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寿春之战(153)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其实现在已经定调了,那就是一旦袁曹交兵,无论如何都不能在一开始就掺和进去,这样一来就为他们出兵九江提供了便利,比起第一次九江之战,这一次他们可谓是熟门熟路了,而且刘澜还留着一颗钉子呢,当然最为关键的还是在九江城他可是留下了不少人,这些人不是为了这一天留下的,当时的想法就是刘澜想的就是他这次不过就是暂时退出九江罢了,徐州之战结束之后,迟早还会打回来,那时候就不单单只是收回九江了还要收回豫章。

  所以这些人留下,分散在民间,有他们在外围再加上内卫配合,就算九江在他离开之后被他人据为己有,当自己再来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得简单,如果是其他地方,刘澜还真没多大的能耐安排他们,但是他在九江,在户籍动手脚给他们个合法身份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而且这合法身份还永远也查不出来,因为都是真的,并非作假,户籍信息内的打印和身份的编造不仅是县令府盖着的印玺还是郡守府印玺,从这上面查根本就查不出任何问题。

  至于下面差,那就更不会差出什么了,刘澜控制下的九江,虽然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连合法身份都有了,把他们安排在一些坊内就更不是事了,当然街坊和坊丞就更不是问题了,虽然如此,但刘澜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安排太多人,只留下了不到五百人,但这也足够了,有他们加上内卫再有陈到兄弟,真想拿下九江那还不容易?

  可是有过孙策逃走的经历之后,刘澜这次首先就得做到万无一失,赏赐孙策还敢好他较量下,这一回呢,刘澜非常担心孙策听到风声之后就逃走了呢,所以现在他考虑的可不是如何防止孙策逃走,而是在他逃走之后的追击。

  刘表在交战用兵的事情他是有所耳闻的,虽然考虑到盟友的关系再加上刘澜暂时对交州并没有多少兴趣,在加上交战瘴气的影响,内卫在那边的工作开战并不是特别好,去了不少人也死了不少人,环境难以适应,所以对那边的情况传递过来就不是太清晰,但是有一点却是刘表虽然没有大败,但是却退回了零陵郡,根据线报败军回来看起来有点惨,但获胜的交州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反正现在的情况就是双方都说自己是战胜一方,吵得不可开交,但是却再也没有动武,当然了这种事情刘澜是太熟悉不过了,当兵的嘛不都这样,小攻变成大功,一万变成三万,瞒上不瞒下,不过这回看起来是上下皆瞒了,刘表不可能不知道真实情况,知道交州也没北上的实力,就算有为了面子也只能硬撑,甚至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叫嚣,可他关键是没获得任何好处,哪怕只是夺下一个县呢,郡内百姓也就信了。

  所以这个时候他如果真的想在长沙队伍孙策,那就得提早和刘表打声招呼了,不然到时候还不得把他吓坏了,以为是交州军来犯?可就算打招呼也未必就能获得在荆南用兵的可能,这件事有点难办了,如果拿不到允许,那么就近之战他非常担心又一次无功而返。

  “这件事最好在与蔡瑁协调一下,听说这次交州之战的主将是他,如果他能保证咱们在荆南对孙策动武,那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行,哪怕是帮他出兵!”

  刘澜这番话一出口,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代价也太大了吧,帮人家打交州,这算什么事啊,不少人都提出了反对意见,死咱们的弟兄,给人家打地盘,想不通,刘澜大笑一声:“我就是定个调,如果真是咱们的人帮着他,咱们愿意,荆州那些人能愿意?”

  对于荆州情况别人不清楚,可是他知晓,所以他把荆州的情况大体说了一下,荆州是由几大世家把持,铁板一块,根本就没人能渗透进去,涉及到出兵这样的事情,到时候真要拿下了交州,荆州这帮人能眼睁睁看着和咱们平分荆州?可如果强行把咱的人礼让出去,又怕得罪了咱们,所以啊,他们一定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发生,你们就放心吧,说这话就是漫天要价,等人家就地还浅呢,这趟买卖不容易,想和这帮世家门阀手里拿到好处,不割点肉出来,没那么容易。

  刘澜大体说了一下荆州的情况,大家心里也就都有了数,这样一来其实刘澜就等于给大家做出了一个保证,先拿九江再收获青徐,虽然现在说的是九江的事情,但之前心里头还有些不满的臧霸几人现在都支持攻打九江了,这一切都在他情理之中,对于他们改变也就不稀奇了,毕竟自己给了保证。

  有些话刘澜明白,关已则乱嘛,道理很简单,有名无实这官做的窝囊,一仗不打,这名声臭的可以,在治下落得的丰腴耕地转眼便成了他人所有,光靠将军府的俸禄莫说是养兵了,就是自己吃都养不活人。虽然现在没有所谓的私兵了,可是亲兵里都会有扩编,这都是瞒上不瞒下的事情,对此刘澜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其次就是这土地了,比起糜家和甄家这些有商业头脑之人,一群大老粗能有什么商业头脑,思来想去也不如买几块好田就算是放在那里是个保障,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比投资耕地还能有保证的事情?

  每个人手里掌握的土地,他们这样的都是大头,几万亩,其他跟着他们的老部下,不在老家置地就在当地,这都是有直接利益的,臧霸那么急是为了什么,帐下的利益都没了,以前他还能让大家不用急,可现在迟迟看不到要收复失地的举动,都慌了,虽然那些耕地没花多少钱,就连耕种的佃农也没有多少人搭理,可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收入啊,这他娘的不说在秣陵就是在广陵兜子里就那么仨瓜俩枣的,不舒坦。

  而且他们是自由惯了的,被人管着不舒坦,这哪有在青州自由自在,不少人甚至觉得窝囊,早知道就和袁绍拼命了。那种寄人篱下的滋味从未有如此深刻过,在青州他们是听管不听调的一方诸侯,现在好了连自由都快没有了。

  臧霸苦笑一声,这些抱怨他能不听吗,他能置之不理吗,他能有今天,不是靠自己,是靠着这帮兄弟们,难道真要把他们逼反才成?臧霸没有退路了,而比起臧霸,刘澜比他的处境其实更糟糕,每天有多少人来找他,完全是和臧霸一个道理,他们之间没有亲情的纽带,完全就是利益,说句不好听的话,今天人家能帮你,明天带兵离开根本就没负担,虽然现在这些将领们没自己的私兵,可这些追随了他多年的将士到时候是会与他一起离开还是留下来,这还用想?

  所以刘澜才会说他之前托大了,没有照顾到各方面的情绪,也就有了今日这样的一个有别与以往一言堂的军事会以,大家畅所欲言,刘澜把作战的想法开诚布公,也不怕泄露不泄露了,此时此刻的刘澜知道,再也没有什么比与众将开诚布公更重要了。

  当然这样的结果其实还有一种办法来解决,那就是尽可能的一直在胜利的路上,这样又怎么可能有什么矛盾,都被压下去了,可一旦从胜利变成失败之后,那矛盾就不会喷涌而出,就好像此时此刻,其实一直以来,刘澜都是说一不二,但别忘记了这个前提却是一直以来的顺风顺水,从未出现过像今时今日这样危机的一刻,虽然没有兵败,但是士气的影响却是前所未有的,一下子不满的的情绪都出现了。

  换言之,如果这是一路败退到广陵,情况或许更糟糕,但最少麻烦不会都算在他的头上,可现在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一路并没有败,而是听了他的命令退到了广陵,那归根结底这就是刘澜指挥的事情了。

  而这些则是刘澜之前所忽略的,他以为众人能明白他的苦心,但现在的情况是每个人都不是他,不会有任何预见性,他们指挥看长远,或者说他们的部将,部将的校尉们一层层的施压,刘澜要用这些将领作战,而这些将领们需要用这些部将作战,同时这些部将需要这些校尉为他们作战。

  如果只是其中一方的利益受到了影响,那么没什么影响,可是从上到下的利益都受到了影响,那这麻烦就可想而知了,而这些却又是刘澜带兵以来从未遇过的事情,最初他还想弹压,也暂时弹压了下去,可最后却越演越烈,他知道以往的经验不适用眼下的形式,所以今天就是和他们交给低,也是让他们明白自己的真实目的,能够参加今日这样高级别会以的人,都是刘澜最为信任的左膀右臂,一切都属于绝密,对此在结束议事之后,刘澜特别下达了严令,今天的一切到此为之绝不能外传一个字,如果泄露,那就不要怪他不念旧情。

  这个时候刘澜可不敢泄露半个字出去,尤其是袁绍那里,如果知道他想夺回青徐的事情,那他苦苦经营今天的一个局面不就都成为了泡影吗,最终倒霉的不还是他吗。

  到时候袁绍必然千方百计的来打他,那最后反正不是袁绍统一就是便宜了曹操,和他的关系没多少。

  看着他们陆续离开,刘澜长叹了一声,这事还是自己想简单了啊,莫说是摊在他身上,就是放在袁绍和曹操身上也一样,压力大,以为只不过是把内部压力转到了外部,如果赢了那一切都好说,可如果败了,内部和外部的压力一齐压过来,谁也扛不住。

  现在这还只是部队,他还能抗住,等啥时候那些文官来了,那可就真完了,他能想到如果广陵也丢了的话,那么起来反自己的一定是自己最信任的那几个,小舅子糜竺、陈家如今的家主陈登,甚至可能是江东的世家。

  这些人啊,帮你可能没那么大的能耐,可要是害你坑你,那绝对能让你永世不得翻身,头疼啊,现在虽然是要等着刘表的回馈,但说白了刘澜知道还是要给自己一个相对宽松的外部环境,只要这样他才能彻底消化秣陵,邀买人心。

  刘澜拿起了笔,虽然刘表那封属于例行公事,可以由徐庶代劳,到时候他只要看过之后,差不多就能送往荆州,但给蔡瑁这封信可就不能随意写或者不能太过官方了,刘澜提起笔,却发现写了几个字之后就再也不知道该如何下笔了,这封信太难写了。

  这可是要到荆南作战啊,就算两人关系再好,这种事答应的可能性也不大,不说别人如果换在自己头上,首先就会觉得对方别有用心,是想假道伐虢,其次则是对郡县的破坏,这种事情简直就是无理的要求,他是根本就不会答应,不管多好的关系不管开出多少条件,三个字没商量。

  但是当交州的消息被徐庶专程找出拿到自己的矮几之上的一瞬间,他知道希望来了,胸中的那团火再次燃起,荆州迟早都要再次对交州动武的,这是他和徐庶的一致看法,尤其是在大败之后,刘表又怎么可能甘心被交州击败的事实呢,这不是让天下人笑话他吗。

  而失败的蔡瑁,很可能下一次还会上阵,虽然荆州也有不少大将,但却没有任何一人能与蔡瑁相提并论,很简单,人家是刘表的小舅子,他的能力不大,而且在陆战方面其实也没什么过人之处,从这次交州之战的结果来看刘澜一眼看出了他的实力,或许这人天生就是水军的料,水中蛟龙在陆地上,那还能有什么发挥。

  而刘澜要想达成目的,那首先就需要对症下药,知道对付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比如说在交战失败之后,此刻蔡瑁比如是想在下一次的交州之战中挽回面子,当然想要一雪前耻的话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交战明显不是什么易于之辈,他们依靠着地形优势,把蔡瑁耍的团团转。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