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五百零五章 支谦

小说:大汉龙骑 作者:皇叔刘司马 更新时间:2018-09-14 23:53:39 源网站:云来阁
  【本书首发网站YUNLAIGE,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几个酒馆的伙计搞不懂了,这忽然闯出来的人为何如此护着胡蛮,可听到后面的话领头人又有点狐疑,想了想,说:“如此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们一个条件,如果这珠子真的价值连城,我们也不要他的珠子,他付了饭资就是了,如果这珠子是假,那你就别拦着我们拿他见官。△↗頂”

  “好。”刘澜说完,对着胡人,道:“把你的珠子拿出来吧。”

  那胡人愣了半晌,刚才着实是被打懵了,好半晌才在周围人群的起哄下在怀里摸索一阵,掏出一枚珠子,玻璃制品,这时候被称作琉璃,珠子并不是常规意义中的圆,而是呈扁鼓形,直径有五厘米,珠子呈黄色,母体半透明,其饰纹也很简单,为几何图案,而其同心圆为五层,以平嵌手法嵌入,中心点为深蓝色,外层则褐白相间或蓝白相间。嵌入之眼珠地浑然一体,不突出也不易脱落。

  偌大的一粒珠子立时让四周响起了惊叹声,而刘澜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他当然看出了这胡人手中的珠子是什么,蜻蜓眼,在这个时代它有一个更为响亮的名字,隋侯之珠,如果还有人不知道,那么与其齐名的和氏之璧想必家喻户晓。

  蜻蜓眼也就是隋侯之珠乃春秋战国时期进入中国,因为稀少那掌柜不知其价值所在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这东西虽然在中原大地极其珍贵,若是想要运输贩卖,一是长途跋涉不切实际二是这东西在西亚埃及那边同样珍贵。不过如果能把琉璃的制作工艺搞到手,当然当此之时的汉代也是有着琉璃工艺的。可此时的刘澜却想着能不能寻求东西合璧尽早弄出玻璃来,至于其他。好像现在有的中国都有了,至于马铃薯和辣椒那是在美洲,刘澜也就不指望了。

  刘澜将珠子还给了胡人,并安抚他说:“你不用担心了,我会救你的。”说完对着之前的领头人,道:“他这珠子虽然与隋侯之珠造型相同,但却又相差甚远,我想这也是贵掌柜缘何走眼的原因,既然这胡人并非是诚心欺诈。不如大事化小,几位意下如何?”

  “大事化小?如何大事化小,除非你替他付了饭资,不然今日说什么也要拉着混吃混喝的胡蛮去见官。”

  “好,不过我有话要事先和他说明,不知几位能否让我单独和他说几句话?”

  领头人明显戒备起来,刘澜告诉他自己并不会走远,何况自己的朋友还在身边呢,领头者虽然没有放下戒心。但还是示意他可以和胡蛮单独谈,刘澜将其带离了几步,低声问道:“你是哪里人,叫什么?”

  “我的故乡是在大月支。在中原他们都管我叫支谦。”

  “你是商人?”

  “不是,我是随祖父法度移居中原的。”

  “那么你听说过罗马没有?”

  “你居然知道罗马?”

  “并不奇怪,在张掖就有金发碧眼来自罗马的胡人定居。而且我看你的外貌也是金发碧眼,应该并不是大月支的原住民。对吧。”

  “没想到你一眼就看出来了。”

  “所以我才会帮你,但在我帮你之前。你需要答应我一件事。”

  “去罗马?”

  刘澜乐了,他喜欢与聪明人聊天:“对。”

  “可不知您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说服他们那里的能工巧匠来中原,如果没有人来,可以带一些他们的典籍。”

  “成,只要您能救我。”

  “你答应的这么快,不会是耍我吧?”

  “不敢不敢。”支谦诚惶诚恐的说。

  “你最好别耍我,罗马的典籍我还是知道一些的,所以你也糊弄不了我,更何况现在你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如果你敢糊弄我,甚至是一去不返,那你就得祈祷你住在雒阳的家人死的不会太难看。”

  支谦想哭的心思都有了,一开始他就想着忽悠着刘澜救下自己,至于去罗马,那么远想都别想,原本打算回月支然后回来忽悠他一下的,现在看来没那么容易了,尤其是他说的一些人名除了亚里士多德、阿基米德啊这些有所耳闻,至于希罗的《论农业》还有维持鲁维奥著有《论建筑》根本就听都没听过,所以想糊弄想都别想。

  刘澜看他一脸的苦瓜像,笑道:“现在可以考虑了,答应我现在就帮你,不答应,你就跟着他们去见官,我想你的家人一定不会让你进雒阳狱的。”

  “不,不。”就像是做了错事怕被家人知道一样,支谦几乎用着极度恐惧的声音叫道:“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

  此时的浮生馆内,在刘澜离去半个时辰后,王越也悄然离开的浮生馆,看着王越离去的背影,老鸨和来莺儿这才转回到了房内,老鸨说:“和王越一起来的年轻人身份不一般。”

  来花魁只是笑了笑没说话,这女人啊是世上最奇怪的生物,就比如此时的来莺儿,他并不关心刘澜的身份如何,他只是对这位看完自己歌舞又毅然离去的男人好奇,他是谁,干什么的?居然对自己不假辞色?

  “你对他动了心思?”

  “谁?”

  “随王越一起来的年轻人。”

  “没有,只是好奇罢了。”

  “我劝你别引火烧身。”

  “我懂得分寸。”

  “那就最好了。”

  ~~~~~~~

  王越出了金市回府没多久,突然房门被敲响,王越开门,来人低着头,看不清容貌,声音沙哑明显是刻意改音,只听他开口说道:“你去哪了?”来人话里透着责怪与不满,王越一脸的无奈,道:“我这不是急着赶了回来嘛,出了什么事?”

  “天子传下口令。”

  “什么事?”

  “还是上次白马寺你听来的消息,襄楷已经抵达冀州了,那人你这几日要密切监视,等候天子诏令。”

  “诺。”

  “你喝酒了?”

  “和刘澜。”

  “居然是他?”男子沉着声道:“你最近和他走的挺近?”

  “还好。”

  “以后断了和他的联系吧。”

  “为什么?”王越有点莫名其妙。

  “他要死了。”撂下这么一句话后,男子瞬间消失在夜色之中,独留王越一人难以置信,难道天子并不打算放过刘澜?(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汉龙骑,大汉龙骑最新章节,大汉龙骑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