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四百七十五章 打入诏狱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11-23 00:38:05 源网站:全书网
  快到宫门,刘澜的右眼皮开始跳动起来,都说左财右灾不会出什么状况吧,头一次单独见灵帝时他就感受到了伴君如伴虎的恐惧,好几次差点就被皇帝老儿咔嚓了,这一回眼皮跳的如此之快,不会是要倒霉吧?

  刘澜心中忐忑,就算担忧现在也不能退缩了啊,硬着头皮进了宫门,不想却又被一位老太监拦下,很是傲慢的说了句跟我来就领着刘澜七拐八拐不知到了处什么去处。

  而此刻的宫门口,去宣旨的几名小中涓刚要离开,却又被走过来的一队人马拦下,待小中涓们看清领头人的样貌后,慌慌张张忙不迭的施礼:“拜见二王子。”

  董侯挥手示意他们不必多礼,然后指着远去的那道背影,说:“那人是谁?”虽然月色很黑,但董侯还是觉得那人的背影依稀有些熟悉,但又不敢确认是不是刘澜,所以才有此问,而几位小中涓自然不敢隐瞒,知无不言:“回禀殿下,那人乃幽州卢龙令刘澜,奉旨入宫面圣。”

  果然是刘澜,董侯点点头,又望了眼刘澜前往的方向,突然一惊,急忙问道:“父皇不会是在温明殿召见刘澜吧。”

  “正是。”

  董侯刘协心中立时沉了下来……

  温明殿乃是灵帝的寝宫之一,因东院在光和元年六月(即公元178年)坠下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像圆形的车伞一样。身子在快速的旋转中显露出五色光芒,虽有头,但无足。不见尾,似龙非龙,长达二十余米,当时祥瑞说、噩兆说此起彼伏,所以温明殿几乎被弃用,后来出现大面积的造反瘟疫,天子刘宏得白马寺方丈普慈解惑后才知晓那似龙非龙之物乃是乱汉的鬼畜。后来虽说普慈法师做了场法事斩下鬼畜之头,但这鬼畜已动大汉之根基。虽然身死,但精神尚在,需要天子真龙之气镇压,所以灵帝会不时前往温明殿居住。只是这在内宫召见外臣还是头一次,虽然这看似是无上荣光却绝不像表面看去那么简单,所以刘协才会听说灵帝在温明殿召见刘澜时为他担忧起来。

  他想派人去探听消息,可一想到那日小蛮派人来送的消息,如果被父皇察觉,就算父皇真要重用刘澜,也只怕免不了杀身之祸了,再一次刘协留在了宫门前,等待刘澜的出现。

  当刘澜来到温明殿时。就发现了满院子里前前后后的侍卫宦官特别多但就是不见一个宫女,提着风灯,只不过这些个不男不女的太监和大老爷们的侍卫脸色都不太好。神情紧张,怎么看都有点提心吊胆,刘澜不明所以,跟着前面引路的老太监来到了温明殿门前,里面静悄悄的,来往行走着的太监侍卫都小心翼翼的走路。恨不得不去用脚,深怕弄出一点声响惹来雷霆之怒。

  到了门前。那位老太监低声说了句:“到了,刘县令等候。”说着先进入屋内,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太监低声说了句刘县令到了,正在殿外等候。

  这时,里面传来了灵帝的声音,透着威严:“宣他入殿。”

  “诺。”

  不一会儿,那位老太监返了出来,对刘澜说道:“天子宣你入殿。”

  刘澜抱拳拱手说了声多谢,然后便步入了温明殿,殿内明灯高悬,映照着殿内灯火通明,如同白昼一般。

  见了灵帝,只见殿内四周站了数十位执戟甲士,目不转睛,而刘澜早有过上次的教训,不敢在四处查看,直接施礼拜见灵帝,灵帝微微一笑,说道:“德安啊,一日未见,知道今日这么晚为何宣你觐见?”

  “委实不知。”

  灵帝并没有让刘澜免礼,就这么晾着他,说道:“刘澜,你抬起头来。”

  刘澜不知所措,抬头看他,见其容光焕发,好像有什么很开心的事情发生了一样,正要说些阿词,却不想灵帝抢先一步开口说:“刘澜啊,你是不是很怕见到朕?”

  “有点。”

  刘澜几乎是脱口而出,虽然及时收口,但灵帝却又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哈哈大笑道:“刘澜啊,敢说怕朕的,你是第一人,换了别的大臣那是万万不会说的。”

  “不过……”灵帝的虎目一瞪,话锋却是一转:“其他大臣不会如此说,那是因为他们心中无‘鬼’,你这么说,是不是你心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没,没有。”刘澜吓了一大跳,手心里攥满了汗珠。

  “真的没有?”灵帝盯着刘澜。

  殿内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灵帝就这么盯着刘澜,而刘澜则怪怪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心里却是噗通乱跳着,刘澜能不害怕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而且那戏文里不老说什么天威难测,闹不好今天右眼皮跳就真应验了。

  “没有最好。”灵帝突然摆了摆手:“免礼吧。”

  呼,刘澜长长出了口气。看来是躲过一劫啊。

  “刘澜啊,听说你自幼失沽失恃,后以两家子入边军,从草原回来不久就拜了幽州刘元起为义父?”

  “是的。”这事现在全天下人都知道了,传到皇帝耳中也不为怪,点头道:“只不过当时是义父要让其孙刘放认卑职为义父,所以卑职才会认元起为义父的。”

  嗯,灵帝满意的点了点头:“后来你前往卢龙塞外名曰矿山的地方,所学经义皆是元起之女传授?”

  “是。”

  “你曾经在草原与种部万夫种焕兄弟论交。”

  刘澜满头大汗。

  “听说你今日出城了,原因是蔡家丫头离开雒阳回荆州。”

  “这……”刘澜毛骨悚然,自己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的所有事情都在灵帝的掌握之中,事无巨细,全都如数家珍,这让刘澜再一次感受到了灵帝的恐怖,古代天子的恐怖。

  “你很喜欢看书,每次都会写下一些自己的注释,对吗?”

  刘澜点点头:“每天都会抽时间看,孔圣曾言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是以卑职不敢荒废。”

  “是啊,你对儒家典籍不仅感兴趣,对道家典籍同样感兴趣。

  “小子涉猎庞杂。”

  “那孤就来考考你,却不知貌合心离者孤,亲谗远忠者亡,近色远贤者昏,女谒公行者乱,私人以官者浮,凌下取胜者侵又是出自哪里?”

  刘澜惊慌失措,碰的一下跪倒在地。

  灵帝依然笑容满面:“怎么,不知道么?”

  刘澜不敢说话,灵帝却兀自说道:“此句出自素书尊义章五,你不应该不知道啊,昨日不是才派了你的一位部曲督前往书市买了翻看的嘛?”

  刘澜汗如雨下,他知道自己今日是真完了,怪不得屋外那么多的侍卫,原来是要捉拿自己啊。现在的刘澜就算真去反抗也不会成功,屋内十多名侍卫呢,这里一动手,屋外的侍卫一进来那就是个死,所以说现在乖乖的最好。

  “刘澜啊,我昨日叫你近前,是为了让你看四兽图,没想到你居然心机深沉如此,说!”灵帝怒叱一声,明显是气氛交加:“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还是说你吃了雄心豹子胆!”

  “小子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去揣摩圣意啊,只是小子早闻素书之名,那日偶然一撇,这才有了读阅之心。”

  “油嘴滑舌,满腔托词!”

  灵帝脸色一变,正所谓是龙颜大怒,大喝一声:“来人啊,把这欺君罔上的刘澜给我打入诏狱!”

  事情明显比预料的还要遭,因为灵帝身边的侍卫动都没有动,而殿外却瞬间冲进来带刀侍卫数十人,别说是反抗了,就是稍有异动,那都会立刻毙命,束手被擒,刘澜高呼冤枉,只不过灵帝听都不听,转身离去,而刘澜则被带下了温明殿。

  没有被立时杀头,这对此刻的刘澜无异于是最好的消息了,不过看灵帝暴怒的样子,想要活,希望不大,可眼瞅着大事可期却这么挂了,刘澜心中是真不甘心,可此刻,他还能有何办法化解今日的厄难,让灵帝放过自己?

  灵帝转回了内室,不出所料,内室之中果然还是那位秃着头的白马寺方丈普慈,他看也没看灵帝,执子下棋,待棋子落下,才突然说:“这是试探他?”

  “何以见得?”灵帝的心情全然没有之前的暴怒,反而看起来很高兴,看着普慈独自博弈,抚髯在殿内悠然漫步。

  “如果你要杀他,为啥不直接取其性命而是打入诏狱之中?”

  “不是我不杀他,而是他毕竟有功入京,如果我现在杀他,不管按个什么罪名,难免惹来天下非议,所以我要先把他关起来,看看朝堂的反应,然后再做定论。”灵帝突然握紧了手掌,怎么看都像是不管你这头饿狼如何狡诈嗜血,终归逃不出朕的手掌心。

  普慈落子的手掌一顿,虽然他没有去看灵帝的表情,但那股杀气却是真切体会到了。

  普慈缓缓闭目,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对不对,到底能不能潜移默化的去改变他,这一刻,他心中彷徨。(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