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寿春之战(152)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0-25 23:34:57 源网站:云来阁
  接下来,刘澜很平静的说着,可是他口中的四个选择说出来的一刻,场中立时沉默了:“诸位,一旦曹袁开战,摆在我们面前有四个选择,第一帮曹拒袁,趁机收复青徐。”他瞧了眼下首,果不其然青徐将领这一刻都振奋起来,臧霸甚至直接就开口,不用再说其他的选择了,收复青徐!

  可以说他说出了在场多数人的真实想法,徐庶在等,如果没有人提出异议,那么他就得必须出面,这夺取青徐说白了就是一个引子,是为了往出引后面的真正目的,时间一秒一秒流逝,臧霸再次拱手:“此事无须再议,还请主公下定决心,夺回青徐,剑指黄河!”

  “好……”刘澜只说出一个好字,就看到徐庶趁势而起,然其尚未起身的一刻,赵云却抢先一步,出阶施礼道:“在座诸公皆愿夺回青徐,虽乃吾辈之愿,但末将以为还是听主公说完其他选项,再做选择。”

  徐庶眼见赵云已经帮了自己,而且说这些话是最容易遭人记恨的,尤其是他这类,已经有太多场合被这些个‘兵痞’,一个个低声念叨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了,你不急,你那是在将军府任职,可老子的地盘现在却在冀州人手中,有名无实莫说什么徐州都督青州刺史了,老子现在就算是骠骑将军,有用吗,有意义吗?

  武将嘛,都是这样,徐庶知道也了解他们的脾气和秉性,急了管你是不是军师,一个个出言不逊,尤其是张飞那厮,不敢当面对他不敬,便指桑骂槐,议事的时候,在给自己争取利益的时候,这些人哪个不是红了眼的饿狼,这时候别说是他徐庶了,就算是刘澜急了也敢顶撞,可这些人如果只是莽夫,那也不可能走到今天,一退帐,不出个把时辰,背着荆条就来了,美其名曰负荆请罪,为之前的鲁莽道歉。

  和这些莽夫生不出气来,也输欧出个啥理来,在你面前一跪,也就只能不计前嫌了,秀才遇到兵了嘛,胡搅蛮缠一个个都是最拿手的,到最后就变成了你跟他说道理他跟你讲交情,你跟他将交情他跟你讲苦衷,你跟他说苦衷他又跟你讲道理,反正就是鸡同鸭讲,说到最后反而是你自己不愿意再和他继续纠缠下去了,而他呢还得问一句不生气了吧?嘿嘿,不生气那俺就把这荆条撤下来,军师。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跟这些人武人打交道,反而要更容易,没有那么多的心思,有一说一,一个个都是直性子,最初徐庶心里还有些不爽,可接触多了也就清楚了和他们的相处之道了,反而要轻松些,像现在这样的军事会以,反而是最为和谐的,真到了谈论内政的时候,那才是各显神通的时候,哪句话不多琢磨几遍,说不得就被人算计。

  好在有赵云出面,毕竟他是徐州都督,首先职位在哪里摆着,其次徐州城乃是他的治所,别人就算不满,也不会说他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刘澜看着赵云,顺势说道:“第二条嘛,就是出兵豫州,助袁灭曹。”这是一箭双雕,这样做的目的说白了就是要从袁绍的手中抢夺豫州,不过看得出来,众人没有一个对这一计划有所反应的,都明白,这是在与虎谋皮,毕竟一个个都不是刘澜,不知道历史的走向,所以在他们眼中,现在的袁绍是大敌,而曹操不过就是一个小诸侯,陌生是与袁绍联合了,就算是真的要打曹操,以他们现在的军力,也完全没有问题,只不过是困难的大小,把握的多少问题了。

  如果和袁绍联合,那灭个曹操百分百的拿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而独自出兵剿灭曹操,就算没八成把握,那最少也能用六成,容易的很,最少在这间屋子里的大多数将领们的心中是这样,曹操没什么危险,只不过就是手里有那么一张底牌罢了,但也就能吓吓那些文人,对于他们,狗屁!

  当刘澜说出第二个方案之后,不仅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支持,甚至是全体反对,与虎谋皮的事情,我们从未做过,也永远不会去做,刘澜看到他们的反应,深深吸一口气,他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接下来说出的选项,如果也是这样的一个反应,那么与曹操联合攻打袁绍就势在必行了。

  不管刘澜如何强势,有一点是他无法忽略的,那就是必须要考虑将领们的情绪,不然指挥让他们寒心,除非他能够像以往那样去说服他们,可是他制定很难,如果这时候情绪还在自己的手中,没有关己则乱这类的情况发生时,那么他们或许会冷静的做出选择,但是现在不一样,退到广陵,他们每人甘心,尤其是主动后撤,更是觉得窝囊,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如果群情激奋都要夺回青徐,反而他再继续要去吴郡或者九江乃至去打曹操,那么只会寒了将领与士兵的心,这是危险的信号,虽然刘澜把军权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但是他帐下不管是那一名将领寒心离开甚至是带着部队离开,对他来说都是打击。

  之前他按照自己的想法,按照他所设想的蓝图一步步发展进行着,成功让他自信,甚至是盲目自大,的话就是命令,必须要执行,毕竟在军中只能一言堂,只能令出一人,但是有一点他却忽略了,那就是将领乃至士兵的情绪。

  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这一切也让他冷静下来,军中令出一人没有问题,但是必须要听部将们的看法,就好像放弃青徐他知道自己的战术在当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是战争的变化却超出了所有的设想,也才有了现在这样一个相对不利的局面。

  刘澜直接把后两个建议说了出来,对于吴郡,没有有兴趣,也是打吴郡还用商议吗,在场的任何人,谁带着本部过去都能拿下来,吴郡就是他们到嘴的鸭子,飞不了更跑不了,只是早打晚打的问题,完全不用那吴郡在这样的军事会以里来说事。

  众人的态度如此,刘澜也是尴尬的咳嗽了几声,他很赞同众将的说辞,吴郡跑不了,也不会对他们有多大的威胁,就算是他们与乌程的山贼联合,但是这样的部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战斗力可言,对于百战精锐的他们来说,根本就构不成任何危险。

  相反,当刘澜说出孙策的名字时,他明显看到关羽的眼睛在这一刻睁开了,眼露精光,当然还有黄忠等人,他们都是参加过九江之战的,虽然也是关己则乱的代表,但显然他们愿意选择九江的另一个原因是知晓主公的想法,更清楚过早参与到曹袁之战是完全没有任何好处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先拿九江下手,到时候在回军夺回青徐也不是问题。

  在九江这件事情上,终于出现了支持声音,而刘澜趁机说道:“那么已经很明显了,攻曹南下吴郡已经被排除在外了,一旦曹袁开战,势必会是一场大战,也许不会太长久,出现袁绍一路势如破竹的情况,但只要我们把部队往北动一动,绝对能够对袁绍进行震慑,同样的道理也试用与曹操,所以我们掌握着主动权!”

  徐庶站了起来,道:“不错,现在是三分作战,如果三方都能保持中立,我们三方就绝对不会生出任何战事,因为不管谁对另一方开战,第三方只要出兵支持被攻击方,那么攻击方势必就会撤兵,但是因为袁曹的联盟问题,我们真正能够联合的,其实只有袁绍,而曹操受制于袁绍的淫威,他敢答应和我们联合对抗袁绍,却势必不敢拒绝与袁绍共同攻打我们,所以我们如果在袁曹大战的初期就去攻打袁绍的话,那么最有可能出现的事情就是逼着袁曹再次联盟,诸位将军,主公舍弃青徐,好不容易让他们兵戎相见,难道我们还要再让他们联合在一起吗?”

  叫嚷最凶的臧霸偷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迅速瞥了一眼另一边的黄忠,这是他在刘澜身边唯一可以相信的人,虽然没什么分量,但最少是一大支援,而其他那些能够跟他说上话的,第一个王修不在厅内,其他诸如徐方和徐盛,此刻却在认真聆听着,或许此刻他们已经完全被徐庶说服了,这么打好的局面,好不易燃出现的局面,难道就这么放弃,再让关东的局势重回一年之前吗?

  “主公,这就是你的最终想法了吗,为了引起曹袁大战,您不惜放弃青徐,可是您真的确定能够起到效果和作用吗?这件事看起来不太容易啊,我们要渔翁得利,可是这二人也不是傻子,难道看不出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吗,也许初期他们一时之间想不到,可是很快他们就会发现上当,甚至还会再次联手,攻打广陵。”说话的是赵云,他很冷静的听完徐庶的话,最初是激动,可是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有些担心的说。

  “子龙的担心不无道理,袁曹之战,我出兵助袁,则袁曹比在数战之后联手攻我,如我出兵助曹,则无疑与虎谋皮,子龙分析的透彻,却是我有所忽略了。”刘澜虽然说的客气,但这一切其实早就被他和徐庶想到了,在他看到温恢献上的那份书信的一刻,他就想到了,不然的话,刘澜是不可能考虑九江和吴郡的,不过一个吴郡是满足不了现在帐下的胃口的,而一个九江难道就能吗,当然不能,可是别忘了,孙策上一次是跑到了长沙,也就是说,如果这一次九江之战再被他逃脱,那么刘澜就只能对荆南动武,而荆南却又是刘表的控制所在,这些年人人都觉得刘表只顾着发展荆州,胸无大志只知固守,其实不然,他是有着自己的野心的,只不过刘澜被演义所蒙蔽,被之前的荆州之行所蒙蔽,他觉得刘表胸无大志,然而刘表却一直在暗中积蓄着力量,当内卫源源不断传来的消息最后被他寻找到了某一种联系之后,他吃惊的发现,刘表要有所动作了。

  当然他的动作并非北上也不是东进,而是南下,毕竟以现在刘表的实力,北上无与曹操争雄的可能,东进没有与袁术一较长短的能力,西边又是同宗的刘焉和刘璋,他的荆州能够发展的地方就只要南下,所以当他在宛城留下了张绣的一刻,就开始准备对交战的战争。

  然而荆州的水军天下闻名,可是步兵却在交州吃了不少亏,第一次交州之战失利,刘表偃旗息鼓,但是刘澜知道他不会甘心,交州之战还会继续,但是现在时机还不到,因为他与荆南四郡的关系已经到了冰点。

  虽然有传闻说交战之中的失利,有荆南四郡手,尤其是长沙太守张羡在背后下绊子,但不管真相如何,刘表现在只能装傻,因为他没有实力去讨逆,交战的失利也让他对荆南失去了原有的控制,虽然还未到彻底翻脸的时候,但刘表明白,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如果他们贸然出兵荆南,看起来是帮了刘表平定了不稳定的因素,可同时也意味着他将失去最后的希望,夺取交州最后的希望也因此而破灭,刘澜把自己当做刘表,如果他是荆州牧,在这样的局势之下,他是会支持友军出兵荆南呢,还是不会,最后得出的结果是拒绝,因为一旦失去荆南,也就彻底失去了壮大的机会,而处在荆州的他,将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这肯定是他不能允许的,所以这一次要打孙策,如果真的要入荆南,那么就势必要保证刘表的利益,也就是说刘澜很难对荆南染指,可是战火一开,造成的损失又算谁的?

  刘表凭什么让你去打?最后倒霉的损失的还不是他荆州的百姓和财产。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