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寿春之战(175)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5 00:07:18 源网站:八一中文
  不说郭嘉还好,得知这满园春居然是他的产业,陈群更不会给面子,不假辞色,四周人包括掌柜都被他的气势镇注了,哪还敢再吱声,掌柜的套了个没趣,一拂袖气呼呼的离开了,可这口气却难以下咽,径直到府上去找真正的东主郭府管家处理此事。

  其实这个时候他已经有些后悔了,人家都搬出了荀彧,自己居然还按照以往那般拿郭嘉压人,这不是自讨苦吃嘛,在许都谁人不知道二人不和,或许这就是荀彧专门趁着郭嘉不在专门派人来找茬,自己不提郭嘉或许也就是走个形式,草草结案,可如果被荀彧知晓这背后的东主是郭嘉的话,那多半没问题也要找出些问题,做成铁案,到时候就算郭嘉回来也无可奈何。

  一想到这里他便害怕起来,老管家可是一直强调让他低调行事,毕竟这并非真的是郭嘉的产业,再说郭嘉还真就瞧不上这么一座酒肆,可他虽然知晓,但毕竟有老管家背后撑腰,平日里没少打着郭嘉的名头仗势欺人,甚至因为郭嘉手里掌握的那支谍报队伍,很多事情都是直接由管家出面,暗地里没少收拾那些不开眼的食客,今日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必须要想个办法,把自己摘出来,不然满园春能保得住,自己这条小命也难保。

  瞬间他便想了一条妙计,负荆请罪。他一边让人备车,一边派人去找荆条,一切就绪,这才背着荆条上车径直到了郭嘉府上。

  他每月都会过来,府门前都认得他,而且满园春的名声大,再加上门房前拿个没收过他的好处,是以都知道他这个人,但是却并不知晓满园春其实乃是管家的产业,听说他有要事来见管家,而且还是这么一副负荆请罪的样子,郭府上下人等无不惊奇,难不成这老东西得罪了管家?

  这事可大可小,一下子便没人敢汇报了,当然这些在门房前的人,那都是天生一张慧眼,来来往往只一眼就能看出个大概来,所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如果是与家主关系密切者前来拜访,那腿脚一个勤快,恨不得飞着去给你汇报,如果只是一般的关系,甚至是没有关系贸然而来,那不在你身上讨到点好处那是绝对见不着家主的,至于那些来办事托请之人,那可就倒霉了,不被怕层皮连个通报都捞不着,可就算通报了,家主也未必会见你,可这钱也是别指望再往回要了,最后落得一个竹篮打水的下场。

  而眼下老掌柜便遇到了这么一个被刁难的场景,他虽然有气,但要出这口恶气,显然还不是时候,首先得想办法见到管家再说,立即便拿出了数枚银饼让门房派人前去通禀一声,说他有要事来见管家。

  门房收了好处,也不怕会给自己惹来麻烦,前去通报,不一会就见门房返回,客客气气的把他请到了门房内休息,茶水糕点都端了上来,在郭嘉门房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吃到这免费的茶水和糕点,就算是当官的,在此等候之时那都得花钱来买,当然还有一种情况,自然是那些大有来头的人物,虽然老掌柜在他们看来并不是这类人,可管家发话,那啊的身份可就比什么许都令高多了,最少许都令曾经在门房等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花了俩银饼才喝了壶热茶,至于吃的想都别想。

  在门房等候片刻,管家便来了,门房不大,本来就是为了来客等候接见提供的临时歇息房间,屋里没什么摆设,就是几张埃几与木枰,软垫则只有一张,还是在摆在主位之上,平日里能来此等候接待之人,就算是有雄心豹子胆,也绝不敢逾越颁布。

  管家四十余岁,留着三绺长髯,传了一身长衫,而且长衫还打着补丁,就这幅形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位节俭之人会是名扬许都的满园春背后东主,当然了他这样做也是投其所好,郭嘉喜欢什么,金钱美色,平日里奢靡成风,许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偏偏他对下面的人却要求极严,很多人都不清楚郭嘉为何会有这样分裂的举动,甚至觉得他前后不一,但是关键却清楚,他做些什么,无妨,因为他有尺寸,事情闹得再大他也能摆平,但下面的人就未必了,仗着他的名头指不定出些个什么幺蛾子,到时候自己是该保还是不保,保未必能保得住,不保又会寒了人心,所以加强管理,严格要求就成了他一直在刻意强调的结果,可就算这样其实效果也就那样,但最少每个人都会收敛。

  至于府内这些勾当,其实在许都当权的这些人中,都一样,反倒是他这里还算是好的,真正难入的反而是那荀彧的府门,当然比荀彧府更难走的,自然是思考府邸了。

  管家走在门吏的指引下走进门房,一进屋就看见老掌柜跪着阶前,背上还背负着荆条,心中立刻就知道他今日来见自己,肯定是惹了篓子,来到主位坐下,门房的几名门吏立刻捧着香茶糕点前来,等他们摆好甚至还想着留下来邀宠之际,他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把他们一个个都打发了下,随着几人离开,府内就剩下了老掌柜和管家。

  关键在主位坐着,端起茶水,轻啜一口,按照往常,这个时候见老管家就该说明来意了,可今日他却还没有动静,他眉头轻皱了皱,也不言声,只两眼死死地盯着老管家,笑着道:“我的老哥哥,既然您这是来负荆请罪,那也得让我知道您犯了什么过错不是,不然你叫我如何处置?”老掌柜年纪摆在这里,虽然是商籍,身份低贱,但他却把满园春经营的红红火火,这份能耐,他看在眼里,所以每一次与他见面时都是客客气气,一口一个老哥哥的喊着,给了他极高的礼遇,甚至还不时提示他乃自己的心腹,只要好好做事,是不会亏待他的,而且管家也大方,酒店只取五成收益,其余全部交给他日常开销,结余出来那都是掌柜自己的,试想一下,满语奶茶莫说是每年就是每月的的收支都可以用天文数字来形容了,若不是禁酒,生意下降了一多半,指不定掌柜的还要继续扩大酒肆的规模。

  老管家连头都不敢抬,声泪俱下,道:“都是小的该死,害了满园春,请东主责罚。”他说着砰砰磕头,在管家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就是十余下,这时候管家才反应过来,忙起身上前,搀扶着他,不然他继续惩罚自己,有什么事说,说出来解决就是了,在这许都,管家还是有点底气的,还真没有什么事情是他解决不了的,就算是他解决不了,那家主也不是吃素的。

  说着拿眼打量管家,就这么三五下,老管家的额头已经留下了血红一片了,可见他有多用力,也越来越让管家明白这件事非同小可,心里更急切了。

  老管家在酒肆平日见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脸上的变化拿捏的最为准确,眼见着管家脸色变化,急急忙忙把事情说了一遍,委屈,道:“平日里满园春的年轻文士们就爱清议讨论时政,从来就没什么问题,这是咱大汉朝的风气嘛,就算是曹公主政时期也从未有限制,所以这几日虽然有些风言风语对司空不利,小的也没阻止,结果却引来了大麻烦!”

  “酒肆本来就是清议、辩论之所,自先秦时期起,几百年来无不如此,你开门做酒肆买卖,人家食客要说些什么你也管不住,就算是他们诋毁曹公,那又能如何,这些年诋毁曹公的声音还少吗,曹公对这些声音还不是置之一笑,不当回事?”管家听他这么一说,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至于怎么就惹出了大麻烦,就更不解了。

  “可不是嘛,就算是当年的董卓和李傕、郭汜挟持献帝之时,坊间清议,甚至大骂这三人,三人也只有忍耐,而没有下令逮捕士人,可今日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什么治书侍御史,当场就抓走了所有士子,小的本来想阻拦,结果还被他威胁,甚至还要连小的一并抓获问罪,更是猖狂到要封店的程度。

  “好一个狗屁治书侍御史,他哪里来的权利,这是谁给他的权利!”他气呼呼的说着,瞬间看向掌柜,寒声,问道:“你,有没有暗示一下这个什么治书侍御史,这满园春乃是军师祭酒的产业?”

  刚才关机说什么董卓郭汜的时候他就不太满意,这能相提并论嘛,可是听到后面,却没想到这治书侍御史居然干出了连董卓郭汜等人都不敢做的事情,毕竟当年的党锢,大家都是把罪魁祸首按在宦官的头上的,所以在清议这件事情上,都是睁一眼闭一眼,就算真有什么大逆不道之言,也不敢贸然抓人,不然天下必群起而攻之,将他和宦党相提并论。

  不论是董卓还是郭汜,甚至是如今天下各地的诸侯,说白了大家都是打着氏族的旗号,在清议这块上没人敢僭越半步,就算是董卓也明白这个道理,他起兵是靠着他的关西兵不假,可他的关西兵要吃粮,靠谁,还不是这些世家,既然有些人喜欢无端生事,那他躲去郿坞清净就是了。

  其他人的情况一模一样,或者说着天下的诸侯就没有不挨骂,在清议士人的口中,所谓的诸侯就没有一个是好人的,包括刘澜甚至是袁绍,都一样,但不管他们闹得再凶,可却没人会去抓他们,在刘澜眼中,这是不同的反应,甚至是反对的声音,虽然清议不泛夸夸其谈之辈,但还是能够褒贬时政,让他也能够更好的去认识自己的施政,至于骂人,那都是养成的习惯,从恒灵二帝到梁冀、窦融,从一县之令到三公九卿,被骂的狗血喷头的比比皆是,尤其是张温和袁隗,花钱买官,连祖宗十八代都被骂了一遍。

  所以对于清议,刘澜的态度和天下人一样,一贯都是默人的,毕竟有这些人的存在,最少能够起到社会监督的责任,在没有媒体的汉末,还就得靠这些年轻人们去发声,就这样大汉朝的吏治都烂成这样,若不是这些人的存在,指不定会变得多糟糕呢。

  掌柜瞬间便流下了眼泪,一脸委屈的说:“老奴悔不该提军师的名号啊。小的眼瞅着此事没有回旋的余地,可这要是眼睁睁看着士人们从咱酒肆被抓走,那以后这买卖也没法做了,当下就对那治书侍御史提了一句咱东主与军师有交情,可是却不想这一句话却惹下大麻烦。”

  “怎么?”一听这话,管家心中咯噔一下,这许都城要说不知晓郭嘉名声的人还真没几个,陌生是廷尉、大理寺甚至是许都令,只要一暗示,谁不是怪怪走人,到时候主官还得亲自上门。

  当然他这家酒肆其实也瞒不住,当酒肆小有名气之时,他就主动跟郭嘉坦诚,而郭嘉也没多说,还是那句话让他低调,所以只要不是大麻烦,郭嘉还是会帮他处理的,就算是有大麻烦,也会视情节而定,可今日这情况却让他觉得碰上麻烦了。

  “万没想到啊,那人居然打着荀彧的旗号,如果知道他是荀彧的人,小的就是算死也不敢透露半个字啊,这下这些士子就算没罪,可落到荀彧手里,那也一定会坐死了他们的罪名,当时候就算军师随司空返回许都过问此事,荀彧也能拿证据堵死我们,甚至卑职最害怕的是那荀彧借此机会,栽赃陷害,把脏水都往军师身上泼!”

  管家初始还挺担心,可他听完这话,却是撇嘴一笑,摇了摇头,他虽然地位不高,可常年随在郭嘉身边,一些眼界还是有的,所以对于他的这些判断根本就不会当回事:“如果是别人,或许能做出这等事情来,但是荀彧嘛,那是万万不会的,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他既然敢抓人,那就一定会调查个水落石出,这件事毕竟干系太大了,不然荀彧也不会冒着身败名裂的可能贸然抓人。”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