子,不管自己的分析是漏洞百出还是无懈可击,刘澜不仅不会打断他而且全程都在认真聆听,这对他的自信有着很大的帮助,对他日后的成长在他看来更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所以在温恢说出韩珩这一封书信如果只是为了迷惑主公,那么他给自己传书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就算自己与主公有那么一层特殊的关系,可是想要通过这么一封书信就想扰乱我们既定的防御部署,他未免也太高看我了。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徐庶笑呵呵的拍了拍温恢的肩膀,道:“依我看啊,他对你还是很了解的,最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你看,你这不就把韩珩这封书信拿来给我看了吗?”

  “可是……”温恢立时就急了起来,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可却发现好像还真就如徐庶说的那样,自己已经按照韩珩所希望的那样在做了。

  “你是极为精明的年轻人,也有着自己独到的判断,但是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已经早脱离了你以往所处的环境,相对单纯的人和事,而现在你所处的环境,似这等尔虞我诈的情况,日后只会更多,而那个时候如果我并不在你身边,就还能求助谁?谁都无法求助,你只能通过你自己来分析和判断你接受到的消息是真是假,他们给你的意图到底是要打算做什么,其实你已经做的非常好了,因为你在思考。”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