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寿春之战(169)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13 23:46:35 源网站:云来阁
  许攸夫人的提醒瞬间就让他看到了以往没有看到的另一面,也瞬间让其明白了自己到底是怎么让袁绍动了杀心。

  之前的忆,几乎已经让他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他都说了什么,前前后后更是都想了起来,瞬间一切他都明白了,也彻底想通了,首先大将军当日当着他的面对王修说什么要派文丑驻军高邮,这哪里是大将军真的要对刘澜动武啊,分明是在迷惑自己,稳住自己啊。

  一直以来与刘澜处的联系,都是他在做,可是这一次自己却并没有将王修领导大将军面前,这样的举动必然让大将军觉得自己心向曹操,所以他用出兵广陵这样的表态,来迷惑自己,说白了这是说给自己听的,更是说给曹操看的。

  当然,如果自己真的与曹操有联系,那么肯定会把大将军这样一个决定传给曹操,可是自己并没有与曹操有任何的私下联系,只是大将军却不会这样认为,因为在王修的事情上,他的做法让他百口莫辩,裤裆里抹黄油,不是屎也是屎了。

  误会显然是这一切之始,而更关键的一点则是他在邺城一直叫嚣着继续联合曹操,并出兵广陵的决策,现在他算是知道为什么邺城的风向突然就变了,因为这件事情背后有着一个人的身影,那就是袁绍,而这样的风向改变,与其说是大将军在看邺城的反应,倒不如说这是一早就定好的决策,完全就是为了之后对曹操动兵造势,毕竟之前与曹操一直是合作联盟的关系,可是当时他却像个傻子一样,完全误判了,反而还带头反对,而这势必让袁绍开始对自己怀疑,如此一来再加上王修这件事,算是彻底让袁绍确定了自己与曹操暗通款曲。

  现在想明白了原因,别提多后怕了,仔细想想,如今要让大将军的利益最大化,显然广陵是远远无法与兖州相比的,首先要是继续打广陵,那么首先就要劳师远征,可是兖州、豫州却无须考虑运输线,还能轻易拿到手。

  比起能握在自己手中的兖州与豫州,反过来再看广陵,就算拿下了,也因为距离邺城太远,完全将运输线暴露在曹操面前,到时候如果与曹操开战,那广陵甚至是徐州指不定瞬间就会落在曹操的手中,这不是帮着曹操壮大吗?更何况刘澜一旦退到秣陵,那时候也会惦记着徐州,这符合冀州的利益吗?

  肯定不符合,所以在出兵兖州这件事情上,袁绍肯定是心动的,甚至觉得出兵兖州与豫州乃是当今的冀州最佳之选,因为他也看出来了,根本就不可能在广陵消灭刘澜,那时候如果再出兵曹操,势必会让曹刘联盟,这不就是自己之前所呼吁的结果吗?

  出兵徐州最后可能会导致曹刘联盟,那么反过来再看出兵兖州,同样也会导致刘曹联盟,但是,现在的大将军会有更多的选择,而将刘澜赶到丹阳,却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所以现在冀州最佳的选择就是在出兵兖州与豫州之前,先曹操一步与刘澜结盟,如果这件事情能够达成,那么袁刘联盟才是眼下的最佳之选,而并非袁曹联盟。

  也就是说他之前的所有策划和噱头,说白了只是大将军策略的最初阶段,当他沾沾自喜的认为自己的计划才是首选才是最佳选择时,知道真相的那些人肯定在背后偷偷嘲笑着自己,比起大将军看透一切,他不过才看到了最初的第二步,连第三步都没看到,更不要说最后的一步和结果了,可他却还不自知,甚至一直在拿着糟粕当精华,在邺城,在同僚乃至于在大将军面前沾沾自喜,甚至是大言不惭。

  想到此处,许攸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快步从内宅到了门前,当守再次卫拦下他时,他急不可耐对着门前的守卫大叫一声:“我要见大将军,我要前往广陵,我要为大将军达成与刘澜的联盟!”

  就这样许攸来到了广陵,当然他得感谢当晚的那场酒后吐真言,不然确实如夫人说的那样,袁绍会借此由头将其除之而后快,不过因为他的醉酒,却让他活了下来,更因为他想通之后,才能再见到袁绍时获得前来广陵的机会,袁绍非但没有怪罪他,反而还对许攸前来请罪表示无妨,

  他也看出来了,许子远并不是在为曹操奔走,而是因为他的性格,当他看出了与曹操联合的好处时,便变得目中无人,反而没有继续完善自己的计划,这才忽略了他计策之中的漏洞。

  这一路上,他都感到庆幸,再生了一样,当然他也清楚,想要与刘澜联盟,其实并不容易,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曹刘联盟才是首先,才是当下刘澜最佳的选择,然而当他此刻见到刘澜之后,他却发现,刘澜好像对和大将军结盟有着极大的兴趣,但这并没有让他觉得有任何高兴的想法,反而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因为这一切看起来好像都太轻松了,如果是别人,或许他会不疑有他,但是刘澜,屡屡在其面前吃亏的许攸绝不相信他会轻易答应联盟一事,可是他现在又不得不虚与委蛇,神的功夫,却发现刘澜和徐庶都在看着自己,有些尴尬,只得笑了笑,对刘澜道:“此行前来,是为了联合一事,之前大将军的手书,想必将军已经看过了,不知将军对大将军的意思有何想法,联盟一事能否成行,更不知将军是否愿意接受大将军的建议?”

  刘澜淡淡一笑,摆摆手,道:“许先生说的什么亲笔信,我完全不清楚,元直,你知道吗?”

  “是有一封信,不过这封信却是写给温恢的,他看到之后便来找到卑职,卑职看了眼,内容根本就没提什么结盟不结盟的事情,反而还说了些曹袁联盟的事情,以及文丑出兵高邮,卑职当做他们老友之间的书信往来,也就没当事,还让温恢信一封。”二人一唱一和,互相配合,根本就不提看过书信的内容,甚至还把这一切都推到了温恢身上,甚至刘澜更是当即冷哼一声,瞪了徐庶一眼:拉长了嗓门,道:“居然还有这事儿?去,立即把温恢给我叫来,居然敢暗中与冀州有书信往来,他这是想干嘛!为自己找后路不成!”

  刘澜表现的一点都不像生气的样子,完全就没有火冒三丈,甚至连生气都是笑呵呵的,这怎么可能是动怒的表现,心中大骂二人无耻,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可是对二人的表现许攸又完全没有办法,毕竟书信的内容他是知晓的,大将军不会承认,刘澜自然也不会承认。

  许攸苦笑一声,道:“刘将军无须如此,大军心知肚明,此行我奉大将军之命,全权负责联盟一事,将军大可不必如此!”

  “联盟,什么联盟?”刘澜依然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许攸瞬间就急了,连道:“将军不必这样,卑职全权负责两家联盟一事,将军无须怀疑。”

  “哦?本初是想与我达成联盟?”刘澜一脸疑惑的问道。

  许攸微微一怔,连忙拱手再次朝刘澜施礼,道:“下官此行,正是为了袁刘两家联盟一事而来,卑职可完全代表大将军!”

  “哦,既然袁本初派你前来想与我达成联盟,那你就去找张子布嘛,他负责此事。“刘澜说着便起身离开,根本就没有继续和许攸谈的意思,这让他立即就急了,连忙,道:“在下是带着诚意而来的,还请将军听我说完。”他有些怀疑起来,难道之前的书信真的是个乌龙,他们以为刘澜已经知晓,其实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书信根本就没有被刘澜看到,反而是温恢了一封比较客气的信?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心中有些紧张起来,因为这极有可能让大将军造成误判,难怪之前刘澜对自己那么客气,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所为何来,可是他又觉得有问题,如果他什么都不知晓,那之前的黄金又作何解释,这根本就说不通啊。

  但是不管真相如何,刘澜只要一直装糊涂,装什么都不知道,那此行就将困难重重,那时他所面临的困难将是多方面的,甚至当大将军给他看所谓的书信,他打的包票也将成空,因为可给他做主的余地并不大,他在心里快速坐着盘算,瞬间起身道:“将军,现在您的情况没必须强撑,我家大将军希望和平,与刘将军和平,不管那封信的内容刘将军是否知道,想必刘将军不希望我们继续战下去吧。”

  “占了我青徐二州,你过来说要跟我和平?”刘澜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汝当真以为吾软弱可欺不成?居然敢欺上门来,告诉你,我大军十万已经进入战争状态,时刻都能北上夺青徐,到时候等我拿下冀州、并州之后,再派人去见大将军,与他和平!”

  许攸的脸一下子变得漆黑无比,哑口无言,这一次他是真的相信了自己的判断,更相信了之前大将军所谓的书信不过是一厢情愿,也是这个时候的刘澜又怎么可能会接受与大将军的和平呢。

  “将军,看您的意思是与我冀州只有一战不可了,没有任何旋的余地了吗?虽然大将军帐下有十万精兵,但吾冀州精锐亦陈兵高邮,如果将军没有结束战争的想法,那卑职就只能遗憾的离开了。”许攸只能用威胁的手段了,虽然他指点这是下策,可是他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看刘澜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看看刘澜的真实想法了,是要战争还是要和平,一切都由刘澜自己选择。

  “哼,如果不退还青徐,我们直接没有什么可谈的!”刘澜说完转身便离开了,许攸也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拖长了音调,语气变得冰冷起来,一甩长袖,哼道:“既然如此,那下官也没什么话可说,将军我们战场见!”

  一直等着坑许攸的徐庶吓了一跳,他本来想着看刘澜怎么坑冀州一笔,没想到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虽然这不是他所希望的结果啊,可是真的提气啊,如果被那些个武将们甚至是百姓们知道了,一定会激动不已的,可是他又担心起来,毕竟这等于和冀州彻底开战了。,他想劝和,可是刘澜早已经离开了,他看了眼转身离开的许攸,想说些什么,却遗憾的叹了口气,主公已经做的决定,他还能有什么办法,本想上前劝劝,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被主公这么一搞,那封书信便成了主公根本没有看到过的情况,自己再去,这不是露馅了吗,还是先看看主公的反应再说吧。

  出了议事厅,送走了许攸之后转身直奔后院,果然主公已经在叔父等候他,一脸无奈的说道:“主公,您这又是在谋划什么啊,怎么突然就翻脸了呢?“

  “翻脸,我和袁绍有什么脸可翻,我与他乃不共戴天之仇,恨不得将袁绍挫骨扬灰!“刘澜恶狠狠的说道。

  “可您前几日”

  “前几日,前几日怎么了?”刘澜还是装作什么都不明白,可徐庶却越来越看不懂了,这他这了半天,猛然之间,双眼却是一亮,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啊,主公这是瞒天过海啊,可是这样一来,袁绍能明白主公的深意吗?”

  刘澜愤愤不平的眼神突然变得不再锐利,而是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放心吧,袁绍自然明白,只不过却不知道他怎么派了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许攸过来,这个本初,到底是怎么想的?”刘澜抱怨了起来:“你说会不会是这许攸暗中与曹操有勾连,所以本初用此方法来迷惑曹操?”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