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寿春之战(168)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刘澜,到底想要做什么?他的真实意图又是什么,许攸很想知晓,但却有很难猜到刘澜的意图,这世上只要不傻就能看到对他利益最大的合作是与曹操的联合,而且现在他们也正朝着这个方向走,联合出兵寿春,其实在此之前,冀州就有过想法要极力破坏两方之间的联盟,然而因为徐州之战的缘故,冀州想要干涉刘澜几乎没有可能,所以对于曹操的干涉力度就非常大了,但可惜现在的曹操野心太大,邺城除了表达不满与反对之外,根本就无力改变这一现实,毕竟曹操的态度非常明确,只要冀州可以出兵寿春,什么都好说,可这又是袁绍无法同意的,再加上袁术称帝,其实冀州就算是想阻拦结盟,也不容易,毕竟因为与袁术的关系,太强硬了,反而还有可能惹来一身骚,最后非但没能阻拦下曹操与刘澜的联合,反而还得极力撇清关系。

  在曹刘出兵寿春这事上无能为力,当时许攸就信誓旦旦的说去许都的都是一群废物,竟然没能改变结果,这下让二人达成联盟,对冀州无疑是最大的威胁,而且他也相信,未来两家会因为这一次的联盟而更加紧密的联合在一起,这是许攸的判断,甚至对于冀州的那些乐观者们一直冷嘲热讽。

  这个时期邺城两大论调,但显然曹刘两家联合并没有多少人认同,没什么卖场,当然这些人都是以曹操一直都是冀州的排头兵做论断的,毕竟在很多人眼中,曹操可没这个胆子,没看到对大将军任命太尉这件事上,大将军一拒绝,吓得曹操乖乖的把自己已经干了十天的大将军印玺捧到了面前,这就是威慑,试问如此胆小甚至是夹着尾巴做人的曹操他有胆子对冀州有二心吗?

  其实许攸知道,这些人是对的,但他也没错,首先大家所处的立场看似相同,但角度却大为不同,因为在他们看来,曹操就是再过十年二十年,也没有实力敢对冀州开战,没那个实力,所以根本就不用去担心,反而还要紧紧的拉着曹操,继续出兵广陵,对付刘澜,这样的论断是以田丰、沮授们为主,但这些人现在都已经失势,他们的影响力已经远远不如当年,更不要说如今风头正劲的荀湛、郭图的颍川系。

  颍川系突然崛起,河北系好像一夜之间就没落了一般,他们的联曹对刘策略彻底失去了支持,反而与刘澜联合成为了主流,可对于许攸来说,这些人都太异想天开了,先打刘澜,没把其彻底消灭现在却又要去打曹操,这样两头树敌对冀州极为不利,反而还非常有可能出现当冀州出兵兖州的一刻,曹刘结盟的可能,到时候面临二人的结盟,冀州根本就没有实力击败二人,反而还有可能让自己陷入到战争泥潭。

  所有他坚定不移的认定,袁刘联盟将会是对冀州的一场灾难,所以这个时候只有继续与刘澜开战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只有这样,保持与曹操的联盟,才能保证冀州的利益,反之冀州将寸步难行,四郡之地将是极限,未来再也不要考虑南下中原的可能。

  许攸是贪财,但不可否认他是非常聪明非常有眼光的智囊,当他不断在邺城提出自己的立场,希望改变主公已经做出的决策时,王修找到了他,虽然他没有直接拒绝,但他知道绝对不能让刘澜的人有见到袁绍的机会,就算是王修拿金钱开路时,许攸也只是在拿钱后应付道会尽快促成,可结果却根本就从来没有提过这件事情,反正就一直拖着,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以为自己坚持住了底线,结果却发生了袁绍召见的情况,他知道事情败露了,刘澜的人能找他,自然也能找别人牵线,当他遗憾的带着王修见到主公时,那一刻他多么遗憾与无助,他想改变却根本无能为力,可是当主公做出初步高邮的一刻,他激动了,就差跳起来。

  然而事情并没有让他高兴太久,当夜他就又被叫道了大将军府,是大将军府的亲兵负责接送,护卫之多让他心里忐忑不安,他以往袁绍是要秋后算账,可是他并没有答应王修的要求,真要处理,也是那些直接把王修在自己府上捅到大将军面前的人啊。

  他想不通为什么倒霉的会是自己,就在他陷入绝望的时刻,突然他的眼睛亮了,因为在他最为绝望的一刻,忽然发现好像这件事情有隐情,并非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因为如果是别人在这里边出力,那么就不是大将军主动召见他和王修,也就是说这件事十有八九根本不是王修在别人那用了金子才得到的大将军召见,而是王修到冀州的事情大将军知道了,所以才召见的二人。

  想到这里的一瞬间,许攸终于放下心来,当他在见到大将军的一刻,两为多年好友说起了当年的往事,袁绍在不断的点题,并对许攸最近对曹刘的看法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整个冀州都没有人有许攸的见识,因为许攸的担忧是对的。

  这让许攸受宠若惊,虽然二人是好友,看现在的身份毕竟太悬殊了,但是这一刻当喝了点酒之后的许攸便有点飘飘然了,居然开始在袁绍面前大放厥词,许攸就就这样在袁绍面前说着吹嘘着,把袁绍重用的那些人贬得一文不值,说什么这么明显的事情居然这些猪们一个都没看出来,这简直就是要给冀州带来灾难。

  许攸就这么说着,把对颍川系的不满都发泄了出来,这一刻他好像回到了二十年前,回到了与袁绍打谈理想抱负的青年时代,他的雄心壮志又回来了,他觉得自己会从明天开始又了大干一场的机会,南阳系终于再一次熬出头了,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以至于他都没有看到袁绍眼中的不屑与鄙夷。

  第二日,当他醒来时,居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府中,而在他醒来的之后,便收拾行囊,准备前往徐州,去见文丑,这是昨天与王修去见袁绍就做好的议程,可是当他来见大将军时,却被拦了下来,因为他的府邸已经被看管了起来,只需进不许出。

  而更让他惊惧的是,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王修就被大将军府的人接走了,而许攸却不知道,王修是被连夜被送出城的,听到这里许攸冷汗直流,当即就到门前咆哮,要去见大将军,甚至还叫嚣他奉命今天前往徐州,可令他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门前的一名头领冷冷的回他,许先生最好回去,不要让我们为难,大将军又令,如果您敢擅自离开府邸,那么卑职是有剿除叛逆的权利了,府内上下这一百多口,可以先杀后报!“说道最后已经带着强烈的威胁意思了,看着许攸乖乖回去,门前的那名头目甚至对他的背影说道:“对了许先生,你也不用着急,因为已经有人替你去了徐州!”

  许攸脚下一个踉跄,彻底瘫坐在地,他知道自己玩了,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一众夫人子女看到他这个样子便哭哭啼啼的询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他们被府外的士兵各种呵斥,早就气愤不已,就等着自家大人醒来好出头,当需要到了府门前,一众府内的下人丫鬟都看着呢,可没想到最后却是这个样子。

  当后院的几位夫人得知此事,都开始慌乱起来,哭哭啼啼,看着他们的样子,许攸气不得已出来:“嚎什么嚎,哭丧呢,老子还没死呢!”许攸也是气急了,以他的修养这样的粗狂,完全似市井百姓的骂人话从他口里出来太难得了,但也足以说明他此刻到底有多慌多乱,他实在不知道不过一天,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小妾们虽然忌惮他的淫威,可这个时候害怕的瑟瑟发抖,说什么的都有,什么不想死什么夫君死了我们可怎么办……越听许攸就越烦,越听就越气,大骂道:“都给老子滚,老子和袁本初三十几年的交情,就不信他真的杀我!”

  他虽然这样说,可却着实没有多少底气,就在他坐在中堂想要闭目养神的一刻,却突然听到有人走来的声音,帮着他揉捏真双肩,抬头一看,却是正妻,有些心灰意冷的摆摆手,说:“你也退下吧,让我静一静。”许攸虽然对小妾们没有多少好颜色,张嘴就骂甚至动手还会打,但是对正妻可就不敢了,反而是相敬如宾,对其敬爱有加。

  “夫君,你这样可不是办法,遇事这般慌乱,根本解决不了咱家的处境,你到底想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惹得大将军对夫君您起了杀心。”

  “这……”许攸立即坐直了身子,夫人的提醒让他眼前一亮,可是刚要回忆,却发现头疼的要命,昨夜宿醉的太厉害,现在还头疼着,但是这都到了什么时候了,他哪敢怠慢,仔细回忆,可却只有几许片段,很难想到都发生了什么。

  许攸不断回忆着,把自己能想到的片段不停的告知了夫人,最后他更是猛然想到了自己在大将军面前大放厥词,甚至还说什么要帮助自己的老朋友老拿下天下,逐鹿中原,他说着背后已经冷汗直流了,喃喃道:“完了,完了,酒后失言,这一次没人能救得了我了。”

  许攸闭上了双眼,已经放弃了,昨晚自己做的那些事,袁绍还能留着他就没杀就已经非常仁慈了,现在在奢望其他的根本就没有,叹了口气,道:“我会主动求死,希望本初能看在多年的情谊之上,留你们一条活路。”

  他刚想站起来去见袁绍,却又颓然坐下,现在别说去见本初了,就是出府都没这个可能。

  “夫君觉得今日之事与此有关?许夫人摇摇头,道:“未必,夫君这番话不仅不会惹来杀心,反而还会使得本初重用夫君。”

  “哦?何以见得?”他现在头疼的紧,哪里还有清晰的思路去想这些,还好家有贤妻,能帮着他,不然这个时候还真是无能为力。

  “夫君这番话可是对大将军表了忠心,我反而觉得大将军没有动杀心,就是因为夫君这番话才让他觉得夫君对他忠心耿耿。”

  “有道理,有道理,本初到现在只是围府而没有杀人,这绝对不是本初行事风格,看来真的被夫人说中了,若非昨夜那番胡言乱语,多半吾早已身首异处了。”许攸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都怪这黄汤误事,以后且不能在乱饮酒了。

  当然这也是昨晚发生的这一切让他有点目中无人了,以他这几年的情况,在几大派系之中始终是夹着尾巴做人的处境,哪敢如此胆大,若不是因为觉得要被重用,借他个胆子都不敢如此放肆,揉着头,道:“可是,既然不是酒后乱言,又是什么让本场生了杀心呢?难道是那王修?”

  “不会,如果是因为王修,那大将军昨天就动手了,还用现在?”

  “那又会是什么呢?”

  “这就要问夫君您了,还说了些什么?”

  “昨天,昨天还说了什么呢。”苦思冥想,忽然想到了最近自己语言刘曹结盟,以及强调要与曹操继续结盟对付刘澜的事情,下意识的问道:“会不会是这个原因?让本初以为我心向孟德?”

  “十有八九。”

  “没道理啊,我这套计划才是现在的冀州的首选,本初何以如此糊涂呢!”许攸瞬间便气恼起来,如果不是府外有着近卫包围,都要破口大骂了。

  “夫君有没有想过,为何大将军要对曹操用兵呢?为何又不想对刘澜用兵呢?”她虽然是妇道人家,可也明白一个道理,似本初和孟德这样的旧交,几乎与通家之好没什么区别,大军都是互相认识的,虽然看似是老朋友,可他们现在的身份,谈交情根本就是没有意义的,反之利益才是关键。

  这一下子,夫人的提醒瞬间就让许攸看到了以往没有看到的另一面,也瞬间让他明白了自己道理是怎么让袁绍动了杀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