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寿春之战(150)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比起一夜便飞黄腾达,成为袁熙心腹重臣的韩衍,温恢到头来却什么都没落着,可与徐庶攀上关系,随时请教甚至是聆听教诲,却是主公任何封赏都比拟不来的,就好像这次数学事件,他一天一夜想明白的道理说白了只是真相的冰山一角,可是当军师把真相都说出来的那时,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幼稚,还好没有夜郎自大,可这也让他越发对军师敬重了。

  而且这封回信,如果让他自己去写的话,还真的就难住他了,不知道该如何下笔,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度无法把握,更确切的说这个度是他这个年轻的年轻人都没法把握的,写的太多容易不行容易被人看穿,写的太少又容易被误会,现在看着军师亲自草拟的文章,那才叫一个敲到好处,不仅把传递了不会支持曹操的想法,还没把主公的底线透露给袁绍,什么叫滴水不漏,这才叫滴水不漏。

  他现在经过军师的提醒,已经明白了主公的想法以及底线是什么,可是冀州却不知晓啊,而现在这封信,如果说多了,那袁绍必然不会同意,就算有消灭曹操的可能,但他也不会坐视主公在南方做大,和他隔江而治的情况出现,这才是真正的后患无穷,那时袁绍不仅不会攻打曹操,还会不遗余力的来犯广陵,若这封书信真这么写,不仅毫无意义,反而还害了广陵。

  可这封信透露的少了,那么双方就会在不断试探各自的底线,直到最后达成自己的需要和目的,可不敢是谁让步,就算最后都让步,那么从广陵到邺城,这一来一回,不知要浪费多久的时间,那时可能就算能谈成,袁绍也不会再谈了,一旦消息泄露出去,那袁绍可不就彻底失去了立于不败之地的位置了?

  他现在脚踩两条船,曹操和刘澜二人随便挑,说白了就是一挪脚的事儿,甚至他根本就不害怕曹操和刘澜能达成什么协议,因为曹操不会,也没那个胆子,而刘澜就算想,袁绍也能用各种压力与利益把他绑在自己的战场上,这一切是刘澜所无法给予曹操的,可袁绍却能。

  还有一点,这世上说起谍子探马打探消息,可能会有人觉得刘澜的探子效率最高,其实大错特错,他的内卫,不过只是在使用信鸽上快人一步,别人看到的是十天前的消息,他看到的是五天前的消息,所有者是他的优势,但现如今袁绍在信鸽培育方面虽然不如刘澜,可是有了夏侯惇用鹞鹰在徐州大肆搜捕信鸽之后,这一办法早就为袁绍所掌握,在加上许都内部他的暗探,暗中收买的密探以及一早投诚甚至是朝情慕楚的那些大臣们,为他提供了许都足够多的情报,许都有什么风吹草动,消息转天就都放在了袁绍的案几前,就算是曹操又纳了哪房小妾,夜晚在哪里休息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所以曹操想和刘澜搞什么鬼,根本就瞒不过他。

  他的底气就是这张牌,当然河内这是特例,因为曹操在外征战,如果他是从许都出兵的话,别说他就算是占据河内军了,就算是攻打河内军了都没门。

  书信就这么送了出去,袁绍期盼着与刘澜的合作,最少也要得到他袖手旁观的保证,虽然王修已经见过了,但是有些事还是有个凭证为好,当然了在这个时候他选择与刘澜合作,看起来是因为曹操吃里扒外,夺取了河内,可换言之在他眼里,和他斗了多年的刘澜最少还算光明磊落,这样的人不好对付,但也好对付。

  可是曹操不同,狡猾如狐,贪婪似狼,养不熟的白眼狼,对他表面一套,北地一套的做法,袁绍已经忍够了,兄弟反目有时候可比仇人见面更眼红,最少仇人是因为大家本就在对立面,就算斗败了,不仅落个高兴,甚至可能还会给予他足够的尊重,毕竟大家是对手嘛,你死我活正常不过。

  可这兄弟反目就不同了,背地里什么阴损的勾当都能做出来,不仅让你恶心,更让你毫无防备,大将军差点旁落是如此,河内陷落也是如此,什么是卑鄙,这才是卑职,如果问他现在最恨的是谁,不是刘澜,他和刘澜本来就是仇人见面,没什么可恨的,你杀我我杀你正常,谁被杀那是对方更有能耐,这一点气量他还是有的,可是对曹操就不一样了,小动作不断,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人。

  他现在恨很急了曹操,完全就像当年对袁术,可不管他和袁术再如何,说白了他们打小对付,就是仇敌,斗到头,他胜了,袁术也甘愿认输,那他也吧是小肚鸡肠之辈,完全可以做到不计前嫌,但曹操不一样啊,他们是近三十年的发小老友,如果没有袁绍,凭他曹操拿什么去讨董,如果不是他袁绍,他不过就是东郡太守,如果不是他,他拿什么当上兖州太守,政令都不会出东郡郡,其它各郡各县那可都是他曹操的人,结果让他处理张邈还敢拒绝他,那个时候他还能理解,可是当张邈反叛,兖州大乱,袁绍虽然怪他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可也还是没有怪罪他,愿意接受他来冀州,但没想到他却最后战胜了吕布,这样一来兖州把他彻底掌控,反而他则彻底失去了对兖州的控制权。

  他忍了,谁让大家是兄弟呢,袁氏兄弟哥哥当他是仇敌是外人,可我有你阿瞒一个兄弟拿我是自己人足矣,但是他错了,曹操翅膀硬了,居然用一个太尉让他屈居其后,这算什么,无耻,卑鄙,是狼子野心。

  袁绍的个性就是这样,猜忌也自私,在他眼中,从小就是他的跟班的曹操完全就像是他的玩物,布偶,他除了顺从就只能顺从,自己让他做什么他就必须要做什么,想把他打扮成什么样就能打扮成什么样,他如果要反抗要反对,绝对不允许,这会被他视作是对自己权威的挑战,而曹操已经屡次三番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

  当他一次次试探着袁绍的底线之时,终于把袁绍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我能让你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也同样能在你觉得自己翅膀硬了的时候,把你打回原形,袁绍的愤怒不是因为一个小小的河内,更不是因为河内那几万人,也不是区区太尉对他的羞辱,而是他的背叛是袁绍所不能接受的,这个世界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唯独你曹操不行!

  你是我的朋友,你是我的发小,你更是我的兄弟,谁背叛我都行,他都不在乎,就算是文丑颜良都成,可唯独你曹操背叛不行!

  在袁绍眼中曹操所欠他的,是其一辈子就算赔上性命都还不完的,可是在曹操眼中是这个样子吗,在曹操眼中他欠袁绍吗?

  讨董是他筹集的资金和家乡包括家族组成的乡勇出的兵,与你袁绍何干,讨董檄文最早出于桥瑁,但形成规模被世人知晓的却是他与你袁绍何干?东郡太守是袁绍表奏,可前提是他征缴匈奴和黑山军的功劳,至于州牧,那是剿灭了黄巾,可他这个州牧,政令不出东郡一城,说白了就是光杆司令。

  结果他这个光杆司令,却被要求去杀掉张邈,张邈在兖州的地位是他这样的小辈能杀的?人家是八厨之一,在兖州人家的声望才是真正的州牧,在人家的地盘上想动他,他曹操得先死,就算成功了,到时候也是他曹操被抱负而死。

  可是袁绍不听这些,结果把张邈逼反了,他最后夺取了兖州,战胜了张邈和吕布,如果有什么地方承了袁绍的情,那多半就是朱灵带着他的本部人马对自己的投诚,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其他。

  对,还有徐州之战,他替父报仇,可朱灵却不是因这件事到了兖州,而是在这之前的匡亭一战,所以说你做出的这些都只是为了你自己的利益,而对于他曹操有哪一件算得直接的恩惠?

  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匡亭之战他取得大胜,那现在袁绍还能在冀州如此张狂?人家公孙瓒、陶谦和袁术三路大军可能早就踏平冀州了,所以在曹操眼中袁绍对他哪里有什么恩,反而是他每每在袁绍关键时刻定力支持,全力支援才让他有了今天的成就,他非常没有承过他袁绍什么情,就算是袁绍说什么把能人名士派往他许都助其一臂之力这等话,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不管是荀彧叔侄还是郭嘉等人,有哪一个是你劝来的,都不是在你那里郁郁不得志,看不到出头之日才离开了邺城到了我许都的?

  又哪里会与你有关系,可袁绍却对这些只字不提,反而非常有意思的认为是他曹操欠其太多太多,可从小到他,都是这样的情况,早已见怪不怪,就算是他手中这把倚天剑,那也是在讨董之时,袁绍为了听自己对他夺取北四郡的看法曹操求来的,对这把武器曹操看重多时,一直在等一个机会,而那一刻,机会出现了,所以他和袁绍是朋友知己不假,可说到底他们一直以来都是等价的利益交换罢了。

  他出钱,他出谋,相得益彰。

  温恢把书信誊抄了一遍之后,徐庶便站了起来,走出房间后派人往幽州送了过去,而后二人继续饮酒,推杯换盏,一直到临近子时这才结束,徐庶把他送出屋去,二人告辞了这才返回了屋中。

  当然在他离开之际,徐庶还不忘又叮嘱了他一句,就算忘不掉这件事情,那么也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泄露半个字出去,这件事事关重大,一定要切记,切记!

  “徐军师放心,卑职一定守口如瓶,就算是做梦也不会泄露一个字出去!”温恢虽然喊了不少酒,行动和反应早就迟缓了,可有些事情就算徐庶不叮嘱他也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么绝密的消息,干系如此之重大,他哪敢泄露半个字啊,更何况这件事明眼人都知晓,就他和主公以及军师三个人知道,真要走漏了消息,那根本就不用查都能知道是谁走了了消息。

  而在他和徐庶喝酒吃肉畅饮之时,他却不知道,在广陵郡内的县令府中,刘澜帐下的谍子机构正在权利的运转着,这一天是他们近些日子以来最为忙碌的一天,从正午到子时屋里进进出出忙得不可开交,就算已经临近子时,依然没有如此。

  一道道命令被传递下去,信鸽更是不停被放飞与接收,而飞往许都和邺城的信鸽最多,现在的刘澜,急需知道的是曹操许都的近况以及邺城袁绍的情况,他需要了解更需要确认,这封冀州来的消息到底是真是假。

  不是刘澜不相信温恢,而是他们的敌人太过狡猾,所以所有的探子在这一天都行动了起来。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的话,那么袁绍如果真要动兖州,那么就一定有风声走露出来,不管他隐藏的有多深,一定有会,只要能找到蛛丝马迹,就能顺藤摸瓜。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做真很容易,作假可就太难了,只要是假的,那就一定会有纰漏,既然是谎言,那就一定会被戳破,刘澜现在明面上要支持着袁绍出兵,可是在私底下,他却要探听消息,他必须要掌握真相。

  而曹操那边,也一样,有些时候他的谍子未必能掌握的情报,许都却可以获取,毕竟渠道不一样,他不相信袁绍都已经决定要攻略兖州了,许都会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强大的内卫机器运转着。

  刘澜相信,在他的强大谍报网下,任何真相都不会超过三天时间,那个时候他也就能够决定自己出兵九江或者吴郡的时间,在孙策和许贡二人之间,刘澜陷入了两难。

  但其实并不难。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