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寿春之战(174)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7 23:40: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孔融的经历自不用说,对于杀人连眉头都不会眨一下,但陈群就不知晓了,所以他耐心等待着他的反应。

  “对,文举说的不错,正可借此机会把传国玉玺交还给天子,甚至还能借此机会让天子提前亲政。”陈群嘴上虽然如是说,但他也清楚,天子如果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那许都就真的要乱了,最少现在的曹操动不得,若没了曹操,天下真正包藏祸心之人又怎么可能会理睬大汉天子,说不得各地诸侯一个个都称帝了。

  但有曹操在,那就不一样了,曹操有自己的手段可以让这些人最少在表面尊汉,更何况就算曹操愿意放权,那些跟随他的将领们愿意?

  现在没这个可能,再有几年,许都越来越强大之后,就更不会有这个可能,谁不想着混一个从龙之功,谁又能眼睁睁看着曹操这棵大树倒了,自己跟着倒霉呢?

  唉,怪不得孔融来找自己,原来是因为牵涉面太广,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不管牵涉到谁,这件事必须搞清楚,我这就去找荀彧问个清楚,到底是他还是其他人别有用心!

  陈群的脾性他在刘澜身边时就有所耳闻,可没想到却是这么个愣头青,本来他还想着借陈群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的,虽然他也知道明天一早能从风向猜测出这件事的真相,但他更希望通过陈群知晓来龙去脉,可眼瞅着陈群居然要直接去找荀彧,这就让他为难了,就他这么个直肠子,能斗得过荀彧,三两句话就能把他大发了。

  看来自己是所托非人了,孔融摇头苦笑,道:“我不建议你去找荀彧对峙,就算真是他做的他难道会告诉你真相不成?我觉得你这件事最好还是先去探探他的口风。”关键时刻孔融觉得还是该指点一下这个愣头青,以前在徐州的时候,刘澜显然就是把他当做一把锋利的钢刀,虽然伤人伤己,但刘澜更看重的是用他杀‘敌’,得罪人的事情有些刘澜做不了,所以让陈群大胆去做,而他则给他撑腰,但是这里不是徐州,而是许都,没有了刘澜的支持,他什么事都做不成。

  “你放心就是了,真相究竟如何,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陈群根本就不听孔融的建议,看他急急忙忙的要走,孔融知道经陈群这么一闹,估计这小子很有可能捅出个大篓子来,但他也不在乎,反正和自己无关,但他知道,曹操回来,难免会上演一场血雨腥风。

  因为禁酒令的事情,陶谦憋一肚子火,可以说到处跟曹操找茬,虽然也知道自己的影响力很小,但是他巴不得让许都乱起来,把曹操的名声搞臭,这件事不管是谁做的,曹操回来必然会处理这件事情,只要他敢杀人,那许都必定大乱,当然关键还是要看谁在背后做的这件事情,虽然他判断是荀彧,但如果不是荀彧,那献帝可就危险了。

  他当然不会害怕曹操对献帝不利,但如果他对朝官下杀手……孔融摇了摇头,估计也没他想的那么糟糕,毕竟这里边的那些事情曹操能看不出来,如果他真被小伎俩蒙蔽,那简直就是在低估曹操和他身边的那些智囊,所以起身与陈群一起离开,坐等结果。

  两人在府门前拱手道别,孔融坐车而去,而陈群则朝荀彧的府邸而去,他自己一个人坐在车中,心情不能说特别坏,但也不能说高兴,毕竟是他利用了陈群,可是只要能让他搞清楚心中的疑团,所谓的利用又能如何呢,况且他并不相信陈群不知道自己是在利用他,但有时候这就是愿意与否,如果他不愿意调查清楚这件事,那他也可以不当回事,所以这件事完全可以视作是二人都想知晓真相的选择罢了。

  回到府邸,孔融决意找些自己的好友过来,在许都他的朋友不多,但有一个人跟他的交情那就是已经在许都待了许久的张纮了,而且他知道张纮虽然在许都人畜无害好像每日都在驿馆里,可他却清楚他一直都与许都内卫暗中有联系,而他不仅可以听听张纮对此事的看法,更关键的事可以通过张纮把眼下许都发送的这些事情通过张纮传递给内卫然后再传到刘澜的耳中。

  其实他的离开是对刘澜非常内疚的,但是有些事情他没有选择,但是虽然他到了许都,但是一些事情,只要力所能及,他还是希望能够尽可能的帮到刘澜,也不枉他们多年的交情,也不枉他离开徐州刘澜没有刁难他。

  就这样消息通过张纮先送到了内卫手中,然后顺利传回了广陵,对于这事孔融就不管刘澜如何判定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荀彧见到了陈群,对于眼下许都的传闻让他大吃一惊,陈群见他这个反应,料知他并不知晓,所以很干脆的跟他要权限,要亲自调查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荀彧没答应,这件事瞬间让二人变得有些争锋相对起来,陈群毫不客气的当众数落他,但荀彧却始终没有吱声,这一度让陈群误以为他便是始作俑者。

  但荀彧却明白,这事与他无关,如果是刘澜和袁绍还好办,可一旦是那位,当今天子,那他难道真的去让陈群去调查,到时候一旦曹公知道了真相,倒霉的还是天子身边的那些重臣们。

  荀彧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司空府和庙堂之上已经有点水火不容了,如果爱让有心人加以利用,那他苦苦经营的局面不就一去不复返了吗,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甚至决定要自己先调查清楚,视情况做出抉择。

  如果这里面单单只是外部势力在造谣生事,那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可如果是内部有人包藏祸心,那么他也不会手下留情,因为他绝对不允许任何破坏天子和司空关系的人,他们保藏着什么祸心,荀彧非常明白,所以他是绝对不会给任何人有机可乘的机会。

  当然了有一点他是与陈群有着很大不同的,他不会那么盲目,也不会不顾虑后果,但他也同样好奇真相究竟如何,之所以不查明真相,是他不能确定到底牵扯到谁,但是他又明白满园春的消息绝对不会空穴来风,这些传闻肯定事出有因,看起来似乎是指向司空,但如此一致的风向,说明了这是一起有计划嫁祸,甚至有可能是几股势力联合到了一起。

  而以陈群的那点能力,到时候真查到什么大鱼,还得来找他,到时候自己就可以顺藤摸瓜,在真相被陈群彻底查出来之前解决。荀彧现在只需要耐心等待,有陈群在前面替他调查,他根本就不担心,但他害怕的是一旦是天子身边的人,那当如何,一想到明日这个时候如果陈群把天子亲信给强行拿下,甚至是直接被抓到他的面前,他又当如何?

  看陈群离开时那带着阴冷的笑容,荀彧不由得有些担忧,这件事自己是不是考虑不周,可对于陈群他是真的无能为力,尤其是他为人正直的性格,很多事情根本就不不是他能改变的,反而如果他是见利忘义的小人,那自己只要施加一些压力就能够改变。

  唉,果然是把双刃剑,用好了能杀敌,用不好则伤己,一想到当时司空对陈群的评价,荀彧就一阵头疼,而关键的是他还听说了陈群最佳一直在收集郭嘉的一些情况,他就是不去问也知晓他想要干什么,毕竟从司空府西曹掾到了治书侍御史,检举不法正是其分内之事,然而他却直接拿郭嘉开刀,这事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一想到陈群,荀彧就无比头疼,虽然他也希望陈群能够借此机会把那布衣士子,人品有着极大缺陷的郭嘉扳倒,但想到他的才华,虽然也知道日后郭嘉肯定会给许都带来极大的麻烦,但就眼下来说,他却对许都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荀彧的难处就是这些,他想处置郭嘉,不想为许都留下大麻烦,又想留下郭嘉,这样可以帮助司空尽早平定天下。

  他曾经有过一段时间,希望能够劝劝陈群,不要在这件事情上下太大的功夫,可如今有了今日之事,自己再去劝的话,一定会被他再次拒绝,现在在他的心里自己可能早就成了坏人和恶人。

  对了……荀彧心中猛然冒出一个人的名字,眼睛更是亮了起来,如果是他的话,或许有可能让陈群罢休,最不济也能让他不要再继续调查郭嘉。

  他实在不愿见到陈群失望,因为不管他所及到多少郭嘉的罪证,都不会对郭嘉有任何的影响,只要司空不惩处他,那在许都就没人能动郭嘉,而且郭嘉虽然是军师祭酒,可是在他手里却掌握着一支神秘部队,到时候以郭嘉睚眦必报的性格,只怕陈群短时间内不会有好日子过了,所以尽可能的帮帮他。

  荀彧对陈群是非常看好的,不仅仅因为大家同为颍川人,也不是因为他乃老擎天的孙子,而是因为他看到现在的陈群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意气风发,正直不阿,这是好的品质,但是却太过冒失了,毕竟这个世界上可不仅仅只有黑白,不是对就是错。

  但是荀彧相信,再过几年陈群会有所改变的,而那个时候也就是陈群能够真正被重用之时,甚至荀彧都想着自己日后的位置由他来接替。

  从这一点来看,荀彧对陈群是非常看重的,当然曹操也同样是这样的想法,虽然司空身边能人辈出,但真正能扛起大任的,也就是陈群了,当然如果他能够顺利成长,不要出现偏差与问题。

  陈群开始了自己的调查,他的官职不高,但权力却不小,很快他便来到了满园春,一进屋,也不客气,手一摆:“全都拿下!”

  “凭什么,你是干什么的,怎敢随便拿人!”

  “对啊,我们犯了拿条汉律了,凭什么拿人!”

  就在酒馆乱作一团之际,一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走了出来,来到陈群面前,斜着身自嘲他拱拱手,眼睛好似长到了头顶上,说道:“你们是哪的?大理寺还是廷尉或者是许县?看你们的装束,好像都不是吧,谁给你们的胆子,竟敢在我……随意拿人!”他本来想说竟敢在我满园春随意拿人,可看着这些人气势汹汹,一时间也有点不好拿捏是哪头的人,是以才客气的问道。

  “吾乃陈群,乃治书侍御史,奉命查案,无关人等尽数离开,不然休怪我不客气。”陈群当年在徐州处理案件那是相当强势,对于官官相护更是清楚无比,所以有着一套惩治的办法,但似今日这般居然有如此傲慢的掌柜,这就说明了这满园春背后一定有着非常庞大的势力在撑腰,不然的话此人也不会在他报出名号之后一点都不买账,甚至冷笑三声:“什么狗屁治书侍御史,听都没听过,想拿人没门!”

  说着眼睛开始暗示了下小厮,小厮急忙偷偷溜了出去,而随着他离开,不一会儿从古后厨涌出了数十名膀大腰圆的大汉,手里拿着各式刀剑,气势汹汹的便与陈群带来的人对峙了起来。

  “胆敢抵挡者,格杀勿论!”陈群连看都不看这些人,虽然这些人看起来气势十足,可他根本就不怵:“我奉荀令君之命逮捕造谣生事之徒,今日胆敢有人阻拦,按同犯一并逮捕,来人现在立刻去见荀令君,让他调兵马来,我今日到要瞧瞧谁敢包庇!”

  众人见他如此从容,又听他居然搬出了荀彧的名号,这许都城内谁人不知道曹操不在的时候这就是许都真正的第一人,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而这年轻人明显是奉了荀彧的命令前来,如果继续反抗,那今日说不定自己都要跟着倒霉了。

  那之前还目中无人的掌柜立刻凑了过来,一脸谄媚的低声,道:“这位大人,咱这满园春乃是郭军师的产业,您看能不能通融则个?”关键时刻他只能搬出东家的名头,在许都如果荀彧权利最大,无人敢惹,而郭嘉则是有曹操袒护,无人敢惹,这两人就好像是两极一般,虽然谁也看不上谁,但也不会产生直接的冲突,但今日这事,他估摸着一定是荀彧不清楚满园春背后的东主,不然也不会派官差过来拿人。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