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二百二十七章 县君要杀人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本书首发更新地址http://www.yunlaige.com 云来阁小说网】

  就在刘澜一脚将沅坤踢飞之际,身后也同时响起一道痛呼之声,随后就见到那冯起好似那断线的风筝砸落在地,偏偏还就在刘澜脚下不远,当他发现眼前的刘澜时嗷的一声大喊,连滚带爬向前边艰难爬起的沅坤跑去。

  关羽大摇大摆的走了下来,从始至终他就没移动过半步,当然了首先是关羽的身手太强了,其次是这些兵痞太弱了,在关羽密不透风的防御下没有讨到半点便宜反而还被杀了个屁滚尿流,一个个落荒而逃一瘸一拐的跑到了沅坤的身后。

  直到大战方歇,刘澜才发现在乱战之中被挨实的几记枪杆从手肘肩膀处传来了刺骨的疼痛,但他还是咬着牙强忍着对欧冶坚和关羽各使了一个眼色。

  到目前为止他所期望的目的并没有达到,莫说是太守了就是县尉县长都没有惊动,这让他心中有些难以抉择是继续等下去还是就此离开,等收到关羽与欧冶坚的眼色后刘澜也只有点点头,随即三人前中后刘澜在前关羽在后相隔了不到一米的距离打算离开。

  就在这时,监牢广场前一片躁动,就见远方一片烟尘滚滚很快就见到一大群衙役与一些郡国兵出现在视线尽头,黑压压的一大片看那样式到叫他想起了后世鬼子伪军进村的景象。

  就在刘澜猜测着是何人前来时,远远的就听有人大喊一声,“县尊到!”

  这般阵仗刘澜还当是太守温恕到了呢,没想到却是县令,心中沉沉,他知道麻烦将会进一步升级,只希望不会超脱预期吧。

  就在刘澜心中冒出诸多念头时,被人群簇拥着的县令出现在刘澜对面,四十多岁,身材瘦小,八字须一身官袍恶狠狠的看向刘澜:“大胆贼子,竟敢攻击牢狱,释放囚徒,来人,给我将他拿下,但有反抗,格杀勿论!”

  “哈哈,县君好大的官威啊!”

  刘澜对那些上前而来的衙役郡国兵视若无睹,眼神冰冷的盯着县令冷哼一声,手掌微抬,枪杆指着他寒声,说:“你动用私刑囚禁欧冶坚一日,这般知法犯法,就不怕我捅到温太守那里吗!”

  今日这事县令知法犯法在先刘澜攻击牢狱在后,其实谁都不占着理,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早对县令说明厉害让他放人或是去见温恕,可惜这俩人一个都不在一个都没见到,如今事已至此,马县令问他的罪责他也只能去抽马县令的尾巴,反正已有心理准备大不了鱼死网破这个别部司马不当了,可县令未必就舍得他那官帽,所以刘澜此时敢针尖对麦芒就是笃定了县令不敢把此事闹大,还有一点就是涿县这样的大县县令换他一个小小的别部司马太不值当了,所以对刘澜是值的对那县令却是亏大了,正是有了这几点刘澜才有了更足的底气。

  “你到底是什么人!”马县令一时间就慌了,他原先就是个贩粮的粮贩,哪懂的什么律法条例,可发生了这件事后他是专门去向决曹询问过,如果是前些年也就是影响仕途未来想升迁就要困难了可不至于免官,可现今不一样了,尤其是他这样买官的不能有啥纰漏,不然立时就会被罢免。

  马县令毕竟是商人,为官以来看的也并不是什么法令条例而是经商时的那本帐,在他这样的买卖人眼里只有赔与赚的概念,赔本买卖他不干,有赚头大家才能和气生财,立时转阴为晴,一脸殷勤笑意:“不知阁下是?”

  “刘澜,果然是一张利口啊,哼哼!”

  他就是刘澜?县令心中一沉,怪不得这人有这么大的口气说是能把此事捅到温恕老儿那里,就在县令心中发沉之时远处传来冷笑声的男子打马而来,在县令身边吁的一声勒马对刘澜,道:“马县令并非动用私刑而是那欧冶坚冲撞车架露出凶器,马县令怀疑他乃鲜卑乌丸异族派来的刺客这才将其扣押审问,不想你却因私害攻,释放贼囚,哼哼!”

  那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右北平别部司马刘澜,攻击涿县狱释放囚徒,疑与鲜卑乌丸贼囚同党!”

  那男子顿了顿,对着县令说:“县君,像这等贼囚还不将他缉拿归案吗?”

  ~~~~~~~

  就在刘澜与县令僵持的同一时刻,刘元起府中中门打开,从中走出了一位中年和一名五岁大的稚童,而在之后则是刘元起还有小冬生,之后则是公孙越与刘子敬。

  刘元起今天很高兴,不仅是收了温恕之子温恢当了弟子更是因为他打算为孙儿起名放后温恕说的那句:有放而文也,有放而不致也,让他终于下定决心为孙儿取名为放,只此两件事足以让他老怀欣慰,他盼望着放儿快些长大成人能使逐渐衰落的刘家这一脉继承下去并再次兴盛起来。

  高兴之余,温恕又说出了一件让人颇感意外又难以置信的事情,当听到这一消息后温恕与刘元起都很震怒,那就是巨鹿人张角勾结中涓封谞造反,不想其党羽唐周畏罪告角,如今天子秘召大将军何进擒了马元义,斩之;收了中涓封谞等一干人下狱,并传书各州抓捕叛党余孽。

  当然这些黔首小民造反根本就成不了气候,刘元起倒不怕他们能翻起多大的浪花来,反而是如今耳顺年纪而孙儿幼小心中为家族担忧不已。

  唯一的儿子客死他乡,孙子太小少不更事,唯一看重的刘备名为叔侄其实还是外人,他不知道自己的赌注正确不正确,但从唐周背叛张角那一刻起他就有了些担心,他看不透刘备日后会否成那唐周忘恩负义但他清楚自己不能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一个人身上,而且这人远没有达到他的预期,甚至还背道而驰不修诗书整天的飞狗走马完全因为自己的接济成了个惫懒货。

  他打算不再去接济他,让他自力更生就算是重操旧业再去贩履织席只要能提提他的心气磨砺磨砺他的意志也好,只要他能表现好,刘元起就还会全力去帮他,如果他因为自己不再去接济他而心生愤懑,像这样的豺狼还是自生自灭的好。

  刘元起眼中闪过一抹阴鸷,但在看到孙儿刘放的一刻徒然变得慈祥,摸着他的小脑袋,感慨一声:

  这,才是他刘家的根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