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大朝会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接下来的几日刘澜每天都会到洛水畔,第一日陪着老人博弈了几盘,当然刘澜被杀了个片甲不留,得了个布局不错的夸赞,第二日刘澜陪着老人登了趟北邙山。+◆頂+◆点+◆小+◆说,.

  能看得出老人的精力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只到了山脚下便喘息的厉害,刘澜看着心疼,说咱别登了,可老人家却有些固执,也许这就是不服老吧,两人走走停停,足有2个时辰才登上了北邙山,站在山巅之上,老人变得神采奕奕,就像是回光返照一样,虽然刘澜不知道,但老人心里却清楚,自己的时日不多了。

  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老人却发现自己好像再也没有任何遗憾了,刘德然,你和我咱们中间隔了三代人甚至是四代人(快90岁),可是老朽却和你很聊得来,你不像很多年轻人太过锋芒毕露,这点从博弈就能看出来,稳扎稳打,和你的性子一样沉稳,可是啊,这样的性子却不该出现在你这个岁数你懂吗?年轻人,就该有那么股闯劲,若是都像老夫这般七老八十,那还有个什么劲?你看老夫都这般年纪还不是与你一齐登上了北邙山,你又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老人今天的话很多,可老人却唯独没有和他说最重要的一句话足以让刘澜感恩戴德的一句话,那就是老夫已经面圣推荐你,用不了几日,天子便会召见你。

  和老人分别之后回到驿馆刘澜便得到通知第二日一早参加朝会,事发太过突然,刘澜连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按他的估计自己这档子破事最少还要拖个把月,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灵帝召见了。当然其中内情刘澜却是不会知晓的。

  第二日一早刘澜换上了官服,关羽一众人眼中全都冒着精光。尤其是张飞都是拍着马屁说司马就这一身行头扮相,别说天子要大大封赏了,说不得高兴之余就招您为驸马了,刘澜笑骂了句滚蛋,然后就出了驿馆,因为是上大朝,驿馆特别为刘澜配置了施轓车,其实整个雒阳城除了逢年过节除了金市一直都是宵禁的,所以刘澜天还没亮就出发可想这个时辰哪会有人啊。就是个鬼也看不着,可当马车到了北宫南门时,我的个乖乖风灯高悬人头涌动,就像是赶早集一样,到处都是叽叽喳喳的谈笑寒暄声,一派的喜气祥和,不过官场这类小说看多了总会有种虚伪的感觉,甚至觉得这些人别看见面时客客气气的,哪个人爬到这个位置上不都是虚伪的像只狐狸?平日里都和笑面虎一样不知道戴了多少副面具。只有此时你才能看到面具下的嘴脸,但也仅仅如此而已,因为他们的心,你是永远无法猜到的。就算是现在谈笑甚欢的两个人,也许心中真正想着的不过是如何扳倒你罢了,这就是官场。

  充满倾轧的官场。虚伪而又现实。

  不一会儿(北宫)南门缓缓打开,南门乃宫城正门。门洞阙口目测便有四十余丈,乃刘澜所见雒阳城中规模最为宏伟的一座城门。而其宽度更是可以并行三十道车轨,想想就让人咂舌更遑论此刻亲眼所见?

  全身鱼鳞甲的的岩郎站立两侧,空出正对南门驰道,右文左武排列两排徐徐而进,刘澜跟在最后,进入了当今天下令无数人向往的北宫。

  朝会在德阳殿,德阳殿周旋容万人。陛高二丈,皆文石作坛。激沼水于殿下,带来丝丝灵气,而在殿前,更有一座高耸入云的阙楼,整个雒阳都可以看得到。

  “天子临朝,诸公觐见!”

  一听这破锣也似的嗓子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声发自中国特色的太监,不得不说若是没有这么奸细的声音,想在这能容万人的德阳殿内通知外面的大臣们还真有点难,随后大臣们陆续进得大殿,按位置落座,当然也就只有那些个位高权重如三公九卿大将军们,其他人都是站着的,毕竟这大朝会都是初一十五才会开,平日里灵帝只是在隔壁的宣明殿会见各位臣僚,刘澜打着哈欠,反正也没人会看见,就算有人看见,能排在最后的官职能有多大?根本就说不上话,更何况旁边这几位上了岁数的臣工们比之刘澜还有不如。

  五十步和百步,谁也别笑话谁。

  天子灵帝带着冕帽龙骧虎步的出来了,后面跟着一众中涓宫女,前呼后拥的,落座在龙椅之上,众大臣们施礼拜见灵帝而其机械的回了一句免礼后各位臣工便又落座回属于自己的埃几之后,刘澜在人群最后面,别说他现在和其他官吏们低垂着脑袋,就算是抬头看也不可能看清灵帝的容貌,人太多了,虽然相比能容下万人的德阳殿此刻只不过才进了五分之一人,可那也足足有二千号人啊,刘澜排在二千人的最后面,可想而知。

  先是左手第一位的大将军出列了,第一件事就是一件大喜事,乃是荆州刺史王敏讨赵慈,斩之,这事发生在2月份当时因赵慈杀南阳太守秦颉可以说是‘名动天下’,没想到只用了短短几个月就剿灭了叛匪,当下就得到了灵帝的夸赞,更得到了一片官员的歌功颂德,可对于这些刘澜却只是苦笑,如今风雨飘摇的大汉朝到处都有造反势力,灭了这一处那一处又起,也不知道有啥可歌颂的。

  果然,好消息就这么一条,让灵帝头疼的事情随后接踵而来。

  同样是来自荆州的消息,只不过这一回并不是捷报而是武陵蛮反叛,灵帝大怒,五溪蛮居然也敢对抗朝廷,立时传旨王敏,务必荡平五溪蛮。

  灵帝的气头还没消呢,河南尹何苗便又出班起奏说荥阳乱党劫掠州府,杀中矣令,灵帝当即拍案而起。荥阳乃你河南尹治下,有乱民造反你不去组织官兵平叛却来向我汇报。你这个河南尹是干什么吃的?要不要我在教你如何处理政事?

  闹剧,简直就是一场闹剧。刘澜原本想象中的大朝会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汉朝的人才何其多?怎么一个个都是酒囊饭袋一样?难道吏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可闹剧这才是刚开始,这不灵帝这里一发怒,中涓张让尖着嗓子跳出来叫嚣说什么何苗诡行以邀名,根本无治理一郡之能,当撤。

  直到张让直呼其名刘澜才知晓原来这位河南尹是何苗,乃大将军何进的弟弟,在后世刘澜看那些个种马三国小说这何苗可都是何皇后的姓名,可真没想到居然不是何皇后反而是何进的弟弟。这也太……

  刘澜心中还没有腹诽完,那边厢大将军何进却是坐不住了,先是以王符的名句说了句天子,不受虚言,万万不能听信这帮曲道媚时的中涓阉竖妄言啊圣上,非河南尹不讨匪,实是帐下缺兵少将,平叛坚难,臣请圣上立即调缇骑军(归执金吾)三千人前往平叛。

  这边厢大将军话音未落。执金吾吹胡子瞪眼的出班哭丧着脸,道:“从恒帝时屡翻撤缇骑、持戟,今缇骑不足二百人,持戟亦只有五百人。如何调三千人前往平叛?不若掉卫尉下虎贲军前往平叛。

  几位掌兵的大臣你推我我推你,最后又推回到了灵帝头上,北军南军都在外平叛呢。岩郎刚反京师,如何再派?思来想去竟是无兵可派。灵帝大怒,怨气都撒在了倒霉蛋何苗头上。谁让他是河南尹呢,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就算是招募义军,务必在月末平定叛匪。

  那些叛匪又不是泥捏土造,这边连兵都没一个呢,我如何在月末平定叛匪啊,只不过刘宏却不去管这么多,就是你何苗派自己的私兵去,只要平定了叛匪就行。刘澜算是长见识了,这大朝会根本不是啥‘政协会议’感情是德云社说相声呢都是一群逗比啊?

  刘澜本就没睡醒,经这么一段贯口,那叫个精神抖擞啊,不过接下来可就没那么精彩了,是太尉府的汇报,太尉张温在凉州可不太顺利,不说连战连败,但关键的几仗都不是很顺利,也该张温今天倒霉,所有倒霉事都碰到了一起,灵帝这一回非但没怒反而笑了起来,整个德阳殿立时变得鸦雀无声,半晌才听灵帝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召张太尉回京。

  不用想,张温这太尉算是做到头了。

  这朝会拖了许久,又说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已经彻底红日高升了,刘澜以为今日朝会就这么结束了,没自己啥事了,没想到灵帝却点了他的名字,宣幽州右北平卢龙令觐见。

  来前的小中官把一切礼仪都交给了刘澜,刘澜规规矩矩的走了三十六步,然后施礼觐见灵帝,只不过灵帝却并没有说句平身之类的话,就这么晾着刘澜,刘澜低着头反正感觉有无数道眼光投过来,至于是谁的那就不知道了,反正给人的压迫蛮大的,好不自在。

  “刘澜,光和六年率千余突骑(场面话,比俘虏好听)深入草原,毙鲜卑大人和连,同年,阵斩右北平乌丸大人乌鼎,中平元年,献策平幽州蛾贼之乱,中平二年,率三千突骑军深入柳城,大破乌丸与塞外,中平三年更是在剿灭三郡乌丸之役中立下头功,这几件功劳,有的是朕刚知道的有的则是以前就听到过的,正因为有你,幽州才能平定内忧外患,你的功绩是无法被磨灭的,数日前,在这朝堂之上有人说要轻赏,有人呢又说要厚赏,朕想知道你是想继续治理一方,还是想留在军中?”

  “治理一方,也许会给自己个郡守当,只是去哪当郡守就不一定了,如果是军旅,以他的猜测应该还会留在幽州,当然如今在幽州也就是度辽将军或者是护乌丸校尉能染指,可毕竟幽州才是大本营啊,去到了陌生的地方,一切就要从头开始,甚至和当地的大族发生什么不愉快,估摸着太守当不了几天就得乖乖走人了。

  “臣少年以良家子入幽州军,数载以来都是幽州一卒,若陛下同意。末将愿继续为我大汉守边!”刘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只不过灵帝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却又不是刘澜能知晓的了。

  “好。好一个愿为我大汉守边!”

  灵帝夸赞了一句,当刘澜以为灵帝下定决心要封赏自己时。却发现灵帝大笑着离开了,而各位臣工们在听到张让吼了句退朝后也都纷纷离开,留下刘澜一个人莫名其妙,这灵帝到底咋想的?听口气自己的回答很让他满意啊,可是不封不赏又是要干什么?

  虽然封赏没下来但好歹终于面圣了,兄弟们叫嚣着好好庆祝下,不过刘澜却是报声歉,让大家稍微等等他,他先告退了一步。众人莫名其妙,却不知刘澜径直来到了洛水畔,按理说快到晌午这个时间段老人肯定已经回去了,可刘澜怕老人执拗的脾气犯了所以才急匆匆的过去,哪怕聊表歉意也成啊,毕竟答应老人这几天都去陪他的,可到了洛水畔如预料当中一样没有老人的身影,刘澜庆幸老人并没有等他,不然的话他可真就过意不去了。

  随后回去和老兄弟们一起到了凤来楼。这个点没几个人,有也是采室里赌棋,几人点了酒菜,算是庆祝了。

  “你们知道吗。这凤来楼便是那小兄弟家开的,不过那小兄弟却是位姑娘,叫做小蛮。长得很漂亮,在我见过的女子中。能排第一。”

  “能排第一,比刘茵姑娘都好看?”听到女人。李翔和张飞同时放下了著,尤其是张飞更是瞪着铜铃眼问道,他来时虽然没得到刘茵的嘱托,可有前一次下颍川的经验,自然而然的就帮着刘茵姑娘盯着司马了,如果刘澜知道张飞如此好奇的问这些是在吃里扒外,非得抽他不可。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两人应该不分伯仲,只在毫厘之间。”

  不分伯仲?张飞急了,忙不迭的问:“司马,你不会看上这位叫做小蛮的姑娘了吧。”

  “怎么可能。”

  张飞如释重负,不想刘澜接下来却又说道:“不过看上还真看上一个,就是驿馆住隔壁的那位荆州姑娘,年龄比我小那么三几岁,知道吗,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些异样的感觉,很可能这次是真动心。”

  “什么?”所有人都放下著了,这么大的事众人可都替司马着急呢。

  “行啦,行啦,你们也别一惊一乍的了,我不就说了个动心嘛,你们也不想想,人家是什么家室,能看上咱这兵痞?上门提亲的人估摸着得从荆州排到卢龙去,所以啊我也就是那么一说。”

  “司马啊,只要动心了那就别管成不成,纳采啥的那得筹备起来,万一他们家还就答应了呢。”关羽是一行人唯一成过家的,给出了自己的主意。

  “哪能那么鲁莽啊,我连他家到底是什么来路都不知道呢,你们说我是那种打无把握仗的人?最少也要知己知彼是吧,再过段时间看吧。”

  众人都竖起了大拇指,赞了一声司马不愧是司马连这种事都能运用到兵法上面来,看来那蔡姑娘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司马的魔爪了,不过啊,你对蔡姑娘动心思了,可刘茵姑娘怎么办啊?

  李翔还没说完了,就被张飞瞪了眼,一脸的嫌弃:“说什么屁话呢,大户人家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咱司马娶俩妻不就行了。”

  “也是啊。”李翔乐了,可刘澜却苦恼了。

  不愿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说道:“咱们吃饱喝足了要不要再逛逛雒阳城?”

  “不就个太学嘛,都去过了还有什么好去处,莫非是青楼?”李翔露出一个**的眼神,听说京城里面有胡姬,这胡姬可不是那鲜卑乌丸族的女子而是那种金发碧眼身高马大的大洋马,想想就够让人血脉贲张的。

  “你们要去我不拦着,但有一点别生事。”

  “司马不去?”

  “有个去处我自来了雒阳后就一直想过去瞅瞅,今日正好得暇,过去看看。”

  “司马我和你一起去吧。”关羽这种绝世好男人真少见了,那可是为老婆胡金定一直守身如玉到现在,要知道这处男和非处男在这方面是有着本质区别的,一般尝过甜头的男人是很难长时间把持住的,可这也正说明了关羽的厉害处,管的住下半身,才能管得住上半身,能当武圣的人,不会那么简单。(想知道《大汉龙骑》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 ”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